我的家园我做主

“社区创享计划”是居民自己做主,发现社区问题,提出共同需求,以解决问题、满足需求的社区自治模式。这一计划不仅刷新了居民对于“社区自治”的理解,还激发了社区的自治细胞

Beijing (Chinese) - - 40 YEARS OF REFORMS AROUND BEIJING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身边北京 - 文 / 赵兴雪 摄影 / 常旭 图片提供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道办事处

无论是高档小区还是老旧小区,无论是日常琐事还是安全大事,只要事关社区的公共需求,通过“社区创享计划”提出诉求,就有可能促成改进,造福社区,造福居民。

朝阳区自2015年实施“创享计划”以来,不仅刷新了居民对于“社区自治” 的理解,还激发了社区的自治细胞,让“我的家园我做主”不再只是一句口号,而是变成了随处可见的现实。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什么是 “社区创享计划”?简而言之,“社区创享计划”就是居民自己做 主,发现社区问题,提出共同需求,以解决问题、满足需求的社区自治模式。在具体运作中,是由政府部门提供政策支持和资金支持,以街道办事处与专业社会组织两大主体合作,通过与社区居委会通力协作,向社区征求“金点子”,最终经过提案大赛的筛选,将具有可行性的“金点

子”予以落实,从而达到解决社区治理难题和满足社区居民服务需求的目的。

作为2016年朝阳区推进“社区创享计划”的一部分,望京街道也于同年在辖区22个社区同步开展此项目,通过征集居民金点子,形成有效提案,着手解决各类社区服务管理难题,让社区群众受益。

花家地西里社区就是通过“社区创享计划”的平台,解决了社区的楼体“牛皮癣”问题。曾经,花家地西里社区因为建成较早,相关配套服务不健全,甚至连最基本的物业也处于空缺状态,清除小广告的工作成为迟迟难以解决的难题,整面墙体被小广告贴成“大花脸”的状况十分普遍。“大规模地清除这些小广告应该是在2008年,那时候政府出资出力帮忙,以后社区基本上没有清除过这些小广告。”社区书记李晓玲告诉《北京》周刊。后来,望京街道落实社区“创享计划”,向居民征求“金点子”提案,察民生、听民意,清除小广告成为花家地西里社区居民最迫切的呼声。后来,提案通过后,街道向社区提供了资金支持,社区也借着“社区吹哨,在职党员报到”的东风,将社区300名党员组织起来,成立了清除非法小广告志愿者服务队,定期清理这些墙体“牛皮癣”。“资金+人力”让社区万事俱备,此后,清除小广告行动成了社区常态。从目前的状况看来,效果比较理想,尤其是曾经作为小广告重灾区的一区117号楼的墙体,基本上变得干干净净了。

“你看,现在是不是好多了?”言辞间,李晓玲流露出了笑容。如今,再走进花家地西里社区,只能看到留在墙上的模糊痕迹,证明着这面墙曾经被非法小广告侵蚀过。

这是望京街道“社区创享计划”的成果之一,更是社区未来从“自管”到“自治”的途径之一。

一直以来,社区治理始终是基层政府高度参与的核心内容,也是社区百姓高度 关注的核心议题,但相较于我国城市社区建设长时间“强管理、弱服务”的基本现状,使社区管理呈现出政府主导、居民响应参与、自上而下推行的社区治理模式才能满足时代的需要。近几年,随着政策制度的设计和社区现实境况的改变,社区治理这一问题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从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使社区治理有了较高规格的制度设计;到2016年,北京市民政局和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开展社区减负工作的意见》,对于社区减负提出系列任务;再到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街道、社区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明确将“强化社区自治功能”“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和“增强社区服务功能”等作为推进社区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最后到2018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曾经指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中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无疑使得社区治理已经从边缘地带走向舞台中心。“社区创享计划”作为多种社区治理方式中的一种,也让自上而下的行政要求和自下而上的利益诉求形成了更多交集与合力。

分步推进积极尝试

摸着石头过河,相信这是“社区创享计划”在朝阳区全区铺开时,绝大多数街道和社区的特点。

以望京为例,在2016年项目开始进行时,作为一个从未接触过的新生事物,社区干部不了解,居民更不了解:“创享计划”是什么?“创享计划”要做什么?能做什么,怎么做?围绕着“社区创享计划”,每一步都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针对现实情况,为了稳步推进“社区创享计划”,朝阳区也整体下发了指导性的“八步走”流程,以社区基础调研作 为“敲门砖”,开始做“社区创享计划”的前期筹备工作,随后经过征集金点子、提案项目评选、入选项目发布几个步骤,最终将居民的提案落实到位。在这一过程中,望京街道办事处引进的惠泽博众等4家专业社会组织“上线”,专业社工走进社区,了解社区居民诉求,并对项目全程跟进并辅导。用具有统筹性的方法实施, “社区创享计划”缓缓开始了迈步。

作为“社区创享计划”的试水阶段, 2016年可以说是最难的一年,社会组织作为陪伴机构,从项目着手到最后实施全程参与其中。相关工作人员回忆起“社区创享计划”的落实情景时,这样描述那道坎:“以前自上而下的长时间的社区治理模式,让居民们都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认为‘社区创享计划’是政府的事情。这种思维如今要发生转变,让居民们认识到创享计划是‘众筹金点子’,让居民们通过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努力去解决自己家园的事情,但提到转变思想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除了社会组织工作人员所说的难点,推行“社区创享计划”的难点还在于挖掘社区骨干、征集金点子上。因为对项目了解的不够深入,所以“刚开始社区居民的提案基本上是围绕居民个人需求或一些社区自组织的发展需求,让自身的利益得到满足”。望京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溦举例说,在2016年,居民们提案的需求多是“我们楼道堆积杂物”,或者是“我们楼前的卫生需要清理”,诸如这样的提案多不胜数。这样的提案是否能得到“社区创享计划”的支持呢?王溦摇摇头:“太个体化了。社区创享计划提倡能动用自身力量解决的就动用自身力量解决。这些过于个体化的需求,居民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去解决,而‘社区创享计划’要扶植的是有共性和普遍性的诉求,是社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考虑到这是“社区创享计划”实施的

第一年,个体化的诉求虽然被拒之门外,但社区自组织的诉求因与之相比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在金点子征集过程中得到了大力扶持。事实上,类似于歌舞队、书画协会、围棋协会一样的社区自组织,往往也是社区活动的活跃细胞。前期扶持社区自组织,中期从中挖掘和培育骨干人才,后期由此及彼产生带动作用,推动整个“社区创享计划”在居民群众中的发展和落实,这一工作思路也是“社区创享计划”以点带面在基层推广的路径。

在经过“金点子”征集环节后,根据“金点子”筛选“公益性、可持续性、培育社会组织潜能”的3个标准,来自22个社区的“金点子”经过精细统筹后,以提案项目的形式汇总到了提案大赛上。在大众评审和专家评审的层层把关下,最终,按照“专家评分的80%+大众投票的20%”的评审机制,68个提案脱颖而出。因为这一年,社区自组织得到了政策倾斜,他们对于自身的发展诉求又很强烈,因此提案项目中仅文化类提案就有31个,占据提案数目的半壁江山,这也是2016年“社区创享计划”在提案内容上的最大特点。

“金点子”脱颖而出,到了这一步, “社区创享计划”的前期工作就基本结束,万事俱备了。下半年,这些“金点子”将凭借政府的资金与技术支持进行落实,那时候也是社区和居民的诉求得以实现的时候。

在磕绊中摸清门路

对于望京街道而言,2016年是“社区创享计划”的试水之年,虽然困难不少,但经过一年时间的摸索,但还是总结出了一定的经验,这也使得2017年的“社区创享计划”在开展时显得顺畅了许多。

2017年,“社区创享计划”在望京街道的推进显得更具有统筹性和规划性。这期间,街道不仅成立了社会动员中心作为社会组织综合服务平台,由街道牵头,建立统筹小组,整体负责创享计划的统筹监测与指导工作;同时,原有的4家社会组织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换血”,惠泽博众等3家继续作为陪伴机构全程参与指导,康乐颐年社会工作事务所正式加入其中,与其他3家机构共同参与项目书优化、项目实施、财务管理、终末期评估材料准备等工作。

除此之外让人欣喜的是,与2016年相比,曾让“社区创享计划”实施受阻的群众参与度问题在2017年有了可喜的变化。在这一年,“社区创享计划”的讨论度上来了,居民参与的积极性高了,提出的金点子也更向公共诉求看齐。这一变化,可以在最终提案项目数量和内容上得到印证:社会动员中心负责人马欣告诉《北京》周刊,2017年,望京街道22个社区共征集金点子200多个,形成提案项目的有104个;内容从社区环境治理、社区安全、文化服务到社区共建以及民生服务几个方面,打破了“文化类提案项目”占半壁江山的格局;最终通过专家评审与大众投票,71个提案项目得到扶植,同样高于2016年的68个。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经过入驻社区的专业社会组织有意识地引导、培育之后,作为社区活跃细胞的自组织逐步从注重自身受益转变为关注社区、关注共性;在组织定位上,则逐渐向互益性和公益性发展,组织成员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助力他人、维护社区,通过社区平台以及社区“创享计划”的扶持贡献社会。这样的自组织在“社区创享计划”实施过程中并不少见,譬如南湖西园二区的“银龄助老”服务项目,就是以自组织中的低龄健康党员、志愿者为主体,通过与高龄、空巢、独居老年人等进行“一帮一”结对,以入户慰问、精神慰藉、关心和关爱老年人服务为基本形式,开展社区助老活动。这一项目提案发起的目的就在于鼓励更多的老年人参与社会生活,发挥老年人的余热,最终实现“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目标,倡导的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互助精神。再如花家地北里社区的“楼院管家”志愿服务队,也是社区中的积极分子在看到社区楼内小广告、楼道堆物堆料、绿地私占与垃圾散布等问题后,在社区和专业社会组织的指导下,经过前期调研与需求评估,结合花家地北里社区具体

情况,组织志愿者服务队开展“楼宇微自治”项目并使之常态化,大大改善了小区环境,做了真正的小区“管家”;使政府和社会投入效用最大化,促进邻里互助共建,加强了居民参与社区自治,有助于提升获得感与幸福感,有助于建设成果可持续发展。

一个个社区自组织的完美蜕变,已经成功证明了望京街道“社区创享计划”在实施初期“以点带面”的推广和发展思路的正确性。目前,上述项目已经成为持续性项目,不仅在原社区持续开展至今,也影响了周边社区。随着这些公益性活动的深入,已然有越来越多的类似组织在望京街道各社区呈遍地开花之势。

在地区特色中创新

在望京街道,既有像望京东园五区一样的高档小区,也有像圣星社区一样的中档住宅小区,还有花家地西里社区这样的老旧小区。形态各异的社区,居民们所处的生活环境不同,在“社区创享计划”中所呈现出的诉求自然也各有差别,因此,精细化、个性化、多样化的“金点子”是解决不同社区居民需求所要走的必由之路。

2018年,是“社区创享计划”在望京街道全面铺开3周年之际,望京街道在项目中卯足了劲儿,为创新与细化做了更多的准备。

在今年的“社区创享计划”中,拥有22个社区的望京街道根据各社区实际情况的不同,将所有社区划分为3个不同类型的区域,对不同区域的社区“金点子”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国际化社区先行区”的社区金点子要接轨国际,为居民打造品质生活;“绿色宜居文明区”的社区金点子注重绿化美化家园,提高居民居住满意度;而“环境安全提升区”则将关注点聚焦于如何提高目前的社区环境水平。有了不同的侧重方向,2018年,“社区创享计划”站位更高,角度从注重社区发展和管理转型向街道的整体工作与环境。

今年,由望京街道办事处领导,社会动员中心整体统筹,康乐颐年、惠泽博众两家专业社会组织全程陪伴指导,对项目整体质量、进度进行有效把控,通过“三区”协同,以专业社工、专业方法、专业项目的“三专”运作,将最终实现社区分类自治。

望京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溦指出: “与往年的指导思想不同,今年我们打造社区品牌计划,在减少重复类别提案数量的同时,提高提案内容的质量,使一个社区至少出现一个精品项目。”在高站位的指导视角下,今年,在以多彩精致和谐社区建设为主题的“社区创享计划”中征集到的27个提案,呈现出了极强的专业性和大局观,内容从望京国际人才社区建设、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创建国家卫生城区工作,到党员双报道、矛盾化解年等各项社会重难点问题。在《2018年度望京街道“社区创享计划”提案大赛时间安排表上》,可以清楚看到所有社区的提案项目,譬如位于“国际化社区先行区”的爽秋路小区,其所提交“多彩文化季公益国画班”的提案项目,内容与“国际人才社区建设”站位相符;位于“绿色宜居文明区”的南湖西里社区,其所提交“创卫生社区,建多彩家园”的提案项目,内容紧扣国家卫生城区工作;位于“环境安全提升区”的花家地西里社区,其所提交“红色党建,多彩楼门”则是响应“党员双报道”的内容,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经过实践检验的“社区创享计划”不仅激发了社区的自治能力,其影响还在进一步扩大,使居民的思维从“关注自我”辐射向“整体区域”。

“社区创享计划”在望京街道呈现的发展趋势,是朝阳区“社区创享计划”推行以来的效果缩影。虽然必须承认,“社区创享计划”实施3年以来,仍有诸如各方参与主体之间的协作紧密性不足、居民的参与热情在实施过程中被消磨、居民对于计划的延续性存在顾虑等不足和待完善之处,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根基深植于社区需求始终是“社区创享计划”开展的充分必要条件,而随着社会治理重心不断向基层下移,以社区居民共同参与、共同协商、共同建设家园为主的社区治理思路也将为社区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社区创享计划”调动了居民的积极性,改善了社区环境

志愿者清理非法小广告

“社区创享计划”大力扶持原有社区自组织的文艺活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