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英武 侠义凛然如风

Beijing (Chinese) - - CULTURE AND GEOGRAPHY 京津冀 人文地理 - 文 / 张健

在天津西南15公里的小南河村, 1903年,35岁的霍元甲盖了一所青瓦顶土坯墙的普通农家小院。然而,这位于1909年4月沪上比武、威震申城的津门大侠,并没有在自己亲自盖起的这所小院中,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英雄已逝,然而,他曾经的居所却承载着诸多的传奇。今天,跨进这座小院,时光仿若逆流。这位著名爱国武术大师侠肝义胆、赤诚忠勇的往事,在这里得到了还原。

笃厚君子 侠誉天下

1869年,霍元甲生于老天津卫南洼一个习武世家,幼时虽身体瘦弱多病,却身怀绝技。在为霍元甲做过翻译的陈铁生笔下,这位武术大师衣着朴素、形象高大,“盘束顶上,灰色土布短衣衫裤、布 靴,腰间束带,完全一北方土老装束,身高约五尺八寸,腰围横阔,面色赭黄,熊腰虎步,手足敏捷,重约二百磅”。

当时正值清末,国运日衰,俄国大力士贝洛尼加和美国拳击手麦尔逊,先后在天津和上海摆下擂台。1908 年,霍元甲获知英国大力士奥皮音在沪上摆擂台,便前去挑战,可对方已经到南洋巡游,其雇主仍在上海。霍元甲于是偕翻译前去商谈,约定在第二年举行比武。1909年4月,霍元甲如期赶到上海,不料对方失信,返回南洋。从此,沪上纷纷流传开去,说英国大力士奥皮音是被吓走的。

此后,旅居沪上的霍元甲获知张园设有擂台赛,于是前往观看。看过之后,霍元甲觉得,那样的水平也能炫耀的话,简直就是对中国武术的羞辱。于是,他要 求与对方比武。对方律师提出,霍元甲如果不用肘、掌击打,也不用腿踢和绊,那就和他比赛。中国武术的擂台打斗传统是手足并用,无所限制,如有死伤,各安天命。据《大力士霍元甲传》记述,听到对方的无理要求后,霍元甲当即表态说: “然则使我卧而承之乎?惧我即窜去,安得为此无理之言。”意思是,难道让我躺在地上挨打吗?如果害怕就逃命去吧,怎么说这些没有道理的话。

霍元甲的英勇事迹,自此广为传扬。1919年出版的《新青年》杂志上,就曾出现这样一段赞说霍元甲光彩的文字:“(安徽)宣城农劲荪君,为余道霍公平生,好任侠,重然诺,济人如不及,誉人如不足,有德于人,终身不伐,负绝技二十年,不骄不馁,未尝败……盖笃厚君子也。”

尚武精神 一振国雄

同一期《新青年》还刊载了萧汝霖的文章《述精武体育会事》,其中讲述了霍元甲的爱国情怀。某天,霍元甲与友人会晤时突然感叹苍天不公,让自己生不逢时。他的朋友问他,为什么这么说?霍元甲回答:“使我生数百年前,以长矛短剑杀贼报国,立不朽功,如拾芥耳。今科学明,火器出,行阵变,虽有武勇,将安用之。”他觉得,如果自己生在数百年前, (凭借一身武功)可以用长矛短剑杀敌报国,立下不朽功勋,就像是从地上拾取小草籽一样容易。现今科技进步,热兵器出现了,传统武术的威力大减,即便英勇善战,又有什么用呢?言辞之间,他的爱国情操和英勇无畏跃然而出,可谓是中国众多武林弟子之代表。他还说,西方人认为我们国家是“病夫国”,那他也是“病夫国”里的一个“病夫”,所以愿意与天底下强健的人比试、较量。其维护民族尊严的情怀令人肃然起敬。

在那个积贫积弱的时代,霍元甲挺身而出,与外国人在擂台上一见高下。在擂台之上的英勇表现,让霍元甲一时侠誉天 下,他的“欲使国强,非人人尚武不可”的强国信念,人人尽知,各界向他求教武艺者,绵绵不绝。1910年7月7日,精武体育会创办,会址设在上海闸北旱桥以西王家宅,霍元甲任武术教练。他亲授门徒迷踪拳,又撇开门户之见,礼聘各派高手到精武体育会当“教头”,使得徒弟们能够集各家所长,练就上乘武功。

霍元甲义勇创立的精武会,与革命先驱创建的同盟会同代伴生。霍元甲去世后,孙中山亲为《精武本纪》作序,并为霍元甲题写下光照万年的“尚武精神”四个字。从天津到上海,这位出自天津的“质朴如村农老圃”武术大师,在那个大清损殆,王朝没落时节,将中国自古以来的无畏英豪,盖世侠义延续了下来。其尚武德、成伟业、铸国魂的英雄壮举,为世永风。“尚武精神”四字也因此成为对霍元甲一生和他的精武宏旨的最佳释解。

武林传奇 魂归故里

逾百年,精武会至今在世界各地华人居地,都仍有分会组织,参加者几十万人,达40多个分会,遍布海内外。然而, 当初为创立精武会,霍元甲节衣缩食,一日三餐都以水泡饭和干咸菜条果腹,加上又要各方奔走,四处联络,付出得多,补充得少,终于积劳成疾,患上肺病。中国第一次饮誉世界的武林奇人,便这样不幸逝世于精武会创办的同年9月14日。

霍元甲去世后,最初葬于上海北郊,后来迁葬回天津原籍。墓地坐落于小南河村的南侧,而在小南河村中心则坐落着霍元甲故居。这座始建于清同治初年的农家小院,青砖瓦舍,坐北朝南。走进故居,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普通百姓家里四方的门楼,正面是一间明四暗五的正房,东、西各有一间厢房,中间堂屋内挂着霍元甲的遗像。这张遗像是1909年霍元甲在天津拍摄的,从遗像上看他全然不似身怀绝世武功之人,反而多了一丝平和安详的神态。遗像两侧挂着霍东阁在霍元甲遇害后所写的唁联:“一生侠义,盖世英雄。”八个大字,是对霍元甲一生功业的客观评价。西屋是霍元甲生前书房,墙壁上高挂着孙中山先生为精武体育会所写的题词:“尚武精神”。

霍元甲平生在世,虽仅44个年华,但他给后人留下的英武精神,却万古长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