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乡村电影之光

在推广农村电影放映方面,北京是先行者。当下,北京市已投资建成近4000个数字电影放映厅,配置300多辆流动放映车,不仅早在2009年率先实现数字电影全覆盖,还成为目前中国唯一实现农村电影固定放映乡镇、街道、行政村、自然村全覆盖,每村年均放映40场、流动放映50场的地区,全市平均每年播放各类题材影片550余部、17万余场(次)、观影820余万人次

Beijing (Chinese) - - IN THE NEW ERA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 文 / 刘超 摄影 / 赵猛

“今天还放不放电影啊?” “放,《邱少云》!”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影响了门头沟区西马各庄村里更换放映设备的进度,也让村民对村里每周四的“电影日”产生了一些疑问。在回答完村民的疑问后,放映员李丽清回到放映厅,继续向工作人员学习新更换的放映设备的操作规范。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放映厅的设备更换、调试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李丽清也很快熟悉了新设备的操作方法。

晚饭过后,附近的村民们陆陆续续来到放映厅。简短的公益短片和影片介绍播放完毕,《邱少云》的正片开始放映,村民立刻沉浸在这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当中。李丽清站在后排,看着眼前一个个不断变换的镜头、清晰鲜艳的画面和全神贯注地看电影的观众们,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

曾几何时,一面幕布、一个放映员加上一束光就是人们对于农村电影的全部记忆,而随着农村电影放映“2131工程”和农村数字电影放映工程的相继推出,固定的数字电影放映厅正在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农村,颇有些怀旧色彩的露天电影也陆续回归;众多如同西马各庄村“周四电影日”的放映活动也逐渐成为村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用出远门,就能看到让人热血沸腾的《红海行动》、令人捧腹大笑的《羞羞的铁拳》、讲述精准扶贫故事的《十八洞村》甚至3D电影《战狼2》,如此“待遇”,让众多村民们提起看电影这件事就十分开心:

“我们在家门口不花一分钱,能看到的好电影,多着哩!”

影都活力农村电影放映生根开花

在前门外大栅栏商业街上,有一家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电影院。这家影院存在了100多年,至今仍在放映电影,而且始终在原址没挪过地儿—来过这个地方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叫“大观楼”的地方,是北京乃至中国最早的影城,也是中国电影的诞生地。100多年后,看电影似乎已经成为这座城市中人们生活里的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不仅故事精彩、视效出色、制作优秀的国产影片越来越多,银幕硕大、座椅舒适、温度适宜的电影院也是遍地开花。

一组数据足以让人了解北京电影产业发展的活力。2017年,北京市电影票房收入33.95亿元,放映场次273.71万 场,观影人次7636.31万人次,人均观影3.51场次;全年营业影院达到215家,银幕数达到1469块;在2017年电影票房超过10亿元的6部国产影片中,北京创作生产的《战狼2》和《羞羞的铁拳》分别以56.83亿元和22.12亿元成为年度国产电影票房冠、亚军。

那么,在北京看电影真的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吗?

打开电子地图,在北京区域内搜索“影院”,满目皆是“红点”。每个红点代表一个影院,可以看到,北京市五环内和郊区城区的影院已经很多,有的城乡结合部的村镇和新建大型社区有了影院,但是一些偏远的乡镇和广大村庄还是空白。其实这并不稀奇,毕竟北京和全国一样,农村地广人稀、地形复杂,并不具备建设电影院的基本条件。再说,城里人谁会去山区看一场电影呢?

居住在城市中的上班族当然不会如此疯狂,但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农村里的村民,却有着实实在在的观影“刚需”。

电影是一种普罗大众的艺术,不应该属于某一类人或在某一地区居住的人的“特权”。于是,1998年,原文化部、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提出了实施农村电影放映“2131工程”,即“在21世纪初,在广大农村实现一村一月放映一场电影”的目标。2000年,原国家计划委员会、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和原文化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将“2131工程”纳入当地经济与社会发展计划,并按照工程总体规划,由国家设立农村电影“2131工程”专项资金,开展农村电影放映活动。随着数字电影的普及,2007年,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又印发了《农村数字电影发行放映实施细则》的通知,以加快农村电影放映工程建设,规范农村数字电影放映与发行。

在推广农村电影放映方面,北京是先行者。自2006年以来,北京市年年把农

村电影放映列入市政府重点工程,各区把农村电影放映工程纳入当地党委政府重要议事日程,有的将其纳入公共文化建设示范区考核内容,有的纳入“为民办实事”项目、有的纳入当地新农村建设计划、有的纳入干部考核项目……农村电影放映工程成为北京市文化为民、文化惠民、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一项重点工作。而也是从2006年数字电影逐渐推广普及开始至2009年,北京市已投资建成近4000个数字电影放映厅,配置了300多辆流动放映车,在全国率先实现数字电影全覆盖,还成为目前中国唯一实现乡镇、街道、行政村、自然村公益电影室内固定放映全覆盖的地区,放映场次也是全国最多,每村年均放映达到40场、流动放映50场,全市平均每年放映各类题材影片550余部、17万余场(次)、观影人次达820余万。更重要的是,这些电影放映都有“公益”的标签,意味着老百姓在农村看这些电影,是不需要花钱买票的。

在北京,看电影真的成了一件很平常的事。

自主选择灵活自主的选片方式

《英雄儿女》《柳堡的故事》《追鱼(越剧)》《熊出没之奇幻空间》《熊出没之熊心归来》……在门头沟区潭柘寺平原村公布的9月放映片单上,一批人们熟悉的电影名字颇为惹眼。仔细看还会发现,《英雄儿女》上映于1964年,《柳堡的故事》上映于1957年,戏曲片《追鱼》上映于1959年;《熊出没之熊心归来》和《熊出没之奇幻空间》是两部动画电影,分别于2016年、2017年登陆大银幕。

这些电影的上映时间跨度,达到了整整60年。

“这是由农村观影的多数群众自主选择决定的。”门头沟电影发行放映中心 韩鹏说,“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在城里就业,留在村里的以老人和孩子为主,老人喜欢看经典的老片、戏曲片,孩子喜欢看动画片。”虽然众口难调,但老人和儿童们观影还有一个共同的喜好,那便是都喜欢爱国主义教育电影。在北京,农村电影公益放映的影片有“近两年新片不少于60%”的要求,由于如今国产爱国主义电影制作愈发精良,从一定程度上能够满足百姓愈发“挑剔”的口味,因此近年来火爆银幕的《战狼2》《红海行动》等影片,每次在农村里放映都会获得很高的呼声。来自怀柔区杨宋镇文化中心的放映员柳英杰对此深有体会:“今年5月份,我们在怀柔广场放电影《战狼2》。当时的播放情形可以说是‘万人空巷’,冷锋(剧中主角)举着国旗穿过交战区的时候,大家开始自发的鼓掌。”

与商业院线的电影相比,农村电影放映中的影片一般不存在“档期”,负责农村电影放映的工作人员会和百姓进行交 流,想看什么电影可以直接提出来。“我们在做调查的时候,许多村民提出想看哪部电影,只要国家片源中心的片库中有的我们就拷回来。”韩鹏说。

这里所说的“中心”,指的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电影数字中心)。电影数字中心是农村电影放映的拷贝来源,也是保证农村电影放映工程拥有合法版权的基础。目前,电影数字中心已经建立起涵盖10000部电影的电影数字节目存储平台,不仅为数字电影流动放映提供了优质的影片资源,还为城市数字影院、家庭影院、视频网站、高清电影频道等多种媒体提供了应用服务。

虽然比不上电影院线第一时间能够上映商业大片,但农村电影的放映也并非守着老片一放多年。随着电影市场的持续繁荣和北京市农村电影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有些新片在院线下线后一两个月就能够进入农村院线,还有部分影片选择直接

进入农村院线发行。目前,北京市共开设农村区域乡镇商业影院58家,二级市场商业影厅40余家,许多当地老百姓可以和城里的观众一样,也能到就近的商业影院同步观看到最新的院线影片,部分地区的农民还可以自由选择公益和商业两种模式的观影。

农村电影放映影片的技术规格也在不断提高。如今的3D电影在城市中已然普及,但是对于许多在农村生活的老百姓来说,他们还是处于“尝鲜”阶段,对3D电影时代的来临感触还不深。因此,门头沟区开展了“3D电影下乡”活动,让更多老百姓能够在家门口看到精彩的在线3D影片。2017年9月起,门头沟区在清水、斋堂等山区开展了一系列“3D电影下乡”放映,在全国首次实现了3D电影走出商业电影院、走进偏远山区,惠及村民5000余人。

“影院”开在家门口、能看到自己喜欢的电影、观影同伴是街坊邻居……农村电影放映的优势,使得其“上座率”越来越高,甚至远超商业院线。如在怀柔区琉璃庙镇,全镇共有25个行政村,只有8000多人,主要负责镇上流动放映的放映员赵凤文对上座率了如指掌:“大点的村,放一场电影能去五六十人看,村小可能也有十来个观众。不过,这样的村毕竟平时在家村民也就30多人,相当于将近半个村的人都来看电影了。就是城里的电影院,除了一些新上映的大片和黄金时段外,每场只有几个人的场次也很多。”

更新换代更严格的放映管理

8月24日晚,通州区潞城镇大甘棠村文化活动中心广场上,汇聚了500多位男女老少观众。今天是电影放映夜,放映影片是《红海行动》,许多人都是早早来到了广场。电影开始,清晰的影像出现在大银幕上,有的观众聚精会神地观看,有的 观众和身边的朋友小声议论,还有几个孩子有模有样地模仿着影片中角色的对白和腔调……

在这群观众中,由老挝电影司司长维吞·孙达拉“带队”的老挝电影代表团颇为惹眼。作为“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老挝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电影合作在不断加深,此次来到中国,老挝电影代表团的主要目的便是考察北京农村数字电影放映示范点,了解北京市农村公益电影放映机制以及放映设备等。高悬天空的满月、旖旎舒适的乡夜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让维吞·孙达拉既震撼又感动,计划10分钟的观摩时间最后被延长到40分钟:“这样的环境,真的让我非常迷恋。我们要好好学习你们的做法,希望我们能够加强合作。”

北京负责农村电影放映的有两条院线,一个是世纪东方数字电影院线(以下简称“世纪东方”),另一个是奔小康数字电影院线(以下简称“奔小康”)。此次在大甘棠村文化活动中心放映的院线,便是世纪东方院线,而承担此次放映任务的是世纪东方新推出的型号为M600的放映机。该院线成立于2006年5月,依照国家相关要求自主研发了数字电影流动放映播放器,并通过国家技术检验检测机构的评定,是一家面向全国农村电影放映和城镇二级电影市场的专业数字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奔小康院线成立于2006年12月,是经北京市文化局批准,由北京市电影公司和北京时代华夏今典电影院线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共同投资组建的,主要服务于北京市农村电影工程。这两家院线负责农村电影放映都是经过公开招标确定的。

在农村电影放映工程中,放映机“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农村电影放映的放映员大多并非专业人员,这就要求放映机不但要提供完整的放映功能,还要尽可能的“智能”,让更多文化水平相对不高的村民 能够熟练操作。“为了更多地降低放映者的‘使用门槛’,M600悄无声息地完成了一次升级,屏幕变得更大,按键的位置也随之进行了合理调整。”世纪东方总经理庄茵说。在设备的升级与更换方面,另一家院线“奔小康”也没有掉队,2018年7月11日开始,“奔小康”公司的总经理王晓晨带领工作人员和门头沟电影放映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起“兵分五路”,同时前往不同门头沟浅山区的村里进行更新,第一天便更换了44家的设备。

工作人员进村的好处就是可以一对一的对放映员进行培训,因为需要更换的放映机和新机器相比有一些细节性的区别,还增加了一些模块。李丽清负责西马各村里的电影放映工作已有三年,对于老设备的操作流程她早已烂熟于心,换了一个新设备之后,她细致地发现已经习惯的船型开关换成了按钮开关,功能按键变得更大,界面文字更加清楚,智能下载等功能也让她感觉颇为新鲜。“跟老设备相比,操作简便,缺点也没了,我们的放映员也很期盼这个。”李丽清说。

放映机不断完善的功能,为北京市实现严格高效管理放映活动提供了足够的基础支撑。国家规定,一部电影的放映时长超过95%才属于有效放映,放映员也才能达到获得放映补贴的考核标准,因此这些放映机的日志中不仅会自动记录每天所有的操作,还拥有识别放映情况的功能。据介绍,一部电影播放完成,后台日志会记录为“结束”,如果放了80多分钟由于各种原因而不再播放,后台日志会显示“停止”。这些放映机还拥有断点续播的功能,倘若一部电影播放中断,那么在一定的时间间隔之内,这部电影再次进行播放,则可以直接从中断点开始播放。

愈发智能的放映机的投入使用,可以说是北京严格管理放映活动、降低异常放映率场次的一个缩影。除了不断更换更加智能的设备外,近年来,北京还制定了

《北京市电影公益放映场次补贴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等十余项制度规定,为放映活动提供了具体的考核标准;同时,北京还用基层影片自选、场次自调、方式自定、建设GPS/GPRS监管平台、少量多批定片、定时定点放映、开展解卡锁卡业务、组织《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和《电影产业促进法》培训等办法,多角度完成农村电影的正常放映工作。数据显示, 2017年,北京市实现了异常放映场次率为0.27%的成绩,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群众满意度达到85%以上。

放映者们给乡亲们带去欢乐

在密云区的北庄镇,提起“付电影”付德顺的大名,可谓是无人不晓。2018年7月,夏夜的晚上七点半,天还亮着,付德顺就已经把放映设备检查完毕,驾驶着白色面包车开出了密云县北庄镇政府大门。路上有村民看见这辆小车,亲热地跟他招呼:“哟,付电影啊,今天上哪儿放电影去啊?” “去东庄!”付德顺乐呵呵地回应。人称“付电影”的付德顺,是密云区北庄镇的流动电影放映员。北庄镇位于密云水库上游,被五指山、锥峰山、棒槌山等众山怀抱,又靠着清水河、大黄岩河、小黄岩河三条水系。如此环境使得北庄镇的村子分散得厉害,这也给流动放映员们的工作增加了许多难度。付德顺回忆起以前放电影的时候说:“以前山里没有公路,自己也没有车,一百来斤的胶片放映机要么用手推车推,要么用自行车驮,一去一回得一个多小时。去得不容易,回来也更难,放一次电影将近四个小时,回家都得一两点。”

说话间,车开进了东庄村小操场。得知今天要在这里放电影,操场中已经来了一些老人孩子“候场”,孩子们更是远远地看到这辆流动放映车,喊着“付电影 来啦”。付德顺下车来,跟村民一边聊,一边熟练地开始卸设备、挂幕、接线、调试。看到“付电影”的身影,不少村民都跑过来帮忙,一个村民回忆说:“老付不容易。一个人干了几十年,多少人都是看着他放的电影长大的。”

“大家爱看,我就争取多放。乡亲们看得高兴,我就高兴!”付德顺说。

1976年,18岁的付德顺在学习班里学了三个月电影放映技术之后“出师”,开始放8.75mm的胶片电影。北庄镇有个村子叫转山会,因要转过好几座山才能到而得名,多年之前付德顺去那里放电影,一部《南海风云》才放了一会儿,天上就下起瓢泼大雨。他赶紧把放映机收起来,可村民们全都挤在厂房的屋檐下不走。付德顺明白,在转山会,电影放映足以称得上是全村最大的娱乐活动;他咬咬牙,重新接上线,撑着伞给放映机遮雨,让村民们在屋檐底下看完了电影。“那会儿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也没有电视,家里有个收 音机就能听一天,电影可以说是全村人唯一的娱乐方式。”所以胶片时代,他一年能放到300多场,365天几乎天天带着机器在深山野岭里走夜道,一年到头忙到腊月二十九才能回家。妻子问他图什么,付德顺满怀愧疚,却仍然回答:“我是党员,就得先‘大家’,后‘小家’。”

付德顺的职业生涯几乎串起了中国乡村电影放映技术的整个发展史—从8.75mm到16mm胶片,从老式放映机中使用的全反射的灯泡到后来使用亮度更高的溴钨灯泡,再到如今的数字电影。他感慨:“以前用胶片,还得倒片、上片。现在换成数字电影,真的方便多了,只要用硬盘导进服务器里,去电影中心拷点电影就好了,我连遥控器都有。”付德顺总结着几十年来的放映经验:“老百姓出来看电影,不一定是冲着你的片子来的,说不定就是想趁这个机会跟街坊邻居聊聊天,沟通沟通感情。有的人还传递致富信息,而且夏天在屋里呆着也热。”按照如今发

放给放映员的补贴标准,每个放映员每场仅能够获得70元的放映补贴,按照规定的每年40场的放映量计算,放映员每年只能拿到2800元的额外收入。虽然看上去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但要数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从事电影放映工作,承担设备维护和搬运、影片拷贝、组织观看等大量事务,对于很多人来说依然还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即便是十分喜欢电影的电影爱好者,也很难将这样的任务坚持下去。然而,付德顺放电影已有整整43年,已经放了超过10000场电影。

难能可贵的是,北京还有许许多多如同付德顺一样的放映者。除了电影放映者的身份之外,他们有的担任着乡镇文化中心的站长,有的则是村委会的普通职员,但他们的自豪之源,却是相同的“给群众带去欢乐”,将“放映者”身份薪火相传。2018年8月,付德顺正式退休,告别了43年的放映生涯。即便放了这么多电影,付德顺依然认为自己不算是一个电影爱好者,更不是因为自己喜爱电影而从事的电影放映,初衷只是愿意踏踏实实去完成这件工作:“干一行,爱一行,都是应该做的。”

主题放映让更多百姓去看电影

“请大家注意,今天晚上七点,今天晚上七点,我们要放映《战狼2》,是3D电影……”

门头沟青白口村的大喇叭正滚动播放着这样一条消息。除了大喇叭,在村委会门口的宣传栏上,贴着一张公益电影放映计划表,分别写着放映日期、放映时间、影片名称等。打开手机,查看村里的微信公众号推送消息,同样可以看到放映计划;打开微信群,里面正在讨论“今天发不发免费的3D眼镜”的话题……为了让百姓能够更多渠道地了解放映信息,“复古”的广播、便捷的微信、直观的宣传栏 组成了一个有些“朋克”的宣传矩阵。

这种阵势不仅存在于固定影厅,流动放映中也会出现。不过,流动放映时还会有另一种情况,就是放映员通常都会尊重老百姓的意见,一般都是带着设备来到放映地点,等观众去了,再打开放映机里的片单问:“今天想看什么片啊?”村民有的说“看这个武打的吧,激烈”,有的说“瞧这个科教的吧,家里正种果树呢,用得上”。

虽然拥有一定的放映自主权,但电影选择方面也是众口难调,农村电影公益放映时一般都会按照多数人选择的计划进行。为了鼓励更多老百姓积极地看电影,同时发挥电影作为公共文化产品引导社会风气的作用,从市级到区级都举办了一系列的主题观影活动。2018年元旦和春节期间,原北京市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局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以“阔步迈进新时代·光影盛宴贺新春”为主题的公益电影放映活动,以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改革开放40周年伟大成就为重点,精选出50部主旋律、正能量、口碑好、近两年上映的优秀国产影片,组织各区按照群众需求选择放映,北京市3693个固定放映厅、306套流动放映设备共播放超过16000场优质影片,在全市乡村、社区、军营、学校、工地、福利院所等地都留下了公益放映的身影。同时,为了提高公益电影放映的质量和效果,北京市还组织开展公益电影大讲堂活动,利用街道、乡镇、村落文化中心,张贴电影海报,组织电影业专家、影片主创宣讲电影知识、创作背景、故事情节、拍摄花絮、影片评价等内容,让基层群众更好地了解电影,感受电影文化。

各区举办的各类主题放映活动同样精彩纷呈:怀柔区已连续举办七届的“流金岁月”露天电影放映季活动,早已成为广大百姓火热夏天里一道必不可少的电影文化大 餐;顺义区把电影与教育相结合,东风教育集团、牛栏山中学等16所中小学都已将公益电影放映纳入校本课程,平均每个学生每年可观看20场左右的优秀影片,影片的内容与教学紧密结合,深受同学和老师们的欢迎;密云区连续举办了13届“安全生产月”公益电影放映活动,2018年“生命至上安全发展”为主题的放映月依托22支流动放映队、344个农村数字影厅,将电影送进工地、企业、社区、乡村,700多场电影,服务了23000多人次观众,不断丰富着群众电影文化生活。

另外,从2018年8月起,持续4年多的“迎冬奥—千村万场体育电影乡村展映”活动启动,预计将在2022年底之前,活动将利用国家广电总局农村电影平台和北京市农村公益电影网络,在全市4000个乡村、街道放映优秀体育电影10万余场次,让更多市民参与冬奥会筹办,传播奥林匹克精神、普及奥运知识。活动不仅收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还引起了国际奥委会的关注:在这一活动的开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专门为活动发来祝贺视频,国际奥林匹克文化与遗产传承基金会主席弗朗西斯·加贝特发表致辞,国际奥委会还特别委派一个专业摄制团队对这一活动进行了全程跟踪拍摄和采访。

电影是北京乃至中国农村公共文化生活中最为活跃、最受群众欢迎的形式之一。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国农村电影市场已建立数字电影院线319条,数字电影版权方305家,地面卫星接收中心站219个,实际运营的放映设备46428套,订购场次超过1124万场。让首都群众看到新电影、看到好电影是北京市众多农村电影公益放映工作人员的“信条”,在多方努力下,北京的农村电影公益放映事业的发展,将让广大农村群众能够更好地共享电影事业改革发展成果,拥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乡村基层电影放映员为农村居民带来了精彩的影片,丰富了他们的文化生活

工作人员更换电影放映设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