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Beijing (Chinese) - - CLASSIC PLAY 跟《北京》赏经典大戏 - 文 / 余闯 标题书法 / 夏薇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那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20世纪80年代,苏联经典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传入了中国,引得无数观众落泪。这个凄美的战争故事深深影响了一代中国人,成为他们的难忘记忆。

2001年,中国国家话剧院成立了,作为开篇之作,国家话剧院选择排演了话剧《这 里的黎明静悄悄》,用话剧的形式展现了战火纷飞中女性不屈的形象。2002年,这部话剧一经上演,便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让无数观众找回了当年的记忆,回到了数十年前那个静悄悄的黎明……

英勇作战 保家卫国

1939年8月,苏联和德国在莫斯科签订了一份《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规定双方彼此互不使用武力,和平解决一切争端。然而,一个月后,德军空袭了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随之爆发。1941年6月,德国撕毁了这份和平条约,大举进攻苏联,苏联开始了保家卫国的战争,史称“卫国战争”。在经过苏联儿女数年的浴血奋战后,终于在1945年4月底攻占了德国首都柏林,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苏联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卫国战争期间,苏联人民经受了最残酷、最惨烈的战火浩劫,数年间有2700万人丧生,在苏联历史上留下了沉痛的一页。

在卫国战争爆发后,一名17岁的青年响应国家号召,志愿前往前线,与德军作战,他便是日后写下中篇小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作者瓦西里耶夫。1924年,鲍里斯·利沃维奇·瓦西里耶夫出生于斯摩棱斯克一个军人家庭,从小受到部队生活的熏陶。他上前线两年后便受了伤,伤愈后进入装甲兵军事学院学习, 1948年毕业后任工程师。1956年,瓦西里耶夫进入了著名剧作家包戈廷的电影剧本写作讲习班,从此开始专职创作。瓦西里耶夫写过剧本、电影脚本和小说。作品题材广泛,主要是卫国战争题材、当代生活题材、历史题材等,其中以卫国战争题材的作品成就最为显著,受到了与战争为伴的那一代人的喜爱,其成名作便是中篇小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瓦西里耶夫曾经听到了一个卫国战争时发生的真实事件,苏联有五个士兵为抗击德军进入沃比湖畔而献出了他们年轻 的生命。有感于此,他创作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并有意把男兵改成了女兵,目的是为了加强悲剧性和感染力。瓦西里耶夫说:“妇女的使命是生育,是延续生命,不是战争,不是死亡。”这部小说就是为了表现他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女性的崇敬,以及对和平的向往和对战争的憎恶。

1969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苏联《青春》杂志上发表。在小说中,故事发生于1942年5月。准尉瓦斯科夫接受了上级指派来的两个班的兵力,虽然是一些“不喝酒的”,却是穿短裙的年轻女兵,他要指挥她们守卫171兵站。瓦斯科夫外表粗悍,不修边幅,但为人忠厚随和,性格善良。女兵们的日子过得十分平静,她们似乎并不在意战争,她们把军服修改得十分熨帖,把伙食烹调得有滋有味。

一个黎明,女兵嘉丽娅从城里赶回驻地,她在经过一片松林时,发现了两名全副武装的德国士兵。嘉丽娅迅速报告了瓦斯科夫,兵站拉响了战斗警报。瓦斯科夫带领丽达、热尼娅、索妮娅、丽莎和嘉丽娅5名女兵前去狙击敌人。他们一路艰难跋涉,终于赶在德军之前赶到沃比湖畔,扼住了敌人通往铁路的必经之道。

然而,情况发生了骤变,德军不是两个人,而是整整16个人,瓦斯科夫必须立即派人前去报信,增加援兵。丽莎接受报信的任务,但不幸陷入沼泽。索妮娅用胸口挡住了德军的匕首,最终死去。嘉丽娅被索妮娅的死吓坏了,她在看到全副武装的德军时尖声喊叫,突然从树丛中跳了出来,抱头狂奔,嘴里呼喊着,被德军当场打死了。

在激烈的战斗中,丽达受了重伤,热尼娅把受伤的丽达留给瓦斯科夫,跳出去用冲锋枪向敌人扫射,把敌人从丽达和瓦斯科夫藏身的地方引开,自己却壮烈牺牲。瓦斯科夫要去找剩下的德军算账,他把手枪留给了丽达。而丽达请求准尉照看自己的儿子,准尉点头答应。垂死的丽达

在听了瓦斯科夫一番撕心裂肺似的自白后,轻轻地说:“不必这样,我们在保卫祖国,首先是祖国。”在死前她深情地要瓦斯科夫吻她一下。没走多远,瓦斯科夫就听见背后一声沉闷的枪响,丽达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最后,精疲力竭的瓦斯科夫俘虏了全部德国人回到兵站。

战争结束的许多年后,白发苍苍、装着假手的瓦斯科夫和丽达的儿子、已经成为大尉的阿尔贝特来墓地看望5名女兵,为她们立了一块大理石墓碑。令人感伤的黎明依旧静悄悄,可曾经有那么—个静悄悄的黎明,战争夺走了五个年轻而美丽的生命……

战争名作 沟通心灵

这部小说继承了《静静的顿河》的作者、苏联作家肖洛霍夫所开创的从侧面描写战争的传统,堪称苏联战争题材文学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此前的战争题材作品多是表现大规模、大集团作战的战争史诗,而这部小说则着重关注到战争中的个体,关注个人的生命与情感。作者善于在叙事的同时进行抒情,把叙事与抒情紧密结合起来。5名女战士性格各异,但每个人都有传奇般的经历,附近的森林、沼泽、小河又给她们生活的环境罩上了神秘的色彩。作者写丽莎在沼泽里陷入泥潭,在生命的最后一瞬还久久凝视美妙的碧空,坚信充满希望的明天一定会到来。

小说最突出的特征是把英雄人物平民化了。瓦西里耶夫要表达的是普通士兵的战争生活,要塑造的是平民化的英雄形象。他通过5个年轻貌美善良的女战士的遭遇来衬托战争的无情和残酷,刻意从全新的角度来演绎战争,画面真实而生动,语言活泼而风趣,再现了那些刚从和平岁月里走出来的天真欢快的年轻人,一旦迫使他们面对残酷的战争时,为保卫国土可牺牲爱情、可别家离子、可以生命为代价的浪漫主义情怀和高昂的英雄主义精神。

小说在描写自然景物时,能够把自然景物与人物的心灵美融合在一起。作者写道:“这时正是风轻云谈的白夜,从日没到日出,空气里散发着浓郁的花香,女高射机枪手们聚在消防棚里唱歌,直唱到第二通鸡啼。”这些描述使作品充满着浓郁的诗情画意。无论是景物描写还是肖像刻画,《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都十分简炼、含蓄,比如写热尼娅“修长的身材,金色的良发,雪白晶莹的皮肤。一双雅气的眼睛,绿莹莹的,圆得像小碟儿一样”,寥寥数笔,就将人物外貌特征勾勒出来了。作品语言还极富幽默,作者还运用了许多贴切的比喻,并借用民歌、抒发人物的感情,使整个作品具有俄罗斯民族特色。

这部小说发表后被译成多种文字,并被改编成电影、话剧、歌剧、芭蕾舞,受到世界许多国家人民的喜爱。瓦西里耶夫是从创作剧本、电影脚本开始写作生涯的,因此他的作品带有戏剧和电影的特色,结构严谨,情节紧张,语言简洁。由 于作者立意高远,创作手法独辟蹊径,因而他的作品总能动人心魄。

瓦西里耶夫的作品曾被多次搬上舞台和银幕,仅《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就曾在五个剧院上演。1972年,这部作品被苏联导演斯坦尼斯拉夫·罗斯托茨基搬上银幕,并取得了世界性的成功。罗斯托茨基生于1921年,他在卫国战争中负过重伤,但他以惊人的毅力读完苏联国立电影学院课程,影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充分展示了罗斯托茨基的艺术才华。影片采用了鲜明对比的表现手法,用一组虚幻的彩色画面来表现女机枪手们曾经有过或可能会有的爱情和幸福,又用另一组严峻的黑白画面来表现女战士们现实的战斗生活。影片中,回忆与现实这两组画面的汇合,既表现了女主人公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又歌颂了她们不怕牺牲的爱国主义精神。1992年,罗斯托茨基到北京电影学院讲课时曾说,像他这样1922年出生的人,经

历过这次战争的,只有百分之三的幸存者。他是这百分之三中的幸运儿,但他失去了一条腿,后来安上了假肢。正是有了这样的切身体会,他才能导演出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

1973年,这部影片获得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纪念奖、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和全苏电影节大奖。罗斯托茨基的名气随着这部电影的成功而大增,小说原作更加受到追捧,被视为世界文学史上的经典之作。1975年,瓦西里耶夫也因这部作品荣获苏联国家奖金。之后,他还获得俄罗斯总统奖、“祖国功勋”二级勋章、人民友谊勋章及众多其他勋章。2013年,瓦西里耶夫在莫斯科去世,终年88岁。

诗情画意 悲壮感人

20世纪80年代,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进入中国,而瓦西里耶夫也是改革开放后最早被介绍到中国的苏联作家之一。翻译家高莽在其《作家的幸福》一文里讲过这样一件事情:1987年夏,瓦西里耶夫在访华期间亲身感受到了中国观众对《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喜爱之情。在游览长城的路上,瓦西里耶夫遇到的每一个游人都知道这部电影。在饭店吃饭时,瓦西里耶夫询问一位女服务员是否看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女服务员激情满怀地说:“我看过两遍!我感动得哭了!”随后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起自己对影片的感受。瓦西里耶夫被女服务员生动的表情和声音所吸引,不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对高莽说:“你不用翻译了,我都明白了!”

2001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中央实验话剧院合并为中国国家话剧院。作为开场大戏,国家话剧院选择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由导演查明哲执导,著名演员张丰毅、凯丽等主演,2002年4月在首都剧场进行首轮演出。这部话剧也成为了查明哲“战争三部曲”之 一,另外两部是《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查明哲把该剧主题思想定位于“美的顽强生长和美的不屈毁灭”。剧中“诗化现实主义”的俄罗斯风格、5吨重的白桦林、电影化的场景调度,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该剧以情动人,勾起一代中国人对俄罗斯文化的怀旧情绪,被喻为“诗情里的悲壮美”。

查明哲1991年至1995年曾在苏联生活过,也目睹了苏联解体的全过程,凭借对俄罗斯民族生活习惯的熟悉,他选择了这出名剧来改编。他的戏剧通常是制造一种极致、残酷的情境,利用对比的方法,把残酷与美好进行对比,凸显人性的光辉。

随着一首人们熟悉的俄罗斯民歌的响起,舞台上的一片白桦林随着音乐缓缓移动,观众如同观看一部俄罗斯影片的开头,从而进入了剧情之中。在话剧舞台上,一个高射机枪女兵班调防来到准尉瓦斯科夫管理的铁路站所在的村庄。车站附近的丛林中出现了两个德国伞兵,瓦斯科夫带领丽达、热尼娅、索妮娅、嘉丽娅进入丛林追歼,在沼泽里、匕首下、弹雨中和自己的枪口前,女兵们相继死去。

在女兵们临死前回忆的时空隧道里,观众看到丽达对城市狩猎人的爱慕、对读书的渴望;索妮娅与男友的热恋、对诗歌的热爱;嘉丽娅在孤儿院的孤独、谎报年龄参军以及对妈妈的热切呼唤;热尼娅周旋在众多追求者中,独独垂青有妻室的团长,丝毫不理会母亲的劝告,爱得义无反顾;丽达与丈夫从一见钟情到携手连理。她们有着没有谈完的恋爱,没有实现的理想,没有过完的生活,却早早离开了人间。最终,德军被歼灭了,重要的铁路线保住了,然而,5个年轻的姑娘长眠在温柔、挺拔、静美的白桦林中……

整出戏将近3个小时,精美的舞台设计和观众热烈的掌声烘托着战争剧的气氛,赢得了观众的首肯。观众在剧中 看到的不仅是演员对角色的精心诠释,同时看到了国家话剧院对作品的准确选择,看到了导演对这部作品的精心把握。张丰毅作为一个以演影视剧为主的演员,他在舞台上的感染力不亚于荧屏,瓦斯科夫的表面冰冷、内心火热的性格和饱经战乱的沧桑感,在张丰毅举手投足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尤其他在表演管理女兵的生硬和关心女兵的柔和时,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

其中最为精彩的是编者和导演着重刻画的女兵牺牲过程。天真活泼的女兵在中弹倒下时,舞台上灯光突然转换,即将牺牲的女兵仿佛回到她过去的幸福生活中,与爱人甜蜜相恋,与朋友欢乐相伴,与家人亲情不断。这种强烈的反差对比产生了震慑人心的力量,让许多观众禁不住流泪。戏剧评论家余林说:“与小说,电影不同,话剧是一次最浓缩的创作。五位女兵死后,用闪回的方式让她们复活,来述说未了的心愿,这在舞台上是第一次出现。”而剧中不断穿插的《喀秋莎》《越过平原越过高山》等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歌曲,更是使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氛围。

2005年,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根据原著改编的19集电视连续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中央一套黄金强档推出。2015年,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迎来世界首演。

“姑娘们在流泪,今天她们都在忧伤,她们的爱人都已经参军去了……”不仅姑娘的爱人参军去了,姑娘也上了战场,并将一腔热血永远地洒在了白桦林中。话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上演十余年来,感动了无数观众,成为中国国家话剧院的经典剧目,并在舞台绽放出英雄主义的耀眼光芒。

上海戏剧学院版《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