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搭美酒醉高台

Beijing (Chinese) - - ENJOY FOOD 乐享北京 美食 - 文 / 小满

吃大闸蟹是一种季节性的享受,唐代诗人李白曾赞道:“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美酒配美味,这是诗人的情怀,也迎合了中国人喜食鲜香的口味。每年中秋前后是大闸蟹最肥的时候,吃大闸蟹的季节到了,饕客们不可错过的这个大快朵颐的好时机又来了。此时有关大闸蟹的文化又成为食客的话题。

能称为大闸蟹的是中华绒鳌蟹,个头要在三两以上。大闸蟹之名有来头。据说早年间苏州、昆山一带的捕蟹者,在港湾间设置闸门,闸用竹片编成,夜间挂上灯火,蟹见光亮,即循光爬上竹闸,此时只需在闸上 一一捕捉,如此捉到的“傻螃蟹”便叫做大闸蟹。小说家包天笑写过《大闸蟹史考》,称“大闸蟹”三字来源于苏州卖蟹人。苏州人家把蟹当做夜宵,所以卖蟹人总是在下午挑了担子,沿街叫卖:“闸蟹来大闸蟹”。这个“闸”字,音同“SA”,“SA”在吴地方言中是水煮的意思,蟹以水蒸煮而食,谓“SA蟹”,“SA”与“闸”就这样暗合着音韵流传到今天。

阳澄湖大闸蟹鲜盖百味,闻名天下,昆山的巴城镇是大闸蟹的盛产地,那里流传着一段有关蟹的传说。几千年前,人类祖先已经在江南陆地上栖居,从事农垦耕作和捕捞水产的营生。由于江南地势低洼,雨量 较多,经常闹水灾。有时虽然丰收在望,可是,江湖河泊里却冒出了许多爱朝亮光爬行的甲壳虫似的“虫子”,这些“虫子”双螯八足,形状凶恶,经常闯进稻田偷吃谷粒,还用犀利的螯伤人。人们称这种虫为“夹人虫”,人们视之如虎狼,每天不等太阳落山,就早早关上大门躲避这些“夹人虫”。后来,大禹到江南开河治水,派壮士巴解到水陆交错的阳澄湖区域督工。夜晚,工棚口刚点起火堆,谁知火光引来黑压压一大片“夹人虫”,一只只口吐泡沫如湖水汹涌而来。顿时,工地上激起一场人虫大战。不多时, “夹人虫”吐出的泡沫,直接把火堆熄灭,双方在黑暗中混战到东方发亮,“夹人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