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愿你身无痕 心无恙

“少一个,再少一个烧烫伤者;多一个,再多一个幸福家庭”,在“新时代,新使命,新公益”的大背景下,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发起了“全民预防烧烫伤教育工程”,以期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烧烫伤现状,降低烧烫伤发生率

Beijing (Chinese) - - IN THE NEW ERA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 文 / 张天宇 摄影 / 屈伯崴 图片提供 /北京市妇女联合会

“这个太棒了,哈哈!”“和真的房子一模一样!”“孩子们肯定会喜欢的。”阳光穿透玻璃窗,将温暖的能量均匀地洒在微缩模型上。“北京爱无痕烧烫伤康复关爱中心”(以下称“爱无痕”)团队众人围观着这个花费不少心思做成的模型笑开了花,每个人的目光热切而充满期盼,仿佛看到了未来,看到了“房子”中一张张天真的笑脸。

长五米、宽3米,是“房子”原型真正的大小,这个被叫作“儿童友好安全体验空间”的房屋,在2017中国北京国际妇女儿童产业博览会上首次亮相就受到孩子们的青睐,让孩子在玩的过程中,体验式地学会了很多烧烫伤的相关知识。

据统计,中国每年约有2600万人发生不同程度的烧烫伤,其中儿童占30%以上,如果没有得到及时准确的处理,后果十分严重。为应对现实,一些演艺人士和烧烫伤专业医疗人士共同发起了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以下简称“烧烫伤基金”),一方面汇聚更多人的力量救助更多孩子,一方面以专业的手段去改变烧烫伤可能带来的问题。虽然经历了重重困难,但烧烫伤基金也得到了众多支持:烧伤专业的著名医疗专家加入了团队,演艺明星做起了宣传大使,“爱无痕”执行团队成立,全国26个省的50个社会团体结成了志愿联盟。北京市妇女联合会(以下简称“北京市妇联”)的扶持力度最大,不仅成立了“爱无痕巾帼志愿团队”,还辅以基金会各种平台与资源,因为所有人都抱着同一个目的:“少一个,再少一个烧烫伤者;多一个,再多一个幸福家庭”。

初识,携手达成美好目标

烧烫伤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中,除了患者就是专业医师,这也 直接造成了预防烧烫伤一直都是不太受人关注的小众领域。小众并不代表不重要,少有人关注并不代表不值得关注,这一点北京市妇联社工部的负责人深有体会。

北京市妇联社会工作部成立于2010年,是以凝聚各类社会组织等服务力量,并通过社会组织为首都妇女、儿童和家庭提供专业化、长效化社会服务为主要职责之一的工作部门。早在2013年,北京市妇联社工部在一次对台湾当地预防烧烫伤的公益组织的参观考察中发现,台湾烧烫伤医疗专家大力倡导做烧烫伤的预防工作已有十几年的时间,预防的理念从台湾教育系统的幼儿园一直普及到小学的课程中;“冲脱泡盖送”五个字的急救方法深入人心,极大地减少了台湾的烧烫伤人数。2016年,通过北京市妇联大力推行“益家行”公益项目的网络公开招募环节,烧烫伤基金主动报名参与了“益家行”项目。最初烧烫伤基金虽然被社区选择的服务并不多,但让人“觉得非常有意 义”;而且,烧烫伤基金的主要负责人张代玉和汤静也曾赴台湾地区考察,决定投身于预防烧烫伤公益事业,这填补了北京市在预防烧烫伤服务领域的空白,也直接促成了北京市妇联与烧烫伤基金的合作。

当关注公益的北京市妇联和社会组织携手,就为公益项目的达成创造了无限可能。北京市妇联在“益家行”项目中,不但为烧烫伤基金进行了重点推荐,还跟各区妇联、社区的妇联干部推荐了活动内容。除此之外,又“吃了小灶”:借助2018年“益家行”的平台,直接由北京市妇联自上而下推广了40场烧烫伤基金的“烫烫小怪兽公益课堂”活动;2017年,在全市范围内妇联干部培训班上,北京市妇联尝试让烧烫伤基金利用培训班的四个晚上,每天给区妇联和社区妇联干部做体验互动,效果甚佳;社区的基层干部都觉得“烫烫小怪兽”的活动很有意义,纷纷主动与其联系,把预防烧烫伤的活动推广到了各自的社区。由于“烧烫伤基金”成立时间较

希望有一天医院不再有烧烫伤病人

短,从业者的运作、管理以及推广经验相对欠缺,北京市妇联就在组织的培训班上邀请烧烫伤基金的负责人参加,提高他们的项目设计能力、管理能力以及组织宣传推广的能力。在市妇联自己组织的培训班外,他们还推荐烧烫伤基金参加到社会工作委员会、民政局组织的培训班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首次在国家层面提出健康领域中长期战略规划。“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的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中国是拥有13亿多人口的大国,为了让预防烧烫伤科普宣教走到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孩子身边,2018年5月21日,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发起了“全民预防烧烫伤教育工程”,帮助家长和孩子懂得预防烧烫伤,学会科学的烫伤急救方法,以实现“降低中国儿童烧烫伤发生 率”的目标,完成“少一个,再少一个烧烫伤者,多一个,再多一个幸福家庭” 的使命。北京市妇联作为项目支持单位,也率先发动志愿者成立了“爱无痕巾帼志愿者团队”,承担将预防烧烫伤科普知识走进社区、家庭、学校、幼儿园的工作任务,由志愿者担任公益宣导老师,为孩子们开展“远离烫烫小怪兽儿童课堂”的公益活动。

为了让预防烧烫伤得到更好的宣传,在今年9月13日民政部举办的中华慈善奖中,北京市妇联推荐了烧烫伤基金的发起人胡亚捷和汤静夫妇为“慈善楷模”的候选人,最终成功当选;烧烫伤基金的另一名骨干周丹,虽然很少抛头露面,但全身心地投入到公益组织中,对机构的运行起到了核心的作用,也由北京市妇联推荐为“三八红旗手”。

“北京市妇联主管的社会组织有20 多家,不过,在今年的中华慈善奖候选名单中,推荐的却是系统外的烧烫伤基金,因为我们觉得他们做的事情是有深远意义的。今后,北京市妇联还是主要从资源和经验方面继续支持,给予更多的平台和更广阔的空间。未来,我们希望这个公益项目得到教委的支持,将预防烧烫伤知识纳入课堂教学。希望有一天国内的医院能把烧烫伤科取消,这是一个伟大的目标。”北京市妇联负责人李雪松满怀憧憬地表示。

扁鹊三兄弟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让世人懂得了预防才是最大的贡献

缘起,触目惊心后的决定

《鹖冠子·世贤第十六》记载了一则关于“扁鹊三兄弟”的故事。

魏文王问名医扁鹊:“你们家兄弟三

人,都精于医术,到底哪一位最厉害呢?”

扁鹊回答:“长兄最好,中兄次之,我最差。”

文王又问:“那么为什么你最出名呢?”

扁鹊答:“我长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由于一般人不知道他是在事先就铲除了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只有我们家的人才知道。我中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初起之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及于本乡里。而我扁鹊治病,是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只看到我在经脉上穿针管来放血、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以为我的医术高明,名气因此响遍全国。”

这则故事说明了一个道理:事后补救不如事中控制,事中控制不如事前预防;可惜大多数人都忽略了防患于未然的重要性,等到铸成大错才寻求弥补,更多的时候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汤静曾发出过一番痛彻心扉的感叹:“当你看到被烧烫伤伤害得面目全非的孩子,当你听到撕心裂肺让人揪心的哭声,当你面对绝望无助患儿的父母亲人时,你就一定能理解我为什么要做预防烧烫伤公益了。”

将时钟回拨到2014年9月,那时的胡亚捷还只是一名演艺人士,妻子汤静还是位贤妻良母。一次偶然的参观,改变了夫妻二人的人生轨迹。

在好友孙便友医生的邀请下,夫妻二人前去孙医生的医院参观。那一天医院内呈现在胡亚捷眼前触目惊心的情景让他终生难忘:“当我进到医院大门的时候,我被惊呆了,我看到大厅里有很多患者,有大人,有小孩,大部分是在家长陪护下的小孩;他们每一个人,从头到脸到脖子,身上腿上和手上,都长着不同程度的、红红的厚厚的肉。孙院长告诉我,这是烧烫伤之后瘢痕增生。更让我惊讶的是,有一些家长,他们紧紧捂住孩子双手,再用他们的手在孩 子身上不停的拍打。原来,烧烫伤后的瘢痕增生会很痒,小孩子受不了,但是不能挠,抓破了会给治疗带来更大的影响。当时我看着他们,非常揪心,就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红色瘢痕在烧烫伤领域有一个可怕的恶名“不死的癌症”,它会跟随患者一生,使其散尽家财,痛苦终生:红色瘢痕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长越厚,严重者会让患者致残;更加可怕的是,造成身体创伤的同时也给内心带来严重伤害。而最不能让人释怀的是,烧烫伤是意外伤害,如果能做好预防,或有一定急救常识,悲剧就有可能不会发生,亦或伤害不会那么严重。

烧烫伤的康复治疗过程漫长,需要的医疗费用惊人,很多家庭因为治疗而一夜返贫。人世间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悲剧发生,但面对不幸同样会有人挺身而出,胡亚捷、汤静夫妇,孙便友、张代玉夫妇就是这样的人,在他们的努力和呼吁下,“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成立了,身边的朋友、医疗专家以及社会的爱心人士纷纷加入。

为了真正了解烧烫伤问题,2014至2015年,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的几名主要负责人抽出大量时间访问了20多位烧烫伤专家,并带领团队和西南医院、304医院、空军总医院一起完成了600多份烧烫伤患者现状调查报告。

务实的作风和严谨的态度,使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得到了包括院士在内的烧烫伤专家们的认可,先后有32位烧烫伤、心理、公益等领域的专家加入了烧烫伤公益基金专家委员会,为公益项目提供权威的专业支持。

一次,烧伤权威、中国工程院院士盛志勇的一番话让烧烫伤基金转移了工作重心:“80%-90%烧伤的人花上百万抢救过来,等待他们的生活又是怎样一种状况?你们公益组织把预防烧烫伤宣教做起来,改变才真正有希望”。

联合国健康组织发表的挪威实行“儿童烫伤预防教育”前后的调查结果显示,普及教育7年后,挪威儿童烫伤率减少了一半以上。

受到启发后,烧烫伤基金团队决定,在实施为烧烫伤儿童做康复的茧爱计划、帮助颜面损伤者心理康复的温暖心计划的同时,将重点放在预防烧烫伤安全普及教育上。团队的骨干人员带领团队伙伴通过走访学习,先后跟台湾儿童烫伤基金会、台湾阳光社会福利基金会、香港理工大学、英国Changing Face慈善基金会达成合作协议,引进了先进的儿童预防烧烫伤科普课程、烧烫伤患友家庭康复课程、烧烫伤患友心理支持丛书。

引进先进课程的同时,借助专家委员会的力量,烧烫伤基金汇聚各方资源,发起了“爱无痕计划”,推广全民预防烧烫伤科普教育工程,以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烧烫伤现状,降低烧烫伤发生率。

为了让孩子们乐于学习,轻松掌握预防烧烫伤知识,在专家的权威指导下,烧烫伤基金开发了融入“冲脱泡盖送”烫伤急救五步骤,集科普性、趣味性与互动性于一体的“远离烫烫小怪兽儿童课堂”,包括科普教材、教具、教案、科普视频、烫烫小怪兽安全小屋等;用寓教于乐的形 式制作了儿童预防烧烫伤科普动画片《皮皮的故事》、儿歌MV《远离烫烫小怪兽》《烫烫小怪兽儿童剧场》。这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填补了中国儿童预防烧烫伤科普宣教的空白。

胡亚捷说:“扁鹊三兄弟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让世人懂得了预防才是最大的贡献。台湾地区通过这些年的努力,很大程度上将烧烫伤消除在了萌芽状态,我们把好的理念借鉴过来,因地制宜地创造出自己的教材。预防烧烫伤理念是可以传承下去的,它是我们这代人和下一代人都要努力推动的公益事业!”

我是幸运的,年过五十还能参与到如此有意义的社会公益中

突围,巾帼姐妹冲锋陷阵

烧烫伤基金虽然在领域内起步较晚,却正在以很快的速度进步着;其中的困难亦是巨大,这需要团队付出更多的心血,以及社会更广泛的支持。

在烧烫伤基金创建初期举步维艰之时,胡亚捷和孙便友两位发起人的太太汤静和张代玉站了出来,不仅挑起了团队发展的大梁,还在遇到困难时冲锋陷阵。在两位女士的影响下,好友周丹也加入了进来,三位年纪都不算轻、家境都富足的巾帼姐妹联起手来做公益,“爱无痕巾帼志愿团队”也应运而生。团队的人都说: “我们基金会女士为多。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在这里,她们不仅是天,也是一半的地。”

张代玉在做公益前,就是一名烧烫伤治疗的专业从业者,从事预防烧烫伤公益事业后,她将自己的专业知识运用到了预防领域。

汤静从小学习京剧武旦,后来做了影视工作,自己创过业。做了公益后,她回想过往,深情地说:“没有一件事情能让我如此充满激情,好像每天无论怎样都不觉得累。我是幸运的,年过五十还能参与到如此有意义的社会公益中。”走过四年公益路,感动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而有一件事,让她深切地感到了做公益的重

大意义。“去年要拍一个宣传片,邀请了一个我们曾经救助过的孩子出境。那个孩子我们小时候见过,6岁的时候虽然烫伤很厉害,但是非常乐观活泼,还能模仿郭德纲说相声,我们当时就很被孩子的正能量所感动。去年,孩子已经上了四年级了,整个神态都是呆滞的,我们已经不认识了。发现这个状况后,我就和她母亲聊天说,你的孩子很棒,能够勇敢站在镜头前,让大家关注这件事,他这个伤没有白受,对社会是有价值的。那位母亲把我的话转达给了孩子,小男孩活泼的精神状态又回来了。”

周丹和张代玉是好朋友,听说成立了一个公益基金,非常感兴趣。周丹曾经从事儿童书籍的编辑工作,对图文的编辑很擅长,自己也经营过品牌策划机构;她就从自己专业的角度出发,建议烧烫伤基金要有一个统一的识别性的形象。后来,她主动为基金会做了一个用线条勾勒出怀抱红心的LOGO,这个标识一直沿用至今。“这个项目由医生和演员发起,关注的是那些烧烫伤人群,是一种关爱;医者仁心,需要人人怀抱爱心。就是由于一个LOGO,我加入了这个团队。”周丹说。之后,周丹还参与设计了“烫烫小怪兽”和“皮皮小超人”等符合儿童心理的卡通形象,用她的话说,“很有代入性,又好理解”。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三个女人真要绑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就会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因为预防烧烫伤的针对人群是儿童,所以如果想要达到效果,最好的宣教基地就是校园。但是,项目刚开始在学校和幼儿园推广时遇到不小的阻力,巾帼姐妹就用实际行动来感动学校。在不懈努力下,她们有幸认识了北京师范大学的毛振明教授;毛教授被誉为中国体育教育之父,早年间留学日本,长期关注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安全。当毛教授听完汤静和张代玉做的 项目汇报后,给出了结论:北京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的体育联盟,开发了96节儿童安全课堂,没有一节课堂能在某一点上做如此多的内容,而且是以孩子喜欢的方式。他问:能不能出一些资金并引荐一些学校,邀请烧烫伤基金来做试点课程?

“这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团队从2016年初开始研发预防烧烫伤项目,到当年11月走进第一所学校,是河南的一所农村小学;再到2017年4月毛振明走进我们的机构听取报告,帮我们走进北师大,引荐北京的学校,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也把我们定位到一个很高的起点。”张代玉激动地表示。

一位与巾帼姐妹共事多年的同事这样评价道:“她们辞掉原有的工作专职做公益,一旦进入角色后,做出的事儿令人敬佩。我们这里的女士们冲锋上阵,在项目执行上一丝不苟。”

我们是种子,撒下去后要遍地开花,像星星之火一般形成燎原之势

联动,网罗力量覆盖全国

高树靡阴,独木不林。烧烫伤基金突破重重阻碍,赢得了一片光明之地,在这片充满希望的土地上如何深耕,又

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公益之路充满坎坷,但公益之心洋溢着温暖,在这份温暖的感召下,烧烫伤基金会聚集了更多的有识之士和志同道合之人,为同一个目标而奋斗,创造出更多的温暖之源,连成线、交织成网、汇聚成海,以庇护更多需要帮助之人。

为了将公益项目“远离烫烫小怪兽课堂”在全国落地执行,走进中国更多孩子的课堂中和书包里, 2016年6月27日,在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的支持和资助下,以专业执行烧烫伤公益项目的社会服务机构“爱无痕烧烫伤康复关爱中心”成立,可为烧烫伤公益项目的发展起到协调保障的作用。两年来,“爱无痕”走进了305所学校,培养了2300名公益选导师,受益儿童5万人以上。然而,团队的人都知道,这些还远远不够。中国地域广博,多么强大的团队和力量撒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都显得如此渺小和无力;更因为,烧烫伤预防在生活中太容易被忽略, 很多人都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这种意外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光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太单薄,我们是种子,撒下去后要遍地开花,像星星之火一般形成燎原之势。在这样的思考下,基金会在全国招募遴选了50家公益机构形成联盟,遍布全国26个省。我们将筹措来的善款交给这些公益机构来做落地执行,形成真正的全国联动。只有把‘冲脱泡盖送’这五个字的含义和丰富的内容融会贯通,才能说真正远离了烧烫伤,才是真正的从思想意识上预防。”周丹介绍到。

众人拾柴火焰高,50家公益机构联动,他们用实际行动感染着所在地区的人们,将预防烧烫伤的知识带到了所走过的每一处。

“我们执行团队的人很让人感动。有的负责人专门带着教具、教材到偏远山区去上课:有时乡村小学条件有限,连放投影的幕布都没有,负责人就和学生一起用编织袋制作幕布,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依然能 保证带给孩子生动有趣的课程。在固安,我们有位执行人叫潘瑜,是兼职来做公益的。她利用业余时间到村子里上课,先去学校给学校老师做培训;下课后,有老师询问能不能去她娘家村上课;在‘娘家村’做完培训后,又有人提出请求‘能不能去她婆家村上课’。于是,潘瑜就辗转奔波在各村之间,在‘娘家村’和‘婆家村’之间乐此不疲地传播预防烧烫伤的知识。”张代玉十分动情地描述着。

滕长波来自重庆青年助学志愿者协会,从事公益事业已经十几个年头,有着丰富的经验,对公益项目设计和运营非常在行。2017年,张代玉和汤静专门到重庆找到了他,交流预防烧烫伤的公益项目。

“我感受到了团队是用心在做事,并且真正能帮助到孩子,中国有那么多烧烫伤的孩子,非常可怜,这些本来是可以预防的。这个公益项目以前是没人做过的,如果一年可以帮助5万个孩子做到预防,就能有效降低伤害的发生—民间组织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和缓解社会问题。现在我们是在推进烧烫伤预防在中国,特别是儿童领域的进程,这个是我想加入并做好的原因。”滕长波说,“我做公益做了十几年,看到了这么好的项目,一定要支持。如果这个项目想做得久,就必须有规则;在统一规则和框架下,让有资质的民间组织负责落地执行,这样就能在全国进行推广和对接。基金会只要做好管理就问题不大。”

有了众多有识之士的加入和支持,一个更加庞大而高效的公益联盟也形成了: 50家民间公益机构加入,以项目包的形式落地。一个民间机构执行一个项目包只需要针对一千个孩子,全国五十个组织,就会将预防烧烫伤的理念传递给五万个孩子;滕长波还起草了一套项目标准化的管控,在这个基础上设计了预防烧烫伤公益项目管理平台。

在这套新的管理平台和机制投入运

行后,滕长波扮演起了监管的角色,他需要查缺补漏,监察平台在运作中的不足,及时进行弥补。他说,“作为设计者,必须亲自去参与进来,才能体验到其中的问题。社会机构的公信力建立很难的,不能因为一些小问题被破坏掉。基金会不光在推动全国烧烫伤进程,也在推动中国民间组织发展的进程。”

构筑,美丽家庭美丽的梦

不少人都认为,烧烫伤距离自己的生活是遥远的,因此对这种意外伤害抱有漠视的心态;事实上,烧烫伤就像魔鬼一般时刻窥伺着人们平静的生活,一旦有所疏忽,就会在人的身体和心理上施展惊人的破坏力。被烧烫伤后,一旦创伤面超过身体的百分之十,就要进ICU治疗。百分之十只不过是十只手掌的面积,看似不大,却足以致命;有时候,以百分之十为限,一边是人间,另一边就是地狱。

为什么这些投身于预防烧烫伤公益事业的人,一旦走进这个领域,就会坚定地走下去?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走进过烧烫伤病房的ICU监护室,都亲眼见过烧烫伤患者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状。

一位曾参观过拥有全国最大烧伤科的西南医院的公益人士回忆起那次经历,仍然心有余悸:“病房的外墙是透明玻璃,我们在走廊里,玻璃那一侧的世界就令人可怖、令人心痛、令人不由深思!因为怕皮肤粘连在一起,烧烫伤病人几乎是一丝不挂的,受伤的部位用绳索吊了起来。人在有意识的情况下,烧烫伤的疼痛程度是难以忍受的,成年人在里面叫嚷,小孩子更是难以忍受这种疼痛和心理上的恐惧的;很多从烧烫伤病房走出的孩子,或多或少都会遭遇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一心理疾病。在我鼓起勇气走进烧烫伤病房后,对 ‘一步之遥是人间,一步之遥是地狱’有了最深刻的体会。”

张代玉曾经是位烧烫伤专业的医疗从业者,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她见过许许多多因为烧烫伤而改变人生的孩子,也为那些因此而痛苦的家庭黯然神伤。她曾经救助过一个孩子,陪伴了孩子半个月,这期间,孩子一直都没敢抬头。当张代玉无意中看到孩子的眼神时,她发现,那是一双被惊吓过度的眼眸。她深沉而又充满希望地说:“我们现在就要通过行动,让少一点的孩子在地狱里受苦。见识过‘人间地狱’后,正常人都会抑郁,那叫做替代性创伤;我和我的爱人都从事烧烫伤的医疗工作,深知医生也是受伤群体。所以,所有的烧烫伤医生也在盼望能更好地预防烧烫伤,能多救一个烧烫伤病人。他们不仅是在解救病人,也是在解救自己。我们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很多国家很早就在做了,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起步,所以要尽快做。我们不是简单地在做宣教,而是涉及让孩子活在人间还是地狱的问 题。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角色,不管是医生、演员、还是普通市民,都可以传播‘冲脱泡盖送’,只要知道这个概念,就有义务去宣导。希望社会来支持,希望学校能对我们打开大门。”

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国梦;每一个家庭都美丽了,这个国家才美丽,社会才会和谐。烧烫伤预防,对于每一个家庭都是非常重要的。为了“少一个,再少一个烧烫伤者;多一个,再多一个幸福家庭”,“烧烫伤基金”上下求索了四年;然而这还只是个开始,工作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因为其终极目标是—让中国的孩子都学会烧烫伤急救知识“冲脱泡盖送”,让所有的孩子不再受烧烫伤之苦。大爱无形,真水无香,在“新时代,新使命,新公益”的大背景下,烧烫伤基金和众多投身于这个领域的公益人士以时不我待的精神,肩负起了全民预防烧烫伤科普宣传教育的使命,为构筑美丽家庭,圆每一个家庭美丽的中国梦,砥砺前行,只争朝夕。

“少一个再少一个烧烫伤者,多一个再多一个幸福家庭

除救助烧烫伤患者外,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还很重视预防科普宣传

烧烫伤基金发起的“全民预防烧烫伤教育工程”受到了北京市妇女联合会的大力支持

为推广普及青少年预防烧烫伤急救知识,烧烫伤基金开展了各种公益活动

烧烫伤基金开发的预防烧烫伤科普课程联动各方力量,也走进了乡村学校

烧烫伤基金借鉴先进经验,开发了丰富的预防烧烫伤科普教材

组装预防烧烫伤科普教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