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Chinese) - - FEATURE 特别策划 -

金 庸先生的作品之所以能够被世界所接受和推崇,肯定不止是武侠这么简单,里面必然有着让所有人都能产生共鸣的东西。这种东西,细追究起来只有一种,便是情感。

认识这一点其实并不困难。平心静气翻开金庸作品细读,便能很容易体会到作品中那些或潜藏的、或直白的、或激烈的、或隐晦的情感存在。它们如同陈年美酒,醇而不烈,却千回百转,让人欲罢不能。它们能够直接触及人的灵魂深处,让人会心而笑,低头沉思,甚至泪流满面。人世间最永恒的主题莫过一个“情”字,有人为情所乐,有人为情所累。众生苦,皆因众生有情。

胡逸之的深情

“这二十三年之中,我跟她只说过三十九句话。她倒向我说过五十五句。”

——《鹿鼎记》

胡逸之出自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在金庸创作的浩如烟海的人物图谱中,他可以算是最不起眼的那一类,但是若说起痴情程度,在金庸的十五部作品里,“美刀王”当数第一。

胡逸之第一次出场,是在柳江中打斗。此人白发苍苍,胡子稀稀落落,满脸皱纹,皮肤黝黑,是个标准的乡下田夫,却身手了得。殊不知,他便是昔日闻名四海、风流倜傥的“美刀王”,武林中曾经的“第一美男人”。

二十多年前,他无意中见了陈圆圆一眼,竟不能自拔,从此就退出了江湖,在王府里做园丁,种花拔草,在庵里做伙夫,烧火劈柴,只为能早晚看她一眼。

“这二十三年之中,我跟她只说过三十九句话。她倒向我说过五十五句。”二十三年,连互相之间说了几句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对心爱女子的一番痴心堪

比柳江之水。不祈求能在一起,却甘为佣仆,二十三年跟随,只望能陪在她身边,偶尔能见一面,听她说几句话。而且,他发誓此生只为陈圆圆痴情,但绝不会伸一根指头碰陈圆圆的衣角。古往今来,也只有古希腊的第一“情痴”柏拉图可与之媲美。

他劝韦小宝,“就算被她杀了,也很好啊。夜晚做梦可能梦见你,白日偶然会想到你。岂不是胜于心里从来没有你这个人吗?”

对胡逸之来说,爱情只是不求回报的付出,只是默默的牺牲和奉献,是只问耕耘,不求收获,是只求内心的安宁。

程灵素的虐恋

“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 ——《飞狐外传》

程灵素是《飞狐外传》里的一奇女子,精通毒药,冰雪聪明,心地良善。可以说,除了没有惊人的容貌之外,她简直是完美女子的化身。可是,世间的大多男子却偏偏喜欢美貌。爱情不能选择,她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胡斐。城门口,程灵素在袁紫衣追问下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吐露真情。当她的两滴清泪洒落黄尘,程灵素自己的心,也应当跌落在这尘埃里了吧?

这种爱,非至情至性之人不能为。程灵素对胡斐的爱,已不能单单用爱字来形容。两人结伴行程万里,程灵素把自己的心藏得如此辛苦,咫尺之隔的相思,最令人憔悴。她对胡斐情深义重,总是处处为胡斐着想,甚至最终为他而死。

“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程灵素以自己的生命换回别人的生命,这是世间最伟大也最痛苦的爱。

黄药师的痴情

“自先室亡故,更视天下美女如粪土。” ——《射雕英雄传》

金庸塑造了许多英雄人物,唯有一个人最为超凡脱俗,既神功盖世,又深情不渝,便是黄药师。他将一生一世的爱恋,都给予了一个聪慧伶俐的女子。这女子便是冯蘅。

她第一次出现,为了让爱人黄药师得到《九阴真经》,骗取周伯通借经书一看,居然把晦涩的经书一字不漏地默写了下来。两年后,《九阴真经》被陈玄风与梅超风偷走。冯蘅为了安抚丈夫,不顾自己身怀六甲,呕心沥血地再次默写,最后油尽灯枯,难产而死。

一边是丧妻之痛,一边是新生之喜。此时的黄药师不再是那个潇洒飘逸的奇男子。他怀抱幼女,肝肠寸断。他甚至想就此随她而去,所以他特意请能工巧匠打造了一艘漏水花船,他期待着有朝一日,将妻子的遗体放入船中,然后驾船出海,在玉箫吹起《碧海潮生曲》之际,一同葬身于浩瀚烟海。

他在桃花岛建造了一座宫殿似的坟墓,里面放置的都是他平生所收藏的奇珍异宝,还有一幅他亲手为她画的小像。他在她的墓碑上刻着“桃花岛女主冯氏埋香之冢”,既没有冠以夫姓,也没有示以闺名。可以说,从此开始,黄药师已经绝了对世间所有女子的情欲。他立下誓言,终身陪伴爱妻,不离桃花岛半步。

当时隔多年,欧阳锋以美女相赠试图拉近关系时,他才说:“自先室亡故,更视天下美女如粪土。”

天龙三兄弟的生死与共

“大哥,做兄弟的和你结义之时,说什么来?咱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愿同年同月同日

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今日大哥有难,兄弟焉能苟且偷生?” ——《天龙八部》

谈起金庸作品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兄弟,恐怕非乔峰、虚竹、段誉三兄弟莫属。很多人读《天龙八部》的时候,觉得三人结义太过草率,殊不知这正是男人之间意气相投的体现。一杯酒一席谈,酒喝得畅快、天儿聊得爽气,江湖儿女江湖见,兄弟结下了就是一辈子的事。

杏子林之变后,乔峰成为武林公敌,等到聚贤庄一战更是成为天下人唾弃追杀的对象。但是这个只因为一场酒而结下的兄弟,却仍然坚定地站在他的旁边。少室山上,段誉见各路英雄数逾千人,竟个个要杀义兄,大声道出“大哥有难,兄弟焉能苟且偷生”之言,这份情谊怎能不让人动容。

再说二弟虚竹。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和尚并不是真的笨,他只是忠厚老实,大智若愚。同样是在少室山上,乔峰与段誉被群雄围困,命在顷刻。此时人群中钻出个小和尚,张口一句:“大哥、三弟,你们喝酒怎么不来叫我?”普普通通一句责难,竟然不输于一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三人就地八拜,义结金兰,好不畅快。

后来乔峰被困,兄弟二人不远万里拼死相救。乔峰悲剧一生,被全天下误解、劫难重重,却能得此二位换命兄弟,诚然死而无憾。

苗胡二侠的惺惺相惜

金面佛忽然叹道:“可惜啊可惜!”胡一刀道: “可惜什么?”金面佛道:“倘若你不姓胡,或是我不姓苗,咱俩定然结成生死之交。我苗人凤一向自负得紧,这一回见了你,那可真是口服心服了。唉,天下虽大,除了胡一刀,苗人凤再无可交之人。” ——《雪山飞狐》 相比《天龙八部》三兄弟的豪气干 云,胡一刀和苗人凤的兄弟情义就要凄婉得多。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相互敬佩,如果不是因为所谓的家族世仇,二人一定会成为一对好兄弟。然而天意不遂人意,因为这个误会的家族世仇,二人不得不决一死战。期间,胡一刀夫人生下一子,还是苗人凤起的名字。

再后来,苗人凤每夜都睡在客栈门口,为胡一刀一家把关,防止小人暗算。胡一刀也曾连夜下山,帮苗人凤完成心愿,杀了苗人凤的仇敌商剑鸣,用的还是苗家剑法,可谓对朋友尊重到了极点。

两人相战几天几夜,更加惺惺相惜,杀意全无,反而成为了生死之交。之后二人更是从决战变成了切磋,互相指点对方不足,夸赞对方所长,更是互换刀剑进行比试,为的是谁输了都有不丢脸,然而却被小人暗算,使胡一刀家破人亡,苗人凤也是终生心负愧疚。

苗人凤胡一刀知己相遇,可惜不能长久,让人读完只能一声长叹。

武当七侠的手足情深

俞莲舟适才竭尽全力,竟然无法从她的鞭圈中脱出,心下好生骇异。他爱护师弟,心想:“我跟她斗上一场,就算死在她的鞭下,六弟至少可瞧出她鞭法的端倪。他死里逃生,便多了几分指望。” ——《倚天屠龙记》

在《倚天屠龙记》中,描写武当七侠兄弟感情的笔墨很多。令人感触最深的是武当七侠与周芷若打斗的一段。俞莲舟竭尽全力,无法从周芷若的鞭圈中脱出,他爱护师弟,心想即便自己死在对方鞭下,至少可让殷梨亭瞧出鞭法的端倪。殷梨亭也瞧出局势凶险无比,凭着师兄弟二人的武功,想逃出她长鞭的一击,看来极是渺茫,他和师兄是同样的心思,宁可自身先撄其锋,好让师兄察看她鞭法的要旨,当下不肯递剑,说道:“师哥,我先

上场。”俞莲舟向他望了一眼,数十载同门学艺、亲如手足的情谊,猛地里涌上心头,心念犹似电闪,想起俞岱岩残废、张翠山自杀、莫声谷惨死,武当七侠只剩其四,今日看来又有二侠毕命于此,殷六弟武功虽强,性子却极软弱,倘若自己先死,他心神大乱,未必能再拚斗。

危难之际,兄弟之间各自的心思千回百转,想的不是如何保命,而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为对方着想上,互相之间的了解已经不用任何言语,甚至连眼神都不用交流,便能猜出所有心思。兄弟做到这种程度,应该已经算是极致了。

张三丰师徒情深

张三丰活了一百岁,修炼了八十几年,胸怀空明,早已不萦万物,但和这七个弟子情若父子,陡然间见到张翠山,忍不住紧紧搂着他,欢喜得流下泪来。——《倚天屠龙记》

纵观金庸的小说,好的师父其实不多,但是偶尔出现却足以让人感觉到浓浓的情义。张三丰和武当七侠之间的情义就是如此。

张翠山从冰火岛漂泊归来,正赶上师父张三丰闭关。因为屠龙刀,武当被各派苦苦相逼,欲求谢逊下落,十年过得相当不太平。张三丰虽身体健旺,毕竟已过百岁,为了武当威名和徒儿张翠山安危,个人声望再高,十年也过得非常憋屈。直到那一刻师徒重逢,所有委屈郁闷烟消云散,抛诸脑后。

金庸为了写这一刻,更是大量铺陈。先是俞莲舟独自下山迎到张翠山。上山之后又赶上张三丰闭关,不得相见。直到过了数日,张三丰百岁大寿,张三丰出关,师徒才得见面。

“一声清啸,衣袖略振,两扇板门便呀的一声开了。张三丰第一眼见到的不是别人,竟是十年来思念不已的张翠山。他 一搓眼睛,还道是看错了。张翠山已扑在他怀里,声音呜咽,连叫:‘师父!’心情激荡之下竟忘了跪拜。宋远桥等五人齐声欢叫:‘师父大喜,五弟回来了!’张三丰活了一百岁,修炼了八十几年,胸怀空明,早已不萦万物,但和这七个弟子情若父子,陡然间见到张翠山,忍不住紧紧搂着他,欢喜得流下泪来。”

张翠山像个孩子一样扑在他怀里,而以张三丰百岁高龄,自然早就见惯了悲欢离合,此时竟欢喜得流下眼泪,这段描写可以看出,两人的师徒情有多么深厚。

汝阳王的父女亲情

“敏敏,你的伤势不碍么?身上带得有钱么?” ——《倚天屠龙记》

赵敏出身官家,身为郡主。她的父亲汝阳王官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麾下千万军马,大将如云。然而一代杀伐决断的乱世枭雄,在任性的小女面前,立刻变成了一个爱女如命、无可奈何甚至有些婆婆妈妈的平常爹爹。

为营救金毛狮王谢逊,张无忌大婚之日选择与赵敏离开。两人行至河南境内,被蒙古大军追上。赵敏想起平时父兄对自己的疼爱怜惜,原是舍不得爹爹哥哥,但自己只要稍一迟疑,只怕登时便会送了张无忌性命。面对决绝的女儿,饶是一代枭雄汝阳王,也只能长叹一声,泪水潸潸而下,呜咽道:“敏敏,你多加保重,爹爹去了。你……你一切小心。”赵敏点了点头,不敢向他多望一眼。

汝阳王转身缓缓走下山去,左右牵过坐骑,他恍如不闻不见,并不上马,走出十余丈,他突然回过身来,说道: “敏敏,你的伤势不碍么?身上带得有钱么?”赵敏含泪点了点头。谁能知道,在这江湖之中,此番一去,不知几时才可与爹爹相见。她也不知道,别了爹爹以后的 她,是妻子,是母亲,是朋友,是除去女儿身份之外的另外一番人生,再也没有人能如此这般地疼她爱她。

韩小莹的舔犊之爱

韩小莹思想自己七人为他在漠北苦寒之地挨了十多年,五哥张阿生更葬身异域,教来教去,却教出如此一个蠢材来,五哥的一条性命,七人的连年辛苦,竟全都是白送了,心中一阵悲苦,眼泪夺眶而出,把长剑往地上一掷,掩面而走。

——《射雕英雄传》

如果说在金庸的作品里要评选出一个童年生活最幸福的人,恐怕《射雕英雄传》的主人公郭靖是一定要入列的。他不仅是金庸作品里少有的有母亲的人,而且还有七位师父,尤其是“七师父”韩小莹,和郭靖之间的感情甚至不亚于母子之情。

初学武功的郭靖,因为愚钝总是学不会各位师父所传授的武功。另外五怪总是对他进行责打,只有韩小莹既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动手教训,而仅仅是“心中一阵悲苦,眼泪夺眶而出,把长剑往地上一掷,掩面而走”,这是一位女性独有的善良和耐心。当郭靖被柯镇恶误会,险要误杀的时候,还是韩小莹挺身而出,将郭靖从柯镇恶的杖下救出。她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悉心维护着她这个徒弟,尽管他愚钝、笨拙。当丘处机等人要求郭靖在穆念慈和华筝两人中必选其一时,还是韩小莹第一个觉察出这个徒弟“是不是有心上人了?”而这个心上人就是众兄弟所公认的“小妖女”黄蓉。别人对这消息都是又惊又怒,只有她想起了自己与张阿生无疾而终的爱情,对徒弟平添了不少理解。

对于郭靖来说,韩小莹既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母亲,她时刻关心着他,照料着他,教导着他,甚至还能理解他。包括其他六怪在内,江南七怪像极了操劳一生的父母,一生都是为别人而活,都在为别人忙碌奔波,一生情之所系,终成泡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