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于创新保健康

早餐奶、果汁酸奶、AD钙酸奶、特品纯牛奶等因营养丰富且口味上佳而受到了消费者和行业的好评。这些明星乳制品都与一个人息息相关,他就是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历俊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张天宇 图片提供/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为了提升全国人民,尤其是母婴、老年等特殊人群的营养健康,陈历俊带领团队勇于创新,让三元食品在产品创新方面始终走在行业前列,在振兴中国乳制品的进程中,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早餐奶、果汁酸奶、AD钙酸奶、特品纯牛奶等为消费者耳熟能详的产品,早已成为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常备乳制品,不仅营养丰富且口味上佳,受到了消费者和行业的好评。这些明星乳制品的“诞生”与畅销都与一个人息息相关,他就是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历俊。

陈历俊的口头禅是“做有意思的事儿”,而“有意思的事儿”指的就是凭借超前的意识与大胆的探索,进行有益的创新与改革。1995年9月至1998年2月,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作为主要执行人,他就完成了黑龙江省省长基金研究课题《大豆活性肽的制备与应用的研究》,并于2000年11月通过了黑龙江省科委组织的专家验收;期间,他还分别作为主要参与人,参与了省长基金研究课题《大豆寡聚糖的提取、转化与应用的研究》及鸡蛋中免疫活性物质提取、纯化与应用的研究。他凭借后者的研究成果,获得了2001年黑龙江省教育厅科技进步二等奖,以及黑龙江省进步科技二等奖

1998年,陈历俊以博士身份入职“三元食品”后,掀起了国内乳制品创新的潮流,到2005年,由他主持开发的新产品近100个,其中早餐奶、乳酸饮等多种产品已成为“三元食品”的主打产品,为公司创造了较好的经济效益。由于成绩显著,2001年,他被北京市总工会评为“经济技术创新标兵”;同年,被授予“首都劳动奖章”。陈历俊创新的脚步从未停歇过:2001年6月,他主持开发了“三元果汁酸奶”“特品奶”“超高温酸奶饮品”系列产品,获得市场和消费者的认可;2002年5月,他发表的《屋型早餐奶的开发》论文获得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2003年,他主持了国内首个“桶装鲜奶”项目,并于同年荣获“北京市十佳优秀青年工程师”称号;2004年,他的创新延伸至优化生产、提高效率领域,主持了工业效率提高项目,在不改变原有设备设施的情况下,项目通过优化生产计划 与过程等生产管理软件,达到优化生产的目的,通过在一个中等规模车间实施,年节约成本即逾百万元;2004年5月,他领衔开发了袋装酸奶的改进工作,采用全新的酸奶加工工艺,使改进后的酸奶产品无论组织形态还是风味口感等都有了质的提升;当年10月,由他指导开发的国内首家袋长效酸奶问世,该产品不仅保留了酸奶几乎所有优点,还改善了产品的存储条件,扩大了产品的销售半径;同年,他荣获“首届中国乳品加工业十大杰出科技人物”称号。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陈历俊深刻认识到,应该从国家战略层面看待和发展乳制品,民族乳制品产业肩负着中华民族健康发育的重大责任。从那时开始,他便全身心投入到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基础研究中,通过几年严谨的研究论证,在权威的数据支撑下,于2017年推出了全新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获得市场认可的同时,也带动了整个乳制品行业重视基础研究的良好风气,在重振中国乳制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工厂里来了位陈博士

陈历俊大学时期最初的学习方向是发酵专业,1990年由母校大连轻工学院保送本校的研究生,学习研究啤酒发酵。在那个非常注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年代,陈历俊不仅各门功课优秀、专业成绩突出,本身还是业余的竞走运动员,有着出色的体育成绩。正是凭借着全方位优异的表现,他才成为了学校历史上首位被推荐保研的学生。

研究生毕业后,陈历俊留校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去了一家果菜汁加工企业历练。在一线的实践过程中,他感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需要继续深造。在分析了食品行业的前景和发展趋势后,他预判到乳品行业今后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就决心去考乳品专业的博士。1995年,他顺利考 入东北农业大学食品科学系攻读博士学位,并在此期间从事了“活性肽”的研究,博士毕业论文也是关于“肽”的课题,这让他成为国内最早关注此领域的专业人士之一。

1998年7月博士毕业后,陈历俊面临的选择有很多,毕竟像他这样高学历且有一线工作经验的专业人士,在乳品行业是稀有和抢手的;不过,他最终选择了“三元食品”。用他的话说:“7月15日入职,当时是义无反顾地来到这里。”

“我在‘三元食品’的第一份工作是双桥乳品一厂的副厂长。”回忆起自己当年的初来乍到,陈历俊感觉很温暖,“乳品一厂在当时是个大厂,厂领导很开明,愿意提拔年轻人,给年轻人机会。因为我之前已经有了工作经验,就直接做了负责乳品加工技术和产品质量的副厂长。”

虽然得到了“三元食品”和乳品一厂领导层的信任,但在一个连本科生都很难留住的乳品厂里,一个博士的到来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很多厂子里的员工私下都在议论:“怎么博士也能来工厂呢?”也有人预言,他三个月内肯定要走人。不过,陈历俊并没有将这些议论放在心里,在他看来,虽然自己是博士,但曾经在工厂里工作过,对于工厂生产作业他一点也不陌生。他笑言,自己可不是什么“小白”,进入乳品一厂“属于回炉锻造”。

由于负责的是加工技术和产品质量,所以陈历俊刚进厂就开始深入一线调研。他下车间时发现,有的员工在用手搓一样东西;了解过后他得知,这是当时一道很重要的工艺,员工用手搓的方式为酸奶融入稳定剂。这份稳定剂的配方是工厂花了9万元买来的,由于不好相容,所以必须采用手搓才能做出性质稳定的酸奶饮料。

看到了员工工作起来那么辛苦,陈历俊就找到厂长,主动提出这项工艺存在缺点,既不易溶解也不稳定,关键是给员工带来了很重的作业负担,建议改进生产方式。

于是,他和研发团队一同优选了国内各种可替代的稳定剂,经过三个月的反复试验,发现了一个既好溶、解、成本又低、稳定性好的复合稳定剂,实验后的效果非常理想,不仅提升了酸奶的品质,更重要的是减轻了员工的工作量。从那时开始,厂子的员工对他的态度转变了,由质疑变为信服。

陈历俊感慨地说:“来到厂子半年的时间,通过稳定剂的改进为厂子增加了效益,立了功;最关键的是赢得了上至领导,下至员工的信任,那年我31岁。”

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

由于能力突出,一年后,陈历俊被提拔为厂长。在被“扶正”后,他加紧了改革创新的步伐,“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

第一件有意义的事儿就是研发了早餐奶,这款在国内乳品行业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产品,一经推出就风靡了国内市场;当时很多从外地坐火车来北京的人,都会“受托”捎回一些三元早餐奶。

“早餐奶是很简单的东西,我们做了很多市场调研,这个调研不是找很多人去调查,而是通过日常的经验积累。当时我发现,无论北方还是南方,城里人的早餐就是牛奶、鸡蛋加麦片,我说那么费劲干嘛,合在一起就好了。”虽然说起来很轻松,但是当年为了研发早餐奶,陈历俊着实花费了一番苦心。“首先,鸡蛋稍微加热就会凝固,要保持液态就要增加稳定性;把鸡蛋打碎稳定后加入牛奶,还要加入麦片,同时要保证产品既好看还要好吃,营养还要丰富。要想让牛奶鸡蛋麦片三者融合在一起获得上佳的口感是门学问,配方很重要,重要到我们的产品出来后,同一种产品三年内没有竞争对手;很多厂子都在仿制,但都没有成功。可以说,早餐奶在当年引爆了一个行业。”

创新改革不止于针对产品,陈历俊在生产效率和效益提升也进行了尝试。当时,在流水线上有一道传统工序是捡袋奶,20 个生产机器需要几十个工人操作,非常耗费人工;经过细致的观察后,他觉得要改一改。在调研时,他总结了“捡袋奶”需要多少个基本动作完成:工人首先要从框里拿出袋奶挤一下看看有没有漏,然后装在框里码放整齐,很简单的流程,最快几秒钟完成一次;而就是这样简单的操作,有的工人却用了一分钟的时间。他认为,要想提高效率,就要进行工资改革以激励生产者,于是提出了“承包”的生产方式:四十人的工资总数不变,工人减少到20人,工资翻倍。

“员工都在怀疑,真的能给那么多钱吗?我们真的能干得了那么多活吗?为了打消这种怀疑,我就把生产出来的袋奶全部放在传送带上,让十多个员工在传送带上作业,事实证明很成功。”陈历俊说,“到最后大家都很拥护这项改革,因为工资都翻番了,人员数量减了一半,效率大大提升。”

2002年2月陈历俊再次升职,35岁的他被调往“三元食品”任副总经理兼科研中心主任,主抓研发、质量、生产和销售等工作。做副总不久,他就主持了长效酸奶的研发,“三元食品”也成为国内第一家制定长效酸奶加工工艺的乳品企业。长效酸奶属 于长保质期的产品,通过杀菌的方式杀死活菌,再经过无菌灌装,产品在常温下保质期更长,最大的好处是发酵后的产品产生了很多有益物质,并且方便饮用。

通过这次“有益的尝试”,让陈历俊感悟到:做好一个产品,获得市场的认可,公司内部要形成联动,行业之间也要联动。首先,公司内部的研发、销售、生产、宣传都要联动起来,做好一个产品不是一个人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一个系统。一个产品的成功肯定是一个系统的成功;其次,一款好产品,行业一起去做,才可能会做得更大更成功。

用奶粉托起振兴希望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被曝光,不少国内知名乳品企业受到波及,导致国内乳品业在一段时期内走入了低谷。“三元食品”凭借严格、严谨的生产质量把关,为消费者提供了真正安全的乳品,并成为动荡中的国内乳品业重振的重要力量。

“当时我第一次带队去收购河北某乳品企业,回来后就跟当时的总经理说,我们对于中国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不能只是

做规模,还要进行最核心的基础研究。”陈历俊郑重地表示,“因为婴幼儿这个特殊群体由于母乳不足等原因,致使配方奶粉成为这一群体唯一的食物来源;这一段时间也是婴幼儿的窗口期,从怀孕到婴幼儿成长到两岁的约一千天,对人一生的生长发育和健康是最关键的时期;把这段时间的营养基础打好了,不仅保障了一个人正常的生长发育,还促进了人一辈子的健康幸福。人的器官发育是不可逆的,错过这个黄金时期,就很难再弥补。孩子,是一个家族的幸福和希望所在,也是国家的未来和寄托;婴幼儿配方奶粉的质量,往小了说决定着一个孩子的身体健康,往大了说承担着民族健康发展的责任。”

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基础研究应该如何切入?如何判断奶粉质量的高低?2008年时,国内对于这些基础研究基本还是空白。当时,陈历俊也在思考并建议高层领导,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基础研究的空白应该有人去填补;要从国家战略层面来看待,而不仅仅是企业层面,“三元食品”应该在这方面投入力量,承担起中国乳业重振的责任。

在那个言必称国外奶粉好的年代,进口奶粉到底好在哪里谁也说不清,因为没有更细致的衡量标准,只有一个国家标准;加之国内对中国母乳成分缺乏大规模的系统研究,所以什么样的奶粉是最符合中国婴幼儿的,哪个口味更好,更符合中国人的体质,以及吃完后的感受等都无法说清。

就在这时,北京市委市政府交给“三元食品”重振民族乳业的重任,借此机会,“三元食品”申请成立了国家级的“国家奶业乳品健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投入了将近一亿元来做系统的乳品研究。

为了完成这个重大课题研究,在陈历俊的主持下,“三元食品”联系了国内20多家单位,包括院校、医院、研究所,企业,以及200多个专家,在全国6个省市,8个地区、10个点开始做中国母乳的系统研究。同时,研究选择了最难、也是最可靠的验证方式—队列研究:选取一千多个样本,从婴儿出生开始取同一位母亲的母乳,并进行长期的跟踪研究。这项研究时间跨度长,样本采取难度大。

“配方奶粉要做对比实验,我们就去 医院找新生儿;发现有外国的乳品企业也在做类似的研究,我们就和国外品牌打起了对台戏。实验志愿者很难招募,正好当时医院里有一个医生的亲戚愿意和我们合作,实验进行三天后,这位志愿者母亲反应效果很好,并分享了婴儿的感受。在场听课的一百多人,当场就和我们签了约。我们抢在国外乳品企业之前,打赢了第一仗。”陈历俊回忆说,“通过四年的跟踪研究表明,在分子层面去研究母乳,同时把这些营养组成通过研发模拟出母乳,以增加配方奶粉的营养成分,这样的升级是必要的,因为升级后的奶粉肠道菌群组成更接近母乳的效果。在婴幼儿智力发育和肠道健康方面也是和母乳接近,从理论上说明了什么样的奶粉更适合中国婴幼儿。”

经过多年的努力,有了两万多个样本和两千万个数据的支撑,在拿到了最权威数据的基础上,“三元食品”在2017推出了这款新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并以此产品参与了国家十二五期间改变国计民生重大科技成果展;2017年,这款新产品的销量增加了260%,这是目前中国市场上最贵的一款产品,但是销量仍然翻倍,因为市场认可,有数据支持。

“三元食品”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基础研究,国内很多乳品企业都开始重视基础研究。最先在此领域有所建树的“三元食品”如今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善的母乳数据库;另外,还建立了“三元基金”,聘请高等院校和知名医院的专家,一同进行关于母婴乳品健康方面的研究。

陈历俊说:“没有任何一款婴幼儿奶粉会超过母乳,所以配方奶粉一直在模拟母乳的路上。要想把奶粉做好,要有历史责任和历史高度,只有从中国母乳的基础研究做起,才是原创的,才是从源头研究。随着科技和研究方法的进步,我们会用更多先进的方法分析母乳,模拟出更完善的母乳配方,这是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做的应有的工作。”

陈历俊以博士身份入职“三元食品”后,做了大量的创新工作

在陈历俊的主持下,“三元食品”研发了全新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