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段盛京华章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图 / 刘禹

今秋至12月2日,“来自盛京—清代宫廷生活用品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展。展览共展出沈阳故宫博物院馆藏清宫文物一百三十余件(套),向观众讲述皇家的历史和深宫的岁月

在沈阳市明清旧城的中心区域,坐落着一处保存完好的古代皇家宫殿建筑群—沈阳故宫,昔日的盛京皇宫。它恢宏肃穆、庄严古朴,四面围合的红墙宫门隔绝了尘世的喧嚣。

作为清代的龙兴之地,这座始建于后金天命十年(1625年)的皇家宫阙是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时期相继营建并使用的朝堂殿宇,也是入关后康熙、乾隆、嘉庆和道光四位皇帝东巡驻跸和尊藏珍宝的重要场所。如今,曾经的大内禁宫早已开放成为一座著名的古代宫廷艺术博物馆,贮藏于此的清宫遗珍向后人讲述着皇家的历史和深宫的岁月。

今秋至12月2日,“来自盛京—清代宫廷生活用品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展,展览共展出沈阳故宫博物院馆藏清宫文物一百三十余件(套),内容涵盖服装佩 饰、食用器皿、文玩字画、宫廷陈设等多个方面。瑰丽精美的清宫遗珍集实用性与艺术性于一体,让后人领略了清中期社会手工业制作工艺的发展水平和古代匠人的光辉智慧与精湛技艺。

龙祥之地

沈阳故宫不仅是清朝入关前太宗皇帝皇太极和世祖皇帝福临的龙居之所,更是清朝迁都北京,一统中原后东巡祭祖的驻跸重地。

从康熙十年(1671年),康熙皇帝开启东巡之举,到道光九年(1829年),道光皇帝完成清代历史上最后一次东巡,在这一百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康熙帝、乾隆帝、嘉庆帝和道光帝共十次来到盛京,展谒祖陵,在盛京皇宫,举行升殿、筵宴、祀神、行赏……

皇太极全身坐像图轴、福临全身坐像图轴、玄烨半身像图轴、弘历骑马半身像图轴、颙琰全身坐像图轴、旻宁全身骑马像图轴,展览展出的这几卷人物图轴,古意盎然,但描绘的人物图像却清晰依旧,仿佛由他们引导的前朝旧事,就发生在昨日。

天聪十年(1636年),皇太极在盛京皇宫崇政殿举行即皇帝位典礼,改国号“大金”为“大清”,改元“崇德”,一个新王朝开启。

崇德八年(1643年),六岁的福临在盛京皇宫大政殿登基,改元“顺治”,在度过最高权力结构失去重心的危难时刻,“大清”前进的步伐再次迈开。康熙十年(1671年),康熙皇帝以“寰宇一统,用告成功”的名义,赴盛京亲祭太祖太宗山陵。

乾隆皇帝曾先后四次东巡盛京祭祖谒

陵,并在首次东巡后开始对当时的盛京皇宫进行大规模改建和营修,将大量文玩珍宝、图书典籍、档案宝册等皇家典藏集中于此。

嘉庆皇帝东巡盛京时,除了按制例行其父创下的礼仪活动外,在宫中嘉荫堂戏台设宴赏戏,到文溯阁观赏《四库全书》。

道光九年(1829年),道光帝亲奉皇太后诣,东巡盛京展谒山陵。虽保留前朝成例,但迫于国内外形势,仅在盛京皇宫驻跸七日,清朝衰败景象蔓延四处。

尽管如此,这座陪都相较于以往,在建筑规模、政治地位、文化高度等方方面面提高了历史地位。

华服有章

沈阳故宫博物院收藏了部分皇家服饰,看那考究的用料、精湛的技艺和巧妙的设计,便知是由清朝宫廷内务府造办处和江南三织造等地承做,它们保留了不少满族特色的清朝服饰,有着盛世清宫的皇家美感。

这种风格的延续,得益于崇德年间,太宗皇帝皇太极提出的满族以骑射为业,衣冠服饰不可以轻易改变的要求。乾隆皇帝也推崇“马上得天下”,衣冠遵循旧制。尽管祖宗的服制被力主保持,但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民族文化不断融合,清宫服饰中还是不能避免地融入了汉族服饰的文化元素,制作工艺也有所扩展,帝王后妃的衣着佩饰日趋华美精致。满汉融合的宫廷服饰特色就这样形成了。

封建社会,等级制度森严,更何况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冠服制度的详细和严格程度可想而知。维护皇权、彰显地位、区分等级最直观的体现,莫过于帝王后妃身上穿着的华美服饰。

根据不同的穿衣场合,清代皇帝冠服可以分为礼服、吉服、常服、行服和雨服。每一类冠服,又包括不同类型的服 饰,头上的冠,身上的袍,袍要用带子系,袍外要罩褂子,颈上佩饰珠。展览尽可能展示着皇氏冠服的规制。

朝袍,皇帝礼服的重要组成部分,有裘、棉、夹、单、纱多种材质,薄厚搭配,抵御冷暖,四季可穿。颜色也分四种,不管皇帝喜不喜欢,都要按着礼数穿衣。明黄色是等级最高的颜色,用于元旦、冬至、万寿及祭祀太庙等典礼。蓝色用于祭天,红色用于祭日,月白色用于祭月。

沈阳故宫收藏的珍贵朝袍走进首都博物馆。黄纳纱彩云龙纹皇帝朝袍,上衣下裳连接式设计,圆领,马蹄袖,附着披领。披领和袍身上绣着云龙、团龙、海水江崖,当然也少不了十二章纹饰。

何为十二章纹饰?展览制作展板,从冠服上截取示例,解释中国古代帝王服饰上的“十二章”纹饰。日、月、星辰、山、龙、华虫、藻、火、粉米、宗彝、黼、黻十二种图案,代表了君主的十二种才能和美德。日、月、星辰,取其照临之意;山,取其稳重、镇定之意;龙,取其神异、变幻之意;华虫,美丽花朵和虫羽毛五色,甚美,取其有文彩之意;宗彝,取供奉、孝养之意;藻,取其洁净之意;火,取其明亮之意;粉米,取粉和米有所养之意;黼,取割断、果断之意;黻,取其辨别、明察、背恶向善之意。清代帝王服饰对于“十二章”纹饰的采用,就是接受汉文化传统君德思想在服饰上的最高体现。

此外,皇帝朝袍领口、大襟、披领的边缘和中部隔沿、下摆底沿、袖缘,镶饰着织锦纹缎子。米黄绸平金彩绣金龙皇后朝袍上点缀着五彩云蝠纹和双喜纹,下幅为八宝平水,大红绸做内衬,另附披领。朝袍外,一套完备的礼服还需搭配朝冠、端罩或衮服、朝带和朝珠。展览中的乾隆皇帝朝服像、孝庄文皇后全身像图轴,为参观者做了男女朝服穿搭示例。

嘉庆皇帝的一件明黄缎彩绣平金龙袍,绣着金龙九条,五彩云纹、团寿纹、蝠纹,十二章中占了八章。细看九条金 龙,四条正龙分别在前后胸和两肩,四条行龙在前后襟部,掩襟处还绣着一条行龙,这样一来,从身前后看,都能见到五条龙,取“九五至尊”之意。下摆的海水江崖、八宝立水纹饰,让整条龙袍犹如一幅完整画作。

穿着皇太极御用黄色团龙纹常服袍、米黄绸平金彩绣金龙皇后朝袍、石青缎彩绣平金龙纹女朝褂等华贵的褂袍时,该佩戴何种朝珠?

皇帝在不同场合要佩戴不同的朝珠。典礼时要佩戴东珠朝珠,祭天时要佩戴青金石朝珠,祭地时要佩戴蜜蜡或是琥珀朝珠,祭日时用珊瑚朝珠,祭月时用绿松石朝珠。

佩戴朝珠有严格的等级制度规定,

以东珠朝珠最为尊贵。展览展出一串东珠朝珠,它按清代定式制造,由108颗珍珠组成,另有青金石佛头四颗。朝珠后部佛头之下缀着猫眼石背云,下部为红宝石大坠角。朝珠左右侧共由三串珊瑚小珠组成“纪念”,佩戴时垂在胸前,其下是红宝石小坠角。

宫壶春色

即使在平民百姓家里吃饭,换上美好的食器也会给平实的饭菜增添滋味,更何况在宫廷内。皇家膳食中做工精美、寓意吉祥的膳食器皿不仅让美食美味锦上添花,更具有区分等级地位、实践礼仪规制、彰显皇家气派的重要作用,尤其在年节庆典、君臣宴饮、祭祀典礼这样的特殊场合。

宫廷膳食主要包括皇帝后妃的日常饮食和种类繁多的宫廷宴会两部分。清代继承了自古以来不断补益完善的宫廷饮食文化,融汇进丰富的少数民族膳饮特色,形成了历史上独树一帜的皇家饮食风格和登峰造极的宫廷膳食水平。一食一饮,鼎盛奢华,一杯一盏,威严隆重。

在北方寒冷的季节,前人用火碗作为菜肴的盛器,火碗本身就是用来温热食物的器具。展览展出的银镀金寿字火碗由盖、碗、底架和火托四部分组成。碗盖顶 部装饰着镀金宝珠,盖身和碗身满饰着金色寿字。碗底为三足如意形支架,架底部中央放酒精的托盘,点燃后可以为火碗保温。火碗做工精致,寓意吉祥,很可能是专门为宫廷寿宴所制,是清宫典型的膳食器皿之一。

满蒙等游牧民族在生活中常用到一种解食刀,方便捕获猎物后切割食物并进食。这种食用刀具出现在宫廷餐具之列,显露着清朝皇室生活中所具有的民族特色。展览中的灰绿鲨鱼皮鞘骨箸解食刀由 铁、骨、鲨鱼皮、木、铜等材质制成,分刀、箸、签、刀鞘四部分。另一套玉柄铜镀金鞘解食刀极尽设计之巧,与之配套使用的银镀金木柄板匙、吉祥如意款银匙、银镀金如意头柄叉等,也各个精美,消减了凌厉刀具上餐桌时的萧杀之气。

展览中有一件龙头纹银壶,风格特点异于汉族,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此壶为清宫宴饮时冲泡酥油茶的器具。壶为圆腹,龙身柄,兽吐流,壶盖和纽饰为杂宝纹和莲瓣纹。与之相配的银质刻龙纹高足杯、银鎏金刻花六足杯座,精致华美。

沈阳故宫博物院珍藏的皇家膳食器皿都属于清宫旧藏,全部由清廷内务府造办处所制,所用材质包括金、银、玉、瓷、象牙、漆、竹、木等,瓷器当然多为江西景德镇官窑每年按规定烧制,呈进。

摛藻抒华

皇帝也需要消闲遣兴,怡情养性。在深受汉族文化影响的清宫之内,帝王的文化艺术生活相当丰富。

精美的文房精品,珍贵的君王墨迹,书不尽一朝天子的翰墨情怀。展览中的“琴棋书画”文具盒为画形文具盒,红木雕刻,由三个摞在一起的手卷组成,打开了盛放文具,合起来就是画卷一样的摆设。盒面浮雕锦纹和菱花纹,画卷两侧雕刻手卷样式,镶嵌白玉质轴头。题签是骨质的,上面浅刻“倪高士林亭秋影图”“曹云西松荫高士图”等文字。画卷上有的画别子、系带,这文具盒上也有,精巧别致。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双龙笔架为乾隆时期御制文房用品,由铜胎掐丝珐琅工艺制成。笔架整体呈弧形山峦状,五组山峰耸立,峰与峰之间的壑谷可做承笔之用。山体以深蓝、浅蓝、深绿、浅绿等色为地,使山峰更具层次感;峰下饰有金黄色双龙图案,龙首之间为金黄色“卍”字形纹饰,龙身下方饰有绿色海水纹。笔架之下为弧形鎏金底座,錾刻一圈珍珠纹,其下錾刻卷草纹。底座下部呈云头纹,底部中央錾刻阴文楷书“乾隆年制”款。

黑漆描金百寿字羊毫提斗笔,制于清中期,由竹、漆、羊毫制成,笔身通体施以墨漆地,笔杆上描金写着各体寿字,杆端绘着描金回纹和花卉图案。杆和羊毫的连接处,环着一圈描金金属圈,做工精细,当属清中期宫廷文房用具中的精品。

清代多位帝王都有相当深厚的书法造诣,尤其是康熙、乾隆两位皇帝对于董其昌、赵孟頫等历代书法家的推崇与学习,给当时宫廷和社会的书画风尚带来了深远影响。盛京旧宫中留存了一批清代帝王的书法作品。

展览展示了乾隆帝写字像轴。乾隆帝作为盛世君主,闲暇之余广览博学,孜孜不倦地学习汉文化,还积极参与文学创作。乾隆皇帝所题碑刻遍布广泛,历代皇帝很少在数量上与之匹敌。乾隆皇帝涉猎多种字体,书艺上有一定的造诣。

盛京皇宫旧藏的玄烨临董其昌行书诗轴此次也到首博一展。书轴上所写内容为唐代诗人杜甫所作《投赠哥舒开府翰二十韵》中的诗句,抒发康熙帝欲广纳英雄贤臣为其所用的豪情帝志。字里行间可见,康熙帝书风颇具董书神韵。展览中还可以欣赏到玄烨行书喜雨亭卷、玄烨行书句容雨望诗轴、玄烨行书季冬南苑诗轴等,无不带着帝王英武之气。

阊阖瑞景

皇家建筑,宫、殿一体,帝王施政、御宇天下的威严宝地;也有柔情一面,后妃亲眷济济一堂,忙着在这里过养尊处优的闲日子。这里的殿堂宫宇、摆件饰品,无一不是礼制严格,有君主的气概,也有当时的审美意趣,万福万寿的精神追求。

展览展出的清宫旧藏、宫廷御用宫廷陈设用品,多由内廷造办处或苏州、南京等地的作坊所承制,部分来自官绅、传教士等社会群体的馈礼供奉,件件经典。

紫檀柄白玉雕龙花三镶如意,由白玉和紫檀木雕刻成。如意头部的三镶玉件以透雕、浮雕工艺制成图案,头部龙穿缠枝花纹、中部螭龙穿缠枝花纹、下部凤穿缠枝花纹,三块玉件雕刻精致,可谓清宫典型的三镶如意样式。

白玉浮雕山水方盒,白玉质地。盒盖浅浮雕山水人物图案,构图完全仿中国传统画意,远景山峦起伏,江水浩渺,近景溪水环绕,潺潺清澈。树荫下,有人盘坐,童稚携琴。水中有舟泛游,一人掌舵一人端坐。方盒因这图案,更显雅致。

东巡驻跸的皇帝和追随至此的大批皇室成员,让盛京皇宫保持着皇家宫殿的主要功能和华贵布置。掐丝珐琅夔凤纹三足炭盆、红木框铜镀金边万字纹掐丝珐琅花卉挂屏、翡翠梳、粉玻璃葡萄花双环耳粉盒、红木染牙三多花卉梳妆盒、黑漆柄白地彩绣花蝶纹团扇、竹雕狩猎纹针盒、掐丝珐琅莲蝠纹手炉……皇权、信仰、福祉,就寄托在这些皇家物件上。

皇太极全身坐像图

龙头纹银壶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双龙笔架

万年甲子元宝式火碗

掐丝珐琅象驮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