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炼色彩基因重塑古都风韵

累计70余人参加研究项目,采集3000多个代表性测量点信息,历时8年, 112万字的研究成果—《北京地理色彩研究 老城历史文化街区卷》专著,于2018年5月出版,该书著作人、北京建筑大学设计艺术研究院院长陈静勇教授及其“艺勇军”团队针对北京地理色彩的系列研究成果首卷终于面世。书中介绍了城市快速发展建设中出现的色彩风貌乱象问题,以及研究团队针对此类问题开展的关于北京历史文化名城地理色彩事理(学)探讨。该项目的研究方法和成果,让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在色彩识别和控制上从此有据可依

Beijing (Chinese) - - IN THE NEW ERA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 文 / 赵兴雪 摄影 / 富宇 金建辉 弗朗索瓦·纳多(加拿大)

北京是一座有生命的城市,从公元前一千多年,周王朝在此建立城池的第一块基石开始,历史便砌筑起了她的生长印迹;北京是一座有文化底蕴的城市,无论是封建王朝辽的陪都,还是金、元、明、清的都城,都诉说着古往今来的城市规划设计,体现了中国古代城市规划的最高成就。

北京这座城市积淀了厚重的历史底蕴和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无论是城市格局、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建筑、近现代建筑还是城市景观,都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可如今,经历了时代更迭、风云聚合后的北京城,其旧时的痕迹在现代化的城市发展中被日渐蚕食。

寻找北京历史文化名城地理色彩事理,保护古都风貌,正是陈静勇和他的“艺勇军”研究团队8年来付出所致力的方向和目标。

回顾古都过往

北京城拥有三千年建城史、八百年建都史,想要解决“其城市色彩如何发展而来,最终又该如何赓续下去”的问题,就要摸清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脉络,在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中探寻色彩风貌发展和赓续的规律。

曾经,北京是中国两千多年封建王朝都城建设的文化缩影。北京经过金中都的选址、元大都的建立,以及明清两代的发展和沿革,最终形成了近代时期北京老城的完整风貌:皇城居中,宫殿建筑采用“黄瓦红墙”,色彩等级最为尊贵;拱卫着皇城的是内城、外城中的胡同-四合院,呈现大片青瓦灰墙的宅第民居建筑色彩,其间也有序分布着各类官式建筑色彩。

以1840年为开端的近代以后,北京老城饱受战火摧残的街区和建筑开始复建,但许多带有西方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在老城内开始出现,如以使馆建筑和银行

建筑为代表的东西交民巷街区,反映了西方国家19世纪初的建筑风格,前门大栅栏商业建筑群则兼具了中国北方传统风格和西方古典风格,此后还有北洋政府改造的老城城墙,修建的“京师环城铁路”,老城的传统格局就此打破。这一历史时期,老城中一些政府机关、学校、教堂、医院等类型建筑也打破了传统建筑模式,西方建筑的用色特点涌现,但老城整体的格局和色彩基调基本保持着传统的样态。

1949年现代时期以后,为完善北京的首都功能,以“天安门”为核心的城市修缮工作开始了。在这段历史时期,天安门和长安街为开端的改造工程启动,此后的20年间,为进一步解决城市道路交通问题和完善首都经济发展需要,北京老城的诸多历史建筑被大范围拆除和改造,大量新型建筑出现,大量传统建筑消失,商业活动的增多更使老城原有的“黄瓦红墙”“青瓦灰墙”的基调和主题颜色遭受破坏,杂乱无章。

现代,北京老城传统建筑受到的破坏加剧,其中包括建筑材料、建筑尺度和色彩的改变,大量现代风貌建筑的拔 地而起,对老城传统地理色彩风貌更是有雪上加霜的冲击力。其中较为明显的,包括北京老城的连片四合院、名人故居等迅速消失,重要文保单位也被占用,新型涂料和玻璃幕墙的大面积使用,轮廓线奇异、高明度、高彩度的牌匾广告出现在城市各处,这些“千城一面”“街巷花脸”“映像缺失”的城市通病,也成了导致北京老城整体风貌缺失、地理色彩退变的罪魁祸首。

色彩往往是人们对一座城市最直观的感受,而城市的色彩往往以建筑色彩为主要部分,正如提及苏州,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它徽派建筑的“水墨淡彩”一样。北京老城区域作为北京城市的“金名片”,主体色彩失了“魂”,这座古都也将失去积淀了悠久历史文化的灵魂。

把脉老城色彩

针对城市快速发展建设中出现的“千城一面”“街巷花脸”“映像缺失”等色彩风貌乱象,早些年,国内已经有不少城市陆续开展城市色彩规划实践。作为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的北京也不例外。

2000年8月,《北京城市建筑物外立面保持整洁管理规定》正式颁布实施,提出了“灰调复合色”概念;同年11月,由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编制的《北京城市建筑物外立面粉饰推荐色样》发布,将灰调复合色明确为北京城市建筑物外立面的色彩。自此以后,该色调作为北京老城的主体色,伴随这座古都城市发展多年。可问题是,这种颜色就该是北京老城原本的基调和主体色彩吗?对于这个疑问,北京也在发展过程中进行不断自查自纠的探寻。

进入新时代,关于老城地理色彩的探讨和保护工作再次提上日程。2017年9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 2035年)》明确提出,要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构建涵盖老城、中心城区、市域和京津冀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系。首都功能核心区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点地区,要加强城市色彩管控,强化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

城市地理色彩领域的研究在国外已有一定的历史,而在国内尚属年轻的领域。这是一门基于建筑遗产保护学的综合性学科,探讨的是在自然地理、社会人文、城市人工等多重学科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历史文化名城地理色彩事理学理论脉络。仅就地理色彩的影响因素,就需要涉及民俗学、地理学、设计学、伦理学和美学等领域;而从历史城市的角度研究形成北京老城城市人工色彩的成因,则要从城市的设计和管理工作入手,参考城市色彩规划、建筑色彩设计、景观设计、园林绿化、工业设计、视觉传达设计等方面,为溯源历史城市地理色彩提供理论和实践支撑。由此可见,“城市地理色彩”是综合了色彩学、地理学、城乡规划学、建筑学以及城市设计等多个领域的学科。基于此,研究这门学科的“艺勇军”团队成员,也往往有不同领域的学历背景。譬如:作为团队负责人的陈静勇在建筑学、建筑遗产保

护、设计学以及环境设计、工业设计等学科、专业领域中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而团队研究生姬笑笑本科毕业于艺术学门类的环境设计专业,如今主攻佛教建筑、中华传统老字号建筑等色彩研究专题,张可凡本科是管理学门类的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而今主攻地理色彩伦理学、地理色彩管理学理论和坛庙祠堂建筑色彩研究专题;孙小鹏、潘阳、赵帅等本科均毕业于工学门类的建筑学专业,目前分别从事地理色彩谱系学、宫城建筑、原城门区域、居住风貌区、府邸建筑、道教建筑色彩等专题研究;“大师姐”张梦宇本科毕业于城乡规划专业,初步完成了北京老城地理色彩保护规划要略研究。

“艺勇军”团队真正深耕北京城市地理色彩领域的研究,还要从2010年讲起。当年,陈静勇带领本校建筑学、设计学等专业研究生为主的科研团队,参与了国家文物局“2010年指南针计划专项—北京先农坛太岁殿古建筑精细测绘”项目。该项目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京先农坛的主体建筑太岁殿作为精细测绘对象,通过运用传统手工测绘与现代三维激光扫描测绘技术,并结合精密控制测量技术,对建筑的木结构及其各类构件、彩画装饰等进行精细测绘和重构,获得挖掘中国古代建筑营造价值的研究数据和太岁殿全面完整的数字化历史信息档案。其中,该项目研究内容包含材料与色彩分析,“艺勇军”团队在参与项目期间,就是要通过精细测量和分析,找到在时代更替、环境改变以及光线变化等客观因素影响下,这座古建筑在地理色彩上所呈现出的差异和规律。

这是浩大且繁杂的研究工程,团队的成员不仅需要踏勘屋瓦、柱、梁枋、斗拱、砖石、彩画等,而且需要将测量到的色值进行编目、系统集结、统计分析。以此为契机,陈静勇与“艺勇军”团队开始研发“地理色彩信息管理系 统”数据库,录入了先农坛太岁殿北京地理色彩的第一例样本。自此,北京地理色彩系列专题研究也持续展开了下去,这一开始,就是8年。

系统采集研究

北京地理色彩系列专题研究工作所要做的,是以中国色彩礼制起源开端探究,从老城支离破碎的色彩风貌现状入手,测量老城色彩“基因”序列,以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为指引,再塑古都五色系统的地理色彩赓续谱系。为此,陈静勇带领“艺勇军”团队首先将测序对象瞄准北京老城内30片主要历史文化街区和传统中轴线区域。“这里的历史风貌保护情况相对完整,对寻找老城的历史文化及色彩文脉,重建古都五色系统有很好的研究启承作用。”陈静勇如是说。

前文提到,古都风貌的形成经历了时代的更迭过程,因此,无论是自然地理、社会人文还是城市人工因素,都会对城市色彩风貌的最终形成产生影响。在研究工作中,虽然建筑作为城市主体,但对于城市色彩的研究并不限于建筑本体,而 是人文地理、多维时空、动静结合的综合因素全系考量,甚至是在街区中穿行的公交车、出租车等交通工具,遍布的牌匾广告、公共设施等都在色彩测量范围之中。

在研究工作中,陈静勇的“艺勇军”团队遵循《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要求,采用孟塞尔(Munsell)国际标准色体系,主要采取“贴附比色”“分度计量”的调研测色方法,对历史文化街区中的3000多个研究样本进行色彩测量,将采集到的色彩数据信息积累并录入“地理色彩信息管理系统”数据库,方便色彩基础数据管理与统计、分析、编谱的应用,为后期研究地理色彩识别与控制规律提供大数据平台。

沿着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城乡规划体系的总体要求和思路,陈静勇的“艺勇军”团队在其构建的地理色彩事理学总体框架下,首先明确影响老城地理色彩的相关因素,再具体到实际调研工作中,将30片主要历史文化街区和传统中轴线区域中的六类建筑本体、景观绿化、路面铺装以及路段沿街立面等进行了色彩风貌踏勘采集,通过测色测量、统计分析,采集到了能

够体现街区历史文脉、空间布局、文化特色、建筑的历史、性质、功用、形态、尺寸、表皮面积、材料、色值等方面的地理色彩风貌映像要素数据,通过多方面的地理色彩事理因素综合探究后,遴选出反映地理色彩风貌的街区基调色、其他代表色的基准值,以及代表性建筑的主体色、辅助色等的基准值系列,编制形成北京老城历史文化街区和精华区的地理色彩谱系。

在该地理色彩谱系中,以30片主要历史文化街区和传统中轴线区域为代表的北京老城被归纳为“宫城背景”“宗教风貌”“老城核心”“特色风貌”“居住风貌”五类色彩风貌,这五类色彩风貌对应着“青、赤、黄、白、灰”五色系统和“雅、典、庄、和、静”五色风貌映像。

具体来说,“宫城背景”风貌内涵盖南长街、北长街等14片街区,因街区邻近宫城(紫禁城),受到皇家园林规划的影响,风貌中有大量景观水体和皇家园林,浮翠流丹,其色彩风貌主题为“青”,呈现出“雅”系映像的色彩谱系。

“宗教风貌”区域内囊括了国子监地区、法源寺等历史文化街区,区域内延续了“胡同-四合院”空间肌理,凸显了孔庙、国子监、雍和宫、法源寺等重要历史景观建筑,因此,地理色彩风貌主题为“赤”,呈现出“典”系映像的色彩谱系。

“老城核心”区域是北京老城地理色彩最具历史文化价值的区域,也是中国传统“礼制色彩”的集中体现。该区域主要由北京老城传统中轴线区域、皇城历史文化街区组成,因此,所属地理色彩风貌主题为“黄”,呈现出“庄”系映像的色彩谱系。

“特色风貌”区域主要由什刹海、大栅栏等9片街区构成,是北京老城中最具人文地理特色的区域,其所属地理色彩风貌主题为“白”,呈现出“和”系映像的色彩谱系。

以此类推,西四北头条至八条、张自 忠路等4片街区所属的“居住风貌”体现的是北京老城传统居住风貌,其地理色彩风貌主题为“灰”,呈现出“静”系映像的色彩谱系。

“找到色彩‘基因’的谱系和对应基准值,就能让色彩的识别和控制有据可依。”陈静勇告诉《北京》周刊,每个街区经统计分析和事理因素判断后,都会对建筑本体、景观绿化和路面铺装等给出相应主体色、辅助色、点缀色的色相、明度和彩度的基准值,确保整体风貌的协调统一。

真知出于实践

提炼老城的色彩“基因”,找到老城色彩风貌识别与控制的学理、伦理、法理依据,专题项目的研究与架构分析的大数据来源,不仅需要“读万卷书”的博闻强识,还需要“行万里路”的一线调研。

面对这项复杂且综合性极强的学科领域,首先要做到的是拥有扎实且深厚的理论基础,为此,陈静勇和“艺勇军”团队在校研究生每周开两次研讨会,在会上 探讨事理、汇报交流,扬长补短,凝练成果,推进科研项目的进展。

对于重要的一线调研,他们做得更为细致:为了便于完善“地理色彩信息管理系统”数据库,以备后续整理、研究和总结工作的使用,陈静勇和团队成员将老城色彩测量点位绘制成一张样本地图,对测量点做细化分区,编制区位号,使3000个测量点的地理信息在图中一目了然。

1600多张色卡、分光光度计、激光测距仪、GPRS定位仪、相机、笔记本,这些物品是团队成员的一线探勘标配。去测量点前,成员们要先做好信息采集前的“热身”:检索相关信息,掌握信息对象的“前世今生”;提前踩点,确定样点信息准确无误。因为“有些测量点网上有信息,但到了现场发现已经拆除,或者更换了名称,甚至由于客观原因无法靠近采集”。样本数据采集现场,成员们遇到的情况五花八门,这无一不是需要花费时间去解决的。

到了测量点除了运用色卡贴附测量部位进行颜色对比,实际操作过程中还要绘制草图,记录好建筑诸如面阔、进深、

通高、柱间等的数据信息,以及屋顶、梁柱、门窗、台基等建筑构件的材料等相关信息。在数据采集过程中,需要注意的细节还有很多,譬如有的建筑部位被树木遮盖,颜色会随之发生变化;植被在不同季节和天气下的色彩呈现也有不同;沿街立面照片的拍摄时间最好在深秋或初春,这样可以避免茂盛植被遮挡建筑物;在窄小的胡同中要选好位置和角度,以防景观不够全面。

姬笑笑说:“我们做科研最重要的一点是确保信息精确无误,所以一条街的一张完整的沿街立面实景照片,往往是由几百张测量点的现场照后期拼合而成的,真正在一线调研的时候,我们差不多是采用每三五步拍一张的频率。”

烦琐、大量的一线样本信息数据采集工作,为色彩统计分析的研究提供了可靠 依据,然而,这也只是完成了一线的基础工作。后续工作中还要整理资料、撰写报告,在这过程中,如若发现新样本、新信息,需要跟进该样本,继续做好相关信息数据的采集和整理工作。在这样反复循环式的采集、比对、总结、撰写过程中,样本色彩信息数据研究被不断修正和完善。研究团队的孙小鹏说,自己曾经负责东城区东四街区、西四街区地理色彩风貌数据采集工作,百余个测量点,去了无数次,毫不夸张地说,到最后甚至能记清门牌号以及里面的住户。

八年,在陈静勇的带领下,一批又一批“艺勇军”成员在“前人”的基础上优化、完善了北京老城地理色彩有关的研究,继续着与北京老城的故事。正如陈静勇形容的那样,“就像接力赛一样,不断有人接棒,不断有人在路上”。

此次关于北京老城的地理色彩风貌研究工作,创新地建构了色彩地理事理(学)框架、“地理色彩信息管理系统”数据库以及地理色彩谱系,这些研究成果不仅为北京老城保护提供了依据,还为更新中的色彩控制奠定理论和实践基础,更为今后的城市色彩管理与建设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经验。不久,团队在校内外将推出专题展览,展示老城历史文化街区中代表性街道胡同的沿街立面长卷,五色系统中的历史建筑色彩趋势和色彩对比专业图谱,以让更多市民感受老城古都色彩风貌真谛。

今后,团队还将继续围绕北京老城历史建筑色彩、近现代建筑色彩、景观环境人文色彩等开展持续性专题研究,服务首都文化中心建设,将把北京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蓝图画到底。

团队成员用色卡比对古建筑彩画装饰色值

陈静勇团队编制北京老城地理色彩谱系

团队成员采集古建筑构件测量信息

故宫的红墙黄瓦彰显着皇城庄严华贵的色彩谱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