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 琵琶传语自心知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余闯 标题书法 / 夏薇

王昭君是西汉元帝时期的和亲宫女,与貂蝉、西施、杨玉环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王昭君与匈奴和亲,成了民族友好的使者,为维护汉匈关系的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昭君出塞的故事也千古流传

王昭君是西汉元帝时期的和亲宫女,与貂蝉、西施、杨玉环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王昭君与匈奴和亲,成了民族友好的使者,为维护汉匈关系的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昭君出塞的故事也千古流传。

1978年,素有“中国莎士比亚”之称的话剧大家曹禺为了向国庆三十周年献礼,创作了一部五幕大型历史剧《王昭 君》,将这一段出塞传奇搬上了舞台,成为曹禺晚年戏剧创作中的代表作。曹禺将历代文学作品中“哭哭啼啼”出塞的王昭君塑造成了一位深明大义的和亲使者,话剧首演后,赢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

一去紫台 独留青冢

在清代小说《红楼梦》第六十四回中,林黛玉因感慨“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终身遭际令人可欣、可羡、可悲、可叹者甚多”,于是她“胡乱凑几首诗,以寄感慨”。恰好,这几首诗被贾宝玉翻见,便将这组诗题为《五美吟》。其中,《明妃》这首诗写道:“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命薄古今同。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这首诗写到了昭君出塞的故事,林黛玉自比王昭君,也预示着她“红颜薄命”。西晋建立后,晋武帝司马炎追尊司马昭为文帝,为避司马昭的讳,王昭君被改称明君,史称“明妃”。自汉代以来,昭君出塞的故事便广为流传,被写进了诗歌、小说、戏剧中,深受读者和观众的喜爱。

“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未曾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汉宣帝甘露二年(公元前52年),王昭君出生于南郡秭归县(今湖北兴山县)的一户平民之家,14岁时被选入掖庭,成为了一名宫女。据《西京杂记》记载,汉元帝因后宫女子众多,就叫画工给他们画像,看图召见;宫人都贿赂画工,可只有王昭君不肯,所以她的像被画得最差,便没能见到汉元帝。后来,匈奴前来求亲,汉元帝就按图像选王昭君去,临行前才发现昭君优雅大方、容貌最美,悔之不及,就把毛延寿、陈敞等画工都杀了。不过,这个故事出自笔记小说,附会的成分比较多。

在史书记载中,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朝,请求娶汉人为妻,汉元帝于是将王昭君赐给了呼 韩邪单于;单于非常满意,上书表示愿意息战罢兵,永保边境安宁。王昭君告别故土,登程北去。一路上黄沙滚滚、马嘶雁鸣,使她心绪难平,遂于马上弹奏《琵琶怨》;凄婉悦耳的琴声,美艳动人的女子,使南飞的大雁忘记了摆动翅膀,纷纷跌落于平沙之上,“落雁”便由此成为了王昭君的雅称。王昭君到达匈奴后,被封为宁胡阏氏(yān zhī),相当于中原王朝的皇后。昭君和呼韩邪单于共同生活了三年,生下一子。两年后,呼韩邪单于去世,王昭君向汉廷上书求归,汉成帝敕令“从胡俗”,依游牧民族收继婚制,下嫁给呼韩邪单于长子复株累单于;两人共同生活十一年,育有二女,长女名须卜居次,次女名当于居次。

“汉恩自浅胡恩深,人生乐在相知心。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王莽专权后,为取悦王太后,便厚赏继任的单于,令他送王昭君长女须卜居次返回中原,进宫服侍王太后。初始元年(8年),王莽夺取西汉政权,建立新朝。匈奴单于认为王莽非刘氏子孙,便大动干戈。于是,边疆不宁,战端再起。眼看自己为之献身的和平之局顷刻化为乌有,王昭君悲愤成疾,不久在幽怨凄清绝望中死去,葬在大黑河南岸,墓地就在今天浩特市旧城南九公里处的大黑河畔,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东汉蔡邕最早在《琴操》中记下以“青”命名的缘由,“胡中多白草而此冢独青”。唐代诗人杜甫也留下了“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的诗句。

昭君出塞对汉匈两家保持友好和睦关系做出了极大贡献,不但结束了匈奴多年的分裂和战乱,而且为中原王朝的大一统奠定了基础。从此,汉匈之间出现了六十年无战事的局面,使得汉匈两族团结和睦,国泰民安,“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展现出欣欣向荣的和平景象。元代诗人赵介

认为,王昭君的功劳不亚于汉朝名将霍去病,昭君出塞的故事也成为中国历史上流传千古的民族团结佳话。

旧曲新唱 不再悲切

昭君出塞的故事版本甚多,最早记载于《汉书·元帝纪》和《汉书·匈奴传》中。而在《汉书》里,她仅仅是元帝赐给单于的“礼物”之一,“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樯字昭君赐单于”。东汉末年,蔡邕所著《琴操》中的《怨旷思惟歌》及其题解,则塑造了一位具有人格平等思想的昭君形象。

在题解里,王昭君是齐国女子,17岁时便以“颜色皎洁”闻名。父亲见她“端正闲丽”,有异于人,便将她献给汉元帝。然而,王昭君五六年都没有得到皇帝召幸,于是心有怨旷,“不饰其形容”,以致“元帝每历后宫,疏略不过其处”。后来,匈奴单于派使者到汉朝贺,元帝“陈设倡乐,令后宫妆出”,昭君就想利用这种机会,争取出塞的机会,“乃更修饰,善妆盛服,形容光辉而出”。所以,一听到匈奴使者代单于求亲,元帝又说“能行者起”,她便飞快离开自己所在的位置,走到元帝面前,说:“妾幸得备在后宫,粗丑卑陋,不合陛下之心,诚愿得行。”元帝又惊又悔,但碍于匈奴使者的面子,不得不放行。到匈奴后,“单于大悦,以为汉与我厚,纵酒作乐,遣使者报汉,送白璧一双,骏马十匹,胡地珠宝之类”,促进了汉匈友好。王昭君因“恨帝始不见遇,心思不乐”,又“心念乡土”,便作《怨旷思惟歌》。

之后,在南朝范晔的《后汉书》里,王昭君虽然有自请出塞的举动,但那是知道了元帝的敕令以后,“乃请掖廷令求行”,而不是贸然去见元帝和单于使者。后来,在各种文献里,王昭君形象已经几乎没有了这种冒险举动。这些文献都像《后汉书》一样,根本不涉及她的冒险精 神,而描写她的挑战性和人格平等思想也属罕见,相反增加了收受贿赂的画师毛延寿等人物,让元帝“案图召幸”,其代表作品便是晋代葛洪所撰的《西京杂记》。从此,“哭哭啼啼”出塞的昭君形象成为文学作品中和舞台上的标准模式。

元朝,杂剧大家马致远创作的《汉宫秋》就是一部这样的作品,描写了汉元帝和王昭君的爱情故事。马致远把汉元帝写得很多情,留下了“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之类的名句。同时,杂剧大家关汉卿也创作了杂剧《汉元帝哭昭君》。于是,《怨旷思惟歌》及其题解所描绘的昭君形象湮没了一千多年,直到“五四”运动时期才不同程度地恢复。

1923年,郭沫若创作了话剧《王昭君》,他让王昭君面斥汉元帝,说他“草菅天下男女命运”,表现了“五四”时期人们的觉醒,特别是对封建统治者的虚伪进行无情的戳穿,这是郭沫若《王昭君》的最大特色。

1962年,话剧大家曹禺在周恩来总理“不要大汉族主义,不要妄自尊大”的指示下,开始创作话剧《王昭君》,在剧中曹禺重提了人格平等思想。为了创作此剧,曹禺曾两次前往内蒙古,看到了两座王昭君的墓,并听了著名的马头琴大师巴杰等弹唱的关于王昭君的传说,访问了一些老一辈的蒙古族人。原来,在蒙古族地区,王昭君是一个妇孺皆知的可敬形象。她的坟墓又叫“青冢”,传说有的贫苦的人没有吃的,到青冢去就可以找到;妇女婚后,长年不生育的,只要到青冢去住一夜,当年就怀孕。王昭君在那里,不是一个哭哭啼啼的妇女,而是一个美好的形象,是蒙古族人民喜爱的汉家妇女。在过去,曹禺所看到、听到的关于王昭君的诗、戏曲、小说、传说中的王昭君的形象,大多“是一个悲悲切切、哭哭啼啼的妇女;她极不愿离开故乡,离开自己的故国”。而曹禺创作的这部话剧,则按

照“有利于民族团结”的精神进行了构思,有着不一样的故事情节。

1978年,北京话剧团恢复原名“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后,曹禺再次任院长。这一年,为继续创作《王昭君》而去了新疆,并完成初稿,发表在《人民文学》第11期。曹禺创作的这部《王昭君》一改昭君的悲剧形象,将其塑造成一位勇敢善良的和平使者,且故事情境的发生主要设定在昭君出塞之后。曹禺用那如椽之笔,为人们塑造了既贴近历史真实,又不拘泥于史实的昭君形象,是一位民族融合的使者。

和亲塞外 至诚感天

1979年7月31日,作为国庆三十周年的献礼之作,首都剧场首演了曹禺的历史话剧《王昭君》,由著名表演艺术家狄辛饰王昭君,导演是梅阡和苏民。其实早在20世纪60年代,史学家翦伯赞等人在《光明日报》和《内蒙古日报》上就展开了关于王昭君评价的史学争论,此次话剧《王昭君》的剧情则王昭君“拭去了眼泪”。

在这部话剧中,故事发生在汉元帝竟宁元年。匈奴呼韩邪单于亲自来长安朝觐求婚,汉元帝为了两族百姓和睦相安,力主和亲。后宫待诏、良家子王昭君入宫三年,她看到了三千宫人的悲惨命运,不甘心幽闷老死在宫墙里面。这时,她想起父亲遗信中“塞内塞外的人都想和好,要有人去做”的话,便毅然自愿请行。在朝见备选的时候,一支《长相知》的歌曲、一段“长相知才能不相疑,不相疑才能长相知”的侃侃陈词,深深打动了汉元帝和单于。

在满朝文武和匈奴使者惊奇的目光下,王昭君被晋封为公主,仪同王妃,并被选定为单于阏氏。从此,她开始踏上了促进民族团结的征途。王昭君一到匈奴,就随匈奴风俗,习胡礼、穿胡服、学骑射,还亲自看望受灾的牧民。但是汉家送亲侯、国舅王龙的大汉族主义言行作风, 和匈奴大将温敦反汉篡权的阴谋活动极大地破坏了民族团结。当呼韩邪单于深切思念已故去的玉人阏氏的时候,王昭君又主动地把玉人阏氏的雕像接了回来。王昭君的行为感动了单于,他们成了真正相互知心的夫妻。

在王昭君阏氏加封晋庙大典的前夕,恶人迫不及待地加紧阴谋破坏活动。温敦为了破坏汉匈关系,企图嫁祸于昭君,指使人把玉人像打碎,又在昭君赐给的糖食中放了毒,使单于的小王子中毒几乎致死;昭君虽蒙不白之冤,但为了胡汉和好,矢志不移。温敦在阴谋败露以后,仓慌煽动起叛乱。昭君勇敢地奔上战场,紧紧地守护在呼韩邪单于的身旁。在昭君被册封为宁胡阏氏的晋庙大典上,昭君与呼韩邪单于的合欢被飞上了天空,它覆盖了塞南塞北,温暖了胡汉两家百姓的心。昭君出塞,和亲单于,创造汉匈间了六十多年的安定与和平。

在剧中,曹禺给观众展现了一个“自愿向掖庭令请诏”的汉家女子形象。王昭君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里,父亲结婚刚满三个月就出塞疆场,埋骨他乡,这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印下了战争的创伤。十多年寄人篱下的生活,使她深知过去边塞连绵不断的胡汉战争给百姓带来的苦难,产生了多少像自己这样的孤儿寡女。她把父辈们盼望汉匈两族和好的遗愿铭记心头,决心继承父志,完成前辈未竟的事业,这也成为她自愿出塞,愿为民族的和好而献身的重要原因。当她的“请诏”遭到从小抚养她的姑母姜夫人的阻挠时,她以大鹏自喻,她说要像“大鹏一样,乘风飞上天,一飞就是九万里”。

为了更好地展现昭君的性格,曹禺在剧中还塑造了一个汉宫少年新贵、送亲侯王龙的形象。王龙是汉元帝皇后的弟弟,在任何场合都要显示出汉民族的威严,对于匈奴的官员和风俗毫不尊重。他嘱咐随从人员到了匈奴后“要处处对匈奴上下摆 出汉朝的威仪,处处要遵守汉家的礼节。不吃胡食,不穿胡服,不许言笑,不能和单于家人过分亲密,不要在胡家贵族中丢了汉家公主的身份”。但王昭君并没有按王龙的嘱咐去做,而是与之背道而驰。

由于王昭君平易近人,心地善良,所以得到了匈奴百姓的信任和爱戴。正如匈奴的奴隶苦伶仃所说的:“她的心跟匈奴人—样跳,她的血也是红的。”董必武曾写了一首《谒昭君墓》称:“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词客各掳胸臆懑,舞文弄墨总徒劳。”

在这出剧中,曹禺还塑造了一位与王昭君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人物孙美人。她被汉元帝之前的皇帝选进宫来时才十几岁,但直到四五十年后,她60多岁了,也从来没有得到过皇帝的召幸。她永远生活在梦里:“从前她明白的时候,总说她母亲生她的时候,梦见日头扑在怀里,才生下她来。选进了后宫,全家都说她定要当皇后的。她天天梦着万岁宣召她,天天打扮得这样好,五十多年了。”她永远相信自己只有19岁,她永远穿着“五十年前的宫妆”,永远弹着琵琶,唱着那首“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老歌。然而,最终等待她的却是:“在坟里的先皇帝,驾崩了的先皇帝,说是给当今的皇帝托了梦,说他在坟里寂寞得很,要人去陪,要从前的美人。”孙美人选择了与王昭君不同的人生之路,这个形象鲜明生动,含义丰富深邃,耐人寻味。

“她的心跟匈奴人一样跳,她的血也是红的。”在话剧《王昭君》中,王昭君以宽阔的胸怀、善良的心地赢得了匈奴人民的爱戴,也展示出了她高大的人格魅力。昭君的美不只在倾城落雁,更在于和亲塞外。曹禺的这部历史剧改变了昭君在历代戏剧中的悲剧形象,不愧为新时期具有代表性的优秀作品。

昭君出塞的故事被改编为多种艺术作品,图为民族舞剧《昭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