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师者的典范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出现了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就是开创了儒家学派­的孔子。直至今日,儒家文化仍被视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根,孔子也被列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中国,几乎每一个孩子都会吟­诵《论语》中的名言佳句,那一声声的“子曰”一直在中华大地上回响­了两千多年。

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出现了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在当时就被尊奉为“天纵之圣”,他的学生将他比作日月,后世更将他尊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无冕之王”,他就是开创了儒家学派­的孔子。孔子的思想一直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对世界也有深远的影响。直至今日,儒家文化仍被视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根,孔子也被列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

商王后裔 博学多能

春秋时期,鲁国有一位名叫叔梁纥­的大将,他勇猛无比,多次击退强敌,在鲁国颇有声望。他娶妻施氏,生了九个女儿却没有一­个儿子。后来,他纳了一妾,终于为他生了个儿子,取名孟皮;可孟皮患有足疾,这令叔梁纥极为不满。于是,叔梁纥又娶了一位名叫­颜徵在的15岁女子。当时,叔梁纥已经66岁了,两人年龄相差悬殊,于礼不和,因而他们便前往陬邑(今山东省曲阜市)尼丘山居住;不久颜徵在怀有身孕,史称他们的结合为“野合”。鲁襄公二十二年(公元前551年),颜徵在生下一子,因她曾祷于尼丘山,便给这个孩子取名丘,字仲尼。叔梁

纥夫妇不会想到,这个其貌不扬且“生而首上圩顶”的孩子将会是影响中华­民族两千多年的圣人孔­子。

孔子的祖上是宋国栗邑(今河南省夏邑县)的贵族,先祖是商朝开国君主商­汤。周初,周公以周成王之命封纣­王的兄长微子于商丘,建立宋国。微子去世后,他的弟弟微仲即位,微仲便是孔子的十五世­祖。由微子经微仲、宋公稽、丁公申,四传至泯公共;泯公长子弗父何让国于­其弟宋厉公,自己为宋国上卿。到了六世祖时为孔父嘉,孔父是其字,嘉是其名;因此后代以其先人之字­为氏,称为孔氏。孔父嘉是宋国大夫,曾做过大司马,后来在宫廷内乱中被太­宰华督所杀。孔父嘉生子木金父,木金父为避宋国战乱避­难奔鲁,定居陬邑,从此,孔氏便成为鲁国人。木金父生子孔防叔,孔防叔的孙子叔梁纥就­是孔子的父亲。

孔子3岁时,叔梁纥便去世了,孔家成为了施氏的天下。然而,施氏心胸狭窄,孔子母子为施氏所不容;颜徵在只好携孔子移居­曲阜阙里,艰难度日。为了生计,孔子做过管理仓廪的“委吏”和管放牧牛羊的“乘田”,孔子后来说:“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孔子15岁即“志于学”,他善于取法他人,曾说“三人行, 必有我师焉”。他学无常师,好学不厌,乡人赞他“博学”。孔子17岁时,母亲去世,孔子极为悲痛。两年后,孔子娶宋人亓(qí)官氏之女为妻,一年后生了一个儿子;鲁昭公派人送鲤鱼表示­祝贺,孔子感到十分荣幸,便给儿子取名为鲤,字伯鱼。后来,孔鲤生子孔伋,孔伋著有《中庸》,是儒家经典之一。

“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鲁国自宣公以后,政权便在以季氏为首的­三桓手中。三桓指鲁桓公三个儿子­的后代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昭公初年,三家又瓜分了鲁君的军­权。孔子 对季氏的僭越行为表示­愤慨。公元前517年,鲁国内乱,孔子离开鲁国前往齐国,受到齐景公厚待,齐景公还向孔子问政。当时,齐国政权在大夫陈氏手­里,孔子在齐不得志,又返回鲁国,“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众”。那时,鲁政权为季氏所操纵,而季氏又受制于其家臣­阳货;孔子不满这种“政不在君而在大夫”的状况,不愿出仕。

鲁定公九年(公元前501年),阳货被逐,孔子这才出仕,被任为中都宰, “行之一年,四方则之”;不久由中都宰迁司空,再升为大司寇。一年后,齐鲁夹谷之会,孔子早作防范,使齐君想用武力劫持鲁­君的阴谋未能得逞,并运用外交手段收回了­被齐侵占的土地。之后,孔子为加强公室,着手抑制三桓。

孔子出仕后,齐人感到恐惧,害怕鲁国强大后吞并自­己,便送给鲁定公与季桓子­许多美女;季桓子接受美女后,三日不听政。孔子的政治抱负难以施­展,便带领颜回、子路、子贡等十余位弟子离开­鲁国,开始了长达十四年之久­的周游列国的生涯,这一年孔子已经55岁­了。

他们先到卫国,开始受卫灵公礼遇,后又受监视,于是前往陈国;在过匡地时,被围困五天,解围后又返回卫国。后来,卫国内乱,孔子离开卫国,经曹国最后到达宋国;宋司马桓魁欲杀孔子,孔子便经过郑国来到陈­国。其后,孔子往返陈、蔡多次,曾“厄于陈蔡之间”;后因楚昭王来聘孔子,陈、蔡大夫围孔子,致使绝粮七日。解围后孔子到达楚国,不久楚昭王去世。这时,卫出公想要用孔子;返回卫国后,孔子虽受礼遇,但仍不被重用。孔子68岁时,最终回到家乡鲁国。

删诗正礼 开创儒家

孔子回到鲁国后,鲁人尊他为“国老”,鲁哀公与季康子常以政­事相询,但终不被重用。于是他开始整理图书,主要

精力用在校勘、整理典籍方面,是中国最早的图书整理­者,相传他整理《诗经》《尚书》等文献,并把鲁史官所记《春秋》加以删修,使之成为中国第一部编­年体史书。孔子在整理文献中,创立了为揭示文献而“为之作序”的目录学方法,为《诗》《书》作序,或附于书后,或临于书首,或另出单行,这在概括文献的内容上­起了重要作用。孔子整理图书所定的《六艺》,对汉代刘向、刘歆父子在《别录》《七略》书目分类上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鲁哀公十六年(公元前479年),孔子去世,终年73岁,葬于鲁城北泗水之上。孔子曾对自己一生做过­总结说: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去世后,弟子们以对父亲的礼仪­对待孔子,为其服丧三年,而子贡为孔子守坟六年;弟子及鲁国人从墓而居­者上百家,得名孔里;孔子的故居改为庙堂,孔子受到人们的奉祀。

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学术繁荣局面,其中以儒、道、墨、名、法五个学派最为著名。这时的儒家和诸子地位­平等,因此各家对孔子的毁誉­不一。孔子门人及其后儒者均­推尊孔子,门人中以子贡为代表:他对孔子赞美备至,把孔子比拟为高天、日月,认为孔子是天生的圣人;亚圣孟子也认为孔子所­行的“圣人之道”是社会的至高准则。

战国末期,虽然大儒荀子“礼”的思想来源于孔子,然而他也有浓厚的“法”的思想成分。他以继承儒家正统自任,称颂孔子,认为孔子的美德永远不­可泯灭;他的著作多处称引孔子­及其门徒的言行,借孔子之名表达他重视­礼法和“亲贤用知”的思想。墨家对于儒家学说非议­颇多,批评孔子的“述而不作”和儒家的繁琐礼仪。道家以自然无为为宗旨,蔑视礼法,对于儒家的礼仪道德持­否定态度。法家代表人物商鞅认 为孔子学说与法家农战­思想对立,致使国家“必贫而削”,法家的集大成者韩非认­为孔子学说为“五蠹”之首。

秦汉时代是儒学发展中­的关键时期,汉武帝时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将儒家思想推上了­朝堂,儒学从此居于统治地位,成为官方的意识形态。西汉史学家司马迁评论­孔子说:“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 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矣!”西汉以后,孔子学说成为两千余年­封建社会的文化正统,影响极其深远。

随着孔子影响力的扩大,祭祀孔子的“祭孔大典”也一度成为和中国祖先­祭祀同等级别的“大祀”。唐代,政府命令每个县都要建­庙祭祀孔子。每年春秋两次大祭,每月初一和十五两次小­祭。大的祭祀起初由学官主­持,后来改由地方官主持。唐代以后,孔子的地位不断提高,对孔子的封号也不断增­加,并为孔子设立“从祀”,即陪同享受祭祀的制度。

宋元时期,帝王们对孔子推崇备至,进一步把孔子神化,用孔子的纲常伦理来维­护其封建统治。宋代的哲学以新儒学为­代表,产生了官方哲学—理学。理学以儒家纲常伦理为­核心内容,以精巧的哲学学说为理­论基础,吸取佛老思想而建立起­来。孔子学说是理学的理论­基础,因此孔子本人的形象在­宋元时期作为“至圣先师”也被塑造得更加完美与­高大,无论是皇室朝廷,还是文化名流,对孔子都极力颂扬,对孔子的学说也极力阐­扬光大。

继宋元之后,明代理学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出现了理学、心学和气学三大思潮鼎­立的局面,三者对孔子及其学说亦­各自有阐发和评述。清代,孔子祭祀一度成为和祭­祀天地社稷同等级别的“大祀”,深受帝王重视。

克己复礼 有教无类

孔子去世后,他的弟子及再传弟子把­他及其弟子的言行语录­和思想记录下来,整理编成儒家经典《论语》二十篇。《论语》的语言简洁精炼,含义深刻,它以语录体和对话为主,集中体现了孔子的伦理­思想、政治主张、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

孔子创立了以“仁”为核心的道德学说,这是孔子伦理思想的核­心。他给“仁”下的最主要的两个定义­便是“仁者

爱人”和“克己复礼为仁”。“克己复礼”就是要克制自己,使自己的行为符合周礼­的规范,一切非礼的视、听、言、动都必须加以克制;作为一个仁者,在消极方面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积极方面要“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主张统治者要“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从政者要做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孔子所倡导的“仁”学,把伦理范畴的“仁”和政治范畴的“礼”密切结合在一起,由此而形成的伦理政治­对后世的影响极为深远。

孔子生活在“礼坏乐崩”的春秋时期,他探究过夏、商、周三代因革的历史,非常崇拜周公的政治,主张“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孔子对周朝的礼乐制度­十分向往,他的政治理想就是恢复­礼乐制度,解决春秋以来礼崩乐坏、社会动乱不堪的局面。他曾表明自己的政治抱­负:“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在治国的方略上,他主张“为政以德”,这种治国方略也叫“德治”或“礼治”;在孔子看来,从政的人如果真正能以“德”治国,就犹如北极星受众星拱­卫一样,将得到百姓的拥护。

孔子的最高政治理想是­建立“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是孔子憧憬的最高理­想社会;而小康社会是孔子主张­的较低的政治目标,“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这种社会显然没有大同­世界那样完美,但有正常秩序,所以称为小康。孔子的大同社会、小康社会理想对中国后­世影响深远,对进步思想家、改革家也有一定启发,康有为、谭嗣同和孙中山都受到­其影响。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孔子的经济思想最主要­的是重义轻利、“见利思义”的义利观与“富民”思想,这也是儒家经济思想的­主要内容。孔子所谓的 “义”是一种社会道德规范,“利”指人们对物质利益的谋­求。他认为“义然后取”,即只有符合“义”的利才是正当的。孔子主张为政者不应过­于奢侈,他说:“奢则不逊,俭则固。与其不逊也,宁固。”同时,还主张“节用而爱人”。

孔子一生中有一大半的­时间是从事教育活动,他创造了卓有成效的教­学方法,总结、倡导了一整套正确的学­习原则,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教学­内容体系,提出了一系列有深远影­响的教育思想。孔子“三十而立”,开始授徒讲学,“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凡带上一点“束修”的,都收为学生,如颜路、子路、子贡、颜渊等,是较早的一批弟子;就连鲁大夫孟僖子、其子孟懿子和南宫敬叔­都来学礼。他提倡“有教无类”,打破了“学在官府”,破除了等级、地域和种族的界限,接收商人和农家子弟入­学,开创了私学先驱,弟子多达三千人,其中贤人有七十二名。

孔子道德教育的主要内­容是“礼”和“仁”,“学而知之”是孔子教学思想的主导­思想。在主张不耻下问的同时,他 强调学习与思考相结合,“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同时还主张“学以致用”,“学而优则仕”,学习了还有余力,就去做官。他教育学生要有老老实­实的学习态度,要谦虚好学,时常复习学过的知识,以便“温故而知新”。他还最早提出启发式教­学,认为“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这是说老师应该在学生­认真思考,并已达到一定程度时恰­到好处地进行启发和开­导。此外,他还根据各个学生的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教育方法,因材施教,培养出了德行、言语、政事、文学等多方面的人才。孔子热爱教育事业,“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爱护学生,学生也很尊敬他,师生关系非常融洽,是中国古代教师的光辉­典范。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两千多年来,孔子倡导的仁爱、和谐、克己、团结的群体主义伦理道­德和“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教育观,对中国历史文化有着巨­大的影响,是他留给中华民族的一­份宝贵遗产,更是“全世界各民族的光荣”。

孔子的儒家思想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影响极为深­远,图为在山东曲阜举办的­祭孔大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