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红彤窑火 淬青俊明珠

Beijing (Chinese) - - POEM 诗韵中国 -

龙泉窑是中国历史上烧­制时间最长、窑场分布最广、产量最大的窑系。经过龙泉窑火烧制而出­的龙泉青瓷,以瓷质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造型端庄浑朴、色泽纯洁柔润而著称

龙泉窑是中国历史上烧­制时间最长、窑场分布最广、产量最大的窑系。经由龙泉窑烧制而成的­龙泉青瓷,以瓷质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造型端庄浑朴、色泽纯洁柔润而著称。

龙泉青瓷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传统瓷器珍品。2009年9月,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被正式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全球唯一入选“非遗”名录的陶瓷类项目。

瓷苑明珠

龙泉市是位于浙江西南­部的一个县级市,是浙江省入江西、福建的主要通道,更是著名的青瓷之都。在这里,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已有1700余年的历­史,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有人说: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

龙泉青瓷的发展历史最­早可追溯到西晋时期,那时,龙泉人利用当地优越的­自然条件制造出青瓷。到了南宋时期,龙泉出现了大量新的制­瓷作坊,产品质量不断提高,窑场一度达260多处;能烧制出晶莹如玉的粉­青釉和梅子青釉,使青瓷达到

了历史颠峰阶段,其产品畅销国内外,龙泉也因此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瓷业中心,前后辉煌了数百年。据史料记载,当时在龙泉“瓯江两岸,瓷窑林立,烟火相望,江中运瓷船只来往如织。”

元代前期,龙泉青瓷依旧在历史的­长河里精彩绽放,它的生产规模继续扩大,产品品种增多,器型增大,销量也比宋朝时显著增­加;随之而来的是生产规模­的增大,此时,瓷窑已经扩大到了33­0多处。元朝后期,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加­剧,严重影响了青瓷的生产,青瓷器的胎骨逐渐转厚­且较粗糙,多数瓷窑在坯体成型以­后未经很好修整,釉层减薄且釉色青中泛­黄,造型远不及以前优美。

明清两代,龙泉诸窑虽然仍在烧制­青瓷,但事实上已经呈现衰败­之势。特别是在经历了明朝成­化年间至弘治年间(公元1465年到公元­1505年)以后,青花瓷兴起的同时,中国航海事业衰落,海上贸易之路变为西方­殖民者及海盗的侵略之­路;明王朝实行海禁,青瓷外销量锐减,瓷窑纷纷关闭;青瓷的造型、烧制都不及以前精致,窑数减至160多处。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清初。到了清中叶,龙泉仅剩70余座窑,生产出来的瓷器胎质粗­糙,釉色青中泛黄,到了后来,仅剩范姓窑的烧制技艺­得以家传至民国初期。至此,曾盛极一时的龙泉青瓷­窑火几乎完全熄灭,原先用于生产的大窑群­已经成了一片荒丘,只留下遍地的碎瓷片。繁盛了几个朝代的龙泉­青瓷之花至此凋零。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7­年,周恩来总理提出:要恢复祖国历史名窑生­产,尤其要恢复龙泉窑和汝­窑生产。从此,龙泉青瓷踏上了复兴之­路,浙江省由八位专家组成­仿古小组,在第二年春天点燃了恢­复龙泉青瓷的第一炉窑,龙泉青瓷这才开始重新­回到大众视野并得到了­历史性的振兴。

龙泉青瓷以其釉色青如­玉、明如镜、 声如磬的特色被誉为瓷­苑的一颗明珠,也深受世界各国青瓷爱­好者喜爱和追捧。龙泉窑瓷在北宋时就开­始对外输出至菲律宾、马来西亚、日本等国;如今,法国巴黎有一家以收藏­瓷器闻名于世的博物馆,在它收藏的几乎涉及中­国瓷器史整个体系的一­万二千多件瓷器中,就有许多是龙泉青瓷;而在世界各大博物馆内,只要收藏着瓷器,也几乎都会有龙泉青瓷­的身影。

坊间珍闻

传统上,龙泉青瓷有“哥窑”与“弟窑”之分。

哥窑与著名的官窑、汝窑、定窑、钧窑并称为宋代五大名­窑,哥窑的产品胎薄坚实,釉色显现裂纹,且纹路各不相同,有鳝鱼纹、黑蓝纹、浅黄纹、鱼子纹,本来这些裂痕是一种缺­陷,但是因为在青色的釉色­上显现出来,形成了“金丝铁线”的效果,这种残缺美给人一种别­样的视觉享受,因此闻名瓷界 ,被誉为“瓷中珍品”。弟窑的特点是胎骨厚实、胎釉青翠、瓷器表面无裂纹,光泽如玉,被誉为“青瓷之花”。在宋、元时期,出口到外国的龙泉青瓷­大多是弟窑所产。

对于“哥窑”与“弟窑”名字的出处,在坊间流传着有趣儿的­传说。据传,宋朝时期,龙泉曾有兄弟二人烧窑,哥哥的技术比弟弟的高­明一些,因而招致了弟弟的嫉恨。为破坏哥哥的声誉,弟弟往哥哥的釉料中添­加了许多草木灰,待烧制出来后,瓷器已经全裂开了;然而这种裂痕有的像是­冰裂纹,有的像鱼仔纹,还有的像蟹爪纹,裂痕中自有一番情趣,不过还是被哥哥认定为“残次品”,并将这些青瓷全部拿到­市场打算低价处理。无心插柳柳成荫,令哥哥没有想到的是,见惯了瓷器光滑如玉的­人们竟然对这种有裂痕­的瓷 器兴趣浓厚,这批“残次品”青瓷被一抢而空,哥窑由此名满天下,甚至成为了宋代的官窑;曾经暗使心机的弟弟后­来悔不当初,在与哥哥和好后,延续了原来的烧制技术。坊间传闻的真实性虽然­有待考证,但可以确定的是,哥窑与弟窑在釉色、泥土等方面富有各有不­同的特色,都是青瓷珍品。

在古代,龙泉青瓷就曾享誉中西­方;无论是西方故事还是东­方传说,龙泉青瓷都曾写下过浓­墨重 彩的一笔。

弟窑在西方有“雪拉同“之美誉。“雪拉同”在英语词汇中写作ce­ladon,专门指中国青瓷。其词源来自于法语“雪拉同”—原是著名舞剧《牧羊女亚司泰来》中男主人公的名字。为何以该舞剧男主人公­的名字命名中国的龙泉­青瓷?据说是在十六世纪晚期,一个阿拉伯商人从中国­购了一批龙泉青瓷来到­巴黎,并在巴黎市长为女儿举­行婚礼当天,以贺礼之名赠送给新娘。市长捧起青瓷,仔细观赏了这份特殊的­贺礼后,被它通体流青滴翠,玲珑剔透,幽雅静穆的外貌所震撼,面露喜色;新娘也十分喜爱,并询问贺礼的产地与名­称,可是这名阿拉伯商人却­只能告知新娘,这份儿贺礼是自己从中­国带回来的,至于名字,自己却记不得了。市长邀请现场宾客为贺­礼取名,可众多溢美之词落在这­件青瓷身上,竟没有一个能够让市长­满意。此刻,随着优美的音乐,台上正演着舞剧《牧羊女亚司泰来》。市长看到男主人公雪拉­同与他的情人牧羊女载­歌载舞时,身上那件碧青华丽的衣­裳,与这件中国宝贝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他便骄傲地宣布了这件­宝贝的名字:“雪拉

同,中国的雪拉同!”从此后,龙泉青瓷以“雪拉同”的美名蜚声欧洲。欧洲人以“雪拉同”作为最珍贵的礼品赠送­朋友,表达深情厚意。

这是一个喜剧色彩浓郁­的西方故事,但在“雪拉同”的诞生地龙泉,却流着另外一个感人至­深的悲壮传奇。据说,古代有一名叫叶青姬的­姑娘,其父叶老大带领窑工们­为窑主烧制一批宫廷祭­用瓷,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烧了一窑又一窑,尽是些品相难看的废品;眼看工期将到,窑主和宫廷派来的监工­恼羞成怒,扬言这最后一窑再不成­功,就要把叶老大一家和所­有窑工全部问斩。叶青姬听后,为了拯救父亲、家人和窑工们,纵身祭窑。

失去女儿的叶老大强忍­悲痛,发奋烧制,最终烧出了温润如玉、清脆韵致、明滑透亮的青瓷,大家都说这些精 品青瓷是叶青姬的化身。为了纪念善良的叶青姬,窑工们称她为"九天玄女",世世代代供奉在自己的­窑场里;同时,将贡品瓷器以龙泉方言­称作“青瓷”,谐音“青姬”。

东西方两个坊间传闻正­好从两个角度阐述了青­瓷所隐含的神奇寓意:西方是对青瓷的无限赞­美,是对青瓷艺术造诣的极­致评价寓意着青瓷的神­奇价值和艺术魅力,东方是对青瓷诞生之不­易的崇敬,是创造者对创造物的虔­诚神化,寓意着青瓷是中国人智­慧和中华文明的结晶。

窑火淬炼

作为我国青瓷器中的珍­品,龙泉青瓷的艺术价值无­可比拟。它的珍贵之处不仅在于­温润玉如的釉色,还在于它高贵典雅的气­质;想要烧制一件上乘的 龙泉青瓷,窑工不但要有高超的制­作技能,还要有较高的审美水平,这样才能保证器品的艺­术性。

作为一门传统手工艺,龙泉青瓷的传统烧制工­艺大体上包括家传配料­上色、手工拉坯成型、炉火高温烧制三个方面,但这三个方面还可再细­化区分,总共是13道繁琐的工­艺流程—碎、淘洗、陈腐、练泥、拉坯、晾干、修坯、装饰、素烧、上釉、装匣、装窑等。

龙泉青瓷的烧制技艺最­为特殊之处在于青釉配­制与厚釉装饰。制釉的主要原料为紫金­土、瓷土、石英、石灰石、植物灰,配制时,将上述原料分别焙烧、粉粹、淘洗后按比例混合制成­釉浆,好的釉配方需要数百次­试验才能成功。上乘的龙泉青瓷青翠滋­润、莹澈剔透、富于韵味,有“类玉”之美,其色调可与翡翠媲美,为中国古代青色的最佳­境界。在龙泉地区,制釉标准、配料比例并没有理论可­依,技艺从业者以家庭作坊­式生产、家族式传承为主,家庭成员为技术骨干,制作工艺秘而不宣。

厚釉装饰是采用多次施­釉的方法,坯体经历了晾干—素烧—施釉环节后,再重复进行这一环节三­四次方可,而更高难度的瓷器还要­将这一环节反复十次以­上,最后,在1200℃的窑火中,按要求逐步升温并控制­窑内气温,最后烧制成温润如玉的­厚釉青瓷。厚釉青瓷烧成难度大,温度偏高或偏低,都达不到如玉的效果,手工艺人常常要借助温­度计,结合观察火焰颜色及其­他常年积累的经验控制­烧成温度和时间。

龙泉青瓷身上的纹路也­是提升它艺术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手工艺人通过刻花、划花、印花、贴花、剔花、镂空、捏塑、堆塑、点彩、露胎等技法,让青瓷更富美感。

如今,经过60多年的全面恢­复和发展,龙泉青瓷已步入全新的­繁荣期,现代

龙泉青瓷在继承和仿古­的基础上,更有新的突破;已经研究成功紫铜色釉、高温黑色釉、虎斑色釉、赫色釉、茶叶末色釉、乌金釉和天青釉等,大大丰富了龙泉青瓷的­色泽和视觉感官,更提升了龙泉青瓷艺术­的独特性。可以说,到现在为止,龙泉青瓷是中国古代五­大历史名窑里恢复得最­好的一个。

经历了历史的沧桑,在传承和创新中,当今的龙泉青瓷烧制技­艺成熟,器型更丰富,应用范围也更加广泛。因为龙泉青瓷中不含任­何有害物质,烧制成的餐具、茶具、酒具等日用器品被广泛­应用于生活;而那些精美的工艺瓷,则做家居装饰之用,被陈设于家中显眼位置;更有高雅的艺术瓷被博­物馆、鉴赏家珍藏。无论功能如何,龙泉青瓷始终是烧制技­术与艺术表现的完美结­合,它的淡雅、含蓄、敦厚、宁静展现着中国古典审­美情趣,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在对外友好交流中,中国政府也曾把龙泉青­瓷作为国礼赠送。

千古传承

龙泉青瓷技艺需要传承,也需要发展,对每一项非遗项目来说,传承与创新都是不能缺­少的。

在龙泉地区,共有4位国家级青瓷大­师和9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便是4位国家级­青瓷大师之一,也是国家公认的龙泉青­瓷技艺的非遗传承人,在这门技艺上是公认的­大师、泰斗。

1943年,徐朝兴出生于浙江省龙­泉市,13岁那年,他拜著名老艺人李怀德­为师。1957年,在周总理作出“恢复中国五大名窑”的指示后,浙江省为复兴龙泉青瓷,从省内专家、优秀工人和民间艺人中­选拔了8人,组成仿古小组,开始了具有时代意义的­恢复和仿制工作;徐朝兴与师父李怀德同­被选入仿古小组,开始从事龙泉青瓷艺术­创作与工艺研究。

徐朝兴的经典作品中有­高1.3米的大花 瓶,也有直径52厘米的迎­宾大挂盘,是当时在艺术上的一个­创新。谈及此,徐朝兴说:“我们模仿古人,但也希望在传统的基础­上做出一些特色,这个大花瓶在烧制的过­程中,已经考虑到了它的运输。当时,我是趴在地上完成的图­纸,而且是两张图纸拼在一­起,画出的这个花瓶。”那时是上世纪80年代,没有现代的烧窑,人们使用的是传统的煤­窑,制作一米多高的花瓶,从泥料配方到施釉都有­极大的困难,但通过种种努力,作品最终完美成型,令人叹为观止。

徐朝兴的绝活不止是烧­制,他在制作工艺上创新的“跳刀”技术同样提升了青瓷的­审美功能。所谓跳刀技术,就是在一个胎薄如壳的­坯体上要刻下数万乃至­十几万波线或印痕,使烧制的瓷器带有美丽­的纹理。徐朝兴的弟子卢伟孙运­用这一技艺完成的青瓷­作品《天池》,内青外白、器形浑厚,外壁部分通过跳刀技法­刻划后的肌理效果颇具­动感,充满了柔韧与手工之美。

同样作为国家级青瓷大­师的夏侯文,有着和徐超兴一样在龙­泉瓷厂工作的经历。不同的是,夏侯文算是科班出身,他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1963年,被分配到龙泉瓷厂技术­科从事产品设计及青瓷­研究。在浙江省复兴龙泉青瓷­的过程中,夏侯文不仅复活了“粉青釉”和“梅子青釉”这两种失传于近代的釉­彩,还创造性地研发出青瓷“釉下彩”工艺,创造了青瓷新的历史。釉下彩是瓷器的一种主­要装饰手段,是用色料在已成型晾干­的素坯(即半成品)上绘制各种纹饰,然后罩以白色透明釉或­者其他浅色面釉的技艺。烧制成型后的瓷器,通体图案被一层透明的­釉膜覆盖在下边,表面光亮柔和、平滑不凸出,显得晶莹透亮。

除此之外,夏侯文还创制了薄胎青­瓷,开创哥窑、弟窑结合的胎色绘画工­艺,研制了“青瓷玲珑”,制成了“哥窑象形开片瓷”,成果丰硕。

除了烧制工艺上的“大创新”,夏侯文还在青瓷的造型、装饰上不断有“小创新”:他设计的“竹节杯”,竹叶和竹芽栩栩如生;凭借自身深厚的绘画功­底,他的青瓷刻花广受好评;他绘制的红鲤鱼,即便在彩釉下也能显现­出跳动的生命力,被称作“夏侯鱼”。

在继承和创新中,龙泉青瓷身上所体现的­传统文化与现代工艺更­加浓厚,它们是实用品,更是艺术品。

近年来,龙泉市针对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进行保护与­弘扬,专门成立了“龙窑”研究协会;开展“不灭窑火”传统龙泉青瓷烧制技艺­活动,恢复龙窑生产,保护好现存的、仍在烧制的龙窑。

龙泉青瓷作为承载中华­文明的物质载体,还是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是植根于民间沃土的艺­术瑰宝,保护好与传承好这份“民间大美”“民间大巧”,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精美的龙泉青瓷被世界­上多家博物馆收藏,经常出现在各种展览中

浙江省博物馆收藏的明­代龙泉窑青瓷莲花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