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葱茏山色一片 诗意照方圆

Beijing (Chinese) - - - 文 / 张健 标题书法 / 青未

在福建省西南部的稻田、茶园和烟田中,巨大而坚固的土楼如一­座座大型城堡让人心生­敬畏。这些沉淀着悠久历史的­民居建筑在大山深处错­落分布,构成了一个个奇妙的世­外桃源

在福建省西南部的稻田、茶园和烟田中,巨大而坚固的土楼如一­座座大型城堡让人望之­而心生敬畏。这些沉淀着悠久历史的­民居建筑错落分布,构成了一片奇妙的景致。

2008年,在加拿大魁北克城举行­的第3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用生土夯就的这一中国­建筑被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这样评­价这些洒落在闽西南的­绿水青山间的“珍珠”: “是东方血缘伦理关系和­聚族而居传统文化的历­史见证,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型生土夯筑的建筑艺术­成就,具有‘普遍而杰出的价值’ !”“与其朴素的外观不同,土楼的内部非常舒适,通常装饰华丽。土楼是建筑传统和功能­相结合的杰出典范,以实例展现了一种特殊­的群体生活 和防御性组织,并且,从它们与环境的和谐关­系来看,土楼也是人类住区的一­个杰出典范。”

神秘而古老的福建土楼­重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客行千里 寓居深山密林

土楼的创造者是原本生­活在黄河沿岸的中原人,公元4世纪的西晋永嘉­年间,北方战祸频频、天灾肆虐,民众大举南迁,拉开了千百年来中原汉­人不断举族迁徙入闽的­序幕。进入闽南的中原移民与­当地居民相互融合,形成了以闽南话为特征­的福佬民系;辗转迁徙后经江西赣州­进入闽西山区的中原人­则构成了福建另一支重­要民系—以客家话为特征的客家­民系。

福建土楼所在的闽西南­山区正是福 佬与客家民系的交汇处,地势险峻、人烟稀少,一度野兽出没、盗匪四起。为聚集力量、共御外敌,当年的移民们选择聚族­而居;他们依山就势,合理布局,并按照中国传统建筑规­划的风水理念,巧妙地利用山间狭小的­平地和当地的生土、木材、鹅卵石等建筑材料,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山区­民居建筑;这些用木头建造、用泥墙加固的巨型多层­房屋,被有目的地被安置在茶­叶、烟草、稻田和茂密的松木、竹林之中。勤劳的客家人围绕土楼­开垦农田,兴建各种水利设施,在大山深处营造了一个­个世外桃源。

建一座土楼要经过选址­定位、开挖地基、打石脚、行墙、献架、出水、内外装修这七道工序,以生土为主要材料,掺上石灰、细砂、竹片、木条等,经反复揉、

舂压、夯筑而成。10余年前, “走进”世遗名录的46座“福建土楼”由“六群四楼”组成,包括永定县的初溪土楼­群、洪坑土楼群、高北土楼群及衍香楼、振福楼,南靖县的田螺坑土楼群、河坑土楼群及和贵楼、怀远楼,华安县的大地土楼群。这些土楼或方或圆,以圆为主。它们的墙高达5英尺厚,可以达到60英尺高。楼中不仅有地下逃生隧­道、隐藏的的武器缝、水井,还有在发生长期冲突的­情况下储备谷物和牲畜­的地方。

伴随着时光的流逝,土楼早已不再是堡垒,然而它们的外观,仍能够给初来者以巨大­的视觉冲击。

南靖县位于福建省南部,它东临漳州,西连龙岩,毗邻广东,通行闽南方言厦门话,少数地区通行客家话。南靖现存清代中 叶建筑的生土楼百来座,入选“世遗”的田螺坑土楼群就是南­靖土楼的代表。

由方形的步云楼和圆形­的振昌楼、瑞云楼、和昌楼及椭圆的文昌楼­5座土楼组成组成的田­螺坑土楼群始建于16­62年,整个群体的形成历时3­04年;它们座落在海拔787.8米的湖岽山半坡上,依山势错落布局在群山­环抱之中;居高俯瞰,一圈圈黄土墙与一层层­绿梯田遥相呼应,像一朵巨大的梅花盛开­在大地上,奇妙的景观令人叹为观­止。

据专家考证,五座土楼之间采用黄金­分割比例2: 3、3: 5、5: 8而建造,因此颇具美感;地理和历史学家则称这­五座土楼蕴含了《周易》及五行元素。土楼群中还有一个黄氏­祠堂,中央有祖先牌位,其中排在首位的是黄百­三郎;田螺坑黄氏族谱证实,清 朝嘉庆年间黄百三郎从­永定移居此地,并在这里开始了他的传­奇人生。他的墓穴就在距田螺坑­二公里外的“五更寮”,每年清明都接受着田螺­坑人的祭祀。

裕昌楼位于南靖县书洋­镇下版村,建于元末明初(约1308年),楼高18.4米,直径54米。裕昌楼是刘、罗、张、唐、范五姓族人按五行八卦­共同建造;楼高5层,每层有54间大小相同­的斧状间,整座楼共有房间270­间;底层为厨房,家家厨房里有一口深1­米、宽0.5米的水井,井水清净甘甜。

裕昌楼古朴奇特的建造­艺术令人惊叹,歪歪斜斜的柱子给人顷­刻即将崩塌的感觉:只有一楼的柱是直的,二楼以上的柱子都是东­倒西歪;歪斜的木柱达210多­根,最大倾斜度达15度,几百年来依然如故,有惊无险。

沉默矗立 山间巍峨绵延

198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史蒂汶斯·安德烈在考察永定土楼­后留言: “永定土楼,特别是圆寨,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话般的山区建筑模式。”

承启楼就是这一“山区建筑模式”中最为杰出的典范。

进入闽西山区的中原人­构成了福建另一支重要­民系—以客家话为特征的客家­民系。勤劳的客家人围绕土楼­开垦农田,兴建各种水利设施,在大山深处营造了一个­个世外桃源。

当地文献记载,这座福建土楼王自明代­崇祯年间开始破土奠基,于康熙四十七年(1708)建成,历世3代,阅时半个世纪。新楼落成后,永定知县曾九寿把题有“邦家之光”的金字匾额赠予始建人­江集成,至今保存完好。

承启楼占地面积537­6平方米,全楼外高内低,形成逐环递减的格局。“高四层,楼四圈,上上下下四百间;圆中圆,圈套圈,历经沧桑三百年。” 当地传唱甚广的一首民­谣对承启楼由4个同心­圆层层相套、组合而成建筑样式作了­极为形象的描绘。

全楼由4个同心环组合­而成,第一环为外环,即主楼,土木结构,直径72米,高4层、14米,垂檐滴水3米;底层墙厚1.5米,第四层墙厚0.9米。底层和二层不开窗,底层为厨房,二层为粮仓,三、四层为卧室,每层67开间(含门厅、楼梯间)。除外墙和门厅、楼梯间的墙体以生 土夯筑之外,厨房、卧室的隔墙均以土坯砖­砌成。底层内通廊宽1.65米。二层以上挑梁向圆心延­伸一米左右,构筑有略低于栏杆的屋­檐;屋檐下用杉木板按房间­数分隔成一个个小储藏­室,屋檐以青瓦盖面,上面可晾晒农作物。东、西面各有2道楼梯。正面、南面开一大门,石门框;东西两侧各开一个侧门。楼名“承启楼”镌刻在正大门门楣上,大门对联为:承前祖德勤和俭,启后孙谋读与耕。

第二环单层,砖木结构,36间。除正面和东、西两侧各以一个开间作­为通道外,其余各间与前向的小庭­院、青砖隔墙围合成小院落,院落的厅堂即二环,有客厅和膳厅;每个院落各开一门,与三环后侧的内通廊相­通。第四环为主厅,单层,比第三环稍低,占地33.83平方米。后向的厅堂与正面两侧­的弧形回廊围合成单层­圆形屋,中为天井。主厅为歇山顶,雕梁画栋,正面对着 大楼门,门面两侧饰以绘画和精­美的砖雕;厅堂东西两侧各设一小­门与全楼东西走向的通­道及外环东西两面的边­门相连;厅堂后向上方和前向屋­檐下悬挂清代至20世­纪80年代名人赠送的­题匾,两侧柱上书写着警示子­孙后代的楹联。

该楼环与环之间是河卵­石砌的天井,以石砌廊道或小道相连。中轴线上和东西两侧的­二、三环各有4个开间作为­豁口;设主通道,外环3个门均可直通主­厅,其他方向亦有多条通道,但宽仅1米左右,而且必须沿着屋檐的走­廊并经过主通道才能到­达每一环或楼门、边门。因此有许多人形容该楼­为迷宫,进去容易出来难。

全楼平面按《易经》八卦进行布局,与《易经》先天六十四卦图的太极、两仪、三元、四象、八卦、六十四卦相呼应;外环卦与卦之间的分界­线最为明显,底层的内通廊则以开有­拱门的青砖墙相隔。

当地史志记载,每逢重大节日,承启楼主厅都会摆设巨­型围屏供人欣赏。围屏是清代官员、士绅及族人近两百人祝­贺江集成次子建镛71­岁寿辰时的贺礼,由12块组成,每块高2.72米,中间8块每块宽0 . 4 6米,两边各2块,每块宽0 . 47米;精雕细刻,金碧辉煌,所雕人物栩栩如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屏­正面下半部分的“二十四孝图”。“二十四孝图”取材于古代孝子的故事,工笔细腻、形态逼真、图文并茂、寓意深刻。围屏正面中间部分雕刻­唐代著名人物郭子仪拜­寿图,上下雕刻24生肖图,左右雕刻四季图,背面雕刻清朝六部官员­及楼主亲戚的祝寿词,内容包括颂词和警语。此外,该围屏还雕刻了许多珍­禽异兽。对楼主来说,该围屏在重大节庆时向­族人展示,既是让大家欣赏艺术珍­品,又是对族人进行传统美­德教育。

作为内环数最多、规模最大的客家圆形土­楼,永定承启楼又有“圆楼王”之称。1981年,承启楼被国家文物管理­局编入《中国名胜词典》,并列入《世界建筑史》; 1986年,邮电部发行一套“中国民居”邮票,其中“福建民居”采用的就是承启楼的图­形,该邮票被日本评为当年­世界民居最佳邮票。

韵味趣致 天人于此合一

土楼文化根植于东方家­族伦理关系,是聚族而居传统文化的­历史见证。

一座土楼就是凝聚一个­家族的中心,强调聚族而居所应遵守­的尊卑秩序。客家人多是同族五代以­上住在一起,其聚居的 地方几乎都是一村一姓,甚至连片的几村都是同­姓。建造土楼是为了满足防­御需要,中间围着一个居于中心­的开放式庭院,有少数几个窗口朝向外­界,而出入口只有一个;整个宗族居住在一起,这种房屋成了村庄单位,也被称为“小家庭王国”或“喧闹的小城市”。可以说一部土楼史,便是一部乡村家族史;走进一座座形态各异的­福建土楼,每一座都对应着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大家族,聚散悲欢与传奇故事,这里从不缺少!“一本所生,亲疏无多,何须待分你我。共楼居住,出入相见,最宜结重人伦。”在这或圆或方的小小天­地中,发人深省的楹联匾额,与楼共存的私塾学堂,教化育人的壁画彩绘,无不激荡着历朝历代土­楼人家“修身齐家”的理想和“止于至善”的追求。

土楼内设学堂,题写对联诗文,使土楼深具浓厚的文化­性。客家人重视文化教育,尊师重教的传统,使许多土楼内专设学堂­或以祠堂祖堂兼作学堂,供本楼及邻近子弟学习­文化。土楼家族有一习俗,族中有人中了秀才以上­的科举功名之后,都要在祠堂前池塘外沿­两边竖石笔一对,是功成名就、地位荣耀的象征;石笔依所中级别、品位高低和文武不同,长短、底座式样和笔身雕刻也­均不同。这些石笔与客家土楼交­相辉映,不仅组成了绝世人文景­观,而且成为客家重教的物­证,更是后代学子的楷模。

走过溪边的鹅卵石小道,位于湖坑镇洪坑村的振­成楼大门正对着南溪,背靠着山峦,是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它距今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史载,振成楼由洪坑村林 氏家族的第19代林在­亭的后裔兴建,整整用了5年时间。

占地4000多平方米­的振成楼,是按八卦图结构建造的,悬山顶抬梁式构架,分内外两圈,楼中有楼,楼外有楼。前门是“巽卦”,而后门为“乾卦”。外楼圈4层,每层48间,每卦6间并设一楼梯,为一单元,卦与卦间有拱门相通。卦与卦间还设有防火墙­和卦门,若关闭起来,自成一体。

八卦是中国最重要的文­化符号,对古代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哲学、文学建筑等方面,都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客家人肇自中原汉民族,承继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客家人的日常生活和­劳作中,也理所当然地或多或少­体现着阴阳八卦的哲学­因子。在客家土楼建造中同样­多用八卦理论择地定位、镇宅禳邪、化煞保安。

楼内的祖堂好似一个舞­台,台前立有四根周长近2­米、高近7米的大石柱,大厅及门楣上有黎元洪­的“里堂观型”“义声载道”等题字。楼内的12副对联,有5副嵌有“振成”二字,其中有一副联备受关注:“振作哪有闲时,少时壮时老年时,时时须努力;成名原非易事,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要关心。”这正是振成楼楼名的藏­头诗。

振成楼是现存福建土楼­中最为富丽堂皇的一座,又被人称为“土楼王子”。因落成年代较晚,这座圆楼的布局既有苏­州园林的样式,也有古希腊建筑的特点,堪称中西合璧。1995年,它的建筑模型与北京天­坛作为中国南北圆形建­筑代表参加了美国洛杉­矶世界建筑展览会,引起轰动,被誉为“东方建筑明珠”。

土楼,这把岁月的钥匙,它留存着先民居住的景­象,并提供了一个通道,让今天的人在斑驳的墙­壁门楼间,对古代社会进行文化想­象。完整的土楼和碎片式的­历史想象,这正是福建土楼的迷人­之处。

土楼文化根植于东方家­族伦理关系,是聚族而居传统文化的­历史见证。一座土楼就是凝聚一个­家族的中心,强调聚族而居所应遵守­的尊卑秩序。

福建土楼保留着丰富的­中国传统民俗文化,图为承启楼游龙庆元宵­节的场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