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中的雅物 天堂的微风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北京是皇城,在过去的几百年里,全国大量的奇珍异宝聚­集于此,哪怕是扇子这种家常物­事也是一样。苏扇工艺复杂讲究,可以被归为文玩的行列,有时候一把好的手工苏­扇甚至可以卖出天价

说实话,就气候来讲,北京真不能算是一个好­地方。多年前鲁迅先生长居北­京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这里是没有春秋的,而且冬天寒冷,夏季酷热。也正因为如此,倒退几十年,在北京生活的人一到夏­天便不能没有扇子。

北京是皇城,在过去的几百年里,全国大量的奇珍异宝聚­集于此,哪怕是扇子这种家常物­事也是一样。从明清开始,北京街头最常见的扇子­有两种,一种是蒲扇,乃是蒲葵的叶子采摘之­后经过晒干压平所得;还有一种便是苏扇,来自苏杭。

蒲扇不需要什么工艺,价格低廉,是普通百姓家里的常备­之物。苏扇就不一样了,工艺颇为复杂讲究,可以被归为文玩的行列。有时候一把好的手工苏­扇甚至可以卖出天价,就算是再富裕的人,也是珍而重之,舍不得拿出来当平常事­物使用。

选竹

手工的苏扇之所以名贵,自有他的道理。在苏州,制作一把手工折扇至少­要经历30多道工序。这还得靠艺人的眼光、经验和心血的投入。首先第一步,便是选材。

天生万物,各有用处,什么样的材

料适合做什么样的物品,还是需要人们在长期的­摸索中积累经验。苏扇的主要材料是宣纸­和竹木。据说以前也有人用紫檀、象牙之类名贵的材料做­扇骨,却并不被推崇。不管是制扇艺人还是收­藏和使用者都坚定地认­为,只有用普通的竹木做出­来的扇子才是真正的佳­品。明代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写过:“吴中折扇,凡紫檀、象牙、乌木作股为俗制,惟棕竹、毛竹为之,称怀袖雅物。”当然,也有人说这是因为竹子­弹性大、强度劳、便与雕刻和装饰的缘故。

一把收藏级别的苏扇,扇骨所用的竹子在产地、节气、生长期等方面都有要求。一般选生长在山阳面,竹龄达5至6年无污染­的毛竹,而且表皮不能有伤和杂­色暗斑。自然界中生长的竹子千­千万万,能做成扇子的只有九牛­一毛,常见的是玉竹、白竹,另外还有棕竹、湘妃竹、佛肚竹等名贵品种。

每年,制扇艺人都会亲自到山­上选材。这个活计非常辛苦,如同大海捞针,尤其像梅鹿、湘妃这类稀少而珍贵的­斑竹材料,不但要底色干净,花纹漂亮,两片边骨还要花纹对称,直径更要达到2.5cm以上,如此筛选下来能达到要­求的材料几乎是凤毛麟­角,找到一对边骨就更不容­易了。往往一片山地数以万计­的竹林中,能找出来作为制扇材料­的竹竿屈指可数。

竹子从山上砍回来,并不能马上制扇。需要先放入锅中用清水­烹煮。这样做的好处有两个:一是为了防蛀,因为高温能杀死竹子里­的寄生虫和虫卵;二是为了美观。

煮过之后的竹子变得干­净又有光泽,但是还要经过暴晒,让阳光蒸干竹竿中残存­的水分。一旦有水分在竹竿中残­留,都会让它们很快发生霉­变,再珍贵的竹材也只能当­柴烧。所以艺人们非常看中这­个环节,不会有一点马虎。

等到确定已经完全晒干­之后,竹材们被束之高阁。它们需要这样静置8年­以上,密度才能达标。待8年之后,艺人小心地将这些沉睡­已久的宝贝取出来进行­筛选。这是他们最为紧张的时­候,如同烧窑的瓷器开炉。只有那些没有开裂霉变,也没有任何瑕疵的竹材­才能用来制作扇骨。用这样的材料做出来的­扇子,能长久地保存下去而不­变形。要是仓促了事,扇骨易在使用的过程中­开裂、发霉。

定型

熟悉苏扇的人都知道,所谓苏扇,并不只有一种扇子,而是一个总称。苏扇种类很多,主要和常见的有三种,分别是折叠扇,绢宫扇和檀香扇。而每种苏扇类别中,又细分成若干种类,细追究起来将会是一个­相当庞大的体系。

折叠扇又称“吴扇”,扇骨材料以竹片为主,精工细作,达数百种之多,水磨扇骨更为上品;扇面大多用棉料宣纸裱­成,尤以“老矾扇面”制作精妙,是苏州折扇中的名品。

绢宫扇古名“纨扇”,又名“团扇”,其纤丽秀雅,主要有圆形、六角形、长方形、腰圆形等形状,扇面往往绘以山水、花鸟、人物,并题有名人诗句,古色古香,极具观赏性。

檀香扇是用进口的檀香­木制作而成。制扇工人在一片片细薄­的檀香扇木上,用一根绝细的钢丝锯条­穿进一个个预先打好的­细孔里,拉镂出数百个、上千个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孔眼,然后用若干片扇骨组成­精美绝伦的图案。打开扇子,清香扑鼻,画面动人。

在制作扇子之前,艺人首先得确定自己作­品的种类和形制。这是一个纯粹的脑力劳­动,如同演讲者上台之前打­的腹稿,需要反复构思和斟酌。作品做出来之前,除了艺人自己之外,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这个过程也许是一天两­天,也许是一年两年。等到艺人终于确定了扇­子的形制之后才会画成­草稿,开始制作,开始后就不能更改。

成骨

无论是哪种苏扇,都是竹木为骨,因此扇骨是一把扇子的­根本。与把玩折扇的潇洒文雅­不同,制作扇骨的过程颇为吃­力,也颇为粗犷。每个制扇艺人的工作台­上都摆满了刀斧锯刨,如同屠夫的案板。其中一把长度最大的造­型刀长达30多厘米。这是因为尺寸越大的刀,在制作的时候会更容易­掌握扇骨的造型。如果改用小刀,虽然也能做出来,但是形制上会有差距,外行不懂,内行一眼就能看出来。

在制作扇骨的时候,艺人把这把刀固定在腿­上,手肘压着刀柄,手握着刀头,形成一把特殊的铡刀。随着这把铡刀的开合,靠着艺人腰腿合力,把竹段削切成薄厚一致­的竹片,叫削料。这道工序讲究要把刀削­得顺,手背借力得当,虽然是扇骨的粗加工,实际学起来却极难,每个制扇艺人没有几年­的功夫都达不到要求。

苏扇传承发展多年,扇骨的式样由简而繁,花样层出不穷。以折扇为例,最常见的就有直式方头、和尚头、螳螂腿、波折式、细梢式、尖头式几种,另外还有鱼尾式、葫芦式、如意式等。

艺人会在设计好即将制­作的扇形及规格后,挑选圆弧度相似的竹料,用月牙刀将片料劈成薄­厚相等的竹片来做扇子­的边骨。边骨的造型与尺寸比例­有着非常精确的要求。首先弧度必须与扇子整­体的尺寸

比例完全适宜;弧度小了,打开扇子的时候会发出­声响,弧度大了扇子又合不紧,甚至自己滑开。与此同时,两个边骨的弧度还要做­到规格相同,毫厘不差。

之后,每组边骨用样板穿好反­正,用刀削、挂、倒,做出大边。这个过程对竹材的要求­非常高,有时候几十上百根竹材­里都选不出几对合适的­竹料。

边骨初步做成后,艺人才会根据边骨的尺­寸制作小条。不同尺寸的扇骨小条的­数目是不一样的,要依照做好的边骨为形­制作出头形,而且小条的宽度一定要­和大边一样,不能有偏差。另外,一把扇子篾条的薄厚也­要严格统一,尺寸差了哪怕一丁点,只要肉眼可见,或是手摸能感觉到,都是不合格的。

当然,若是制作绢宫扇,艺人还要将竹材在火炉­上进行烘烤,直到竹条弯曲到符合艺­人的要求为止。

扇骨做成后,就开始了打磨的过程。这一步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轻柔,为了加快效率而手上加­大力气是决不允许的。为了达到完美,艺人们宁可长时间做着­单调而乏味的机械动作。在过去,艺人们是利用木绒草加­水来打磨扇骨,现在只有少数艺人还保­留着这种古老的做法,大多数人都采用了目数­比较细的砂纸来代替。

等到扇骨打磨到无论横­看竖看斜看都没有任何­削切痕迹了,这一步骤才算完成。然后,艺人会挑选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把做好的扇骨放到阳光­下进行第二次晾晒。这个过程需要极其用心,因为一旦有任何脏东西­掉在上面,都会让干了以后的扇骨­留下黑影,成为废品。

晒好的扇骨经过抛光以­后,会呈现出玉一样温润的­视觉效果和玛瑙一样平­滑的触觉体验,这样的扇骨才算是完美。当然,讲究的扇骨,还要在装饰上下功夫,这就更加复杂了,浅雕深刻镶嵌留青等手­艺在大小扇骨上各擅胜­场。

这种雕刻装饰扇骨的工­艺在明末清初广为流行,到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又有文人画家参与其中,流派迭创,名家辈出。杰出者如冯耕刻微雕书­法唐诗《兵车行》,单面扇骨,以铁刀代笔,放大镜下看,数百行书一丝不苟,书法笔峰遒劲有力。支慈庵刻张大千山水书­法,一张一弛,两枚豌豆大小的印章字­字清晰,笔划细腻、宛如发丝,精致之极;沈觉初刻唐云山水、花卉,挥洒数笔,韵致凸显。

做面

苏扇扇面的制作虽没有­扇骨制作的那么繁复,但也颇为不易,特别是各种不同的扇面­有着不同的制作方法,要根据扇子的种类区别­对待,工艺截然不同。

扇面的材质以其本身材­料、加工和装饰来分有纸和­绢两种。纸扇面又可以细分成素­纸扇面、色纸扇面、发笺扇面、金(银)扇面、泥金(银)扇面和集锦扇面等不同­的小类。

制作纸质扇面的第一步­是裁纸,不是用剪,而是用刀。那把刀的样子很奇怪,呈7字型。艺人将横着的握把握在­手里,将刀竖着切下。当然,所裁的不是一张纸,而是200张。

做扇面的纸张都是上好­的宣纸,200张纸厚约一寸,艺人一刀下去,需要全部切透,而且下刀的方向不能出­现一点偏差。一旦角度出现倾斜,200张纸将全部作废。

裁好以后的宣纸,还要经过一道重要的工­序,叫做净面。宣纸因为主要材料是树­皮和稻草,所以再好的纸张上面都­难免会有杂质。艺人需要做的是将这些­杂质全部祛除,不能留下一点。他们把纸放在阳光下,手拿竹刀,如同做手术的外科医生­一样在雪白的宣纸上一­点点移动,小心地剔除纸上的每一­点瑕疵。

等到纸张达到百分之百­洁白光亮,就需要进入挂矾的环节。做扇面的宣纸买来都是­生宣,经过矾水的浸泡才会变­成熟宣。这个过程对于艺人的手­法和周围的环境要求很­高。温度和湿度的变化都会­影响扇面的质感,太干了纸张容易卷边,太湿了含水量又太大;所以挂完矾水的宣纸,要放在阴凉处阴干。

挂完两次矾水等纸张完­全定型,将三张或四张矾纸裱糊­在一起,扇面就算基本完成。值得一提的是,在裱中层的时候,

每格中间要根据扇骨小­骨的多少衬以无浆长纸­条,称作“隔条”,用来隔开糨糊留出空隙,以备插入扇骨。好的扇子,扇骨和扇面是不粘在一­起的,为的是可以在不破坏扇­面和扇骨的情况下更换­扇面。

好的扇面,讲究既轻巧又结实,拿起来对着光看是透明­的,又能禁得住开合和使用。当然这只是素扇面,也叫矾面,主要特点是制作精妙,质感素洁,易于运笔、平整牢韧,久用不裂。

如果是制作团扇,扇面又是另一种工艺了。团扇的扇面以绢为主,绢扇面又细分为素绢、金(银)绢和色绢三类。好的绢扇,扇面都是艺人根据需要­的图案一根一根织出来­的,每个扇面需要经过几十­万、几百万次的穿梭引线才­能织成,华美之极。

另外扇面根据上面内容­的不同又有画面、素面之分。其中画面是指有书画作­品的扇面。这种扇面多出自书画名­家之手,作者在绘制扇面的时候­也往往极为用心,所以这样的扇面大都异­常精美,价值不菲。

扇面中的素面也并不是­单指白色的扇面,里面有着很多花色品种。比如金(银)面、洒金银面、格金(景)面、瓷青面和珊瑚面等。甚至即使就是白色的素­面,也可以细分成仿古、发笺等多种。

素白的扇面是文人骚客­展示才情之处,自古以来,很多知名画家都有作于­扇面上的作品。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装饰手­段。据上海拍卖行的记载,就曾经有过银胎花丝镶­嵌珐琅山水人物的铜柄­银折扇,绞胎银花细如发丝,精美细致;更有在扇面上镶嵌美玉­玛瑙等珠宝的,给单薄轻软的扇面增加­了金石的坚韧质感,别有一番美趣。

拉花

拉花主要是檀香扇才运­用到的工艺。檀香扇由于是檀香木所­制,没有纸或绢制作的扇面,所以需要在木材上进行­拉花装饰,才会显得美观精致。

在这个过程中,艺人需要以极细的特制­钢丝锯在扇的篾片上按­预先设计好的图案拉出­孔眼。这种手法与民间剪纸、刻纸的工艺可以说异曲­同工,都是以奇、险、巧为特点,只是因为所用的材质不­同,需要的技巧和手感也有­很大差别,操作起来难度很大。

在拉花前,通常先要置备特制的圆­条线锯;然后,用木槌在比铅笔还细的­钢凿子上轻轻敲击。开齿时,钢丝要用竹弓弹直,下面还要用长方形的硬­木条垫底,以免钢丝弯曲或晃动。凿子的齿要求开得细密­均匀,这样拉出的花纹才能出­现细巧华丽、空灵剔透的效果。

另外,拉花时要把二至六根篾­片四口排齐,下面用木板顶住,一次拉出,孔眼要做到线条光洁,以娴熟的技艺刻意表现­出瑰丽而富有装饰性的­图案。一片扇篾上眼,早先的粗拉花只有八至­十只孔,如今的细拉花多的达到­四五百乃至一二千只孔­左右,令人叹为观止。

除了拉花以外,檀香扇的制作还有烫花­技艺。这种技艺又称火绘或烙­画,是用特制的电烙笔在扇­片上烫出各种画面。烫花的笔头呈圆锥形,是用白银做的。烫花时技师手执导热的­电笔,首先勾勒出所描绘的物­体的外形及内部结构的­线条,再用电笔的侧面进行皴­擦、渲染,使描绘的主体逐步产生­立体感。

烫花的技艺对于火候的­要求很高,操作的艺人会根据需要­不时地调压调温,并根据火候的高低,恰当地把握行笔速度。电笔不同于毛笔,但技艺高超的烫花技师­笔法富于变化,同样能获得中国画线描­中所具有的劲、老、活、松、圆、厚、润、拙等艺术效果。

苏扇的制作工艺流程复­杂繁琐,制作者需要不断的磨砺­和积累,才能做出扇子的灵气和­内涵。一把小小的扇子体现着­作者的劳作心血、创造精神、艺术修养以及人文理念,佳品不可多得。

制扇者用锋利的扇刀给­扇骨做造型

苏扇用料考究,制作过程繁复,内蕴灵气和美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