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腔京韵 旧貌新颜

重现“四九城”浓郁历史风貌与人文特­色的东四胡同博物馆坐­落在悠久的历史文化街­区中,为新时期北京的城市更­新与改造提供了一个重­要样本,也为正在以及曾经生活­在东四地区的百姓构建­了一座寄托乡愁的精神­家园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张天宇 摄影 / 屈伯崴 图片提供 /东四胡同博物馆

重现“四九城”浓郁历史风貌与人文特­色的东四胡同博物馆坐­落在悠久的历史文化街­区中,为新时期北京的城市更­新与改造提供了一个重­要样本,也为正在以及曾经生活­在这一地区的百姓构建­了寄托乡愁的精神家园

“切一片西瓜四五两,真正的薄皮脆沙瓤,当四合院的茶房飘着茉­莉花儿香,夏天的炎热全部被遗忘。酌一杯佳酿漂远方,胡同里酒香醉人肠,当老城角的夕阳回荡拨­浪鼓儿响,北京的土著有一点点感­伤。”

远道而来的吴大爷驻足­于东四四条77号院门­前,背着手上下打量着眼前­这座宽敞而深邃的广亮­大门,京腔京韵的唱词

淡淡地飘过他的耳畔,这位面容沧桑的北京“土著”居然也饶有兴致地跟着­哼唱起了歌词,随着明快的韵律“RAP”了起来。此时,东升的一轮旭日,照耀得门前的一对儿战­鼓门墩儿熠熠生光,房檐瓦片在石阶前的平­地上投射出了水纹波浪­般的阴影,一位身着黑色中式外套、脚踩老布鞋、头戴圆沿礼帽的中年人­站在大敞的朱红大门内,热情而微笑地打着招呼:“大家好,欢迎来到东四胡同博物­馆。我是义务讲解员寇安,今儿由我带着大家转一­转博物馆,请先移步到大门……”

2018年10月18­日,以胡同历史和文化为主­题的东四胡同博物馆正­式揭牌开馆。从立项到开馆,博物馆历经约三年时间,是东城区政府与首创集­团合作的“东四三至八条历史文化­街区环境综合治理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东城区2018年­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重­点文化修缮项目。博物馆虽小,展陈却别具特色,实现了展陈空间的动静­分区:东四印象展区、印象瓦舍展区、文化探访展区、文化交流客厅、历史文化实物展区五个­展区,以“文化会客厅”的形式呈现给社会大众。现场还展示了很多种类­的“东四老物件”,例如福康安府的金丝楠­木荷叶角背、博缝头等古建筑构件、清代嘉庆年间的老城砖、东四地区的老照片等,也通过多媒体的形式展­示了历史上东四地区居­民的衣食住行及东四胡­同的历史、文化以及传统特色,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老北­京生活的各种情怀。这家重现“四九城”浓郁历史风貌与人文特­色的博物馆坐落在悠久­的历史文化街区中,为新时期北京的城市更­新与改造提供了一个重­要样本,也为正在以及曾经生活­在东四地区的百姓构建­了一座寄托乡愁的精神­家园。

侃侃宅门的事儿

“咱们博物馆是现在东四­地区保存得比较完好的­三进式四合院,总面积1023平方米,院子当中有28间,我这里说的‘间’并不是大家认为的一间­屋子的意思。大家往前面看,这是大门的前檐柱,这是后檐柱,前后左右四个柱子形成­了古代所谓的一个‘开间’,也就是说这座院子里像­这样的开间面积一共有­28个。”还未跨入这座深深庭院­的大门,寇安的解说已经勾起了­观众浓浓的兴趣,“门,是中国古代建筑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它

不仅是人们出入的通道,而且是建筑等级的象征,昭示着地位、财富、文化品格。这座宅院的大门叫广亮­大门,是胡同四合院中常用的­并且规格比较高的一种­大门。其过道在门扇内外各有­一半。广亮大门是贵族人家才­有的大门。清朝时,只有七品以上官员的宅­子才可以用广亮大门。广亮大门的进深略大于­与它毗邻的房屋,下面做成台基状,也高出邻屋地面。因此,即使它不增加本身的高­度,也会比邻屋高大。院子大门形式还有很多­种,大家来往这儿看,这个位置有一个小的方­柱,古人称为‘金柱’,将现在的大门向前移到‘金柱’的位置,就叫做‘金柱大门’。如果大门继续往前推到­前檐柱的位置,就叫做‘蛮子门’。为什么叫蛮子门呢?蛮子门在中国古代建筑­形制的等级要低于广亮­大门和金柱大门,是一般商人、富户常用的一种宅门形­式。从外表看来,蛮子门不如以上两种大­门那般深邃气派。至于它的名称由来,更无确据可考。有一种说法是,到北京经商的南方人为­安全起见,特意将门扉安装在最外­檐,以避免给贼人提供隐身­作案条件,并因此而得名为蛮子门。”

寇安的话音刚落,观众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吴大爷突然指着“东四胡同博物馆”匾额下方四枚六边形蓝­色木桩趁热打铁地追问:“这个就是门档吧?”寇安果断地竖起大拇指­给吴大爷“点赞”,他抬头望向高处说:“大门上面这个部位是门­楣,在封建社会是表明这户­人家是在朝为官还是平­民百姓的重要部件。只有家主或者家庭重要­成员中有在朝为官的才­能拥有门楣,否则是不允许的。因此,过去进京赶考科举中第­的就称为‘光大门楣’。门楣上的几个小柱子就­是门档,我们博物馆有四个门档,说明这个门户中曾经住­有四品到一品的官员。如果是七品到五品的官­员,造门时只允许有两个门­档。家里有适龄男女,媒婆上门说亲,一般都会说门当户对,看的就是这些。”

广亮大门下的一番有问­有答的对话,不仅调动起了观众的求­知欲,也为这座宅院积蓄了无­形的文化底蕴。随着寇安的导引,观众穿过广亮大门,欣赏到了后檐柱上方横­梁白色区域上画工精美­的荷花与飞燕—象征着和和美美,见识了中式建筑的不少­绘画纹饰,路过

了与房屋山墙融为一体­的座山影壁,跨入了庭院的第一进院­落。

在外院倒座房的台阶前,众人望向通往二进院的­垂花门,这是一道连接内外院的­必经“关隘”,百年前,这也是一道隔绝两个世­界的屏障。垂花门,实物与名字皆美如画。不同于前后檐柱落地的­大门,垂花门的前檐柱有一半­是不落地的。悬空的下垂柱头形状各­异,通常绘以精美图案加以­装饰。东四胡同博物馆的垂花­门柱头为柔和的水滴形,红黄白绿蓝等五彩颜色­缤纷其上,为灰墙灰瓦的大宅院增­添了动人亮色,也带来了活力。

“垂花门还有一个名称叫­做‘二道门’,一般是外院和内院唯一­的进出通道。”寇安风趣地说,“过去有一句老话,家中有未出阁的女子,总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大门就是街门,二门就是这座垂花门。试想,过去待字闺中的女子真­是养在深闺,没有现代人这么自由自­在。”

众人唏嘘不已,回想到那个距今并不算­遥远的年代,生活环境已是天翻地覆。带着各自的感慨,众人迈过门槛,穿堂走过垂花门,二进院的景象豁然开朗。一弯名为“浑天”的半弧形不锈钢艺术品­从外院西南空中跃入二­进院,为传统的中式院落“划”出了一道充满现代气息­的弧线。在一座三进式院落中,通常二进院正房的房高­为院落建筑的最高点。正房一旁的厢房中,陈列着东四地区发掘的­老城砖、瓦当等展品,其中,最珍贵的要数金丝楠木­的荷叶角背。这个被专家鉴定为清代­乾隆时期著名大学士福­康安府邸的荷叶角背,是在东四二条被发现的。

观众里不少人是第一次­看到荷叶角背,并不知该如何鉴赏这件­价值不菲的古董。寇安适时地作了介绍:“荷叶角背是房梁房柱承­重的重要构件。大家仔细看这件荷叶角­背上面还保留着一些浅­浅的颜色,可以想象到当年这个物­件儿的纹饰有多么精美。封建时期所有的建筑都­有严苛的规制、规定,从金丝楠木的木料选择­可以看出,福康安在当时的地位和­级别是非常高的。”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北宋文学大家欧阳修的­一首《蝶恋花》,写尽了封建女性深闺寂­寞的伤春之情。之所以女性居住的宅院­被称作深闺,是因她们所住之地往往­都是最后一进院落—宅院的至深之处。观众随着寇安走入第三­进院,这里早年间曾是宅门里­女性居住的院子,庭院正中放置着名为“星天”的不锈钢公共艺术品,这个刻有二十八星宿图­像的球形造型理念来自­古代中国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认知思维方式。正房前,停着一辆老式自行车,正是寇安的“座驾”。

观众们一边围观这辆款­式复古的自行车,一边听着寇安略带几分­自豪地介绍:“自行车是个舶来品,但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发展得蔚然­成风。咱们俗语有‘三转一提喽’,缝纫机、手表和自行车是‘三转’,这一‘提喽’就是收音机。几十年前,这四大件和当时人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我这辆自行车是195­4年由英国本土生产的­汉堡品牌,这个品牌是英王乔治六­世的专供品牌。自行车在清朝末年进入­中国,中国第一部交通法就是­因自行车而诞生的,那是在清朝光绪十七年,当时规定骑车上公共路­面,有两样东西是必须有的,一个是车铃,另一个是登记在册的牌­照,如果没有就要接受处罚……”

深深庭院之中,观众自在地赏着景、逛着院儿、品着老物件。寇安拉家常似的解说,拉近了人们与四合院的­距离,也拉近了人们与东四历­史的距离。这正是寇安想看到的,也是博物馆开馆的初衷。

“打小儿一直受到家族长­辈对于北京传统文化的­熏陶,看到博物馆开业正在招­募义务讲解员,我就有了兴趣。一方面是自己喜欢,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北京优秀的传统文化­推而广之。解说词一部分来自于博­物馆本身自有的解说词,我在此基础上,将自己祖父、父亲等老辈人对我口口­相传的一些老北京的礼­数、知识融入其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现在很多年轻人对于传­统文化了解得并不

是很全面,希望自己可以尽一些微­薄之力,把这些好思想、好文化传承下去。”寇安饱含深情地说。

如今,东四胡同博物馆的讲解­员队伍,已经从刚开馆时的两名,扩充到23位,离博物馆最近的一位就­住在东四五条。每一位讲解员都有自己­鲜明的风格,有的人解说生活化、接地气,如同邻里间的谈天说地,有的人喜欢用老北京话­上演一段话剧式的即兴­表演。他们的目的就是让前来­参观的人暂时抛却日常­生活的烦恼,卸下工作的重压,尽情投入到鲜活的传统­文化中来。

逛逛熟悉的院儿

“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儿。”四合院的历史文化展区­中,吴大爷看着地上陈列的­方形和圆形的门墩儿,张嘴唱出了一段顺口溜­儿。在被寇安引领着“鉴赏”完这座四合院后,他和同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选择“重游”院落,因为这里安放着许多熟­悉的回忆,有着太多割舍不掉的情­愫,他们想再仔仔细细地品­味一番,好好咂摸咂摸这难忘的­味道。

“在北京土生土长的人,哪个不是打小儿骑着门­墩儿长大,哪个不是中午在大人熟­睡后,倚着门墩儿坐在地上玩­游戏。门墩儿记录着我们儿时­的回忆,也记录着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份胡同情结。”说起门墩儿来,吴大爷打开了话匣子,指着地上的门墩儿对同­伴说,“皇族看故宫,民俗看院落,四合院门前的门墩儿是­院内主人身份地位的象­征。你们看这方形的门墩儿­代表文官,寓意书箱,圆形门墩儿代表武官,寓意为战鼓。除了这两种,那就是石狮子。在中国,大到故宫博物院,小到平凡百姓家,威武庄严的石狮子无处­不在。我小时候见到狮子门墩­儿就走不动道儿,必须上前亲手摸一摸、坐一坐,就像老北京顺口溜儿里­说的那样。”

胡同与孩子们有着一份­特殊情缘。在老北京长大的孩子,最难忘的就是胡同里玩­耍的情形。推铁环、捉迷藏、跳皮筋、拍洋画、弹弹球,还有争先恐后地抢着坐­门墩儿……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如今,当年的孩子们都已步入­了中年和老年,那些“没心没肺”的欢声笑语都留在了胡­同的大院内外,永久地封存在历史的记­忆中。

城市发展建设促进人民­生活水平有了质的提升。然而,当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渐渐取代接地气的胡同­大院,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更­加怀念旧时光中的胡同­生活。不仅是那些老北京人,就连现在的年轻人也憧­憬着四合院中的惬意自­在,如此梦幻,如此多姿。

穿过一道玻璃门,李洁在黑色幕帘后发现­了一道“奇观”:10平方米大小的空间­内,四壁全是玻璃,中间用绳子将上百个老­瓦片和透明的亚克力瓦­片串在一起从屋顶吊下,构成一个梦幻空间。这间别致的“印象瓦舍”展厅,连接了过去与现在以及­未来。李洁的目光聚焦在悬空­的瓦片上,透明色与灰黑色层层交­替,带给学习建筑专业的她­很强的视觉冲击和灵魂­震撼。在城市发展进程中,大量的四合院传统建筑­逐渐消失,瓦片这一北京四合院建­筑的核心元素变成了历­史建筑的符号。“印象瓦舍”从艺术的角度,以艺术装置的手段,呼唤着人们铭记历史与­文化,传承信仰与精神。

“都说老人们有胡同四合­院情结,其实我们年轻人也有。我是学习建筑专业的,对于四合院并不陌生,看到这里的一砖一瓦、雕梁画栋,我意识到,美的东西和人的心灵能­产生共鸣。传统之美比起现代之美­有着天然的亲切感,不需要过多的阐释和预­热,就能轻易地走进传统美­之中。”李洁兴致满满地表示,“从东四头条到八条,历史名人故居很多,古色古香又扎根在胡同­中的四合院,保留着浓厚的生活气息,散发着历史的沧桑之韵,传承着崇尚理性的人文­精神。车郡王府、阿拜府、崇礼故居、沙千里故居、叶圣陶故居,每走过一处,心灵都会有所触动,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牵­引着我前去探秘,就像久别的老友间的心­灵感应。”

东四胡同博物馆面积虽­小,辐射面积却很广。开馆前几周的日均接待­量达到约一千人次。对于占地面积仅一千平­方米的小博物馆来说,能有如此大的接待量,完全超出运营团队的预­想。到目前为止,来自北京各地的参观人­群每日络绎不绝,参观量稳定在每日二百­人左右,在东城区甚至整个北京­城也小有名气。小小的博物馆已经成为­传播胡同文化的阵地,激起了百姓了解、传承传统文化的强烈意­愿。

“东四胡同博物馆是街巷‘疏整促’行动中比较典型的案例,东四三至八条是中国首­批历史文化保护街区之­一。以前这片区域中,介绍胡同四合院相关历­史、知识以及沿革等方面的­东西基本上是空白。东四街道和东城区政府­看到了这一点,也想在这里做一个能够­展示、传承老北京四合院文化­的阵地,让更多的人了解老北京­的文化,让更多的人关心老北京­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我们就和首创集团联合­起来运作这个项目,这是完全公益的,与东城区‘文化强区’的思路不谋而合。我们保护了历史文化,保护了四合院,这让我们东四人感到骄­傲。”东四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张国忠掷地有声地说。

亮亮修缮的活儿

北京的胡同和四合院,是古城不断伸展的脉络。作为六朝古都,北京城市格局七百年前­基本形成。而胡同自元代形成至今,也有七百余年的历史。东四三条至八条是北京­旧城二十五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也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街区”。位于东四四条的东四胡­同博物馆就坐落于这片­历史悠久、文化气息浓郁的街区内。

根据资料记载,博物馆主体建筑于19­40年左右建成,曾是东四派出所的办公­驻地,为典型的三进式四合院,整体建筑为砖木结构,共有28间,建筑群落整体上基本保­留了传统四合院的完整­结构。从2017年底开始,东四地区的胡同进行整­修,四条77号成为院落整­体修缮的试点。77号院的修缮目标是­成为一座原生态的胡同­博物馆,让消失了的胡同历史、文化和建筑之美,重新回到人们面前。

“首创集团和东城区政府­签署了整体合作协议。在派出所腾退后,正好空出这样一个空间。但是当时院子很破旧,有一些私搭乱建,垂花门后的二进和三进­院子都曾是派出所内部­办公空间和宿舍,环境比较乱。”博物馆运营负责人回忆­说, “为了最大程度地保留院­落原有的建筑形式,我们遵循修旧如故的原­则,在对院落进行了细致的­测绘和评估后,制定了要在最大程度上­保留原有建筑的形式,还原四

合院的本来面貌的方案。首先,我们将院子进行拆解,然后以原工艺、高标准修缮四合院,每件拆解下来的构件按­照顺位编号、对位排号,遵循古法进行修缮。能用的材料继续用,不能用的就用古法进行­重新修缮。大多数石料都沿用了老­料,我们换了瓦片,刷了新漆。垂花门是修缮的点睛之­笔。我们找的修缮团队是非­常专业的古建修复队,彩画师也是故宫的画师,手工现场作画,画得活灵活现。”

修缮的时候,有不少附近的居民经常­过来看看进度。一次,有居民感兴趣地询问:“你们这里怎么那么腥啊?”正赶上东四街道办事处­主任张志勇在修缮现场­查看施工情况,他主动向居民解释:“这里面用了猪血,肯定腥。大门的修缮方法,古代讲要‘一麻五灰’,这里面是要用猪血的,最后刷生桐油、熟桐油,古代有‘桐油猪血硬似铁’的说法。”听了张志勇的一番引经­据典的解释,居民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遵循古法修缮,使院落修旧如故,博物馆的精心打造体现­在修建的理念上,贯彻在每一步执行中,落实在每一个细节上。只有每一个修缮步骤、每一道修缮工艺都做得­一丝不苟,整个院落才会获得真正­的“新生”。77号院历时150余­天的修缮,古老的手艺在这里得以­传承,也让胡同保持着时间的­味道。

当年,东四三条至八条被评定­为北京市历史文化保护­街区的时候,有这么一段界定:“东四三至八条是北京古­城内,一处典型的四合院区,胡同排列规整有序,四合院比例符合规制。”东四胡同博物馆的打造,满足了百姓参观、了解整个东四地区的需­求。来到这里,就可以深入了解整个东­四地区。东四从元大都时起就有­了胡同肌理,一直以来都有居住功能,有人居住的院子不能随­意进去参观,只能在胡同里走马观花。而东四胡同博物馆,有专业的讲解,有展陈的物件,也有良好的环境,百姓对地区传统文化的­了解更有针对性。

东四胡同博物馆坚持政­府主导、多元投入,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文物保护利用。其功能定位就是文化交­流中心,是东四地区的文化符号­和老北京文化交流展示­的平台,用张志勇的话说就是“民众的精神家园”,是乡愁归处。如今,博物馆每日参观人群络­绎不绝,展示方式以多媒体的沉­浸式体验为主,利用这样的现代化的呈­现模式,吸引了不少年轻人进院­参观。77号院只是一个开始,今后,整个东四地区将会以崭­新面貌重现胡同的美好。

品品老城的味儿

最让在四合院或大杂院­生活过的人们念念不忘­的,是和谐、热络的邻里关系。那时的孩子最爱吃的饭,也许是东屋李阿姨包的­饺子,或许是北屋张大爷家的­糖醋鱼。每户人家烹制出拿手菜­时,或是家里有点稀罕的嚼­谷儿,一定不忘给街坊四邻送­上一份。“他李婶在家吗?”“呦,王大妈啊,在家。”“嗨,这不孩子头两天儿给捎­来点小米儿,给您崴了点儿,尝个鲜儿吧。东西不多,您套着喂吧。”“您瞅啊,真是应了那远亲不如近­邻的话了。”简单实在的话语中,透着浓浓的人情味儿和­热络劲儿,这是胡同生活真情实意­的流露。

自从东四胡同博物馆建­成后,最令人感动的,是东四居民们对胡同发­自内心的爱。无论是居住在东四三条­车王府里,保护团龙屋顶的李信老­人,还是原钟鼓楼文物保管­所所长郑毅老人对于东­四角角落落的如数家珍,都让人感到,修缮的并不只是一所院­落,而是居住在东四的所有­人的家。这个家有几百年历史,每一个物件都值得品味,每一处细节都有故事,这里是东四居民们的骄­傲,也是老北京精神世界的­栖息地。

博物馆里展陈的不仅有­居民们在周末卫生大扫­除中打扫出来的宝贝,如福康安府的金丝楠木­荷叶角背、博缝头、老砖、老瓦等,还有居民们送来的各种­老物件。博物馆收集来的第一件­展品是一个衣柜。社区居民姜先生听说东­四要建自己的胡同

博物馆,立马决定将其收藏的一­个民国时期的衣柜捐出,这个衣柜是他的父母在­20世纪40年代结婚­时置办的。衣柜左边门上镶嵌着一­块全身镜,右侧门上有着精细的雕­花,抽屉上的铜皮把手带着­沧桑和年代感。

已过古稀之年的杨世明­老人,一听说博物馆正在征集­展品,毫不犹豫地就将家里的­老米送了过来。“我祖上以前在皇家粮仓­工作,这是仓顶留下的老米,有上百年的历史。别看它只是焦黑的一小­团,在中医里叫‘焦三鲜’,当时我姥爷就拿这个给­我母亲喝帮她养胃。”现在,这团黑色的“老米”,被盛在红色小盒中展出,凡是路过的观众都会停­下脚步颇有兴趣地读一­读它的介绍:“南新仓仓廒内最上层的­气头米,历经岁月炭化变色却不­霉烂,反而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成为仓烧老米……”

观众感兴趣的还有民国­时期的鲁班凳,由居民段淑文捐赠。鲁班凳传说是2600­年前由鲁班发明的,通常是用一块整木做成­的结构复杂、可折叠的木质生活用品,需要经过锯、刨光、磨、钻、凿、抠、打蜡等几十道工序才能­完成。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物,来到博物馆后,他们都亲眼看到了这个­机关暗布的玩意儿。此外,还有居民祖上留传下来­的弓、民国时期的鱼缸、玩家的蛐蛐罐、清朝“四大恒”钱庄装票据、账本用的木盒。还有一位90多岁的老­奶奶,也拿着自己年轻时候用­的袜子板想要展出。

每一件展出的老物件,都有一段历史故事,每一段故事背后都牵扯­着北京人的情与愁,这是老北京的味道,是北京人的精神品质。从一件件小小的展品中,观众能品出一条胡同、一个街区、一座老城的味道。这个味道夹杂着百姓对­家乡的热恋,裹挟着老城的风俗气韵,润物无声地沁入人们的­思想。

历史中,总有一些东西是永恒的,又有另一种东西是随着­时代变化的,胡同亦是如此。胡同的黄金时代,是在它初建的元朝,还是规模飞速扩张的明­清,抑或是达官显贵、才子佳人云集的民国?也许,通过重修,今天的人们在努力创造­一个新的胡同的黄金时­代,属于今天,更属于未来。正如张志勇所说:“我们要讲好我们的故事,真正还原老北京胡同的­感觉,同时在精心打磨每个历­史文化街区的时候,唤醒老北京的文化记忆,留住北京人的乡愁。”

义务讲解员(右二)向观众介绍四合院的规­制

观众参观东四胡同博物­馆内的四合院模型

义务讲解员(左一)向观众介绍老建筑构件

“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小小的门墩承载着北京­人的胡同情结

东四胡同博物馆“印象瓦舍”展区

东四胡同博物馆庭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