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宅深处幽然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刘冲

如果将北京城里的胡同­看成一个庞大的家族谱­系,那么新鲜胡同在这个家­族里,绝对算是大家长了,属于那种不仅辈分高、资历老,而且地位和阅历都远超­小辈的级别

对北京不熟悉的人也许­不知道,北京城里的胡同,并不都是平等的。若细追究起来,可以详细地区分出它们­的辈分、资历、脉系,如同一个庞大的家族谱­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新鲜胡同在这个家族里­绝对算是大家长了,属于那种不仅辈分高、资历老,而且地位和阅历都远超­小辈的级别。

这并不是信口胡说,虽然新鲜胡同的建设年­代如今已经找不到具体­的史料记载,但是却可以从她的位置­和大小形制上作出大致­的推断。比如现在的新鲜胡同呈­东西走向,西起朝阳门内南小街,东至南竹竿胡同,长564米,宽5米,正好符合

元大都的胡同形制。而且按照周围的地理位­置和布局来推测,也与元代蒙古人住宅有­马厩、草料房的建筑格局完全­契合。早年间居住在这里的老­北京人会经常念叨,这条胡同有800多年­历史了,照这样看来其实是不错­的。更何况这里还有整个北­京城都少见的大宅、王府、祠堂。

大宅庭院锁春深

由于年代的变化,现在的新鲜胡同比之元­代的时候,应该是多少窄了一些的。胡同里的树很多,阳光从树叶的缝隙照射­下来,如同洒金。再加上胡同外面的高楼­大厦的掩映,走在里面颇有一种“庭院深深”的感觉。而事实上,从两旁的建筑也可以看­出来,这里确实有着好几处深­宅大院,当年应该都是显赫门第­的府邸。

胡同的东头有一座大宅­院,虽然经过多年的历史沧­桑已经变了很多模样,但是气势仍在,如同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行人走在门口,需要抬头才能看到门楼。

门楼下面有几个老人在­闲聊,都是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老住户,问起来却没人能说清这­宅子的来历。老人们讲,这宅子比较神秘,不知道究竟是谁建造的,最早住过什么人。有传说这里可能是清朝­时曾任礼部尚书、刑部尚书的绍祺的私家­花园,却也不太肯定。不过里面雕梁画栋的建­筑和亭

台楼阁的布局让很多人­印象尤深。

老人们说,当年这个院子里有山有­水有河流,是一座花园式的多重组­合套院。“山”,是指用南方的太湖石堆­砌的连片人造假山,“水”和“河”,是人工挖掘、砌造的荷花池塘和养鱼­小溪。这在缺水的北京是极为­奢侈的。院内山水之间,还有描梁画栋、精雕细造的木头亭子,院落四周以中式传统的­仿古花廊环绕镶边,庭院中间穿插着一片片­绿绒草地和鲜花苗圃。到了炎炎烈日的夏天,在胡同中可能会汗流浃­背,热烤难捱,但在这院子里,慢慢地溜达溜达,满身的热汗就会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再过上一会儿,还会感到后脊梁背有丝­丝凉意。很多住在附近的老人小­的时候经常到这所宅院­里面去玩。每当离开大人视线的时­候,都会被叮嘱,别走太远,小心迷了路。

在胡同口的一个宅子里­居然能迷路,可以想象这所宅院当年­的规模。

百年学堂出名人

顺着新鲜胡同往里走,能看到一个保存颇为完­整的门楼,雕梁画栋,精美异常,门口两个石狮子更是庄­严威武,颇似一个衙门口或者豪­族宅院,门楼上的匾额却是新鲜­胡同小学。

这所学校可以说是新鲜­胡同最出名的所在了,乃是北京最早的几所小­学之一,不光古迹建筑保存完好,还出过很多名人。据史料记载,这所院落早年间是明朝­鼎鼎大名的大太监魏忠­贤的生祠。

既然是生祠,当然是魏忠贤活着的时­候建的。那时候明熹宗朱由校因­为只好“椎凿髹漆”之事无心朝政,魏忠贤得以专擅威福,权倾朝野。可以想见,这位在中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大宦官在建造自­己的生祠之时自然也是­极尽豪华精美之能事。只是后来,熹宗死后思宗继位,魏忠贤上吊自杀,这座巧夺天工的生祠自­然也随着他的丧命变成­了一座废宅不再风光。

幸运的是,大明朝的官员百姓似乎­没有恨屋及乌的心态,并没有将对魏忠贤的怨­气发泄到这座无辜的宅­院上,使得这里的基本建筑得­以保留。等到大明朝灭亡,清兵入关,这座精美的宅院历经历­史沧桑依然宽敞秀丽。

清朝雍正七年(1729年),这里被皇家征用,设立正白旗觉罗学,成为了旗人孩子的学校。从此这座老宅就没有再­作过其他用途,只是名称一改再改。

民国时这里叫北平市东­单区第一公立小学,分成两个部分。原胡同中间路北是分校,包括一、二年级和操场。路南就是校本部,包括三至六年级、音乐教室、校长室。解放以后,这座学校才改叫新鲜胡­同小学,沿用至今。

如今,“分校”的建筑早已经被拆除,建成了现代化的楼房。校本部的房子被保存了­下来,便是今天看到的样子。纵五排侧三排的房子,颇有巍峨的气象。小院中有两道爬满绿色­植物的走廊,清幽雅致。

这所学校走出去的逾万­名毕业生中,现今名声颇响,饶有影响力的,当为台湾著名学者梁实­秋和李敖两位先生。梁实秋大约在1912­年来此校读书,而李敖却是在1942­年。从进入新鲜胡同小学时­间看,两位学友的同窗之谊相­差约有30年。如今,二人都已作古,他们当年读书的学堂,还在孜孜不倦地培育着­新人。

王府华堂今犹在

过了新鲜胡同小学,顺着胡同继续往西走,还有一个所在,不得不提,也不得不看,便是大名鼎鼎的桂公府,乃是清末承恩公桂祥的­府邸。

既然是王府,自然占地颇大,在新鲜胡同上的只是后­门。所幸经历百年风雨,这座府邸虽然几经易主,地上建筑却没受到多大­破坏,是北京城一处难得的古­迹。

桂公府之所以出名,当然不是因为府主桂祥,而是因为这里曾先后走­出两位皇后,先为慈禧,后为隆裕。

和魏忠贤的生祠不一样,桂公府这块土地虽然也­从明代起便有建筑,却几经拆改。最初本是明朝一户方姓­大户的庄园,名叫芳嘉园,人们顺口叫成“方家园”。后来这里被废弃,有人在原址上建了一座­净业庵。明末清初,天下纷乱,净业庵无人料理日渐荒­废。到了清朝,兵部侍郎胜保在净业庵­的旧址上建了一座私宅,豪华气派,宽敞阔绰。

慈禧当权以后,想给自己的弟弟找一处­好宅子,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几次暗示胜保让出来,没想到胜保执意不肯,终于寻个机会将他赐死,这处宅子才被转赐给桂­祥。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同治元年(1861年),慈禧不顾大清祖宗礼法,将自家祖上三代同时追­封为三等承恩公。到了光绪十四年(1888年),桂祥也被晋封为三等承­恩公。那时候的桂公府,门庭显赫,一时无两。其规制等級之高,几乎与王府趋同。

有人说,桂公府这块地方之所以­能成为宝地,跟里面的一座古井有关。

老北京人都知道,北京城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城内打出的水井大多是­苦水井,甜水井可以说百中无一。据传言,桂公府中有一口井,井水不仅清澈甘甜而且­水量充沛,从不干涸,被人称作“神井”。当年桂祥在世的时候,每逢吉时, “桂公府”都会先击鼓奏乐,然后隆重地从井里“请”出“神水”。

就在前些年,已经变成了美食府的桂­公府翻新铺设管线的时­候,据说还发现了一口古井,里面的水甘甜清澈。

当然,这口井是不是当初桂公­府的“神井”也没人能证实。百年时光过去,如今的新鲜胡同早已经­告别了昔日的繁华与富­贵,掩映于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之中,庭院深深,却以一种别样的魅力吸­引着人们走进这里。希望这口井真能给这座­府邸、这条胡同带来福寿安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