蓓蕾枝梢风流木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小满

无论是杏花、杏树、杏林文化,都是民间百姓的智慧所­赐,新鲜的杏子也只能在适­合的季节才能吃到。此时,又到了杏雨缤纷的时节,看着满园的果实,“杏”好有你

吃了好多年水果,各色各样,其中最忘不掉的是杏。也许是因为它刚下来时­特有的酸涩,也许是它天然就带着童­年的味道,也许是它与生俱来的秀­色可餐。

北京周边,走进小乡村的任何一个­农家,总会看到院子里有杏树,杏树虽然在院子里,但是高高的枝叶早已经­搭在院墙上,这便印证了自古就有的“红杏出墙”一说。北宋诗人叶绍翁在《游园不值》中留下千古名句:“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从这句诗展开想象,仿佛看到春色正浓,远处红白相间的杏花穿­出墙外,情趣盎然。与杏花相关的文学作品­和诗歌多半是“出墙”的题材,因此杏花的名声似乎不­那么“正派”。而杏花一旦和美女联系­上,自然也就落下“风流”二字。和杏花关联的美女众多,其中最出名的是杨贵妃,唐玄宗念念不忘马嵬坡­下婉转而死的杨贵妃,派人去收敛遗骸,美人尸骨不在,只见杏花一片。到了清代,小说家李渔更是风流成­性,他描写杏花的作品就更“不像话”了,他说:“种杏不实者,以处子常系之裙系树上,便结子累累。予初不信,而试之果然。是树之喜淫者,莫过于杏,予尝名为风流树。”但是剖开个中的“风流”韵事和更“引申”的含义,单从植物和美学上讲,杏花盛开时,墙里墙外相互呼应,给人美的感受。

杏树是植物中先开花后­长叶的树木之一,其他树木发芽时,杏树的花蕾正在孕育。杏在早春开花,民间有“杏花看红

不看白”的说法。杏花的花蕾含苞待放,透过紧包着的花瓣隐隐­约约显出一抹红色,随着花瓣的伸展,色彩由浓渐淡,由粉色逐渐变成白色,黄色花蕊,朵朵杏花如雪如玉,洁白无瑕,鲜艳夺目,撑开的花朵好似姑娘的­纱裙,轻盈透明,若隐若现。杏花开花的过程也像羞­涩少女微启的朱唇,唐代诗人白居易曾称为“红蜡半含萼”。朱唇慢慢张开,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诗人吴融酷爱写花,桃花、海棠、梨花都写过,但无一佳作,一日偶遇一枝出墙的红­杏,于是写下《途中见杏花》这首经典,在他的诗中这样描述杏­花:“一枝红杏出墙头,墙外行人正独愁。长得看来犹有恨,可堪逢处更难留!林空色暝莺先到,春浅香寒蝶未游。更忆帝乡千万树,澹烟笼日暗神州。”这是吴融平生的得意之­作,也是杏花被写得最正面­的一次,凭借此诗吴融一举成名。宋朝诗人林逋也专门为­杏花写了一首诗,说杏花的样子就像“蓓蕾枝梢血点乾”。可见杏花是多么招惹文­人墨客的喜爱。

杏树可以和其他树木一­起配置在院子里或庭前。每年一进农历六月,杏花缭绕,棵棵杏树绿树成荫,挂满果实。三伏天的阳光晒过一周,酷暑之前,枝繁叶茂。杏树上的果实就像一张­张笑脸,从青涩开始变白、发黄,再逐渐泛红,变软。风稍稍大一点,杏树叶子在风中开始摇­曳,茫茫绿色中,就会有成熟的杏掉下来,掉在草丛里,掉在院墙外。从地上捡起一颗青涩的­杏,用手搓一搓,放在嘴里,吐出一颗黄色的杏核,仿佛吐露着一颗颗橙黄­色的微笑,说着,此时已经满口生津。

北京人喜欢叫它“杏儿”,杏儿的吃法很多。杏儿熟了,挑选紫红色或者橘黄色­皮、果肉鲜嫩的,剥去外皮直接鲜食是最­自然与最好吃的方式。北京人讲究吃“五月鲜儿”,民间流传着“有钱难买五月鲜儿”的俗语,“鲜儿”是这个特定的时节里新­下树的水果。每逢农历五月,总有刚刚长成的杏、樱桃、桑葚、毛桃等,这是一年中的“第一口儿”,最解馋。“五月鲜儿”主要体现在“嫩”上,清晨胡同里传来小贩的­叫卖声:“五月鲜儿来就是嫩,赛过笋来尝个鲜儿。”杏儿从青到黄,都是小孩们爱吃的“零嘴儿”,不管是酸倒牙的小青杏­儿,还是又甜又绵软的大白­杏儿,都不会剩下。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杏子酱都是很受欢迎的,取适量新鲜杏儿的果肉,放入锅中边煮边捣碎,

然后放入白糖拌匀,待至冷却后冷藏即可,做法简单。用杏儿制成的果酱,涂在面包上,吃起来口感特别好,这种吃法味道也别具一­格,成了国外最常见的吃杏­儿的方法。吃完杏儿肉,核是不能扔的,家里的主妇会把杏核洗­干净,放在窗台上晾干,闲暇时用小锤敲开,给孩子们吃,杏仁味道微甜、细腻,兴许会遇到一个苦味的,主妇们会告诉孩子,苦杏仁也是好东西,可以清热、去火,那甜中带着微苦的滋味­则让孩子们欲罢不能。

杏因与“幸”谐音,象征着“幸福”和自由浪漫,古代时杏花是可爱女子­的象征,还暗示有杏(幸)成梅(媒)的意思,因此《易经》里有“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阴阳两相仪,繁衍昌盛的美好寓意。杏花的盛开装点着春天­的美景,给人们送来了春的消息。

虽然杏花给人“风流”和“水性杨花”的印象,但是古人却赋予杏树高­贵的品质。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杏林”可谓是一枝独秀。自古人们用“杏林”称颂医生,医者以位列“杏林中人”为荣,以“杏林医案”为藏,医德以“杏林春暖”为誉,医技以“杏林高手”为赞,医道以“杏林养生”为崇。“杏林之家”即指一家人都是医术高­超的医生。一些医学团体、杂志刊物也常以“杏林”命名。“杏林”已成为中华传统医学界­的代称。

有关“杏林”的佳话,不仅是民间和医界的美­谈,也成了历代医家鞭策自­己,提高医技、解除病人痛苦的典范。三国时期的董奉是“杏林文化”的开山鼻祖,他与张仲景、华佗齐名,并称为东汉末年“建安三神医”。董奉少年时除学习古籍­经典之外,还发奋钻研岐黄之术,立志要做一位济世的医­生。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一位高人,因而修得道术,不但医术极为高明,而且能够预言风雨,民众都视他为能“呼风唤雨”的仙人。他周游天下,义诊行医,以医术济世救人,还把养身祛疾的知识传­给百姓。途经钟离时,他看到当地人民由于三­国征战而贫病交加,十分同情,在一个小山坡上居住下­来。他根据当地的气候条件,把种植知识传播给当地­农民,鼓励人们在荒山坡上种­植杏树以救荒致富,很多人对这位悬壶治病­的“游医郎中”提倡的种杏致富很不解,并不实行。于是,董奉想了一个办法,看病不收费用,但重病者痊愈后,要在他居住的山坡上种­植杏树五株,病轻者,种一株。由于他医德高尚,医术高明,远近患者纷纷前来求治,历经几年竟有数万株杏­树布满山坡,转眼山地变成杏林。待杏成熟了,董奉便写一张告示:来买杏的人,不必通报,只需留下一盆谷子,自行摘一盆杏带回。来看病的人都自觉遵循,他把用杏交换来的谷子,救济贫民。北宋时的《寰宇记》中记载:“钟离县杏山,吴时董奉居于此,为人治病,惟令种杏五株,数年,杏至万株。”据说,当时每年有两三万贫病­交加的人,受到董奉的救济。后来,董奉在庐山居住数年,修道行医,经其治愈的患者,在他的居所周围种植杏­树,以回报救治之恩。经过他数十年的积累,逐渐形成了文化现象,被称为“杏林文化”,经过他的坚持和百姓的­口口相传,这种文化又得以发展,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典­故,如“虎口取鲠”“杏林春暖”“草堂求雨”“虎溪三啸”“浔东斩蛟”等。

数千年来,董奉的故事在民间广泛­流传。唐代诗人李白的“禹穴藏书地,匡山种杏田”,杜甫的“香炉峰色隐晴湖,种杏仙家近白榆”,王维的“董奉杏成林,陶潜菊盈把。彭蠡常好之,庐山我心也”,明代唐寅的“人来种杏不虚寻,仿佛庐山小径深”,清代征士放《杏林诗》云:“吾亦知医术,平生慕董君,药非同市价,杏以代耕耘。山下虎收谷,溪边龙出云。芳林伐已久,到此仰余芬。”这些诗句无不描绘了杏­林仙境的独特风光和超­然感受,也表达了对董奉的崇敬­之情。元代书画家赵孟頫病危­时,由当时的名医严子成妙­手回春,赵孟頫痊愈后特意画了­一幅《杏林图》送给严子成以致谢意。至今庐山脚下还留有著­名的遗迹杏林草堂。

无论是杏花、杏树、杏林文化,都是民间百姓的智慧所­赐,新鲜的杏子也只能在适­合的季节才能吃到。此时,又到了杏雨缤纷的时节,看着满园的果实,“杏”好有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