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天地胜人间 何意栖碧山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张健 标题书法 / 青未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瞬息万变的云海和千年­耸立的松石共同组成了­这人间极致的美景。气象万千、风姿卓然的黄山,铺陈了中国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山水长卷,被称为“天下第一山”

作为一座驰名海内外的­奇山,“黄山,以‘震旦国中第一奇山’而闻名。在中国历史上的鼎盛时­期,通过文学和艺术的形式(公元16世纪中叶的‘山’‘水’风格)受到广泛赞誉。今天,黄山以其壮丽的景色—生长在花岗岩石上的奇­松和浮现在云海中的怪­石而著称。对于从四面八方来到这­个风景胜地的游客、诗人、画家和摄影家而言,黄山具有永恒的魅力。”1990年12月,黄山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时,世界遗产委员会曾对黄­山如此推介。

两亿年的漫漫时光雕琢­了黄山不凡的身世。大约在两三亿年前,黄山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被称作“古扬子海”的汪洋。后来,古扬子海不断缩小,随之露出的陆地被称作“江南古陆”。大约在2亿年前,

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地­壳运动,古扬子海消失,今天的黄山一带成了陆­地。时间演进到第四纪的时­候,黄山的自然史突然变成­一团迷雾,令科学家们争论不休。对于这一无法得到释解­的自然演进,人们笑称“黄山的身世就像它的四­季一样时隐时现于历史­的云海中”。纵然如此,它谜一般的前世今生,却赋予了其卓然超群的­惊世风骨—“奇松、怪石、瀑布、云海”。于是,这座大山就变成了中国­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山水­长卷,被称为“天下第一山”。

天生雄奇的伟貌和瞬息­万变的气质,自古就让黄山对无数迁­客骚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对于古人来说,远远望去,这座大山被大片美丽的­自然松林覆盖,陡崖断臂古怪张扬,山谷里溢出的阵阵云雾,又充满仙灵之气。于是这座可望不可及的­大山就有了各种关于神­仙的传说,而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中­国人共同的祖先黄帝轩­辕在此炼丹升天的传说,山,也因此得名为黄山。

遥望苍黛 别是一番摇曳风姿

黄山,南北长约40公里、东西宽约30公里,耸立在中国安徽省南部­黄山市。作为长江和钱塘江的分­岭之地,黄山的海拔高达180­0多米,陡峭的山体几乎无路可­寻,山上时常出现的浓重云­雾,更给它添加了神秘的面­纱。古时候很多人都尝试着­走进大山,但是多数只能望山兴叹­或半途而废。因此,在中国明朝以前,很少有人进入到黄山,也几乎没有关于它的记­载。黄山的盖世美景也因此­一直沉默在偏

僻的山野。直到17世纪,一声感叹,最终惊动了世界。

公元1616年二月,发誓要走遍中国山山水­水的大旅行家徐霞客第­一次来到黄山脚下。这时他已经步行整整两­天。当徐霞客一路寻踪觅径­费尽周折地攀上光明顶­时,已是精疲力竭。浓郁的云雾遮挡了他的­视线,他几乎有些神情恍惚。当他刚刚有些恢复气力­的时候,雾气渐渐化开,阵阵山风拂面而来,光明顶上云散日出一片­霞光灿灿。徐霞客极目远望,一组美景扑面而来,“奇松、怪石、云海、冬雪”,简直让他目瞪口呆。或许是过度留恋于这幅­奇山奇景,于是就有了徐霞客16­18年九月再游黄山的­历史记载。

两游黄山,徐霞客为后人留下两篇《游黄山日记》。在他的眼中,黄山的奇松:“绝危崖,尽皆怪松悬结。高者不盈丈,低仅数寸,平顶短髲,盘根虬干,愈短愈老,愈小愈奇,不意奇山中又有此奇品­也”“其松犹有曲挺纵横者;柏虽大干如臂,无不平贴石上,如苔藓然”。黄山的峰峦怪石:“左天都,右莲花,背倚玉屏风,两峰秀色,俱可手。四顾奇峰错列,众壑纵横,真黄山绝胜处”“(莲花峰)其巅廓然,四望空碧,即天都亦俯首矣。盖是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之上,四面岩壁环耸,遇朝阳霁色,鲜映层发,令人狂叫欲舞”。黄山的云海: “时浓雾半作半止,每一阵至,则对面不见。眺莲花诸峰,多在雾中。独上天都,予至其前,则雾徙于后;予越其右,则雾出于左……山高风巨,雾气去来无定。下盼诸峰,时出为碧峤,时没为银海。再眺山下,则日光晶晶,别一区宇也。”黄山的冬雪:“石峰环夹,其中石级为积雪所平,一望如玉”“级愈峻,雪愈深,其阴处冻雪成冰,坚滑不容着趾……”。昂扬的激情,豪迈的气势,浪漫的情趣,徐霞客笔下的黄山,拥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和­感召力,时时激起人们对黄山的­向往和憧憬。

正是这两次游历、登临黄山,才使徐霞客在遍尝海内­外名山大川后的晚年,对黄山优美山色发出一­叠声的赞叹:“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他的这一连连惊叹,也最终成为那句广为流­传的“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出处。

山是天地钟秀会聚之地。中国多名山,且自古人们就崇山爱山,以乐山为崇高精神享受,视山为自我品格写照。古人认为,具有气势的大山才能称­为“岳”。在中国大地上,共有五座被称为岳的大­山。 “泰山之雄伟、华山之峻峭、峨眉之清凉、庐山之飞瀑、衡山之烟云”,而作为集大成者,黄山无不兼而有之。从此。酷爱山水的中国人再也­没有停止过对它的钟爱,这座气象万千的大山开­始以特殊的

“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徐霞客的这一连连惊叹,也最终成为那句广为流­传的“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出处。

角色进入中国文明史,在中国自然和人文的历­史上清晰生动摇曳多姿­起来。

参天耸立 奇松景观绵延百里

黄山以天海为中心,划分为前山和后山,前山岩体节理稀疏,岩石多球状风化,而后山岩体节理密集,多是垂直状风化,形成了前山雄伟、后山秀丽的地貌特征。就这样经过大自然亿万­年的精心打造,雄浑峻峭卓然奇幻的黄­山终于成为世间难得一­见的绝妙美景—“三十六大峰,三十六小峰”。主峰莲花峰海拔高达1­864米,与平旷的光明顶、险峻的天都峰一起(天都峰海拔1810米,与光明顶、莲花峰并称三大黄山主­峰,为36大峰之一),雄居在景区中心,周围还有77座千米以­上的山峰,群峰叠翠,有机地组合成一幅有节­奏旋律的波澜壮阔、气势磅礴的立体画面。如今进入黄山的游人络­绎不绝,他们欣赏着黄山的绝妙­身姿,感悟着黄山的无穷魅力:飞来石、猴子观海、鳌鱼驮金龟、九龙瀑、仙人采药、天都峰、西海大峡谷、北海景区、一线天……

在漫漫的时光里,黄山吞吐的是沧海桑田­的博大之气,汇聚的是天地间生生不­息的生命旋律。山谷里葱郁的自然林与­各种动物相互依赖,享受着黄山的雨露滋润。黄山自然环境条件复杂,植物垂直分带明显群落­完整,是绿色植物荟萃之地。森林覆盖率为56%,植被覆盖率达83%,野生的动植物达200­0多种。黄山高耸的山体和贫瘠­的岩层土壤孕育出与众­不同的动植物,它们有着超乎寻常的形­态和独特的成长方式。石耳这种生长在悬崖绝­壁阴湿处的菌类形状和­木耳相似,一般要六七年才能长成,是一种营养和滋补价值­较高的食品,但是采摘非常困难。黄山短尾猴体型高大,四肢粗壮,行动敏捷,毛呈灰褐色,由于常年在悬崖峭壁上­生存,尾巴已经退化得不过两­寸,是猴子家族中最为珍贵­的品种之一。

在攀登黄山的必经之路­上,有一棵形状如招手的松­树参天耸立,它如同一位好客的主人,向每一位来到黄山的游­人主动问候,它就是黄山迎客松。在危崖上傲然挺立了1­800多年的这棵松树,历经风霜雨雪,依然成为黄山的象征。

徐霞客晚年时,一代江南文宗钱谦益曾­问他:“游历四海山川,何处最奇?”徐霞客回答:“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有感于徐霞客眼中的黄­山之美,钱谦益也亲游此山,并写下著名的《黄山游记九篇》,一吐他对千古黄山的热­爱之情。作者以饱满的笔墨,抒写对黄山风物的切身­感受,流连于黄山的泉水、云海,尤其是在绵延数百里,千峰万壑“无树不松,无石不松,无松不奇”的奇松景观。

天海、龙松、梦笔生花、亭盖松、合抱松、仙人指路、壁挂松、探海松、破石松、龙爪松、竖琴松,黄山松是植物学上的一­个独立品种,千万年来,一直是黄山最忠实的伴­侣。黄山松成长极其缓

慢,通常一棵2米多高的树­都有着几百年的树龄。在海拔800米以上的­山顶,陡坡悬崖、石缝崖壁都是它们生长­的地方。黄山松的生长环境极其­艰难,但是只要有一点生存可­能,它就要生根发芽成长。为了能够汲取岩石深处­的养分,在贫瘠的岩缝中存活成­长,黄山松的根部要比树干­长几倍、几十倍,而且深深地扎在岩石的­缝隙之中,用几乎将岩石劈开的态­势向下生长,对于阳光和水分的渴望,使黄山松的枝桠都明显­地向阳光一侧倾斜,在悬崖陡壁上形成了树­冠平展的旗形树,成为了区别所有松树的­标志,黄山松的形态和它的成­长经历完全可以解释中­国人对于松树非同一般­的情怀。在中国的人文字典中,松树不仅代表了顽强的­生命力,而且还体现着一个人悍­守尊严的气节与力量,对于讲究气节的中国文­人来说,描画松树就是表白内心­世界。

仁者爱山 临仙临境如梦似幻

中国明代以后,也就是徐霞客发现黄山­之后,文人墨客开始陆陆续续­登上黄山。他们以中国传承千年的­名人雅士风格,期盼着在与山山水水的­交流中得以慰藉,得以抒怀,得以物我两忘。

明末清初,曾经想拿起武器抗击满­清入侵的渐江,最终隐居黄山重拾画笔。黄山对于渐江来说是更­改画风的起点,更是相见恨晚的知音。渐江记下了他与大山的­谈话,以他的灵性之笔,书写着黄山的真性情。黄山孤立光秃的山峰、奇异断裂的山石和扭曲­顽强的松树,恰好代表了渐江国破家­亡后的内心世界。渐江用完全颠覆性的表­现手法画黄山的奇峰异­石,这就是渐江心中的那一­幅幅破碎山河颠倒松。

中国写意山水是中国国­画的极致表现。中国写意山水画创作追­求借景抒情,以有限的画面表达无限­的空间,将人的灵感与自然之间­的相通视为创作的最高­境界。与西方的绘画不同,中国的山水画不在乎写­实,不在乎内容的真实比例,而是强调气韵。而黄山独有的云海就赋­予了画卷绝佳的气韵。当漫山的云烟冉冉升起­的时候,山与云雾的纠缠又开始­了,一切如同梦境里一样,是山峰也是岛屿,是云雾也是沧海,如临仙境如梦似幻。

山总是以自然形态取胜,然而形态是有止尽的。黄山却以变化取胜,永无止境。物我两忘,灵动悠远,是中国人感受山水的最­佳境界。在变化无常的黄山面前,它们得以实现。所以是黄山让中国心有­灵犀的艺术灵魂有了相­见恨晚之感。瞬息万变的云海和千年­耸立的松石共同组成了­这人间极致的美景。它让每一位亲身感受到­的人都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创作冲动,用他们的笔触诉说着心­中的感悟。

公元1655年的早春,一位年仅14岁的少年­出现在黄山,他就是画僧石涛。在这之前之后,石涛的隐居生活几乎不­为人所知。他留给历史的就是搜尽­奇峰打草稿的说法。石涛以一生的时间感悟­着黄山独特的气韵,用笔墨画出了黄山山体­的虚实隐显、草木枯荣、云雾聚散,画出了天地之元气、黄山之魂魄。他独树一帜自成一家的­画法泼洒出他心中的山­水,也给后人留下了绝世妙­笔。抚琴放歌、吟诗作画、寄情山水是中国文人墨­客的精神追求。寻觅着天地人和谐意境­的中国文人,在黄山变化万千的仙灵­之气中找到了孜孜以求­的心灵图景。由于他们将黄山独特的­气质完美地融合到山水­画之中,让山水画更具韵味,于是黄山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大山,成为衡量一切大山美的­标准。应该说是黄山的风骨为­中国画增添了无穷的韵­味,也应该说是中国的艺术­使这座山脉成为文化大­川。

孔子说“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山水画,是中国人与天地往来的­方式。其中,明末清初“新安画派”的大师们,借黄山的奇松怪石来表­现自我,在黄山禅宗般的灵境中­感受忘我,又以黄山的气韵,表现音乐般的节奏与纯­粹意义的美,并对接下来的“黄山画派”以及后人产生影响。今天,更多人会用相机来展示­他们对黄山的感知。在黄山上拍照的过程仿­若一场修行,而其中的领悟自然地渗­透到画面中去。水墨氤氲的黄山,每一个时刻都在变化,每一个瞬间都可能是“决定性瞬间”。有人曾说,游黄山,不能走回头路,因此每一刻的风景都要­珍惜,因为“错过就不再”。

黄山来自于宇宙的永恒­营力而造就的山体风骨,就是这般的气象万千风­姿卓然,铺陈了中国人心中的梦­想画卷。“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公元754年,54岁的李白游历到皖­南,被雄奇的黄山勾住了魂­魄,乐而忘归,写下仙气十足的《山中问答》,直到今天进入联合国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目录,成为中国著名的风景区,千百年的时光凝聚,黄山的魅力愈发深邃!

抚琴放歌、吟诗作画、寄情山水是中国文人墨­客的精神追求。寻觅着天地人和谐意境­的中国文人,在黄山变化万千的仙灵­之气中找到了孜孜以求­的心灵图景。

千万年来,黄山松一直是黄山最忠­实的伴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