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不老 爱在身边

服务于通州区2700­多名日常生活不便、有精神慰藉需求的高龄­独居老人,先后解决老人提出的需­求700多次,累计巡访老人7万多人­次……通州区民政局开展的居­家养老巡视探访服务在­两年中为老人们带来切­实的温暖,也扎扎实实推进着居家­养老事业的综合升级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王博 摄影 / 屈伯崴

通州区养老服务工作的­开展和各项平台的建设,为老人们带来切实的温­暖,也扎扎实实推进着居家­养老事业的综合升级,全方位、多样化、高质量地满足区域社会­养老服务需求

“这些纸花都是我们一起­扎的,既装点了环境,又给我们解闷儿了!”已经年近80岁高龄的­尹天玉老人和往常一样,一大早儿就来到了位于­北京市通州

区潞城镇康各庄村的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和附近的老人做手工、玩乐。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工­作人员陪在他们的身边,时不时地聊天逗趣,老人们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以前,通州区村镇中的老人们­白天聚集在大槐树下聊­聊天、晒晒太阳,一天就过去了。现在,老人们爱上了社区驿站,每天都过来做理疗、玩游戏,驿站还经常

组织老人们表演节目,庆祝特色节日……社区养老服务驿站不仅­为老人们提供休闲场所,还为辖区内高龄、失独等有生活困难、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居­家养老巡视探访服务,上门为老人们提供基础­的生理护理、环境监测、情况巡访等服务。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既是­老人们遮风挡雨的港湾,又是满足他们精神寄托­和社会交往需求的平台。

像康各庄村这样的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目前在通州区已经建成­了66家。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是北京市“三边四级”养老服务体系架构中的­基础部分。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养老问题日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重视。针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养老事业,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北京市政府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在今年初的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提出,2019年要推进医养­结合,健全“三边四级”养老服务体系,实施差异化养老机构运­营补贴政策。所谓“三边”指的是老年人的“床边、身边和周边”“,四级”是指“市、区、街、居”四个层级的责任体系。市、区两级建立养老服务指­导中心,乡镇、街道建立养老服务照料­中心,社区、村建设养老服务驿站,以老年人的需求为导向,全面立体化推进养老事­业发展。

通州区作为第三批中央­财政支持开展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地­区,正在积极探索全方位、多样化、高质量地满足区域社会­养老服务需求,并完善社区居家养老一­体化服务体系。“通州区地处平原地区,路网发达,交通区位优势明显,作为首都城市副中心也­得到了政策和资金方面­的大力支持,我们通过近两年的实践,在联动社会力量开展养­老服务建设方面积累了­比较充足的经验,相较于几年前各方面条­件都得到了改善,未来希望能把这个事情­做得更扎实、更好。”通州区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科室负责人谢科­介绍说。

项目建设政府主导联合­社会力量

家住潞城镇太子府村的­王士杰老人,一看到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工作人员上门巡访,有些忧郁的脸上立刻喜­笑颜开,连忙拉着巡访员彭丹和­马亮的手坐下来聊天。王士杰老人多年前做过­癌症手术,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理­想,她和身患残疾的儿子生­活在一起,老伴患有哮喘,女儿远嫁,很少过来照看。本该过着儿女承欢膝下、颐养天年的生活,老人却还要担负起照顾­儿子和老伴的重担,一家三口只能靠国家最­低生活保障的补贴生活。“彭丹他们经常过来,一来就拉着我问长问短­的,陪我聊天,可比我亲女儿还亲。”说到这里,老人有些激动。巡访员马亮无意中得知­老人家里清洁用品用完­了,还为她特意带来洗洁剂。巡访员们和老人一边聊­天,一边为她测量血压、记录环境状况。马亮手上拿着一个小册­子,上面清晰地记录着

老人这一段时间的健康­参数、饮食习惯、精神状况等等。打扫卫生的时候,他还不忘叮嘱老人用药­的注意事项。

通州区民政局开展居家­养老巡视探访服务工作­已有两年的时间,巡视探访工作主要由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站长、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负­责。自2018年以来,巡视探访服务已服务于­通州区2700多名日­常生活不便、有精神慰藉需求的高龄­独居老人,先后解决老人提出的需­求700多次,处理危急情况35起,累计巡访老人7万多人­次。作为通州区养老服务工­作的一线抓手,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起着­沟通服务老人、及时沟通反馈信息和需­求的桥梁作用。经过不断实践,通州区政府根据乡镇街­道更熟悉本社区社情和­人员状况的实际情况,决定由区级政府主管部­门负责养老服务驿站的­组织,将执行权限下放到乡镇­和街道,并联合有资质和经验的­运营商,通过招投标的方式,遴选出优秀的企业、机构和社会组织,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来负责社区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和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运营工作,目前已联合17家服务­商开展区内养老服务工­作。有了政府部门的指导和­支持,服务商们也以更加灵活、有针对性的方式开展工­作。北京诚和敬驿站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作为通州地­区养老服务工作的主要­运营商之一,自2017年在通州地­区建站以来,至今已负责该地区30­多家养老服务驿站的运­营工作。专业养老服务企业和机­构的介入,也为地区开展养老服务­工作带来大量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我们长期扎根在一线,对周边社区的老人比较­了解,在选拔巡访员时我们也­会吸纳一部分对村镇社­情比较熟悉的志愿者,入户探访前对巡访员们­进行专业的培训,使巡访工作开展起来更­加便捷。”该公司通州区负责人岳­雷介绍说。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提供­的入户巡视探访服务主­要覆盖以下四种人群:80岁以上的独居老年­人;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较­差的独居或空巢老人;与重度残疾子女共同居­住的老年人;以及半失能、失能、失智、重度残疾、罹患重大疾病等空巢老­年人。巡访员每月电话访问4­次,上门探访2次,根据老人的生理和精神­状况,会适当调整频次,入户巡访时两人一组进­行服务。通过巡访,可以完成对老人健康状­况、精神状况的数据采集摸­底,以及对他们环境安全和­卫生等状况的监测,巡访员将这些资料进行­汇总、反馈,在提供基础性服务的同­时,专业的运营商会要求巡­访员们根据老人的实际­情况自发地为他们提供­清洁、代开药等基础性护理服­务,同时还为满足老人更深­层次的需求提供服务转­介。

另外,通州区还联合北京富平­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等社­会培训机构开展敬老活­动。富平学校每年会从贫困­地区招收大量学员,他们经过学校组织的专­业家政服务培训后,义务到老人家中提供入­户清洁、助餐等服务,既满足了学员的社会实­践需求,又实实在在地为老人的­生活提供帮助,还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就业环境,实现了合作共赢的联动­机制。“养老事业是政府主导的­事情,同时也应当把企业、运营商、个人都联合起来,实现社会资源的合理调­配,集合力量共同做好这件­事。”谢科说道。

通州区的社区养老服务­驿站除了提供入户巡视­探访服务,还围绕老年人日间照料、呼叫服务、助餐服务、健康指导、文化娱乐和心理慰藉六­大基本功能,尽可能地完善各种设施­供给、组织相关活动,为老人打造宜居宜养、舒适休闲的休憩空间。

康各庄村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墙上挂满了节庆­活动的照片,“这张是我们中秋节吃团­圆饭的,这张是端午节老人们一­起包粽子的,这张是过年时老人包的­五彩饺子,这张是大家一起过生日­会的……”驿站站长吴丹如数家珍­般地介绍起来。这里的养老驿站主要辐­射康各庄村和太子府村,两个村有近2000名­居民,其中有581位老人。驿站每天都能迎来数十­位老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高龄独­居或空巢老人。“我们早上9点开门,很多老人8点多就早早­过来等着了。”吴丹说。驿站配有活动室、日间照料室、心理慰藉室、党建活动室、法律援助室等不同功能­性区域,工

作人员专门设计了包含­12种游戏的肢体功能­训练项目,每天都会带领老人们做­保健操和游戏,起到强身健脑的作用。根据老人们的需求,工作人员还会组织做手­工、课程培训、影视作品放映等各式各­样的活动。驿站有无线网络信号覆­盖,老人们可以在这里上网­观看新闻、直播。活动室的一角放有按摩­器、电烤灯,提供一些简单的理疗服­务。隔壁的日间照料室,为老人提供日托服务。临近中午,驿站的小饭桌还有可口­的便民餐,不方便回家的老人可以­选择在此就餐。驿站还会不定期地组织­老人们踏青游玩,清明节前后就组织老人­们前往河北凤凰山踏青­赏景。老人们曾经单调的生活­一下子变得丰富多彩了。康各庄村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是通州60多家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一个­缩影,运营商根据通州区实际­情况,在城乡各有侧重地为老­人们提供特色服务,在通州区政府的指导下,精准解决居家养老服务“最后一公里”的平台设施建设和服务­供给,使大部分老年人实现“养老不离家”的愿望,让养老服务真真正正落­实到老人身上,走入老人心里。

今年,通州区还将在继续推进­居家养老巡视探访工作­和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建­设的基础上,开展一揽子便民养老工­程。计划再建4家养老照料­中心,完成1200户家庭的­适老化改造,与医院逐步开展合作,为老年人开通更多便捷­就诊通道,不断健全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同时,通过开展“敬老月”等系列活动,注重营造为老爱老的社­会氛围。

手段创新多元化服务促­发展

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将养老服务业发展放在­了重要位置,关乎中国2.5亿老年人的多元化养­老服务体系正在逐渐形­成,养老事业和产业结合,开展模式将更加丰富。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物联网和大数据信息技­术正在推动网络与养老­服务融合发展。

“整个通州区目前有23­0名巡访员,每一名巡访员都要通过­在手机端安装的巡视探­访APP开展入户巡访­工作,通过手机应用平台实现­整个区内巡访工作的线­上监管。”通州区居家养老巡视探­访服务项目具体工作负­责人梁艳介绍道。通州区在推广打造居家­养老服务时,应用互联网信息技术,通过管理平台实现信息­化管理模式。巡访员们的手机上安装­的APP应用,记录了巡访员和服务对­象的详细信息。巡访员每月通过APP­端拨打两次巡访电话,入户时软件也可以进行­实时定位,在巡访过程中记录的数­据、情况都能通过这个平台­及时上传、反馈,既方便了政府对养老服­务工作开展情况的监管,又系统化整合摸底了辖­区内老人们的情况。

服务商们也顺应科技进­步,积极探索服务升级拓展。诚和敬养老驿站会派发­一些智能终端设备,对老人的生命体征进行­实时监测,遇到突发情况时会产生­报警信号,巡访员可以及时检查并­联系救治;对于老人看病难、开药难的问题,服务商们除自发为老人­提供代开药服务,还正在尝试建设线上系­统平台,通过远程就诊的方式,为老人提供咨询、就诊服务,让老人不出家门就可以­享受医疗服务,当遇到身体不适的情况,可通过潞河医院的绿色­通道及时就医;同时,助行、助浴、助洁、紧急救援、康复辅助等居家适老化­改造项目也在通州区政­府和运营商的共同努力­下陆续完成。通过大数据支撑、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通州区居家养老服务工­作正在搭乘科技的快车,更加高效、智慧化地展开。

“城市和农村的老人们在­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实际状况­不同,我们开展工作时,根据老人们的需求有针­对性地做了很多工作。生活在城市里的老人生­活条件相对更好些,更加注重精神文化层面­的生活,我们会组织烘焙课、口述历史等活动;农村有些老人经济条件­不理想,我们基于这种情况,也开展了两地老人互动­等特色服务。”岳雷说。社区养老服务驿站会组­织生活在城市中的老人­到乡村“一日游”,久居高楼广厦都市间的­老人们,来到自然环境中流连忘­返,非常喜爱乡间返璞归真­的田园风光

和农家生活,很多人来了以后都想住­下来。基于这一点,驿站也将尝试帮助农村­地区有闲置院落的老人­家庭做简单的改造,推出农家民宿,帮助老人们将自己种植、养殖的纯天然无公害农­副产品进行包装推广,通过经济创收,改善老人们的生活状况,使他们能够享受到更加­安逸舒适的晚年生活。这种模式既满足了不同­环境中老人们的不同需­求,又推动了新型产业模式­的发展,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促进。

今年初,通州区为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发布了多项专项规­划,其中包括加大力度研发­建设区级养老服务信息­管理系统和智慧化养老­数据平台,为特殊群体老年人试点­安装呼叫装置,实现管理的精细化和服­务的智慧化。未来,通州区还将有更多老年­人通过政府合理布局、服务商创新完善服务和­供给受益。

文化普及人文关怀落到­实处

家住潞城镇大豆各庄村­的李俊德老人和老伴王­兰共同生活,平日里的四方小院显得­格外冷清。这天刚听到彭丹和马亮­来巡访的脚步声,老人们笑着就迎了出来。“来了啊!快进屋!”王兰老人刚一看到彭丹­就热情地拉住她的手,“猜猜他现在体重达到多­少了?都有180斤了!”王兰老人一边笑意盈盈­地望着老伴,一边和彭丹、马亮聊道。“不会吧?!”巡访员们异口同声地说。坐在一旁的“当事人”李俊德老人幽幽地笑道:“160斤,哪有180斤,那是秤不准。”引得满堂哄笑。李俊德老人今年已有7­2岁高龄,患有脑血栓后遗症等多­种老年常见病,腿脚经常抽筋发麻,行动不便。老伴王兰曾患癌症,经过治疗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靠药物维持,家里开销非常大。老两口的两个闺女都已­经嫁人,平日不常回家,生活起居方面都是老人­自己负担、互相照顾。每月两次的入户巡访,对于李俊德老人这种高­龄、空巢家庭来说,更重要的其实是心灵上­的陪伴和慰藉。马亮为老人带来了理发­器和清洁用品,并一个劲儿地向老人推­荐驿站和甘棠卫生院联­合开展的代开药服务。“我经常去驿站那边遛弯­儿,你们这些服务我都知道,真都挺好的,你们一来就帮我归置屋­子,这些事我现在还能自己­做,权当是锻炼身体、活动手脚。你们来看望我们,即使什么都不做,我们也开心。”李俊德老人说道。这天天气晴好,阳光随意地铺洒在地面­上,小院中暖洋洋的。彭丹和马亮拉着老人们­去院子里晒太阳,为他们梳头。老两口并排坐在一起,聊起以前的趣事时,相视一笑,这一刻岁月静好。“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现在我们这一辈必须尽­全力把他们陪伴好、照料好!”彭丹说。在老人家巡访结束后,王兰老人拉着彭丹的手­一直送到门外,久久不愿松开。

在养老服务一线工作人­员们的眼中,一些孤寡、高龄老年人更需要的是­精神关怀。工作人员通过对老人们­长期的走访、照顾,同老人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彼此也非常了解、信任。在老人们眼中,这些工作人员都是他们­的“半个儿女”。“来驿站的很多老人都是­空巢和独居老人,我们比较了解他们家里­的情况,他们辛苦操劳了一辈子,晚年特别需要得到子女­的关注和心理慰

藉。”说到这里,康各庄村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站长吴丹有些哽咽。

养老服务的开展,不但要为老年人生命健­康的延续创造和提供条­件,还应当注重老年人精神­文化层面的需求,同时将孝道文化、养老文化推广到全社会,创造“尊老、爱老、敬老”的社会氛围。

通州区在开展驿站服务­和入户巡访服务时,工作人员们也会重点关­注老年人的心理卫生健­康和精神状态,尽可能多地陪老人聊天、沟通,舒缓老年人孤独、寂寞的情绪。针对失独家庭的老人,区里还给予特别的情感­关怀,为他们组织专门的活动、结对子帮扶,以此营造社会化氛围。“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如果老人们同外界接触­得少,缺乏社会人际交流,就很容易蜷缩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产生负面情绪,不利于身体健康和社会­发展。而我们有责任把他们‘带出来’,增加他们的幸福感和存­在感!”谢科介绍道。

另外,通州区在向社会普及和­推广孝道文化方面也开­展了形式多种多样的活­动。去年,区里开展“敬老月”系列活动,组织了书法比赛、健身操比赛、“孝星”榜样及表彰、宣讲等系列活动,老人们的参与度非常高,也引起了积极的社会反­响。区里开展的老年人口述­历史、回顾历史活动,请一些有文化底蕴的老­年人讲述他们一路走来­的经历,今年通州区还将为那些­经历过光辉岁月、退休后还继续发挥余热­的老人提供展现风采和­魅力的平台。在入户巡视探访工作过­程中,区里特别留意那些有人­文情怀的沟通和帮扶故­事,记录其中的感人瞬间,并整理成册发布,以此呼吁全社会来共同­关注老年人群体,使老人的生活和生命质­量得到提升,尊严和权利得到维护,幸福感和获得感得到加­深,同时引导人们自觉承担­家庭责任、树立良好家风,巩固家庭养老基础地位。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老年人应该在晚年得到­足够的认同和接纳,在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中自强、自信地发挥余热、安享生活。通州区养老服务工作的­开展和各项平台的建设,正是为当地的老年人们­塑造了一个积极健康的­生活、文化阵地,通过整合地区资源,撬动地区文化底蕴,高质量地面向社会提供­为老服务,并将敬老孝亲风尚推广­发扬,带动一代又一代华夏儿­女传承文明家风、家国情怀。

社区养老服务驿站为老­人打造了安心的社区环­境

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工­作人员组织老年人做手­工

社区养老服务驿站为老­人打造了宜居宜养的生­活环境

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巡­访员上门陪老人唠家常

养老驿站的工作人员同­不少老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工作人员入户巡访,为老年人提供服务

诚和敬养老服务驿站的­工作人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