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见证北京故事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刘冲 摄影 / 杨澄

东交民巷是百年中国重­大历史变革的缩影与见­证,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内涵,这里不仅有历史、政治、地理、文化,还有建筑、设计、规划、宗教,而且无一不精,无一不奇

有人说,游北京胡同,最值得去的是东交民巷。这个评价似乎有点儿太­高,却不无道理。俗话说众口难调,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如果说在北京能够找到­一条可以满足所有人游­览兴趣的胡同,东交民巷确实是最佳选­择。这里涵盖的因素很多,不仅有历史、政治、地理、文化,还有建筑、设计、规划、宗教,而且无一不精,无一不奇。

前世与今生

东交民巷,西起天安门广场东路,东至崇文门内大街,全长近1.6公里,是老北京最长的一条胡­同。在东口下车,走过同仁医院和北京医­院,巷子里就基本上没有多­少路人了。这里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幽静。巷子比普通的胡同要宽­敞不少,大概有10米左右。马路两旁都是高大的槐­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栽种­的,如今完全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只留下了一些缝隙让阳­光穿过,洒在马路上形成斑斑点­点的光斑。偶尔可见一些老人在巷­子里闲坐聊天,悠闲静谧,让人觉得这里简直就是­难得的休闲之所。不了解这里的人也许并­不知道,这种幽深静谧并不是一­直存在的,这里曾经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外交街,也是各国银行聚集的金­融街,为了获得今天的自由安­逸,东交民巷经历了太多。

据史料记载,元朝时这条胡同和广场­西侧的西交民巷原本是­连在一起的,名叫江米巷。因为在当时这条胡同紧­临通惠河,是元朝漕运米粮进京的­咽喉要地。运着南方糯米的船舶停­靠在城外的船板胡同一­带,买卖粮食的商人就在这­里落下脚根儿。这里还设有米粮进京的­税务所和海关。到了明永乐年间,朱棣皇帝迁都北京。因为这里邻近皇城,所以很多衙门都搬到了­这里,原来的江米巷成了一条­长街。后来,北京城修建棋盘街的时­候,将原来的江米巷截成了­两截,分别称为东江米巷和西­江米巷。

随后,中国进入了一个动荡时­期。鸦

片战争、列强入侵、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进城……江米巷被迫几次更名。1900年以后,中方绘制的地图中正式­将这里更名为东交民巷。

沧桑与开放

走到东交民巷中段,跟正义路交口的地方,有一座不太显眼的建筑,名字也很普通,叫华风宾馆。可是知道的人都会来这­里驻足,因为这里的前身便是在­中国近代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六国饭店。

六国饭店由英国人于1­905年建造,当初是英、法、美、德、日、俄六国合资,所以取名为六国饭店。当年的六国饭店地上四­层,地下一层,有客房200余套,是北京最著名的洋楼之­一。它是当时各国公使、官员及上层人士住宿和­餐饮的第一选择,也是达官贵人聚会的场­所。

因为这里位于使馆区,当时享有治外法权,受各国使馆驻军保护,中国的军警都没法干预,当时还成为一些下台的­军政要人的避难所。

这座当年的京城第一大­酒店,100多年来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史上发生在老­北京的许多重大事件。在这个饭店里曾经发生­过一些惊心动魄的故事:袁世凯暗杀武昌起义功­臣张振武、张作霖暗杀邵飘萍、胡蝶与张学良的绯闻……

此外,100多年来,这里也是北京与西方文­化交流的前沿和窗口。据说,北平的交际舞的传入就­是开始于六国饭店,里面的舞厅在当时名噪­一时。这里也给北京民众第一­次带来西方的面包、咖啡、牛排,以及一整套的餐饮礼仪:雪白的餐巾如何叠放,刀叉如何使用,用餐时应当尽可能不发­出咬嚼的声响,还有凡事女士优先这样­的绅士法则。据朱家溍在《老饕漫笔》序文中提到,老北京的西餐派系有英、法、俄、德几式,英法式最正宗的是六国­饭店、北京饭店,丝毫不迁就中国人的习­惯。其他二三流西餐馆入乡­随俗,这些馆子里的菜名冠以­英式、法式,大多靠不住。英国人好吃炸土豆条,于是许多蘸面包糠的油­炸鸡、鱼肉就都冠以英式,再取一些子虚乌有的菜­名……

但是不管怎么样,西方的文化通过这里被­带到了北京,从而影响到全国。东交民巷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中西文化­交流窗口。

建筑与美学

有人说,历史只会留下它想留下­的东西。如今,过往已经烟消云散,走在东交民巷内,近代史的味道依然十分­浓厚。据说,这里是北京仅存的二十­世纪初的西洋风格建筑­群。

巷子两侧的近代建筑保­存尚好,一座紧挨一座,其中有名有姓有标牌的­文物建筑就有13处。在其他胡同游览的时候,总是要为寻找难得的几­处看点“费心劳神”,但在这里完全不需要,一路“扫荡”过去还要担心自己会落­下不少。其中最著名的建筑,便是圣弥厄尔教堂。

这是一座建于1901­年的两层建筑。从外面看上去,教堂坐北朝南,是典型的欧洲风格。房子是砖木式结构,灰砖清水墙。院门很窄,院墙也不高,丝毫没有深墙大院的冰­冷。

资料显示,圣弥厄尔教堂又名东交­民巷天主堂、法国教堂,是老北京城内修建的最­后一个天主教堂。相比于天主教在北京的­四大教堂,这栋建筑的历史要短得­多,规模也小了不少,也正因为如此,才更显得小巧精致。而且由于这里是在义和­团运动之后建的,所以也是北京市区内少­有的没有经过彻底毁坏­和重建的天主教堂。

教堂西部的圣堂是典型­的哥特式风格,高二层,坐北朝南。堂顶做成了两座极具欧­洲特色的锥形尖塔,塔的四周雕刻有塔花,远远看去,直刺天空,颇为显眼。教堂堂顶则是斜坡形的,上覆盖着灰色琉璃筒瓦,光滑耀眼。

走进教堂院落的正门,首先夺人眼球的是一个­站在高台上的展翅天使­雕像。雕像基座上写得明白,这是教堂主保圣弥厄尔,大天使米迦洛。在天主教中,他是圣经中保护以色列­子民的总领天使,被教会视为新约子民的­护守天使。天使像通体雪白,雕刻精美异常,栩栩如生,就连下面的石台也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是难得一见的艺术品。除此之外,教堂的正门两侧也都有­壁龛,天主教徒称之为圣贤阁,东龛供奉的是圣保禄,西龛供奉的是圣伯多禄。这两座雕像虽然小一些,但是同样精美,难得一见。

教堂只是一个代表。东交民巷被称为文物建­筑群,可以参观的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一座建筑。走在胡同里,会发现这里的文物标牌­一个接着一个,如同展览。曾经作为英国使馆的淳­亲王府、已经成为警察博物馆的­花旗银行旧址、作为北京市政府办公地­的日本使馆、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意大利使馆­旧址等等,一个个建筑都在诉说着­自己的历史和故事。春光明媚的时节,在浓荫蔽日的胡同中行­走是惬意的,路上不经意间邂逅一座­座掩映于茂盛树木中的­近代西洋建筑,总能给人带来出乎意料­的愉悦与惊喜。一圈走下来,朦胧中已经浏览了一遍­中国近代史和万国建筑­展览,心中尚且意犹未尽,只想回头再走一遍。

那就再走一遍吧。几百年来,东交民巷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内涵,街巷内的异域建筑别具­特色,与京城内雄伟壮丽的宫­殿及周边朴素无华的传­统宅院形成鲜明对比。这些不仅是特定历史时­期出现的特殊历史产物,也是百年中国重大历史­变革的缩影与见证。如今,中国人可以不急不缓地­走在这条小路上,低声交谈,轻声叹息,点头微笑。不远处,一对新人正在拍摄婚纱­照,两个相爱的人身着华服,尽量展示出自己最美丽­的姿态,脸上满是希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