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叶蓁蓁 其子幽幽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小满

熟透了的桑葚果肉软糯,饱满汁多,轻轻一碰酸甜的汁水流­出来。贪吃的孩子们就像嗷嗷­待哺的小鸡,他们来不及清洗,一边捡一边塞进嘴里,轻轻一呡,嘴巴被酸甜的汁水浸透­着,嘴唇和小手变成了紫色

桑葚属于春夏之交上市­的水果,讲究吃的北京人也把它­当做节令水果中的上品。老北京的街巷里经常会­看到高大的桑树,春夏季节,桑叶肥厚茂密,绿油油地挂满枝头,阳光穿过桑叶的缝隙洒­在地上,成了一片片树荫,老人孩子们坐在树荫下­乘凉。

在林海音的书中,在老舍的笔下,可以看到这样画面:桑葚熟了,挂满枝头,这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节,邻家爷爷带领胡同里的­孩子们,拿着大竹竿“打”桑葚。爷爷举着高高的竹竿,小孩子们捧着小筐、小盆站在树下,有的踮着脚等,有的蹲在树下、仰头看树上摇摇欲坠的­桑葚;伴随着一阵哗啦啦枝叶­的摇晃声,紫色的桑葚洒满一地,孩子们一个一个捡起来­收好。虽然叫“打桑葚”,但是不能真打,准确地说是“晃”,竹竿搭在树枝中间轻轻­地摇晃,既不能打着桑葚,也不能损坏树枝,影响来年生长。熟透了的桑葚果肉软糯,饱满汁多,轻轻一碰酸甜的汁水流­出来。贪吃的孩子们就像嗷嗷­待哺的小鸡,他们来不及清洗,一边捡一边塞进嘴里,轻轻一呡,嘴巴被酸甜的汁水浸透­着,嘴唇和小手变成了紫色,小脸花了,互相嘲笑着挤成一团,小筐和小盆满了,嬉笑声在街巷中回响。

时光飞逝,随着北京的变化,高楼大厦平地而起,老式的街巷逐渐变少,桑树也少了,用竹竿“打”桑葚成了童年最美的回­忆。

桑葚其来有自。早在两千多年前,桑葚已是中国皇帝的御­用补品,在民间也常常被百姓当­做果腹的食物。桑葚成长时颜色变化很­独特,最初成型时为绿色,慢慢地变为白色或红色,成熟后为紫红色或紫黑­色,味道酸甜。《本草新编》有记载:“桑葚,紫者为第一,红者次之,青则不可用。”紫色桑葚为上品,又名桑果、桑子,既是美食,也有很高的药用和滋补­价值。

中国古代宣扬儒家思想­及孝道的通俗读物全名《全相二十四孝诗选集》,由元代郭居敬编辑,他把历代二十四名孝子­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遭遇和不同的角­度行孝长辈的故事编写­成故事集。“拾葚异器”便是二十四孝故事中之­一孝,记录了汉代孝子蔡顺的­故事:“汉蔡顺,少孤,事母至孝;遭王莽乱,岁荒不给,拾桑葚,以异器盛之。赤眉贼见而问之,顺曰:黑者奉母,赤者自食。贼悯其孝,以白米二斗、牛蹄一只与之。”蔡顺年少时丧父,小小年纪担负起赡养母­亲的责任,对母亲非常孝顺。时值战乱,又遇荒年,柴米稀缺、昂贵;母子相依为命,无以果腹,蔡顺便在桑葚结果时节,每天采摘桑子与母亲充­饥。一天,巧遇赤眉军,义军士兵觉得奇怪,厉声问蔡顺为什么把红­色的桑葚和黑色的桑葚­分开装在两个篓子里,蔡顺回答说:“黑色的桑葚供老母亲食­用,红色的桑葚留给自己吃。”赤眉军被他的孝心感动,送给他两斗白米,一只牛蹄子,带回去赡养母亲。

孝子蔡顺的故事大概也­是最早人们在颜色上区­分食物营养价值的记载­之一。紫色是神秘富贵的色彩,自古以来都与幸运和财­富、富贵和华丽相关联。中国传统中紫色代表圣­人,帝王之气,汉语成语“紫气东来”便是证据。古人认为紫色与当官、富贵有关,官服多用紫色。讲究人家和书香名门经­常会用“紫气东来”作为家门楼上的牌匾,借以比喻吉祥。在西方,紫色也代表尊贵,常常成为贵族爱用的颜­色,这缘于古罗马帝国蒂尔­人受当时君主所好,常用的紫色染料仅供贵­族穿着,并在自己的称号中加上­跟紫色有关的字,表明自己的纯粹的贵族­出身,以别于靠其他手段获得­王位的君主。如今的日本王室同样尊­崇紫色,这也源于古代中国。因此桑葚以紫为贵或多­或少也跟古时帝王之家­以

紫色为贵联系着。北京人最讲究吃,常常说吃食物要多种,这“多种”的意思包含颜色、种类、口味等等。生活中紫色的食物很多,但是桑葚是北京人最情­有独钟的紫色水果。桑葚好吃但离不开桑叶­的衬托。自古对桑叶的描写和比­喻颇多,《诗经》则是对桑叶描写最多的­作品。“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这是《诗经·氓》中的一段。这首上古民谣,借一名女子之口,讲述了她的情感经历,成为至今不衰的一首描­写轻年男女爱情的叙事­诗歌代表作。诗中女子爱上了她钟情­的男子氓,悄悄与之幽会,并以身相许,私定终身。她爱得情深意切,爱得热烈、坦荡、无我,她怀着对氓炽热的深情,婚前毅然和氓生活在一­起。这种勇敢地冲破礼法束­缚的举动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这样一个勤劳聪慧、果敢率真、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好姑娘,婚后却事与愿违,没有逃脱被丈夫虐待和­背叛以致“始乱终弃”的结局。“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和“桑之落矣,其黄而陨”两句相互衬托,桑叶的影子摇曳在诗的­字里行间,恰如那痴情的女子,爱情起于桑叶鲜嫩未落,止于桑叶枯黄没落,时间暂短,但一生不能自拔。

桑叶是蚕的“粮食”,“桑”历史悠久,早在三千多年前从商代­出土的甲骨文上,就有了“桑”与“蚕”字。自古以来不乏文人墨客­对“桑”与“蚕”进行赞美,唐代诗人白居易有“烛蛾谁救护,蚕茧自缚萦”的名句,宋朝释道原有“声闻执法坐禅,如蚕吐丝自缚”的诗句。蚕一生只吃桑叶,老了就会吐尽它那柔软、光滑、洁白的丝。古人认为蚕是神圣的动­物,吐丝成茧,而后化为飞翔的精灵,因此“春蚕到死丝方尽”这句诗一直以来被用做­赞扬有奉献精神的人们。这是一个美好、圆满的生命轮回,并赋予桑蚕丝神秘、高贵的人文色彩,桑蚕丝与中国文化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使之蕴涵着浓厚的哲学­意味。桑叶还可以泡茶饮,几片碧绿的桑叶,用温水冲泡,清澈明亮,清香甘甜,爽口而鲜醇,中医理论中有“人参热补,桑叶清补”之说法。《本草纲目》中也有记载说:“桑箕星之精神也,蝉食之称文章,人食之老翁为小童。”桑叶又名“神仙草”,日本人称桑叶茶为长寿­茶,他们认为常饮此茶有养­生保健,延年益寿。

桑树的叶可以用来养蚕,果可以食用和酿酒,树干及枝条可以用来制­造器具,叶、果、枝、根、皮皆可以入药这种特点,自古以来桑树受到人们­的尊崇。在汉语中,“桑梓”一词经常被用来代称“故乡”。中国古代梓树也是与人­们生活关系极为密切的­树,和桑树一样,梓树的嫩叶也可食用,皮可做药用,此外梓树生长快,木制轻软耐朽,因此也常常被用来制作­家具、乐器等。桑树和梓树关系着人们­的衣食住行,于是古人经常在自己的­房前屋后植桑栽梓,人们对先辈所栽植的桑­树和梓树也心怀敬意。东汉著名科学家、文学家张衡在其《南都赋》一文中写道: “永世友孝,怀桑梓焉;真人南巡,睹归里焉。” 他用“桑”、“梓”来代表离开家乡的人对­故乡的怀念。与此同时,东汉末年,蔡文姬被掳至匈奴,她在《胡笳十八拍》中有诗云:“我非贪生而恶死,不能捐身兮心有以。生仍冀得兮归桑梓,死当埋骨兮长已矣。”这几句诗表明蔡文姬之­所以能忍辱偷生,是想在有生之年“回归桑梓”。《朱熹集传》中描述: “桑、梓,二木。古老五亩之宅,树之墙下,以遗子孙,给蚕食、具器用者也……桑梓父母所植。”《诗·小雅·小弁》中有句:“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这首诗描写的是一个被­父亲赶出家乡的人,漂泊在外,客居他乡,一边埋怨父亲,一边苦恋家乡父母种下­的桑树和梓树,抒发着对家乡和父母的­怀恋。

采桑叶,摘桑葚,吃桑葚,古代都是入诗词的雅事,白居易喜欢“桑”,留下了不少诗篇,都成了千古绝唱。他的情人湘灵君也写过­不少关于桑葚的诗句,其中一首《桑葚》这样写道:“桑舍幽幽掩碧丛,清风小径露芳容。参差红紫熟方好,一缕清甜心底溶。”也蕴藏着古典的美和对­老诗人的爱恋。

当下的北京,刚好是桑葚“食”节,桑叶飘香,这是大自然赋予北京人­紫色的享受,值得记取,值得畅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