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胡同老味道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赵兴雪 摄影 / 屈伯崴

炎炎夏季,位于东城南锣鼓巷地区­的胡同整治修缮工程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这些具有百年历史的老­胡同,在修缮中保持了老城风­貌,留住了老北京的记忆和­乡愁

炎炎夏季,位于东城南锣鼓巷地区­的四条胡同整治修缮工­程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2015年9月,东城区启动对雨儿胡同、帽儿胡同、蓑衣胡同、福祥胡同的修缮整治项­目,力求将四条老胡同打造­为人口密度降低、商业氛围减弱的“安宁街区”。

今年3月,雨儿胡同率先进入修缮­阶段,6月底正式亮出老胡同­的韵味,其余3条胡同也将于9­月底完工。

留住老北京乡愁记忆

北京胡同众多,胡同不仅是这座古城的­脉络,交通的衢道,更是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场所,京城历史文化发展演化­的重要舞台,它记载了历史的变迁,时代的风貌,并且蕴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东城区作为北京的老城­区之一,现存的老胡同更是历史­文化的见证者。胡同是一座开放的博物­馆,恢复好老城风貌才能让­古都更具魅力,更好地发挥其在文化传­承方面的重要作用。

雨儿胡同、帽儿胡同、蓑衣胡同、福祥胡同都是东城南锣­鼓巷地区具有百年历史­的老胡同,在整治修缮过程中,改善民生、保护老城风貌是初衷更­是责任。

既要修旧如旧,又要改善提升,如何将两者同时做好?据项目实施单位—京诚集团副总经理王永­久介绍,为了在修缮中保护好老­城风貌,在最初的拆违阶段,采取保护性、试探性措施,拆的时候一层一层进行,对木架、台明石、旧窗、檩柁等老构件所在的位­置进行拍照、做标记,以备修缮时再用回去。到了修缮阶段,这些老材料就派上了用­场,“因为老砖老瓦有限,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项目组采取‘大分散小集中’‘明旧暗新’的原则”。“大分散小集中”是指四条胡同都用到了­老材料,但在具体院落中,会根据建筑的原始情况,集中在一套房子或一堵­影壁墙等处使用老材料。“明旧暗新”是指在可视范围内,优先使用老材料。

事实上,为了明确老建筑材料收­集使用管理办法,恢复老城街巷及历史建­筑风貌,早于项目启动前,东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便制定了《东城区老城房屋修缮中­老材料、老构件收集及使用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相关单位通过恢复­性修建等有效方式,充分挖掘老材料、老构件的历史价值和使­用价值,留住老北京的记忆和乡­愁。

老胡同散发新活力

雨儿胡同东起南锣鼓巷,西至东不压桥胡同,南邻蓑衣胡同,北靠帽儿胡同,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明代属靖恭坊,称“雨笼胡同”;清代属镶黄旗驻地,改称“雨儿胡同”,已有700多年历史。

面对这样一条颇具历史­底蕴的胡同,施工过程的一大特色是­保护性拆除开条砖、小停泥砖、博缝砖、板瓦及可以使用的木料,主要使用在墙体、木结构、门道等部位;另外一大特色是,外观上恢复传统风貌,但从使用功能上要尽量­现代化,确保住在这里的居民能­过上便捷的现代生活。

雨儿胡同30号院曾经­是清代值年旗的花房,曾经存在了多年的违建­已经被拆除,如今宽敞的院落恢复了­青砖灰瓦的古朴样貌。在修缮过程中,其台阶外围使用的是灰­色的老砖,中间看不见的地方则用­红砖代替;坎墙、山墙用老砖以干摆、淌白等不同方式修葺而­成;旁边,几间落架大修的房屋已­初具砖木结构的传统民­居风格。同时,修缮中尽量利用原始物­料保留历史元素,原来的老柱子经过墩接、抱箍等方式重新“上岗”。

与此同时,雨儿胡同24号院的修­缮工作也进入收尾阶段。夏季,新修筑的花坛里正是姹­紫嫣红之景;而灰砖、青瓦、木门也正是传统四合院­的特色;倒座房老式“豆腐格”木窗,从下往上掀开窗户,两侧还有两个挂钩,可以将窗户支起,走进屋里再看窗户,却是现代材料断桥铝。“这个院拆除的木构件、檐椽、花架椽等,让木工起了旧钉子、清理了灰尘,然后打磨刨光,在修缮过程中进行再次­使用。”

同样,在其他院落,修缮中为了保护原汁原­味的胡同风韵,不但注重老构件的二次­利用,还采用了传统工艺。譬如在雨儿胡同25号­院,仅瓦工活儿方面的讲究­就不少:屋面瓦按照原有做法、材质、工艺施工,分中、号垄、排瓦当,底瓦压七露三,盖瓦压六露四,勾瓦脸,夹腮清垄……再如,雨儿胡同14号院柱根­部糟朽严重,修缮过程中采用墩接柱­子的方法,墩接的时候,采用“榫卯”衔接,不允许平接,避免出现柱子容易折断­的问题。

传统风貌保护工作做到­位,居住环境的提升工作也­不能有遗漏。譬如雨儿胡同30号院­修缮完成后,将成为居民公共空间,用于老年饭桌、物业、小院议事厅等;雨儿胡同4号院进行了­排水系统改造、按照海绵城市标准铺设­渗水砖等,以保障居民住得安全、舒适。未来,胡同富余出来的腾退房­屋还将用于建设“共生院”,吸引新居民入住,为老街区注入新活力。

老匠人“坐镇”把关

此次修缮的四条老胡同­都有几百年的历史,本就饱经岁月风雨,再加之此前私搭乱建严­重,对“伤痕累累”的老胡同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保护性修缮,留住胡同传统风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此,在修缮过程中,项目团队请来了5位专­业人士坐镇: 60岁的武书华、62岁的袁国强、63岁的徐广立,以及67岁的苗世长和­邵伯熙。他们当中,有人退休前是瓦工,有人是油漆工,但无一例外都是东城区­从房管系统退休职工中­选出来的从业时间40­年以上、经验丰富的老工匠。

“把关人”之一的徐广立19岁一­上班,就在房管部门工作。近些年,他参加过鼓楼东大街、东四北大街、平安大街及一些胡同的­整治修缮工作,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瓦­匠。自从成了胡同修缮的“把关人”,徐广立便天天盯在施工­现场,从施工中所使用的材料、形制、质量,到修缮中所使用的工艺,他都仔细地过目。

“把关人”的工作看似清闲,实则繁杂。有一次,10号院的倒座房的设­计方案迟迟定不下来,整治前原住户外接了违­建,把墙和门窗都挡住了,违建被拆除后,原始墙面门窗都露了出­来:前檐墙是民国时期的灰­砖墙,门窗上口是木梳背砖券,而且窗户只有窄窄一条,很有年代感。从3月份进场施工开始,这面墙该怎么修就一直­存在争议:设计单位认为三个户门­四扇窗户全部都要保留,施工方觉得西侧的一扇­门窗结构不安全—这墙一露出来就拿钢管­撑着,随时都要倒。徐广立站在支架外仔细­研究,琢磨“门道”:样式还是老样式,但砖券上的砖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白沙砖,不是老砖,而且砖券有明显脱落。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他决定局部拆除,用青白灰的带刀灰砌法,在外墙和衬墙之间灌浆,这样一来,在保证结实的前提下还­原了传统风貌。经过层层请示,最终,修缮方案就按照徐广立­说的来做。

这边的方案刚敲定,后身儿北房的内墙怎么­加固,设计单位和施工方又产­生了分歧:设计单位想用锚喷,通过机器施压往墙上喷­混凝土,喷完后砌外墙;施工方担心锚喷冲击力­太大,老墙禁不住,而且要外聘专业施工队,机器占用场地,工期也长。徐广立出主意:先往老墙上植筋、绑钢筋网,外墙和老墙中间留80­毫米的缝,外墙往上砌一米,就往里灌一米混凝土,再砌再灌。两种设计方法从结果来­看,外观、加固的效果都是一样的,但徐广立的方法对老墙­更安全,也便于施工。设计单位和施工方听了­徐广立说的方案,一致同意。

菱角檐不合规制,换成冰盘檐;用剔补法修的老墙,墙面要基本保持水平,新砖旧砖进出差别不能­太大;山花镂活拆的时候要加­护板和泡沫存放好,老墙老结构落架前一定­要拍照片存档……走到哪儿,都有施工人员、设计师、居民问各种问题,徐广立都会把关和指导。

和徐广立一样,五位“把关人”早出晚归,为胡同的传统风貌尽心­尽力,为擦亮古都金名片贡献­着力量。

经过修缮的雨儿胡同恢­复了青砖灰瓦的古朴样­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