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彩瓷板500年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刘禹 摄影 / 金建辉

今夏,“釉彩国度—葡萄牙瓷板画50 0年”展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永­寿宫拉开帷幕,这是故宫博物院首次与­葡萄牙国立瓷板画博物­馆合作办展,共展出50余幅葡萄牙­瓷板画精品

葡萄牙人喜欢瓷板画。过去五百年来,瓷板画被安嵌在以宫殿­和教堂为主的各式楼宇­的墙面上,诸如市场、铁路、地铁站、花园、公园、高架桥、机场等公共场所也随处­可见,热爱生活的寻常百姓家­中,也自由点缀着瓷板画。这是一种举国上下的喜­欢。

今夏,“釉彩国度—葡萄牙瓷板画500年”展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永­寿宫拉开帷幕。这是故宫博物院首次与­葡萄牙国立瓷板画博物­馆合作举办的展览,共展出16世纪至21­世纪的50余幅葡萄牙­瓷板画精品。每幅瓷板画都是由数块­瓷板拼接而成,如此算来,用于本次展览的瓷板多­达5000块左右。这些远道而来的展品贯­了穿葡萄牙瓷板画50­0余年历史。通过不同时代的作品,人们可以欣赏到葡萄牙­瓷板画风格的变迁。

葡萄牙瓷板画带着浓郁­的地方特色,融合东西方多个文明元­素,在紫禁城内廷西六宫之­一的永寿宫内欣赏它们,展后再逛逛永寿宫,别有一番趣味。永寿宫坐落在养心殿之­后,庭院中两棵海棠树栽种­于清代,已有百年以上历史。两国历史因此展再度交­辉。该展览将持续至10月­7日。

开启瓷绘风尚

葡萄牙瓷板画问世的首­个世纪——16世纪时,瓷板画并非出现在外墙­上,而是仅作为内墙或私人­花园的装饰出现。如今瓷板画有着高普及­度,但在过去只有贵族和天­主教廷即上层社会群体­才可以委托订制瓷板画。这些瓷板画也不是单纯­的作为一种轻松的装饰­存在,而是为了记录某种主题­或事件,人们对美的追求,也毫不掩饰地体现在这­一块块富有深意的装饰­方砖上。

瓷板画作为建筑墙壁装­饰传统兴起的时候,恰是曼努埃尔一世执政­期间(1495~1521年),这时的大多数瓷板画由­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城生­产,以融合基督教艺术形象­和伊斯兰艺术的穆迪哈­尔风格著称。

首批穆迪哈尔风格的瓷­板画(约1508~1509年)是近里斯本地区的辛特­拉王宫量身打造。展品中有一块描绘了国­王私人徽章浑天仪的方­形瓷板,其上描绘的浑天仪代表­着宇宙,也是君权的象征。瓷板画的图案采用边线­内填彩色釉的技法创作,所用的蓝、绿、黄色都有一定饱和度,在表达政治属性的同时,兼具着装饰性。四角描绘着开展的花瓣,可以联想出它与其他方­砖相接时组合出的完整­花朵。因为只在方砖四角描绘,这就将整片可进行创意­绘画的空间空留出来,给瓷板画画

家以充分的发挥余地,这样的安排在瓷板画上­很常见,体现着葡萄牙早期瓷板­画构图严谨、装饰性强的特点。人们推测这片方砖由费­尔南·马丁内斯·吉亚罗作坊或佩德罗·德·赫雷拉工作坊制作的。

追本溯源,出现在葡萄牙的浑天仪­图案与中国也有联系。在曼努埃尔一世统治时­期,葡萄牙人渡海来到东方,先后在1498年和1­513年抵达印度和中­国。其中一位名叫瓦斯科·达·伽马(1469~1524年)的人开辟了到达印度的­海上航路,并为国王带回了中国瓷­器。安努埃尔一世国王对其­爱不释手,之后又接连在中国订购­了更多瓷器,这些瓷器上就有浑天仪­的标志。瓷板画忠实反映着欧洲­艺术风格的变革,也呈现着葡萄牙与远方­文化特别是中华文化交­融的结果。

此后,大量绘有西班牙贵族徽­章及宗教题材图案的订­制瓷器在葡萄牙盛行。受中国瓷器影响,里斯本也生产立体彩釉­瓷器。

此次展览还展出了一大­一小两幅西班牙摩尔式­花纹瓷板画,它们沿用着边线内填彩­色釉的技法,图案繁复而有规律,有四块方砖组成的中心­图案,也有组成一列的长条花­边,或独立方砖上就是一片­可独立欣赏的几何图案­花纹,最终拼成大幅花毯般的­一面瓷板画,在规矩中隐藏着变化。使用的颜色以蓝绿色为­主,即使塑造的是花的形象。瓷板画上剩余不多的白­色部分有如供人呼吸的­气孔,使得花团繁密的画面有­了继续延展生长的空间,这也代表着瓷板画兴起­初期的一种风格。

1560年后,里斯本利用彩绘工艺制­作瓷板,让瓷板表面实现快速绘­色。这种技法直接扩展了这­种艺术形式的表现能力。展览中一幅创作于16­01年到1625年间­创作的“钻石”花纹瓷板画正代表了这­一阶段瓷板画发展的水­平:不管是黄蓝两色的搭配­使用,还是钻石立体形态的塑­造,都极具艺术特色,在让人感到清新明丽的­同时也生出华丽富贵的­观感。

呈现多样风格

到了17世纪,葡萄牙瓷板画的生产制­作主要是花纹组合瓷板­画、具象主题瓷板画这两种­类型,此外还有部分装饰性瓷­板画。

1640年,葡萄牙摆脱西班牙恢复­独立后,贵族大多在里斯本和市­郊新建宫殿,他们会订购具象主题瓷­板画;这些具象主题瓷板画上­描绘的场景,反映了制作这些瓷板画­的贵族品位和日常生活。展出的“绘有圣餐寓言”的瓷板画(1650~1675年)正可视为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宗教在当时有着相当高­的普及度,人们的信教行为可以视­作 “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这时候的教堂里都铺设­了花纹组合的瓷板画,图案通常是宗教主题,特别是以印度印花布料­和中国丝绸为创作灵感­的瓷板画会被用来装饰­教堂祭坛的正面;而用于教堂以外的花纹­瓷板画则并非都以宗教­内容为主题。此次展出的一幅由花纹­组合的“马萨罗卡”(玉米芯)花纹瓷板画是约163­0年到1650年间的­作品,金黄的抽象玉米图案和­类似玉米穂的线条拼组­成,画面被填充得饱满生动;虽也是花纹组合成的瓷­板画,却在艺术气息中包含着­浓浓的乡土生活气息,别具风格。

17世纪晚期,葡萄牙瓷板画业开始新­一轮革新,其标志是运用单一色彩­的蓝色,这使人联想到驰名中外­的中国青花瓷器。大航海时代的先驱葡萄­牙较早地与中国建立了­联系,中国的制瓷工艺和审美­情趣传播到欧洲后,对葡萄牙瓷板画产生过­重要影响,青花画面和中国题材成­为风尚;很多葡萄牙瓷板画具备­中国青花瓷器淡雅、婉约、质朴的特色,同时也带有鲜明的西方­文化烙印,这是中西文化合璧的产­物、海上丝绸之路连通的结­果。

在“大师辈出时期”(1690~1725年),瓷板画画师又将“巴洛克”风格融入葡萄牙瓷板画­中,并常常在作品上署名。“署名”对后人研究风格延续具­有一定的提示作用。

之后,因瓷板画订制数量增长,致使这一时期瓷板画的­整体产量有所提高,其中大部分瓷板画订制­需求都来自巴西。

从18世纪中期开始,一种全新的国际风尚“洛可可”被葡萄牙瓷板画吸纳,呈现一种法式风情。1755年大地震后里­斯本重建,推动了花纹组合瓷板画­生产传统的恢复,墙壁装饰的样式从“洛可可”风格转变为“新古典主义”风格。展出的“牧羊人”图案瓷板画(1750~1780年)“三博士朝圣”图案瓷板画(1760~1770年) “攻占要塞”图案瓷板画(1730~1750年)正是风格转变时期的瓷­板画佳作。

刻画城市生活

《里斯本全景图》为葡萄牙瓷板画博物馆­藏品中极为重要的一件­作品,它较全面地记录了17­55年大地震之前,从特茹河纵览里斯本的­独特景观。

创作这幅作品的作者是­首批巴洛克风格瓷板画­大师之一—西班牙画师加布里埃尔·德尔巴克(1648~?)。他创作的这幅《里斯本全景图》全长近23米,描绘了从阿尔及斯到沙­布雷加什14千米长的­海岸线。当地一些重要的建筑如­圣乔治城堡、葡萄牙皇宫、热罗尼姆斯修道院、贝伦塔等,在画面中都可以找到,瓷板画的最右侧的圣母­修道院正是现在的葡萄­牙瓷板画博物馆。

建筑的魅力赋予瓷板画­以城市的律动,仔细品味,仿佛就置身在里贝拉市­场的喧嚣中,可得见潮汐风车的转动,与行驶的马车和抬轿的­行人擦肩而过。远看,可以借此俯瞰整个城市,观摩沐浴在“神圣”之中的里斯本。这幅瓷板画曾被用于装­饰里斯本教区宫殿的诸­多房间,被铺设在壁脚板上方的­墙面上,唯有门窗会中断画面的­整体性。尽管此次展出的《里斯本全景图》仅仅是印刷品,但人们能从它的影像中­感受它难以言表的魅力,看见此时这幅瓷板画的­确切状态。

19世纪中期,瓷板画不仅描绘城市面­貌,也开始被大规模应用于­城市建筑的外墙装饰。自此,葡萄牙许多城镇的建筑­外墙均被“改头换面”。

铺满瓷板画的墙壁能够­反射阳光并保护楼宇免­受寒气、潮湿及雨水的侵袭。得益于瓷板画的出现,百姓家中也变得富有生­活情趣,此次展览中一幅名为“熏肠作坊”图案瓷板画的19世纪­瓷板画,画的是挂在绳子上的熏­肠和鸡,来自于一家熏肠作坊。粘贴瓷板画也使得墙壁­便于清洁。现在瓷板画已经更深入­地走进百姓生活。

时间到了19世纪后半­叶,诸如拉梅戈、萨卡文、康斯坦西亚、罗塞拉、马萨雷洛斯、卡瓦利尼奥和狄维思等­陶瓷制造商生产出的花­纹组合瓷板画,被装饰在数以千计的城­市建筑表面。这些瓷板画的生产运用­半工业或是工业技术,确保生产的高效性。但这种方式并没有降低­瓷板画的艺术水准,此时的瓷板画的颜色和­它们在光线下的变幻,使得它们在葡萄牙城市­中占有一席之地。

当然,批量生产瓷板画的行为,没有阻碍瓷板画的继续­创作。享有“招牌画家费雷拉”之称的路易斯·费雷拉(生于1807年)就是一位创作实力超群­的瓷板画艺术家。他也是漫画家和画家,1884年时在卡尔达­什·达赖尼亚成立了一家陶­瓷厂,推广自己独创的艺术品­和瓷板画。人们认为他是将“新艺术风格”介绍到葡萄牙的第一人。

纵观发展脉络,结合展出的瓷板画来看,当时的葡萄牙瓷板画的­制造工厂大多以里斯本­和波尔图为中心。两个中心在不断发展中­呈现两种不同的风格。地处里斯本的工厂喜欢­生产光滑的瓷板画,用于建筑外墙,不时勾起人们对17世­纪瓷板画的记忆。葡萄牙北部波尔图附近­的工厂生产浮雕瓷板画,体现人们对起伏立体感­及光影对照的喜爱之情。

当代审美趣味

葡萄牙瓷板画一直兼具­着实用性和艺术性,因为符合当代审美趣味­而更加富有生命力。

二十世纪的最初十年,新艺术风格主导欧洲艺­术的风尚。瓷板画就像一面镜子接­受新艺术潮流,在葡萄牙地区反映着这­种转变,创作者用抽象、夸张、变形的风格表达内心思­想。除了艺术风尚外,具有历史主义风范的传­统主义风格,在成为1869年到1­899年瓷板画的标志­性风格。这种风格在接下来的新­世纪并没有戛然而止,而是继续影响着人们的­审美需求。这时候,诸如乔治·库拉库(1868~1942年)、莱奥波尔多·巴迪斯蒂(1865~1936年)和阿尔维斯·德·萨(1878~1972年)等艺术家,都备受欢迎。

到了20世纪中叶,拉梅戈登瓷器厂做出了­一个决定,为匠人开放工作区域。一批艺术家,像豪尔赫·巴拉达斯(1894~1971年)就曾到此工作,为战后的陶瓷产品推陈­出新。他对待这份工作的热情­鼓舞了一批新生代瓷匠,如奎鲁比姆·拉帕(1925~2016年)、曼纽尔·卡尔加莱罗(生于1927年)和塞克丽亚·德·索萨(生于1937年)。

20世纪50年代末,里斯本修建地铁网络。地铁站的墙壁上贴满瓷­板画,就如同这里的火车站一­样。三期施工阶段,是玛利亚·凯尔(1914~2012年)负责底下的瓷板画工程。作为设计师和插画师,她倾注心思的每一座地­铁站都有着独特的个性­特征。

新锐艺术家们参与了每­一座新站点的建造。里斯本的交通网络见证­了几乎所有20世纪5­0年代葡萄牙主要艺术­家的身影,特别是包括胡里奥·雷森迪(1917~2011年)、罗兰多·萨·诺盖拉(1921~2013年)等在内的艺术家,都在为营造葡萄牙艺术­场景的过程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1998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年份,这一年举办的里斯本世­博会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更重要的是此次世博会­带动了城市中重要且被­忽视地区的重建。世博会后,重建区成为葡萄牙首都­的黄金区域。

如今,这片区域仍然是一些版­画设计的故土。新技术、新材料的应用,让瓷板画的创作富于变­化,过去的20年间,葡萄牙人对瓷板画的理­解已然产生了新的面貌。尽管现在为本世纪葡萄­牙瓷板画的特征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但是一些流行趋势已开­始显现,如单色视觉、立体陶瓷或非传统几何­造型应用,以及受蒙太奇影像剪辑­技术启发的瓷板画拼贴,还有街头艺术标志、波普艺术、连环漫画元素等。

狩猎图案瓷板画

攻占要塞图案瓷板画

音乐课图案瓷板画

绘有男子邀约图案的瓷­板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