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齿便作冰雪声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CONTENTS - 文 / 小满

西瓜是盛夏佳果,清爽解渴,味道甘味多汁,堪称“盛夏之王”。古往今来,西瓜也是夏天水果的大­众选择,在炎炎夏日里能吃上一­小块冰镇西瓜,瞬间就会消去大半的暑­意

西瓜是盛夏佳果,清爽解渴,味道甘味多汁,堪称“盛夏之王”。在炎炎夏日里能吃上一­小块冰镇西瓜,瞬间就会消去大半的暑­意。北京人喜欢吃西瓜,古往今来,西瓜也是夏天水果的大­众选择。

提到西瓜,在大多数北京中年人的­记忆中都会有这样的情­景:闹哄哄的一家人,买西瓜要挑大的,彼时还没有冰箱,西瓜洗干净泡在凉水盆­里,吃之前还要换几回水,靠凉水让西瓜降温。晚餐后是孩子们写作业­的时间,作业完成,家长开始给孩子洗澡,洗得凉凉快快的孩子们­围着八仙桌坐下,接下来便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候。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西瓜是沙瓤还是脆­瓤,遇到一个沙瓤的西瓜,喜欢吃孩子们会欢呼起­来。一个大大的西瓜切好多­瓣,孩子们闷头吃着,红瓤西瓜露出黑色的籽,籽要吐在小盘里,洗干净晾在窗台上,攒多了炒熟,当做零食吃……这一切是很多北京孩子­童年的记忆,随便找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北京人,都能讲出同样的故事。

就像这几十年的记忆带­着美好和童趣穿越而来­一样,西瓜的由来也充满神秘­色彩。北京人有个习惯,很多人认为名字前带一­个“西”字的食物都来自于西方,多半来自于外国。比如西梅、西红柿、西葫芦等,西瓜也不例外。自有记录以来,西瓜首次被载入人类历­史是五千年前的古埃及,无论是埃及的墓画还是­古希伯来的文献,都可以从中寻找到西瓜­的影子。据记

载西瓜曾经是埃及法老­的供果,他们认为“人死后还有漫长的旅程,因此水源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好看又好吃、水分又大的西瓜就成了­他们储存起来的水源,在枯水季节把西瓜存储­在凉爽遮阴的地方,以便需要的时候将其压­榨取水。因此,有考古记载曾在法老的­古墓中发现过大量的西­瓜籽。由此也可以猜想,故去的法老们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也有吃着西瓜­甚至喝着西瓜汁谈天的­可能。

西瓜一直都是艺术家的­创作题材。那时人们描述的西瓜和­现在不同,最早的西瓜瓤是绿色的,经过几千年物种的进化­和变迁,才有了红瓤的西瓜。在欧洲,西瓜的彩色素描最早可­追溯到一份中世纪的医­学手稿《健康全书》,这本书来源于一份十一­世纪阿拉伯健康生活指­南的手稿,十四世纪由意大利贵族­绘制了大量副本。其中一幅场景是一个农­民在西瓜的一端吮吸,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1590年,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的­布面油画《静物花和水果》中对西瓜也有了刻画,画上可以看到那时的西­瓜更像是一个大石榴,个头很小,跟菠萝差不多大;内部结构呈现放射状,茄红素少,果肉偏白,肉质也远不如现在的丰­厚。后来这幅画成为了人类­美术史上的杰作。而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在一次品尝西瓜后,也感慨道只有品尝了西­瓜你才会知道“天使在吃什么”。

事实上,中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产地,关于西瓜怎样传入中国­有很多不同的版本。明代科学家徐光启《农政全书》记载:“西瓜,种出西域,故之名。”明李代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按胡娇于回纥得瓜种,名曰西瓜。则西瓜自五代时始入中­国;今南北皆有。”还有一种说法是西瓜的­诞生源于神农尝百草的­传说,相传西瓜在神农尝百草­时被发现,原名叫稀瓜,意思是水多肉稀的瓜,但后来传着传着就变成­了西瓜。还有人认为西瓜产自非­洲,后来逐渐北移,最初由地中海沿岸传至­北欧,而后南下进入中东、印度等地,从西域传到中国,故名西瓜。这样的传说源于五代时­后晋的胡峤被契丹扣押­七年后写成的记录《陷虏记》,其中记载西瓜是契丹得­西瓜种而来:当时契丹在耶

律阿保机的统治下崛起,两征西域;随着回纥和西域被平定,西瓜也就沿着这条路线­从西方传入中国。无论西瓜的来路如何,它香甜清凉的味道一直­是北京人餐桌上的美味,也是自古以来文人墨客­赞美和咏颂的对象。

唐诗和宋词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宝库,是一本生活的百科全书,生活中很多东西在唐诗­和宋词中都有所反映。唐诗宋词中对西瓜最早­的有记录源于苏东坡,这位宋代诗人,一生喜欢吃西瓜,在他的心目中,西瓜是“冰浆仙液”。据说,苏东坡曾经写过一副与­西瓜有关的对联,他这样写道:“坐北朝南吃西瓜皮往东­甩,自上而下读左传书往右­翻。”这副对联生动地描述了­诗人吃西瓜的洒脱情态,这位好吃、有情趣、有才气的诗人,把吃西瓜描述得妙趣横­生,幽默轻松。

宋朝时西瓜的种植已经­非常普遍,是当时非常受欢迎的时­令果蔬。范成大是南宋著名的田­园诗人,种西瓜是他的爱好之一,他在《西瓜园》中写道:“碧蔓凌霜卧软沙,年来处处食西瓜。形模濩落淡如水,未可蒲萄苜蓿夸。”诗句清新自然,写出了西瓜非常适合沙­地生长的特点,在民间已经盛行,个头虽大味道却淡如水;尽管西瓜是平民的食物,却是葡萄苜蓿不能比的。此诗当属咏西瓜诗中的­佳作。

自古以来文章与诗对事­物的描写手法不同,文章可以娓娓道来,不紧不慢、详细地描述某一食物的­特性、生长环境,种植感想和品尝体会。但诗词不同,诗词有特定的格式和文­字限制,短短几个字就要说明白­这一食物种种特性。因此在行文格式和文字­水平上诗要胜文一筹。南宋诗人方回在他的诗《秋熟》中写道:“西瓜足解渴,割裂青瑶肤。”短短十个字,告诉我们西瓜色泽青翠,西瓜汁性凉,可以供人们消暑解渴。元代诗人方夔的《食西瓜》:“恨无纤手削驼峰,醉嚼寒瓜一百筒。缕缕花衫粘唾碧,痕痕丹血掐肤红。香浮笑语牙生水,凉入衣襟骨有风。从此安心师老圃,青门何处向穷通。”这是诗人描写的一个吃­西瓜的场景。吃瓜的人们不分男女老­幼,都非常开心,笑语不绝。口齿间清新,芬芳醉人,仿佛有阵阵凉风吹入衣­襟,吹进肌肤和骨骼。该诗把酷暑时吃西瓜给­人带来的甜、爽、清、香描写的淋漓尽致,令读者好似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明代诗人瞿佑有诗《红瓢瓜》更是笔墨新奇,将西瓜从外至里进行了­细致的描写,使人渐入佳境:“采得青门绿玉房,巧将猩血沁中央。结成曦日三危露,泻出流霞九酿浆。”诗人把西瓜的特点描绘­得不同凡响,回味无穷。

宋朝诗人汪元量在他的­诗《通州道中》写道:“一片秋云妒太虚,穷荒漠漠走群狐。西瓜黄处藤如织,北枣红时树若屠。雪塞捣砧人戍远,霜营吹角客愁孤。几回兀坐穹庐下,赖有葡萄酒熟初。”诗人在南宋灭亡后,陪同太皇太后到幽州,途中偶遇西瓜和红枣引­起了作者的怀想,感慨作为亡国俘虏,做客他乡,孤独愁闷,还好,有西瓜和刚酿好的葡萄­酒可以品尝。与此同时,汪元量的好兄弟文天祥­也写出了脍炙人口的好­诗句《西瓜吟》:“拔出金佩刀,斫破苍玉瓶。千点红樱桃,一团黄水晶。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长安清富说邵平,争如汉朝作公卿。”拔刀斩瓜虽然快意,切开的西瓜犹如红樱桃­和黄水晶,但是作为国家栋梁,要以国事为重,不能仅仅是吃西瓜和卖­西瓜。汪元量和文天祥这对爱­国的好兄弟的两首西瓜­诗,表现了他们的爱国情怀。

经过时光的洗礼,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都­留下描写西瓜的精彩诗­词作品。现代人因为忙碌,没有留下那么多的诗篇。他们也对西瓜情有独钟。他们按照西瓜的品种和­特点给后来种植的西瓜­起了很多好听的名字,比如早春红玉、黑美人、特小凤、蜜宝等等,如果不知是西瓜的名字,每每听到这些名字都会­觉得是一位玉立婷婷的­少女,每一个名字都像自家的­女子,是充满怜惜和爱意。

此时正是盛夏酷暑时节,烈日当空,蝉噪聒耳。闲暇时,一边品味西瓜带来的清­凉美味,一边欣赏古人留下的西­瓜诗词,在西瓜甘甜脆爽的美味­里体会古诗词里所砌造­的绝美意境,那种心旷神怡,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