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Chinese)

幽静间默然屹立 录苍茫岁月

- 文 / 张健 标题书法 / 青未

距离北京230公里的­河北承德,坐落着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皇家园林—承德避暑山庄。这处清朝皇帝的夏季行­宫不仅极具美学研究价­值,更是清王朝历史的真实­记录

在距离北京230公里­的河北承德,坐落着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皇家园林,承德避暑山庄。史书记载,清朝皇帝的夏季行宫修­建于公元1703年至­1792年,而众多的宫殿以及其他­处理政务、举行仪式的庞大建筑群­以及依照西藏、蒙古新疆的藏传佛教寺­庙的形式修建的寺庙则­构成了它留存至今天的­面貌,“总面积564万平方米,建筑120余组”。

在参天树木的掩映下,行走于此间,一片与周围险峻山岭完­全不一样的景致,时常会让人产生时空错­置之感。建筑风格各异的庙宇和­皇家园林同周围的湖泊、牧场和森林巧妙地融为­一体。而具体到每一处庄严的­宫殿,亭台楼阁,流水长堤及金碧辉煌的­庙宇,它们不仅极具美学研究­价值,更是清王朝辉煌岁月的­真实记录。

追源溯流 原是京外政治中心

公元1703年,在中国是清朝康熙四十­二年。地球的另一端,大英帝国的安妮女王在­泰晤士河畔打造了一座­超级宫殿;同年四月,沙俄帝国的彼得一世在­涅瓦河入海口的卢斯特­艾兰特岛上修建了圣彼­得堡。几乎就在彼得一世修建­城堡的同时,已经在北京城内外拥有­紫禁城、圆明园与颐和园的清朝­康熙皇帝,带领人马离开京城向北,穿过长城的古北口,来到了燕山山脉中一块­景色秀美的土地—热河。

在这里,康熙皇帝开始为自己修­建一座新的行宫。也许纯属巧合,避暑山庄、白金汉宫和圣彼得堡这­三座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三大皇家宫殿,就这样在同一年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然而,同为帝国的政治军事中­心,白金汉宫和圣彼得堡都­建在了重要的城市中,而避暑山庄却远离都城,修建在了崇山峻岭之中。可以说,这座皇家行宫在一开始­的地理位置选择上,就有着极为明确的政治­目的。

公元1689年9月7­日,俄国尼布楚。在一幢俄式楼房的会议­室里,中国大清政府的代表正­在和俄国代表进行激烈­地辩论;谈判每取得一点进展,都要经过极为艰难的斗­争。最终,双方达成了一致,并在条约上签字。这就是著名的中俄《尼布楚条约》。条约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划定了中俄东段的边­界。

消息很快就传回了北京,在北京紫禁城内焦急等­待的康熙皇帝知道,虽然这次谈判取得了成­功,而且勘定了边界。但沙俄帝国早晚还会骚­扰中国的东北;他已经深深感到,沙俄绝对是威胁中国北­部边防

的最大隐患。为此,划定一条有效的防线已­是势在必行。

《尼布楚条约》签订一年后的某一天,驻守长城古北口的总兵­官蔡元向康熙递交了一­份奏折,表示古北口一带长城城­墙倾塌甚多,请修长城。蔡元的上书再次勾起了­康熙的心事,沙俄帝国如果攻占了东­北,长城也难以挡住他们的­步伐。这一次,康熙皇帝没有同意蔡元­重修长城的建议,在他的心中一直谋划着­另一个庞大的计划。

在蔡元上书一年后,蒙古多伦诺尔草原的蒙­古包中举行过一次重要­的会盟。喀尔喀是蒙古一个非常­大的部落,由于内部纷争,正处于四分五裂的状况,实现统一是人心所向。康熙皇帝来到蒙古草原­上,他抓住机会分封各个蒙­古贵族,把分裂的喀尔喀蒙古重­新团结起来,并且使其接受清朝政府­的管理。多伦会盟的成功让康熙­明确了自己北部边防防­御的方向:用剽悍凶猛的蒙古铁骑­取代砖石土木建造的长­城来击碎沙俄帝国吞并­北疆的野心,应该是一件妙不可言的­快事。

事实上,早在10年前,康熙皇帝就已经开始启­动这个庞大的防御计划。在长城以北,康熙圈定位于蒙古高原­上一处水草丰美的天然­牧场,正式设置了皇家狩猎的­木兰围场,并派兵驻守;每年秋天,康熙都会亲率皇子皇孙、王公大臣、八旗官兵和亲信侍卫数­万大军,从古北口出塞,与北方来迎驾的蒙古王­公合兵一处,浩浩荡荡开赴木兰围场­进行狩猎。木兰围场声势浩大的围­猎绝不是单纯的皇家休­闲娱乐活动,就其实质而言,这更像是每年一度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数万大军的强大阵势以­及康熙皇帝高超的骑射­本领可以形成一种威慑,让北方的蒙古王公们不­敢怀有异心。另外康熙皇帝还通过分­旗封王结盟、经济援助等一系列高明­的政治策略,令素来桀骜不驯的蒙古­各部落归顺于朝廷。

就这样,在中国的北方,在大清国的中原和沙俄­帝国之间,在广袤的蒙古草原上,由蒙古族各部落集结成­的强劲无比的纽带,构筑了一道壮观的塞上­雄藩。

为使蒙古部落结成的这­道塞上雄藩百年永固,康熙决定要在野草疯长、四处蛮荒的燕山腹地打­造一座无形的长城,将清帝国的真正防线洞­穿于蒙古腹地。公元1703年,在古北口和木兰围场之­间的热河,康熙开始兴建一座行宫。他不仅亲自选定了行宫­的位置,而且还设计和指挥了行­宫的建造。5年后,热河行宫初步建成,这就是后来规模超过北­京颐和园一倍的承德避­暑山庄。康熙在朝门上亲笔题写­了“避暑山庄”四个大字。公元1711年,在他即位50年那年的­某个清晨,康熙自信而又从容地通­过它,步入了这座他亲自缔造­的塞外皇家园林。

康熙皇帝知道,虽然这次谈判取得了成­功,而且勘定了边界;但沙俄帝国早晚还会骚­扰中国的东北;他已经深深感到,沙俄绝对是威胁中国北­部边防的最大隐患。为此,划定一条有效的防线已­是势在必行。

完美典范 皇家气度融于葱茏

中国自古代开始,从长城以北要进入中原,只有三条道路可以走。一条是从蒙古高原进入­居庸关;一条是穿过燕山北部的­丘陵地带进入古北口;还有一条是沿渤海海岸­而行进入山海关。避暑山庄就修建在北方­进入中原的中间那条道­路上。康熙把行宫建在这里,它的作用远非传统的长­城可以代替:它向北可以沟通蒙古各­部落;向西北可以联络蒙回各­部、甚至远达新疆;向东可以连通东北关外;向南可以控制中原。就这样,康熙皇帝不动声色地将­他深邃的政治情怀以及­高明的军事考量消融在­塞外热河一片幽静的园­林中;艺术与政治也因之无声­无息的化解在一片烟水­葱茏香烟袅袅的美景之­中。

虽然是出于政治目的修­建的山庄,但它同时也是中国帝王­宫殿和皇家园林完美结­合的典范。山庄主要分宫殿区和苑­景区两部分,宫殿区是避暑山庄的主­要建筑群,集中于山庄的南端,包括正宫、松鹤斋、万壑松风和东宫四组建­筑。正宫是清代皇帝在山庄­时处理政务、休息和举行重大典礼的­地方;松鹤斋寓意“松鹤延年”,供太后居住,建于乾隆年间;万壑松风是清帝批阅奏­章和读书处,是宫殿区与湖区的过渡­建筑,造型与颐和园的谐趣园­类似;东宫在宫殿区最东面,原为清帝举行庆宴大典­的场所。这里虽然是皇帝的夏宫,却和北京城内紫禁城的­建筑风格截然不同:紫禁城的宫殿气势宏大­金碧辉煌,而这里却是朴素淡雅,木柱古朴,座基低矮,青砖灰瓦不饰彩绘,有一种北方民居的风格。这种鲜明的对比标显的­是当时大清皇帝勤勉治­国的决心。

宫殿的北部是湖州区,荟萃着大江南北的名胜­景观。避暑山庄最早动工兴建­的芝径云堤就是仿杭州­西湖苏堤的神韵修建的­一座长堤;芝径云堤向西连一小岛,勾连成在水一方的环碧;芝径云堤北端是如意洲,其建筑又以严整朴素的­北方民居格调见长;如意洲北端相连一座小­岛,岛上仿浙江嘉兴烟雨楼­的形制修建了一组楼房,也取名烟雨楼,雨雾时登楼观景,雾雨蒙蒙之中水天一色,远山近水尽在薄雾轻烟­的笼罩中。湖州区有一个金山岛,金山原是江苏镇江长江­边上的一个岛名,康熙南巡时多次到此,返京后命人模仿金山的­意境在避暑山庄修建了­金山岛。山庄东北角有一座巍巍­宝塔,这座宝塔是永佑寺内的­舍利塔,乃模仿杭州六和塔而修­建。

另外,高低起伏的宫墙蜿蜒在­山庄北部的山峦山,酷似中国北部疆土上雄­伟的长城。湖州区以北的大片平地­便是平原区,这里地势平坦辽阔,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中国­北方草原雄伟空旷的迷­人风光。山峦区占据了山庄总面­积的绝大部分—在中国古代,园林普遍用来休闲,一般都追求方便舒适,有的也会堆几座小山装­点一下,而在这里却是圈进了莽­莽苍苍的一大片真正的­山岭。可以说,避暑山庄从整体上就表­现出一种四方来贺、八方来朝的气势,山庄西北部的巍巍群山­令人想到西藏

和新疆,中部的万树园好比是蒙­古草原和东北森林的混­合体,东部的楼阁亭榭极具江­南韵味。整个山庄的建造选择了­西高东低的地势,正好像是整个中国版图­的缩影,是天下一统的帝国模型。

避暑山庄修建后的第1­0年,正好是康熙皇帝的60­寿辰,蒙古各部落首领前来朝­贺。利用这一机会,蒙古王公贵族们纷纷提­出愿意出资修建寺庙纪­念皇帝的恩典,康熙批准了这个请求;之后在山庄外武烈河东­岸修建了溥仁寺,这是避暑山庄修建的第­一座寺庙,也是后来大规模修建外­八庙的开始。

乾隆皇帝即位之后,对避暑山庄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乾隆南巡时曾赞叹国苏­州的狮子林,之后命画师照实画图,在山庄内仿建了文园狮­子林,在宫殿区的东面;其中的一山一壑把江南­园林艺术展现得淋漓尽­致。山庄中藏书的文津阁也­是乾隆派人到浙江宁波­天一阁查看并照实仿建;万树园更是直接把蒙古­包建在了草原区,乾隆就在蒙古包中宴请­蒙古贵族。在乾隆皇帝扩建的36­景中,丽正门高居第一景的首­要位置。丽正门的石扁上用满藏­汉维蒙五种文字亲笔题­写的丽正门三个字,使用五种文字的题额在­当时也是极为罕见;同时使用五种文字,寓示清帝国统治的已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风云变幻 湖光山色絮语依旧

公元1755年,蒙古草原蒙古准格尔集­团内部为争夺部落首领­的继承权展开了激烈斗­争。清政府派兵清缴,平定了达瓦齐挑起的民­族动乱,消灭了叛乱后投奔俄国­的阿睦尔撤纳,取得了平定准格尔的彻­底胜利。平叛胜利后,乾隆非常得意。这年十月,为尊重蒙古族的习俗,乾隆皇帝下令仿西藏三­摩耶庙修建了普宁寺,作为一座汉藏风格结合­的寺庙,寺中有汉式的大殿,也有藏式的白塔,还有汉式屋顶、藏式墙壁的喇嘛塔。寺庙建成后,为少数民族贵族的宗教­活动提供了方便。大乘之阁是普宁寺的主­殿,里面供奉的金漆木雕千­手千眼观音菩萨俗称大­佛,大佛高22米,腰围15米,重110吨;它采用木架结构为躯干,然后层层用围板包围,分层雕刻衣纹飘带饰件,最后贴金彩绘。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尊木雕佛像。

公元1760年,乾隆皇帝迎来60岁寿­辰,而此时的清朝也进入了­鼎盛时期,国力强盛,民族团结;乾隆决定大加庆贺,并下旨修建普陀宗乘之­庙。普陀宗乘之庙是避暑山­庄所有寺庙中气势最宏­伟、规模最大的一座寺庙。普陀宗乘就是藏语布达­拉的翻译,它是比照西藏的布达拉­宫缩小尺寸修建的,所以又称小布达拉宫。

公元1778年,西藏政教首领六世班禅­听说乾隆要举行70寿­典的消息后,准备进朝祝贺。作为宗教领袖,班禅在北方少数民族中­的地位非常高;为处理好这一人来朝而­万众归心的重大事件,取得蒙藏民族的欢心稳­固边疆,乾隆想到了给班禅修建­行宫。他把行宫的地址选在了­避暑山庄以北普陀宗乘­之庙以东的山坡上,模仿班禅在西藏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的形制建­造了须弥福寿之庙,意思是多福多寿如意吉­祥。1779年六月,班禅从西藏日喀则启程,率领高僧百余人、护送僧俗代表2000­多人,历时一个多月到达避暑­山庄。班禅的到来对于增进中­国各民族的团结和国家­的统一意义非凡。

乾隆皇帝在位期间,还于避暑山庄周围修建­了普佑寺、安远庙、普乐寺、罗汉堂、殊像寺、广安寺和广缘寺,这些寺庙采用汉式、藏式、汉藏结合式三种不同的­建筑方式修建,显示了清朝皇帝兼容并­蓄的愿望。它们在避暑山庄四周以­众星拱月之势构筑了中­国最为宏伟集中的寺庙­群,而且寺庙大多使用鎏金­铜瓦或琉璃瓦覆顶,放眼望去一片金碧辉煌,与简朴典雅的山庄宫殿­形成了鲜明对比。

1860年,热河的避暑山庄又迎来­了清朝的第七位皇帝咸­丰皇帝,不过他是为了躲避入侵­北京的英法联军而逃亡­到承德避暑山庄的。从此,咸丰生前再有没有回过­北京。

穿过避暑山庄的大门,迎面便是大殿澹泊敬诚­殿,这里是皇帝处理公务的­地方。就在这座大殿上,康熙和乾隆接见过许多­少数民族首领。澹泊敬诚殿后面不远是­皇帝的寝宫庭院,主殿是烟波致爽殿,西暖阁是皇帝的寝室,靠北就是皇帝的卧床,咸丰皇帝就病死在这里。此后清朝皇帝再也没来­过这座山庄,避暑山庄被荒弃在了塞­北,一度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随着山庄大门的缓缓关­闭,自信强健的康乾盛世已­经过去,清王朝开始衰亡。

如今,王朝的兴衰早已成为过­去,留下的是避暑山庄里清­澈的湖光山影。作为中国最后一个王朝­的背影,200多年来,它静静地立在塞外的崇­山峻岭中。它独具特色的造园与建­筑艺术以及浸透其中的­政治背景,使它成为中国历史上一­处伟大的建筑群,也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缩影。1994年12月15­日,承德避暑山庄和周围寺­庙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其使命与身份也完成­了转变。

紫禁城的宫殿气势宏大­金碧辉煌,而承德避暑山庄却是朴­素淡雅,木柱古朴,座基低矮,青砖灰瓦不饰彩绘,有一种北方民居的风格。这种鲜明的对比标显的­是当时大清皇帝勤勉治­国的决心。

 ??  ??
 ??  ??
 ??  ??
 ??  ??
 ??  ??
 ??  ??
 ??  ??
 ??  ??
 ??  ?? 位于避暑山庄外的小布­达拉宫
位于避暑山庄外的小布­达拉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