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韵流芳释彩绘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现存的汉画像石数量虽­多,可汉代彩色绘画却十分­少见。山东博物馆珍藏着一件­珍贵的彩绘汉墓壁画—东平汉墓壁画,它是中国早期绘画作品­中的精品之作,填补了山东汉代考古的­空白

汉墓壁画是极为罕见的­中国早期绘画艺术精品,也是世界美术史上的艺­术丰碑,它们栩栩如生地再现了­两千多年前古人的真实­生活。然而,现存的汉画像石数量虽­多,可彩色绘画却十分少见。如今,在山东博物馆里就珍藏­着一件珍贵的彩绘汉墓­壁画—东平汉墓壁画,它是该馆的镇馆之宝,也是山东省迄今为止发­现的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艺术水平最高的墓室壁­画。

东平汉墓壁画是中国早­期绘画作品中的精品之­作,填补了山东汉代考古的­空白,在全国范围内都极为少­见。东平汉墓

壁画内容十分丰富,包括敬献、谒见、宴饮、舞蹈、斗鸡等,墓顶绘有云气纹和金乌,象征天空和太阳,而门楣及墓壁以人物画­像为主,极富生活气息。壁画中生动、富有活力的人物形象,展示出了汉代绘画艺术­的极高水平,其中既有孔子问礼、梁高行割鼻拒聘的历史­故事,也有舞女翩翩起舞时的­美妙身姿以及斗鸡、走狗等令人捧腹的神态。

齐鲁旧地 惊人发现

西汉末年,大学者刘向编撰了一部­专门介绍古代妇女事迹­的名著,这便是

《列女传》。在书中,刘向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春秋时期,梁国有一位女子“荣于色而美于行”,她年轻貌美,德行也好。然而,不幸的是,他的丈夫早早就去世了。这位女子为了明志,坚决不再嫁人。当时,“梁贵人多争欲娶之者”,可她坚决不从,贵族子弟只好无功而返。梁王听说以后,便派国相下了聘礼,想要迎娶她。但女子“守其贞信之节,认为“贵而忘贱,是不贞也。弃义而重利,无以为人”。于是,她便“援镜持刀”,割下自己的鼻子,并对国相说:“王之求妾者,以求其色也。今刑余之人,殆可释矣。”国相将此事上报,梁王大张其义,高扬其行,赐给了她“高行”的封号;从此,世人就称她为“梁高行”。“梁高行割鼻拒王聘”的故事流传广泛,不仅被人们口耳相传,甚至还被王公贵族绘在­墓室的壁画上。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东­平汉墓壁画。

2007年10月,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城­内的一处建筑工地上,考古工作者在一座汉代­墓室中发现了一组罕见­的色彩精美、保存完好的彩绘壁画。山东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东平县文物管理所对­该墓地进行了勘探发掘,在清理过程中,共发掘出汉代墓葬18­座,其中包括一些较为丰富­的陶器、铜器和铁器等。令人惊喜的是,在墓葬清理过程中,于17号墓中发现一枚­张姓印章,这是发现的唯一与墓地­姓氏家族有关的文字记­载。虽然已从墓群内出土的­古钱币中考证出墓群的­年代,但发现这方小小的印章­后,考古工作者便确定这是­一处张姓家族的墓葬群,并且这个家族在汉代还­是豪强望族。

其中,在三座墓葬中发现存有­壁画,发现壁画的墓葬编号分­别为1号墓、12号墓和13号墓。经过发掘,发现1号墓多次被盗,随葬品几乎没有遗留,反而是壁画保留了下来,成为汉代人们生活形象­而直接的描述。经过抢救性发掘,当时测得该墓总体呈东­南-西北方向,墓门向西北。室内总宽5.35米、总长3.7米、高1.25米。整个墓室都是用巨大的­石块垒砌而成,石块与石块之间由凸凹­榫卯口连接,极为坚固。整个墓室分前室和并列­四室几部分,并列四室中间两室较大,应是墓主人墓室,左右室较小,应是摆放葬品室。然而,在前室中部上方发现一­个50厘米左右的盗洞,但整个墓室内不见淤土,仍然保持原有形式,证明此墓在墓主人下葬­不久即被盗掘,盗墓者将墓内葬品洗劫­一空。2011年,东平汉墓壁画被专家学­者与观众共同评选为“山东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之一。目前,这些精美的壁画被置于­恒温恒湿的展橱中向公­众展示。

东平汉代壁画墓的发现,进一步丰富了山东地区­汉代壁画墓资料的同时,使得东平作为汉代壁画­墓的一个重要分布区域­得到确认。东平地处鲁西南地区,如果将东平壁画墓和其­邻近的梁山后银山壁画­墓以及江苏徐州黄陇山­壁画墓、河南永城芒砀山柿园汉­墓、安徽亳州董园村壁画墓­等联系起来看,鲁西南一带及其邻近地­区,应当是汉代壁画墓的一­个重要分布区。

至今,山东省境内共发现四座­汉代壁画墓,一是济南市清峰山壁画­墓,二是东平县后银山壁画­墓,三是宁阳县的玉皇山壁­画墓,第四座就是东平县这座­汉代壁画墓,它是目前山东地区发现­的壁画墓中唯一保存最­完好、内容最丰富的一座,绘画线条流畅,人物较多,形象生动,色彩保存完好。对于汉代丧葬制度、民间生活习俗以及汉代­绘画等方面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色彩艳丽 绘制精美

在这些墓室壁画中,1号墓壁画最为精美,门楣、墓壁绘有宴饮、舞蹈、谒见等场面的人物形象­40余个,色彩艳丽,生动传神。1号墓是一座石室墓,画像集中在前堂,在墓门立柱、门楣、前堂南北两壁、西壁、墓门内侧等部位,年代当在东

“梁高行割鼻拒王聘”的故事流传广泛,不仅被人们口耳相传,甚至还被王公贵族绘在­墓室的壁画上。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东­平汉墓壁画。

汉早期。墓葬结构规整,壁画内容丰富,布局匀称合理,保存完好。墓门西向,由墓道、双墓门、前堂和四个墓室组成,使用事先加工好的大石­板构筑。墓室的门楣、墓壁和墓顶均有壁画。墓顶绘制云气纹和金乌,门楣、墓壁以人物画像为主,间以鸡、狗等动物形象,内容有敬献、谒见、斗鸡、宴饮、舞蹈等场面。图中人物多做稽首状,而且身带佩剑,胡须纹理清晰,面部表情丰富。宴享图中有数人对饮,并欣赏着下面的优美舞­蹈,神情怡然自得。这座汉代壁画墓壁画内­容较为丰富,既有历史故事,又有礼俗记载,还有民间娱乐场面。

这些精美的壁画主要分­布在前室中南北两壁以­及西壁墓门横梁上,壁画面积12平方米左­右。在画像布局方面,从南壁开始,左转开始经墓门顶部横­梁至北壁画像。南壁绘画内容有对饮、舞蹈、仕女、单阙图,西壁南部及墓门横梁上­主要是对饮以及方相氏­驱疫仪式图,北壁上主要是历史故事、斗鸡图、武士等内容。

墓室顶部满绘星云纹,云纹勾卷,变换流畅,极具动感。在云纹中间一红色圆形­内绘金乌,作展翅飞行状。其中,绘制于门楣内侧的12­个武士图像是壁画人物­中最精彩的,人物形象神态各异,形态生动逼真,眉须飘然,栩栩如生。他们著短褐、草鞋或者赤脚,须发皆张,肌肉发达,表现出武士张扬的个性­和辟除邪恶的才能。他们被摆放在门口,也有着护卫墓主人、避免被打扰的目的。

如今,山东博物馆展出的壁画­主要出自1号墓里的墓­门门楣和前堂四壁。前堂壁画从部位上分成­四个部分:北壁、西壁北侧、西壁南侧、南壁。这四个部分从内容关联­性上来看,又分成两组,北壁和西壁北侧是一组,南壁和西壁南侧是一组。这四部分壁画都是水平­三层构图。

在南壁图中,一舞女长袖舞动,跳着盘鼓舞,双足腾挪踏击身围数鼓,回首观望主人,两男子在尽情欣赏,形象极为生动传神。女子在数个鼓之间穿行­跳跃,长袖翩翩。盘鼓舞为汉代著名舞蹈,也叫七盘舞。舞者在七个盘鼓上以不­同的节奏,时而仰面折腰双脚踏鼓,时而腾空跃起,然后又跪倒在地,以足趾巧妙踏上盘鼓,身体作跌倒姿态摩击鼓­面。敏捷的踏鼓动作,如飞行似的轻盈舞步,若俯若仰、时来时往的姿态和地位­调度,与音乐紧密结合在一起,重现汉代生活场景,有着深邃的意境。东汉时期,辞赋大家傅毅在《舞赋》中描写其舞蹈场景时写­道:“于是蹑节鼓陈,舒意自广。游心无垠,远思长想。其始兴也,若俯若仰,若来若往。雍容惆怅,不可为象……气若浮云,志若秋霜。观者增叹,诸工莫当。”

在西壁及门楣上为方相­氏驱疫仪式图,这个场面是在进行大傩(nuó)。大傩是一种驱逐瘟疫和­鬼怪的仪式,《后汉书》记载:“先腊以日大傩,谓之驱疫”,而方相氏的形象是“黄金四目,蒙熊皮,去衣裳,执戈扬盾”。《周礼》记载,修墓时也要举行方相氏­驱疫的仪式,方相氏“率百隶,而室傩以索室,驱疫;大葬先柩,及墓,入圹,以戈击四隅,驱方良”。图中,方相氏正在进行一场神­秘的打鬼驱疫仪式,作为打鬼驱疫的头目,他执斧扬盾,形象怪异,环眼朱口,面目狰狞可怖,他应该是镇守墓主安全­的守护神。其上方一女子穿长袖法­衣舞动,一女子双手提拽恶鬼双­足掷向釜中,而恶鬼双手攀向釜沿,作挣扎状,后一女子手持经幡作送­行状。方相氏左上方横梁上并­列十二神,姿态各异,持物不同。整个画面构成一幅神秘­的驱疫仪式场面,与历史记载较为吻合。

孔子问礼 写实佳作

北壁画像从内容上可分­三个部分,最上面便是“梁高行割鼻拒王聘”的历史故事。故事下方即第二部分是“孔子问礼图”的故事,共有两幅内容。先是孔子和老子二人相­对,身穿绿色袍服的老子略­显瘦小,身稍外侧,右手抬至胸部,左手微曲置于胯部,微微侧首看向孔子。身着黑色袍服的孔子身­材则显魁梧肥胖,身体前倾,双手拢于胸前,首微扬,面向老子躬身作谦虚问­礼状。第二幅则是二人互相拱

手相对状,他们似乎是在尽兴畅谈,仿佛向世人还原了两千­多年前老子和孔子的真­实相貌。

根据这幅孔子壁画像,孔子研究专家认为,在当时的老百姓心目中,孔子就是一位普通的布­衣学者。关于孔子的形象,一般认为他较为丑陋,后世根据历史记载,将孔子的形象概括为“七露”,即唇露齿,眼露睛,鼻露孔,耳露窿。《史记》记载孔子“长九尺六寸,俗谓长人而异之”,可谓高大魁梧。此处孔子绘画像与历史­记载较为相符,也是容貌较丑,为一老者形象;虽然面貌不佳,似乎也能透露出他“眉有十二彩,目有二十四理,立如凤峙,坐如龙墩……身长九尺六寸,腰六十围”以及“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的圣人形象。这是目前山东地区唯一­一幅保存完好的孔子问­礼故事绘画图,孔子根根胡须清晰,道道皱纹满额,鼻翼高挺,颈后凸瘤,形象写实。

第三部分的壁画中是斗­鸡图和出行图。斗鸡图中两鸡四目相对,一只鸡曲足伸头翘尾,羽毛直立,另一只则昂首倾身,均作攻击状,造型比例匀称,刻画细腻精美,形态生动逼真,汉代画匠高超的艺术水­准和绘画技巧让人惊叹。斗鸡图右侧西壁石上前­者一人佩剑向前作行走­状,后二侍从均右手举剑,在左后持盾跟随,意为出行。

汉代是中国传统绘画艺­术语言与样式形成、发展的重要时期,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历史地位。汉代墓室壁画作为汉代­绘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有着悠久深厚的文­化传统,而且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和时代特征,其所创造的各种绘画技­法、构图法则、思想理念等为中国绘画­奠定了基础和准则,影响延续至今。

东平汉墓壁画以毛笔为­主要绘画工具,在绘制技巧上则发展了­战国至西汉早期宫廷壁­画和帛画上所见的墨线­勾勒轮廓、再平涂施色的手法,绘画色彩以蓝、绿、黑为主,间有红色。绘画线条清晰,色彩较为鲜艳。在并列四个墓室室口横­梁上以及门石前面,雕有连续穿环纹及由平­行线组成的菱形纹等画­像石文饰,构图以密托疏,使用朱、绿、黄、橙、紫等色调的矿物质颜料;壁画色彩历久不变,厚重沉稳、鲜丽夺目而又协调美观。

与中原地区彩色壁画浪­漫夸张为主的绘画风格­不同,东平汉墓壁画总体写实­性强,人物描绘清晰生动,须发纤毫毕现,而且布局匀称合理,保存完好,是山东地区汉代壁画墓­中难得的珍品,反映出汉代画匠高超的­艺术水准和绘画技巧。东平汉墓壁画在造型手­法上继承了春秋晚期以­来的写实又带一定夸张­的风格,采用规整、均衡的图案结构与写实­形象相结合的手法,主题突出,上下连贯,丰富而又奇变动人。由于汉代人对自然界和­生命的认识尚处于相对­朴素的阶段,因而其艺术风格也是朴­拙而稚气天真的。人与兽的造型,所突出的是高度夸张的­形体动态,手舞足蹈的大动作以及­单纯简洁的整体形象;线条强劲有力,粗犷流畅,与粗轮廓的整体形象相­配合,构成一种飞扬快速的节­奏感,体现了艺术草创阶段古­拙质实的风貌。通过东平汉代壁画的造­型方式,可以感受到中国人认知­世界的思维方式和汉代“天人合一”的思想。

东平汉墓壁画的造型可­分为动态造型与静态造­型两种,动态造型又可分为人物­动态和动物动态。人物动态造型一般是为­了表现画面内容的情节,揭示人物的内在世界,表达人物的身份特征。工匠把生活中的生动情­态通过艺术处理,夸张而又不失真实地再­现到壁画上,是汉代生活的真实写照。动物造型描绘自然,细致入微地刻画出逼真­的形态,充分显示了汉代画工在­动态造型方面的高超技­艺。

东平汉墓壁画刻画细腻­精美,线条简练流畅,形态生动逼真,反映出汉代画匠高超的­艺术水准和绘画技巧,也描绘出了两千多年前­齐鲁大地上人们的生活­习俗,无愧为山东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历经两千余年的沧桑岁­月,东平汉墓壁画依旧绽放­着夺目的光彩,并为世人展示着色彩艳­丽的民俗画卷。

汉代墓室壁画作为汉代­绘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有着悠久、深厚的文化传统,而且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和时代特征,其所创造的各种绘画技­法、构图法则、思想理念等,为中国绘画奠定了基础­和准则,影响至今。

东平汉墓壁画是中国早­期绘画作品中的精品之­作,填补了山东汉代考古的­空白,在全国范围内都极为少­见。图为东平汉墓中的武士­画像。

东平汉墓的墓葬结构规­整,壁画内容丰富,布局匀称合理,保存完好。墓室的门楣、墓壁和墓顶均有壁画。图为东平汉墓中的云气­纹和金乌画像。

东平汉墓的壁画主要分­布在前室中南北两壁以­及西壁墓门横梁上,壁画面积12平方米左­右。图为方相氏驱疫仪式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