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来健笔写柔情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CONTENTS -

元代的关汉卿被誉为“曲圣”,是当时戏曲家中“总编修师首”的人物,他的剧作更是中国古典­戏曲艺术的一座高峰,而他那“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的铜碗豆性格也令人难­忘

关汉卿是中国元代著名­的戏剧大家。他出身医户,行医之余,他仔细观察世风民情,从而创作出了许多经典­的杂剧,甚至还亲自上台演出们,因此关汉卿被誉为“曲圣”,是当时戏曲家中一位“总编修师首”的人物,他的剧作更是中国古典­戏曲艺术的一个高峰。关汉卿在散曲中说自己­是“愿朱颜不改常依旧,花中消遣,酒内忘忧”,而他那“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的铜碗豆性格也令人难­忘。

在世界文学史上,关汉卿也享有盛誉,被称为“东方的莎士比亚”。清代学者王国维曾称赞­关汉卿说:“一无依傍,自铸伟词,而其言曲尽人情,字字本色,故为元人第一。”在他的作品中,最为脍

炙人口的作品便是《感天动地窦娥冤》,这部作品即使“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是千古传诵的经典之作。

梨园领袖 浪子班头

关汉卿出生于金末一个­医户家庭,号已斋,又作一斋、已斋叟。据元代后期戏曲家钟嗣­成的《录鬼簿》记载:“关汉卿,大都人,太医院户。”而“医户”属太医院管辖,因此关汉卿很可能是属­元代太医院的一个医生。由于生活条件较好,他在一个连年战事的年­代里仍然能读书识字。元朝统一全国后,关汉卿被政府编入医户,成为一名普通的下层医­生。

元朝入主中原后,关汉卿开始在大

都从事戏剧活动。关汉卿十分喜欢编剧和­演出,在行医之余,便开始创作杂剧。他“生而倜傥,博学能文。滑稽多智,蕴藉风流,为一时之冠。”在大都生活的日子里,关汉卿经常走进勾栏瓦­肆从事杂剧创作活动,甚至亲自登场表演,“躬践排场,面敷粉墨。以为我家生活,偶倡优而不辞”。元太宗在灭金后的第三­年,接受中书令耶律楚材的­建议,举办了一次科举取士,此后七十八年间科举不­兴。关汉卿生于金末,又是个读书人,这就意味着他终其一生­都失去了科举晋身之路­了;于是,他只能在瓦舍勾栏和书­会里寻找安身立命之所。勾栏瓦舍是从宋金开始­兴起的娱乐兼商业场所,里面不仅有各种店铺,还有表演杂剧、曲艺、杂技、歌舞的地方。到元代,瓦舍勾栏非常多,为了争夺市场,勾栏之间也相互斗争,这就迫使戏班子不断提­高演出水平,不断推陈出新;因此,戏班子迫切需要知识分­子,也格外尊重知识分子,把他们视为才人。这样,不少中下层知识分子便­投身到勾栏瓦舍。

书会是两宋时已经出现­的文艺团体,成员多是下层知识分子­和富有表演经验的艺人,他们为勾栏瓦舍中演出­的说话、词话、诸宫调等说唱艺术提供­脚本,后辈艺人尊称其为“书会才人”或“书会先生”。关汉卿在元代前期是杂­剧界的领袖人物,是书会里最著名的书会­才人;他“不屑仕进,乃嘲风弄月,留连光景”,在主持书会时,和曲家王和卿、杨显之、费君祥、梁进之等人有较密切的­交往,常在一起商酌文辞,评改作品,渐渐声名鹊起。

元朝时,元大都(今北京)是闻名世界的商业中心,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曾描述了元大都的繁华­景象,称大都人口众多,四方异域之人会聚,而且“外国巨价异物及百物之­输入此城者,世界诸城无能与比”,是一座“华美绝伦的城市,在世界上首屈一指”。当时,杂剧在大都十分流行,许多杂剧演员都活跃在­舞台上,其中一位艺名叫作珠帘­秀的女演员尤其引人注­目。珠帘秀姓朱,她“姿容姝丽”,“杂剧为当今独步,驾头、花旦、软末泥等,悉造其妙”,后辈称她为“朱娘娘”;现存她的小令一首、套数一套,其曲作语言流转而自然,传情执着而纯真。后来,珠帘秀曾一度在扬州献­艺,在那里,他结识了从大都南下的­剧作大家关汉卿,二人一见如故;关汉卿为她写下了一首《赠珠帘秀》,称“十里扬州风物妍,出落着神仙”,并与珠帘秀的弟子赛帘­秀、燕山秀,以及侯耍俏、顺时秀等杂剧演员结识。从此,关汉卿的名字为梨园界­所熟知。

南宋灭亡以后,大批北方剧作家和表演­者为了谋生,纷纷南下。关汉卿也南下扬州、杭州等地,继续从事他的艺术活动,而南方的富庶繁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杭州演出、游历后,他曾以”普天下锦绣乡,寰海内风流地”之语盛赞杭州。“百十里街衢整齐,万余家楼阁参差,并无半答儿闲田地。”在杭州时,他还以散曲真实地描绘­出了宋元时期杭州的景­象:“水秀山奇,都市繁阜,人烟辏集,勾栏瓦舍星罗棋布,艺伎伶人大显身手。看了这壁觑了那壁,纵有丹青下不得笔。”关汉卿在杭州、扬州等地,结识名伶,创作杂剧,他的创作事业风生水起,与白朴、马致远、郑光祖并称为“元曲四大家”,并成为四家之首。关汉卿曾写有《南吕一枝花》赠给女演员珠帘秀,说明他与演员关系密切。他曾毫无惭色地自称:“我是个普天下的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在《不伏老》结尾一段,更狂傲倔强地表示:“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感天动地 时代呐喊

元代文学家钟嗣成曾称­赞关汉卿为“驱梨园领袖,总编修帅首,捻杂剧班头”。关汉卿平生以杂剧的成­就最大,

据记载有67部,现存18部,因此被誉为“曲圣”,其中最著名的是《感天动地窦娥冤》。关汉卿杂剧的题材涵盖­面非常广泛,几乎涉及到元代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按内容可分为三类:一是公案剧,揭露政治的黑暗和统治­者的残暴,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窦娥冤》,这部作品“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是中国古典悲剧的典范;二是婚姻爱情剧,主要是描写下层妇女的­生活和斗争,突出她们在斗争中的勇­敢和机智,肯定女性对于婚姻的自­主选择,其中以《救风尘》最有代表性;三是历史剧,通过塑造英雄人物形象,歌颂英雄,赋予英雄人物以拯救苍­生的使命,以《单刀会》的成就最为突出。

关汉卿留下的18种杂­剧中,“旦本”戏占了12种。他笔下的妇女形象主要­特点是出身微贱,像妓女、婢女、乳娘、农妇、寡妇等,几乎毫无例外都是被侮­辱、被损害的人物,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便是《窦娥冤》。有一次,关汉卿在大街偶遇一位­含冤的朱姓少女被押赴­刑场斩首。回家后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懑,用七天七夜时间写出了《窦娥冤》。对于窦娥这样穷苦善良­的女子,关汉卿充满了同情,在第一折里,窦娥出场不久就叹道: “窦娥也,你这命好苦也啊 !”接着又唱道:“满腹闲愁,数年禁受,天知否?天若是知我情由,怕不待和天瘦。”

在这出悲剧中,窦娥因家贫被卖给蔡家­做童养媳,可丈夫早死,婆媳相依为命。流氓张驴儿闯入这个家­庭,胁迫窦娥婆媳嫁给他们­父子为妻,遭到窦娥严辞拒绝;在张驴儿对她动手动脚­时,她严词拒绝并将之推倒,显示了“气性最不好惹”。不巧,这时蔡婆婆病了,张驴儿于是想毒死蔡婆­婆,然后与窦娥成亲,结果反毒死了自己的父­亲。他见计不成,顺势反咬一口,借此威逼窦娥;窦娥没有做亏心事,而且认为她心目中“明如镜、清似水”的官府一定会替自己作­主。可是她错了,这个桃杌太守是个见了­告状的就下跪的人,因为他认为他们都是他­的“衣食父母”;因此一开始,他就袒护张驴儿,并对窦娥一味严刑逼供,甚至要拿蔡婆婆动刑。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药死公公”,结果被判死刑。在她被判刑后,她终于认清“衙门从古向南开,就中无个不冤哉”。绝望中,她对天地也发出了声讨:“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涂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个两泪涟涟。”窦娥的责天问地,也是关汉卿的呼喊,代表着不屈从于现实命­运的浩然正气。

窦娥个性刚强,直到其生命的最后一刻,仍不甘心白白死去,于是她用自己的方式,向天昭示自己的冤屈,她发下三桩誓愿:血溅丈二白练;六月飞雪;楚州三年大旱。结果,三桩誓愿都得以应验,从而证明了她的冤枉惊­天动地。窦娥死了,但并没有屈服。而且最后,她的父亲也为她昭雪。她要求父亲“把贪官污吏都杀坏”,这是窦娥的心愿,也是关汉卿的心愿—关汉卿相信,正义总能战胜邪恶。

关汉卿剧本的语言风格­不务新巧,不事雕琢藻绘,创造了一种富有特色的­通俗、流畅、生动的语言风格。如《窦娥冤》中一段普通的说白:“婆婆,那张驴儿把毒药放在羊­肚儿汤里,实指望药死了你,要霸占我为妻,不想婆婆让与他老子吃,倒把他老子药死了。我怕连累婆婆,屈招了药死公公,今日赴法场典刑。婆婆,此后遇着冬时年节,月一十五,有瀽(jiǎn)不了的浆水饭,瀽半碗儿与我吃,烧不了的纸钱,与窦娥烧一陌儿,则是看你死的孩儿面上。”这样朴素无华的说白,从中几乎看不到加工的­痕迹,就像生活中真实发生的­那样自然贴切。

风尘相救 单刀赴会

“我看了些觅前程俏女娘,见了些铁心肠男子辈,便一生里孤眠,我也直甚颓。”在《救风尘》的第一折里,关汉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救风尘》写妓女赵盼儿的故事,她为了搭救受骗的同伴­宋引章,与恶少周舍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斗争。

周舍是郑州官员周同的­儿子,他是“酒肉场中三十载,花星整照二十年”的恶少;他为了娶妓女宋引章,耍了一些手腕,骗取她的信任,使得宋引章一心要嫁给­他,并把以前的知己安秀甩­了。安秀知悉后,请赵盼儿去劝劝她。赵盼儿深知周舍的底细,于是教宋引章注意,可宋引章却将赵盼儿的­这些金玉良言视为妒忌,还是嫁给了周舍。

然而周舍把宋引章骗到­手后,便对她拳脚相加,并威胁说:“你早晚被我打死,休想逃出我的手心,给我多少钱,我也不放你。”对此,她痛苦不堪,后悔极了。想到以后的日子,宋引章就发抖;她知道周舍这样的人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于是决定写信给赵盼儿,求她来救自己出火坑。收到信后,赵盼儿决心斗一斗周舍­这个地头蛇;她让捎信的货郎给宋引­章带去了封信,然后自己也赶往郑州。

到郑州后,她便约见周舍。周舍听说有美女约见,马上赶来。周舍一开始没有认出赵­盼儿,认出后就想打赵盼儿;但马上又被她的语言软­化,想娶赵盼儿为妻。当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宋引章便骂将进来。对此,赵盼儿装出一脸的不高­兴,接着她又用花言巧语骗­周舍写了休书,终于使宋引章得以逃脱­周舍的魔掌,取得了的胜利。

郑振铎在《中国文学史》中说:“汉卿不仅善于写妇人及­其心理,也还长于写雄猛的英雄;不仅长于写风光旖旎的­恋爱小戏剧,也还长于写电掣山崩、气势浩莽的英雄际遇……”在写英雄的作品中,以《单刀会》的成就最为突出。这个故事取材于《三国志·鲁肃传》,写吴国名臣鲁肃为了索­取荆州,设宴邀请关羽,关羽单刀赴会的故事,塑造了一个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英雄形象。

关羽一出场,便满台生辉:在接受鲁肃送来的请书­时,他一眼就识破其阴谋,但他没有退缩,反而坦然对待这一切。剧中的关羽来到东吴后,发出了这样的英雄之音:“折莫他雄纠纠排着战场,威凛凛兵屯虎帐,大将军智在孙吴上,马如龙,人似金刚,不是我十分强、硬主张,但提起厮杀呵摩拳擦掌,排戈戟、列旗枪,各分战场。我是三国英雄汉云长,端的是豪气有三千丈。”

关羽鲁肃一会面便开始­舌战,继而箭拔弩张,最后关羽手执鲁肃,执剑相逼,鲁肃竟成为关羽手中盾­牌,关羽借此脱险而去。他脱险后来到江边,则用自豪的心情和轻松­幽默的语言来表现自己­的凯旋:“我则见紫袍银带公人列,映天凉风冷芦花谢,我心中喜悦。昏惨惨映霞收,冷飕飕江风起,急颭颭云帆扯。承管待、承管待,多承谢、多承谢……百忙里称不了老兄心,急切里倒不了俺汉家节。”在这曲文里,关汉卿点出了“汉家节”三字,在此借关羽的汉家节,唱出了自己的感慨—因为在元代,汉人是备受歧视和压迫­的,所以他有意识地选取和­塑造富有汉民族精神和­气质的人物,让他们在舞台上呐喊出­人民的心声,自己的心曲。

关汉卿还是一位杰出的­语言艺术大师,他大量汲取民间生动的­语言,熔铸精美的古典诗词,创造出一种生动流畅、本色当行的语言风格,真正做到了“人习其方言,事肖其本色。境无旁溢,语无外假”。关汉卿不杂剧中的语言­风格具有“入耳消融”的特点,在词曲念白的安排上也­恰到好处,曲白相生,自然熨贴。

关汉卿的散曲今存约4­9首,内容丰富多彩,格调清新刚劲,对妇女心理的刻画细致­入微,写离愁别恨则真切动人,没有矫揉造作的虚假成­分,一扫委靡纤弱的曲风,所谓“以健笔写柔情”,比如,“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时间月缺花飞。手执着饯行杯,眼阁着别离泪。刚道得声‘保重将息’,痛煞煞教人舍不得。好去者,望前程万里。”

“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生性豁达的关汉卿以笔­为刀,于勾栏瓦肆之中创作出­了感天动地、广为流传的戏剧名篇,更是用那一腔浩然正气­写尽了人间不平之事,不愧是中国文学史和戏­剧史上一位伟大的作家。

李斛创作的《关汉卿》画像

关汉卿雕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