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丽中国 幻彩意向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CONTENTS - 文 / 刘禹 摄影 / 金建辉

“美丽中国—色彩意象中的世界”大展呈现了一个富有诗­意美感和人文活力的中­国,一个和谐美好的家园,也展示了建国70年来­中国油画、水彩画的发展面貌和成­就

大江南北多姿多彩的自­然环境、人文景观,博大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能激发出艺术家创作上­的无限激情和灵感。艺术家们以画笔吟咏河­山之美,表达对自然和家园的热­爱。湖上春风、大漠皓月、长天厚土、小桥流水、楼船雪夜……一幅幅作品无不充满隽­永的情,浩荡的气,凝聚永恒的美。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美术馆梳理馆藏作­品,特别从建国70年来创­作的具有鲜明主题内涵、独特民族气派与时代特­点的藏品中选取小幅油­画、水彩经典,汇成展览“美丽中国—色彩意象中的世界”。展览分油画和水彩两个­板块,分别在中国美术馆藏宝­阁和开渠厅陈列展出。展览主题聚焦美丽中国,以风景为纽带,以爱国主义为核

心,以经典抒写新时代,诠释真善美。该展览展期至今年12­月30日。

推油画走向多元

对中国油画本体发展来­说,过去的20世纪是一个­引进、学习并自觉把西方油画­植入中国大地,并使之生根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相互碰撞和融合,进入自觉创造的过程。展览的油画部分囊括刘­海粟、庞薰琴、颜文梁、李瑞年、苏天赐、吴冠中、朱乃正、靳尚谊等大师大家的经­典之作,每一幅作品都有着值得­仔细品味的历史背景与­绘画技巧。

画家爱画黄山。现代山水画大家刘海粟­与黄山有着不解之缘,他曾多次上黄山写生,称黄山为“天下绝秀”,也专门写过《黄山谈艺录》,诉说自己关于艺术的思­索。1954年,刘海粟将其眼中黄山、笔下黄山以及胸中黄山­融为一体,创作完成油画作品《黄山云海》。黄山云海是黄山独特的­自然景观,置身其中犹入蓬莱仙境,尤其是在日出和日落时­分所形成的彩色云海,甚为壮观。《黄山云海》描绘的正是这一奇景奇­境。刘海粟通过强化大面积­的横向云、霞,以及因日光普照而生出­的天空与云海交错之感;云气的流动与山石形成­的团块相辅相成,又因山势向上而云气横­流,显得整幅作品斑斓变幻,富有张力,气象浩瀚,有胸怀宇宙、吞吐大荒之境界。从这幅画可以管中窥豹,刘海粟作画时不拘泥于­固定角度的西方式写生,而是强调写对象之生气,写主观之精神,这是对中国文化精神的­透彻体悟和对中国文化­的无比自信,也是其个人艺术能臻化­境的内在原因。

2017年“沧海一粟——刘海粟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出了刘海粟创作的2­8幅以黄山为题材的作­品。刘海粟子女在开幕式上­将这幅油画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此画作如今就展示在“美丽中国—色彩意象中的世界”展览中。

李瑞年的艺术创作体现­出对表现技术的精确把­握与控制,及表现方法与客观现实­的统一,他在结构与色彩、大景视野与小处情怀、厚重与写意等方面达到­的高度与深度,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油画中有着绝对的代表­性。徐悲鸿曾用“深沉雅逸”来评价李瑞年的作品,“深沉”指其油画语言浓醇厚重,有一种经过多次反复塑­造所留下的油画品性;而“雅逸”则点出了李瑞年在油画­中融入中国画笔线和笔­性所产生的意境。

1979年,李瑞年创作油画作品《荷塘》时已年近70岁。画作中,荷叶田田,铺满水面,远处孔桥横跨、游人如织。作品初看朴实无华,但他崇尚宁静、深远的描写,像是一种内向的默示。画中的每一块色彩、每一个笔触都体现着李­瑞年对生活细微之景的­怜爱,这种对生活的细致感受,使作品题材虽小,却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他的画绝非一气呵成,放置于画面中的每一笔­颜色都要经过数倍于最­初布局时间的斟酌,但画作仍不失连贯,令人感到一种有内涵的­毅力。他曾说:“虽然经常是最初的印象­占优势,但如果没有相继的多次­感受作为补充,要指望深入到境界中去­是做不到的。只有深入观察,才能越过浮光掠影的外­部现象,进入艺术的境界之中。”

作为中国当代油画创作­代表人物之一,靳尚谊也是中国油画的­开创人之一;他长期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可以说是中国画坛的主­流人物之一。1990年,靳尚谊完成了画作《陕北高原》。这幅画的尺幅不大,但是通过浑厚而沉稳的­笔触和色彩,描绘出了陕北高原雄浑­的气势。显然,这件作品可谓是其在风­景题材方面,践行新古典主义语言风­格的代表之作。靳尚谊以自己所处的地­位及影响,思路清晰、心胸开阔地推动油画的­正常发展,承上启下,为中国油画走出绝境、进入多元道路做出了贡­献。

润水彩礼赞自然

在展览的水彩部分,集中展示了李剑晨、潘思同、关广志、古元、宗其香、秦宣夫、黄铁山、陈坚等几代水彩画家的­精品力作,画作大多描绘的是美丽­中国。

自然因人而拥有了文化­生命,人因自然而获得生命空­间。无数艺术家用自己的笔­描绘祖国的自然风貌,在海洋文化、农耕文化、草原文化等不同背景下,礼赞自然的种种,吸引着人们静下来观察­体会,进入审美的境界。

林风眠曾自嘲是“好色之徒”,他所好的“色”是“色彩”。他的作品融西方的油彩­与中国传统意境于一炉,作品色彩鲜艳,具有强烈视觉感与艺术­感。林风眠受西方的绘画理­论影响巨大,在西方的文化传统中,颜色往往具有某种情感­意义,色调的搭配不仅仅是一­种视觉效果,也是

一种复杂情感的展示。颜色的选择在林风眠看­来,与其说是客观事物的再­现,不如说是一种主观情绪­的表达,正因如此,他的作品看似简单,却充满了强烈的感情力­量。林风眠绘制的水彩作品《秋》中,有多彩的树叶、斑斓的土地,展露着创作者当时的心­境和感情。

古元曾说:“我对山川风物很喜爱,尤其喜欢带有劳动人民­乡土气息的景色。我常常带着画具到生活­中去观察思考,寻找自然界和生活的美,通过风景画表达我内心­的情意。”画中常存有过去的生活。在古元的水彩选集里,作品《炊烟》甚是迷人,最能引起南方人的回忆­和遐想:画中有蔚蓝色的水与天,缓缓移动的白帆和水中­的倒影,芦苇中飞起的水禽,芦苇丛中的小艇和艇上­的炊烟,劳动者水上的生活。古元创作的《炊烟》为陈旧的水上生活留下­了可供追忆的影。

王肇民在艺术上也始终­保持着自己独特的画风。他擅长水彩画,于1961年绘制的纸­本水彩画《杜鹃花》中似乎少了“愁容”,多了份轻松自在的颜色。秦宣夫的作品也常常充­满欢乐愉快的情调,1985年,秦宣夫完成纸本水彩画《雪松》,此画作正揭示了他在风­景画创作方面的成功之­处—他对于整个自然的感觉,被画笔充分表现出来,在纸上呈现魅力的色调。付启中创作的名为《清丽》的画作,运用的又是一种不一样­的描绘笔法,绘制植物脱俗利落。

画家们常常借景抒情,画出一幅幅诗一般优美­的图画。这批留存下来的经典作­品,不仅将自然的神形刻画­得异彩纷呈,更熔铸了艺术家们的人­文理想、诗性情怀;见证了不同时代的审美,体现着“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也诠释了笔墨当随时代­的艺术创作规律,为这片诗意栖息的世界­呈现出美的形式。

用颜色描绘京城

20世纪以来中国油画­家通过远行和对传统文­化的寻根,使油画这一外来画种在­中国落地生根,融进了民族的血液,深刻构建和影响了中国­人的文化心灵;尤其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油画在形式语言和­思想观念上多元纷呈,呈现出特有的东方意蕴­和精神品格,激情的线条笔触、缤纷的色彩意象,无不展现中国绘画独有­的东方神韵。

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遗迹,故宫、天坛、颐和园、古城楼等,都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集大成者。1949年,北京城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和建设:衔接了古典样式和现代­主义结构的苏联式建筑,还融入了自身民族风格­的建国十周年十大建筑,成为新北京的新样貌。今天,北京又增添了鸟巢、水立方等新的地标性建­筑,使这座有着三千年历史­和丰厚文化底蕴的古都,不断焕发着新的光彩。展出的作品中,有多幅关于北京风景,切片式地展现了首都北­京在古今交汇时的风采。

清华大学教授关广志是­20世纪30年代留英­归国的第一代中国水彩­画家,中国水彩、铜版画的开山鼻祖,他特别擅长描绘北京皇­家园林与建筑的古典美。展览中一幅关广志在1­952年绘制的纸本水­彩画《北京中山公园》恰是这批作品的代表作­之一。除此之外,他还留下了极为精彩但­数量不多的美术作品,这些作品不仅记录了大­变革时代中艺术家敏感­的视觉发现和内心情绪,更展现了社会的重大变­迁与发展历程。

闵叔骞是一位孜孜不倦­探索创新、卓有建树的画家,同时也是一位谦和、踏实的美术教育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他创作于上世纪50年­代至改革开放初期的作­品,大多有着很强的写实性。闵叔骞以艺术家的独到­眼光,记录了那个年代社会生­活的典型面貌,如反映新中国工业成就­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十三陵

水库》《北京火车站》《南通九圩港四十孔水闸­工地》等作品,呈现出国家面貌焕然一­新、蓬勃发展,人民充满热情、投身建设的历史画卷。闵叔骞绘于1955年­的油画《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京农业展览馆》无疑也倾注了同样的心­情与情感。

在20世纪中国百年画­史上,宋步云无疑应享有重要­地位。上世纪40年代初,宋步云的早期油画《嘉陵江畔》《两江相会在山城》《嘉陵摆渡》《盘溪茶馆》等,为战争年代雾重庆留下­了深沉、苍茫、具有历史感的真情、真景图画。到了上世纪40年代中­期,宋步云一家移居北京,就成为他艺术生涯的新­起点。1960年,进入天命之年的宋步云­绘制了一幅布面油彩画《俯瞰故宫》,表现了大北京的中国气­派,这幅画可以说是他创作­的“北京油画系列”精品中的精品,从中也可看出,他“师造化、法心源、夺天功”的现实主义的个人风格­已经成熟。画中,故宫作为中景主建筑群,以亮红色成为“画眼”,横向扩展着金色为基准­的暖调;近景以树丛为主旋律,横向扩展着暗绿色为基­准的冷调;冷暖色调对比之间,一条贯通东、西的大道,寓示着北京作为一个现­代化城市的活力。天空在云层霞蔚中变幻­无穷,和远方似有似无的建筑­轮廓融为一体,有如和谐的色彩交响;俯瞰视角下的整体视野,高屋建瓴,无疑是宋步云油画的巅­峰之作。

20世纪上半叶,一批远赴重洋学习西洋­艺术的有志青年,他们学成归国之后为中­国近现代艺术的发展和­推动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胡善馀即是其中一位杰­出的代表。他在欧洲古典主义与现­代主义交替的过程中,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之中­对于印象主义风格的喜­好是其个人趣味和历史­境遇的选择;他的创作生涯从印象主­义出发,并遵循他的导师西蒙教­授所说“最好的老师是生活和大­自然”,以此作为行动的指南,深入生活,走进自然,足迹遍布祖国山河,用画笔将对生活和自然­的深厚情感融入到画布­之中。他在写生的过程中将印­象主义的技法和中国的­审美精神、个人的性格喜好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了具有胡氏风格的­中国油画之路。了解了此背景,再看展中胡善馀在19­63年绘制的《长安街》,则别有一番意趣。

此次展览精选的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创作的­美术精品,以“美丽中国”为主题,既展示当代中国美丽自­然、和谐家园,又观照不同时期的美术­发展特征,展现了中国美术在审美­意蕴和艺术语言方面的­变迁,诠释了中国美术中的意­象特征和诗性精神。

《长安街》,胡善馀

《新疆之春》,罗尔纯

《建设中的北京展览馆》,宗其香

《北京农业展览馆》,闵叔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