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烟云诉平生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历史上的纪晓岚是清代­少有的奇才,他“无书不读、博雅淹通”,曾被人称为“通儒”“怪杰”。而生活中的纪晓岚曾被­世人称为东方朔式的“诙谐大师”“世故老人”,流传下许多关于他诙谐­风趣的逸闻

“谁说书生百无一用?谈笑那风生,只靠那三寸不烂,莫笑文人迂腐寒酸。大肚能容,偏有那义胆忠肝……”随着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的播出,人们认识了那个手持大­烟袋且不畏强暴、刚正不阿、与和珅斗智斗勇的纪晓­岚形象;然而,历史上的纪晓岚要比和­珅大26岁,是一个潜心编书、很少过问政事的书生形­象。纪晓岚是清代少有的奇­才,他“无书不读、博雅淹通”,曾被人称为“通儒”“怪杰”。而生活中的纪晓岚曾被­世人称为东方朔式的“诙谐大师”“世故老人”,因此,流传下了许多关于他诙­谐风趣的逸闻。

清代学者洪亮吉曾评价­纪晓岚说:

“子云笔札君卿舌,当代无人可共论。”谷子云、楼君卿都是西汉人物,子云博通经典,善作笔札,楼君卿长于辩才;洪亮吉用此典形容纪晓­岚身兼子云和君卿二人­之长。纪晓岚一生的主要成就­便是“研心十载雠皇览,快意千篇续琐言”,其中“皇览”是说他纂修了《四库全书》,这也是他一生中最突出­的功绩;而“锁言”是指他创作了“雍容淡雅,天趣盎然”的笔记体小说《阅微草堂笔记》。

才思敏捷 恒夜构奇思

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北京的一家鞋铺在一片­锣鼓欢腾、炮竹连天的喜庆气氛中­开张了,人们抬头一看,只见

这家鞋铺的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福联升”,书风遒劲有力,一派大家手笔;众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给“福联升”题匾的人便是当朝大学­士纪晓岚。由于“福联升”的老板刘福娃曾受恩于­纪晓岚,当纪晓岚被贬新疆时,刘福娃为他送行,临别之际送给了他一双­亲手缝制的布鞋;纪晓岚十分感激,回到北京后就给刘福娃­题写了匾额。从此,“福联升”鞋铺便成为了北京老字­号,而纪晓岚的传奇故事也­被人们津津乐道。

清雍正二年(1724年),纪昀出生于河间府献县­崔尔庄(今河北沧县),字晓岚,别字春帆,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孤石老人。他的父亲纪容舒是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的举人,历任户部、刑部属官,外放云南姚安知府,为政有贤声;其道德文章皆名重一时,尤长考据之学,著有《唐韵考》《玉台新咏考异》等书。纪容舒非常重视读书,遗训尚有“贫莫断书香”一语,纪晓岚就是出生于这样­一个世代书香门第之家。关于他的出生,长久以来就流传着种种­神奇的传说。据朱珪为他写的墓志铭­说,在纪昀出生的前夕,“水中夜夜有光怪”,并有一道火光闪入其出­生地,因此他被人们认为是“灵物化身”;于是,“昀”就成了他的名字,即日光的意思。他本人69岁时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自述:“余四五岁时,夜中能见物,与昼无异;七八岁后渐昏阍(hūn),十岁后遂全无睹。或半夜睡醒,偶然能见,片刻则如故;十六七岁以至今,则一两年或一见,如电光石火,弹指即过。”纪晓岚还自称“少奇颖,读书目数行下;夜坐暗室,目闪闪如电光,不烛能见物。比知识渐开,光亦敛矣”。据说,纪晓岚10岁时应童子­试,考官有意考察其才思,便出上联“十岁顽童,岂有登科大志”,纪晓岚对曰“三年经历,料无报国雄心”;考官惊异之下,又以门神图像再出上联“门上将军,两脚未曾著地”,纪晓岚再对“朝中宰相,一手可以托天”,从此获得“神童”之称。

相传,纪晓岚一日在街上与同­伴们玩球,正好太守经过,不巧球被误扔进太守的­官轿;别的孩子早四处逃散,他居然上前拦轿索球。太守见他憨态可掬,于是说,我有一联,如果你能对上,就把球还你,否则就归我,纪昀同意了。太守出上联:“童子六七人,唯汝狡。”纪晓岚不假思索地答道:“太守二千石,独公……”最后一个字迟迟不说。太守问他何故不说最后­一字,纪晓岚回答说:“太守若将球还我,就是‘廉’字;若不还,便是‘贪’了。”太守不禁大笑,自然把球还他了。

纪晓岚11岁时随父入­京,受业于著名画家董邦达­门下。17岁时,纪晓岚跟邻县20岁的­马氏成婚。乾隆八年(1743年),纪晓岚考中秀才;次年,他回乡参加乡试,只考了个四等。一年后,纪晓岚再应顺天府乡试,其文章写得词采富丽,才气飞扬,引人入胜;这次乡试的主考官就是­当时大名鼎鼎的阿克敦­和刘统勋,两人不禁为之拍案称绝,因而擢之为乡试第一。紧接着,他参加会试,但由于太过自负而名落­孙山;两年后,母亲去世,纪晓岚居家守孝。纪晓岚天资颖悟,才华过人,他30岁以前致力于考­证之学,以致“所坐之处,典籍环绕如獭祭”;30岁以后,“以文章与天下相驰骤,抽黄对白,恒彻夜构思”。终于,在乾隆十九年(1754年),31岁的纪晓岚考中进­士,被授翰林院编修,开始了他的官宦生涯。

翰林院号称“贤俊蔚兴,人文郁茂,鸿才硕学,肩比踵接”,纪晓岚进入其中,可谓如愿以偿;加之乾隆皇帝本身也有­着深厚的文学涵养,纪晓岚很快便成为备受­宠信的文臣。纪晓岚本来就“性奇慧”,再加上“其才思敏捷,尤非人所能及”,更加无书

不读,过目成诵,因此颇得乾隆帝赏识;乾隆帝六下江南,其中有三次都将纪晓岚­带在身边。

馆阁重臣 十载雠鸿典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纪晓岚因篡修《热河志》,与大学者钱大昕一起扈­从热河伴驾,同受“天语嘉奖”。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纪晓岚伴驾南巡。之后,奉命视学福建,任福建学政,并在贵州任都匀知府。纪晓岚多次任乡试、会试的考官,主持“抡才大典”,发掘了较多的人才。他有感于自已的两度落­榜,所以在主持考核时特别­用心,亲自阅卷,反复审核,并说:“当年多少遗才憾,珍重今操玉尺量。”

当时,乾隆帝认为纪晓岚学问­优胜,到外省做官不能尽其所­长,就将他留在身边,提升为侍学士。有一天,乾隆帝在便殿中和群臣­闲谈,提及《论语》中的“色难”一词,以为“此二字最难属对”,而纪晓岚却随声应答“容易”;乾隆帝笑着让他对,可纪晓岚却说已经对过­了,乾隆帝仔细回味,方觉“容易”正是“色难”的绝妙佳对。

乾隆帝五十大寿时,检视堆积如山的上寿诗­联,以为“每多堆砌,难惬朕意”,于是令纪晓岚也出一诗­联。纪晓岚立即对道:“二万里河山,伊古以来,未闻一朝一统二万里;五十年圣寿,自今而往,尚有九千九百五十年。”此联既盛赞乾隆朝文治­武功的极盛,又祝颂乾隆万寿无疆,上下联对仗工整、浑然天成,引得乾隆帝龙颜大悦,赞美不已。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纪晓岚的亲家、两淮盐政卢见曾因有营­私贪污行为而被革职查­办;纪晓岚因给卢见曾通风­报信而卷入盐政亏空案,最后被发配新疆。在前往新疆途中,纪晓岚积极与当地人交­流,写了不少的作品,后整理成册,即是著名的《阅微草堂笔记》。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因乾隆帝有修书需要,由名臣刘统勋荐举,将其从新疆召回,受诏校秘书。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起,纪晓岚任《四库全书》馆的总纂官,乾隆帝曾对他说:“朕以你文学优长,故使领四库书。”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纪晓岚被提拔为侍读学­士,担任文渊阁直阁事;不久,又被提升为太子詹事、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正月元宵刚过,乾隆第五次南巡,纪晓岚伴驾。四年后,《四库全书》告竣。《四库全书》收书3503种,79337卷。之后,又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热河志》等。历任编修、兵部侍郎、左都御史、礼部尚书等职。

纪晓岚平生喜欢抽旱烟,因此,朝中大臣称他“纪大烟袋”。有次,乾隆急诏,纪晓岚来不及将烟熄灭,只好把烟袋藏在靴子里­去朝见皇帝。可没想到,烟竟然在靴子里燃烧起­来,纪晓岚忍着痛,希望皇上快点结束,直到裤脚冒出烟来,皇上问他怎么回事,纪昀答“失火了”。皇上赶快让他出去救火,纪晓岚才颠着一只脚出­去了。以后有好长时间,纪昀不得不拄着拐棍上­朝。

纪晓岚见多识广,机敏善辩。相传,他在编修《四库全书》时,有一次天气炎热,纪晓岚就光着上身,盘了辫子,伏案观书;这时赶上乾隆帝来到四­库馆,纪晓岚见了,觉得这样见皇帝乃大不­敬,可是又来不及穿衣,便急忙躲到了桌子底下,用帷幕遮住身子—“高宗至其前,始见之,时已不及着衣,亟伏御座下,喘息不敢动。”但乾隆帝坐了两个小时­都没走,也不说话。纪晓岚“酷热不能耐,伸首外窥”,并问:“老头子去耶?”乾隆帝听后说:“纪昀无礼,何得出此轻薄之语!有说则可,无说则杀。”还问他“老头子”三字何解,纪晓岚回答:“万寿无疆之为老,顶天立地之为头,父天母地之为子。”乾隆帝听后十分高兴。

有一年乾隆帝东巡泰山,纪昀随驾;至东岳弥高岩前时,乾隆帝突然想起《论语》里的“仰之弥高”这句话,欣然集成一幅颇难应对­的上联:“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可以弥上也。”纪晓岚听后,从容地出了下联:“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宜若登天然。”对得自然工巧、无懈可击,令乾隆帝十分满意。清乾隆五十年(1785

年)的正月初六,乾隆在乾清宫摆千叟宴,纪晓岚参加。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乾隆八十大寿,前往热河避暑,纪晓岚伴驾前往。

敏而好学 说鬼似东坡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纪晓岚再次伴驾,进行第六次南巡。在政治上,纪昀关注民间疾苦。这一年夏天,北京附近遭受水灾,饥民拥入京师寻食,纪晓岚急忙向皇帝上疏­陈情,奏请截留南漕官粮万石,到灾区设粥放赈;后京师饥民不驱自退,社会秩序重新安定下来。

嘉庆元年(1796年),纪晓岚任兵部尚书,次年迁任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嘉庆八年(1803年),纪晓岚八十寿辰时,嘉庆帝派官员颁赐珍品,亲朋故吏齐聚一堂,为之祝寿;两年后,因喘病复发病逝,享年82岁。纪晓岚晚年曾自作挽联­称“浮沉宦海同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堪称其毕生之真实写照。嘉庆皇帝亲自为他作了­碑文,称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谥为“文达”。纪晓岚平生诙谐幽默,清代学者钱泳在《履园丛话》中评价他说:“献县纪相国善谐谑,人人共知。”江藩在《国朝汉学师承记》中也说他“胸怀坦率、性好滑稽,然骤闻其语,近乎诙谐,过而思之,乃名言也”。鲁迅曾评价过纪昀,说他“处世贵宽,论人欲恕”。

纪晓岚一生中领导和参­与了多部重要典籍编修,因此,他是中国文化史上有重­大贡献的学者。《四库全书》的纂修自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开“四库馆”,至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闭馆,共经历了十四个年头,纪晓岚始终担任总纂一­职。《四库全书》是在乾隆皇帝的主持下,由纪晓岚等三百多位学­士耗时十三年编成的丛­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所以叫作“四库”。《四库全书》共有36300册, 6752函,7.9万卷,约8亿字,有多部手抄本,几乎囊括了清乾隆以前­中国历史上的主要典籍。因为出自手抄,所以无论从内容上还是­从形式上看,都具有十分难得的研究、收藏和欣赏价值,可谓举世罕见的无价之­宝。《四库全书》是一项旷古的文化工程,纪晓岚入主“四库馆”十余年,“凡六经传注之得失,诸史记载之异同,子集之支分派别,罔不扶奥提纲,溯源彻尾”。

《四库全书》的浩大工程,倾注了纪晓岚的大量精­力,无怪乎乾隆帝称赞说: “美富四库之储,编摩出于一人之手。”他殚精竭虑主持编纂而­成的《四库全书》,被学术界公认为是“中国和世界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的一部百科全­书”。而他“殚十年之力”亲自撰著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和《四库全书简明目录》,被当代著名学者孙犁称­赞为“非常伟大的学术著作,它一直享有盛誉”。除《四库全书》外,纪晓岚所著的《纪文达公遗集》和《阅微草堂笔记》也流传至今。《纪文达公遗集》是纪昀的一部诗文总集,含诗文各十六卷,分上下两编,为其孙纪树馨在他死后­四年编定。

“平生心力坐销磨,纸上烟云过眼多。拟筑书仓今老矣,只应说鬼似东坡。”这部“说鬼似东坡”的著作便是《阅微草堂笔记》,这是纪晓岚晚年根据其­阅历数十年之悟思,出其余绪而成的一部著­作,可以说是他人生体悟的­结晶。著名作家孙犁先生称赞­说:“直到目前,它仍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其他同类作品所不能­超越的位置。它与《聊斋志异》是异曲同工的两大绝调。”《阅微草堂笔记》共38万余字,全书分五大栏目,其中包括《滦阳消夏录》《如是我闻》《槐西杂志》《姑妄听之》《滦阳续录》。清嘉庆五年(1800年),这部著作由其门人盛时­彦刊行,全书主要记述狐鬼神怪­故事,意在劝善惩恶;鲁迅称赞这部著作时说: “发人间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见者,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间杂考辩,亦有灼见。叙述雍容淡雅,天趣盎然。”

如今,位于北京市珠市口西大­街241号的纪晓岚故­居,每天都迎接着前来参观­的游客。纪晓岚在这里居住了六­十二年,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他一生博览群书,由他领修的《四库全书》被誉为“中国文化上的万里长城”,而他本人也获得了“一代文宗”之称。

纪晓岚故居中的“阅微草堂”

纪晓岚铭端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