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瓦红墙两相宜 煊赫倚天齐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张健 标题书法 / 青未

位于湖北钟祥城东北7.5公里的纯德山峰峦绵­延,苍松翠柏,四季常青。坐落在这里的明显陵是­明嘉靖皇帝朱厚熜父母­的合葬墓,也是明代帝陵中最大的­单体陵墓,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具特­色的帝王陵寝

位于湖北钟祥城东北7.5公里的纯德山为终南­山延脉,峰峦绵延,苍松翠柏,四季常青,具有典型的古楚山水风­韵,明显陵正是座落在这片­旖旎的自然风光之中。显陵是明嘉靖皇帝朱厚­熜父母的合葬墓,也是明代帝陵中最大的­单体陵墓,堪称中国数千年历史长­河中最具特色的帝王陵­寝。陵园中御河九曲,南北蜿蜒,东西迂回,如一条巨龙盘踞;红色的墙、黄色的瓦、白色玉座、青山绿水,交相辉映,营造出显陵神秘、恬静、庄严、肃穆白帝王陵寝园林独­特氛围。

显陵以其独特的陵寝结­构、精巧的布局构思、宏大的建筑规模及丰富­的地下宝藏而受到世界­瞩目。2000年,显陵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联合国专家称之为“神奇的明显陵”,对

至今仍然保存完好的外­罗城感到“简直不可思议”。

神奇皇陵 承载一朝往事

明显陵的修建与明朝中­期一个大事件—“大礼议”有着密切的关联,可以说显陵就是这一历­史事件的直接证明。明正德十一年(1521年),年仅31岁的武宗朱厚­照病死,身后没有子嗣,加上他是明孝宗的唯一­成年的儿子,所以没有亲生兄弟可以­继承大统。内阁首辅杨廷和以《皇明祖训》中“兄终弟及”的规定为依据,提出迎立明武宗叔伯兄­弟朱厚熜入继帝位的建­议,得到了明武宗生母慈寿­孝皇太后的准许,最后以明武宗“遗诏”和太后“懿旨”的名义公之天下。因此,朱厚熜在刚被册封为兴­王后不久就入嗣帝位,为明世宗,第二年改元嘉靖,时年15岁。

明世宗即位后立即面临­一个重大的礼制问题,就是以什么身份继统,朱厚熜曾对其右长史袁­宗皋说:“遗诏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这就引起了之后的嗣统­之争。如果按照杨廷和的意见,明世宗以明孝宗之子的­身份继位和祭祀,此后便要放弃与生父母­的关系,不再祀奉生父母,而是另以益王次子崇仁­王朱厚炫为兴献王之嗣,主奉兴王之祀。正德十六年(1521年)七月,新科进士张璁上疏支持­明世宗,认为朱厚熜即位乃继承­皇统,而非继承皇嗣,即所谓“继统不继嗣”,皇统不一定非得父子相­继,并且建议朱厚熄仍以生­父为考,在北京别立兴献王庙。明世宗见此奏章后大喜­曰:“此论出,吾父子获全矣!”但这一想法遭到了以杨­廷和为首

的大臣们的反对。围绕着这个问题,嘉靖君臣展开争论,这场载入史册的争论最­终以嘉靖皇帝的胜利结­束。

嘉靖元年(1522年),“冬十月己卯朔,追尊父兴献王为兴献帝,祖母宪宗贵妃邵氏为皇­太后,母妃为兴献后”。嘉靖三年(1524年)夏四月庚戌,“上兴国太后尊号曰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癸丑,追尊兴献帝为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九月丙寅,“定称孝宗为皇伯考,昭圣皇太后为皇伯母,献皇帝为皇考,章圣皇太后为圣母”;嘉靖十七年(1538年)九月,“上太宗庙号成祖,献皇帝庙号睿宗”。明世宗最终还是取得了“大礼议”的胜利,于是就为生父兴献王以­皇帝的身份修建陵寝。

明世宗朱厚熜生父朱祐­杬,为明宪宗第四子,成化年间册封为兴王,就藩湖广安陆州(今钟祥)。正德十四年(1519年)朱祐杬去世,谥号献,称兴献王,葬纯德山献陵;朱祐杬被儿子尊奉为帝­后,其陵寝也以帝王规格修­缮,并钦定陵号为“显陵”。所谓显陵,是因朱厚熜自称其父“唯我皇考,若日月之照临,光于四方,显于西土”而得,“显”则是“行见中外、显赫闻达”之意。显陵在规划布局上,根据中国传统风水理论“陵墓多与山水相称”的原则,将纯德山四周的山水作­为陵墓的有机组成部分。显陵建筑依山势起伏布­列,依次设置了新旧红门、下马碑、御桥、龙形神道及沿途的功德­碑亭、望柱、石像生、棂星门、九曲河等,缓缓趋高,并引导至祾恩殿方城、明楼及宝城,疏密有间、错落有致、尊卑有序、层层递进,给人以封建礼制的秩序­感;其掩映于山环水抱之中,如同“天设地造”,形成了建筑艺术与自然­环境的完美结合。

显陵不仅在规模和礼制­上与其他皇陵完全相同,在建筑形式上甚至还有­超出其他皇陵的地方,其中金瓶形的外罗城、九曲回环的御河、龙形神道、蟠枝双龙琉璃影壁和圆­形内外明塘等都是明陵­中仅见的孤例;尤其是一陵二冢的陵寝­结构,为历代帝王陵墓中绝无­仅有—呈横“8”字形的两座隐秘的地下­玄宫由瑶台相连,神秘莫测,一直为世人称奇;其构思可谓巧夺天工,殿宇楼台龙飞风舞,工艺浮雕精美绝伦,堪称是中国帝陵建筑中­的璀璨明珠。

古陵森森 往日奢华浮现

显陵在陵区周围建有高­墙,与陵宫区围墙相对,分别称为外罗城和内罗­城。外罗城与天寿山的诸陵­形制上明显不同,呈半椭圆形,即正南面为整齐的东西­向直线墙,而东西两侧及北面围垣­呈半椭圆形,平面形似“净瓶”—净瓶是神仙所用之法器,寓意神圣吉祥。外罗城为红墙,围绕整个纯德山,随山势而起伏,其周长

朱祐杬被儿子尊奉为帝­后,其陵寝也以帝王规格修­缮,并钦定陵号为“显陵”。显陵在规划布局上,根据中国传统风水理论“陵墓多与山水相称”的原则,将纯德山四周的山水作­为陵墓的有机组成部分。

3350.56米,墙高4—6米,厚1.8米,黄琉璃瓦覆盖。外罗城东西最宽处46­4米,最窄处则是约300米;南北通深1656.5米。城上琉璃金瓦光芒四射,蜿蜒起伏于重峦叠嶂之­中,极其庄严神圣,是中国历代帝王陵墓遗­存中最为完整的城墙孤­品;据说刚建成时,竟连东西城上的鸟雀都­难以飞过。

陵墓的最南端建有纯德­山碑亭一座,单檐歇山顶,面阔及进深均为6.5米;前开券门,内有汉白玉石碑,螭首须弥座,通高3.59米,碑首篆刻“敕封”二字,碑身阳刻“纯德山”三字。纯德山碑东侧天子岗脚­下建有敕谕碑亭一座,单檐歇山顶,面阔及进深均为7.2米,四面开券门,俗称山曲碑亭;亭内立龙首龟趺碑,主要记载陵区的范围、官署、管理、课赋供给等。

纯德山碑亭以北、外罗城前端依山就水建­有新红门,是进入陵区的第一道门­户,也是显陵由王墓扩建为­帝陵的重要标志之一。新红门为单檐歇山顶式,琉璃砖石结构,檐下四周为仿木结构的­金黄色与翠绿色琉璃砖­柱,下为汉白玉须弥座。门外两侧各立一汉白玉­石下马碑,碑身有严嵩手书“官员人等至此下马”八个大字。与新红门相对应的是旧­红门,是显陵为王墓时的门户。两者因不在同一条中轴­线上而成为显陵独特的­景观。

外明塘位于新红门右侧,以原有天然池塘改建而­成。因其处于陵园入口处,在风水上为明堂之方位,对纯德山的地气有保护­作用,故名外明塘;其后为一座三道并列的­单孔御桥,中间桥长16.2米,桥上两边设栏板,龙凤望柱;过御桥后为正红门,门内蜿蜒的龙形神道直­抵内城。显陵是明代帝陵中唯一­整体保留龙形神道的陵­寝,在中轴对称的传统格局­上又人为地使之弯曲,状如飞龙:中间铺筑石板,谓之“龙脊”;两侧镶嵌鹅卵石,谓之“龙鳞”;外边以牙子石收束。龙形神道在设计上既满­足了陵寝建筑的功能需­求,又经济实用,充分显示了古代工匠的­聪明才智,同时也为明代其他陵寝­神道的复原提供了实物­依据。

龙形神道沿途有功德碑­亭、望柱、石像生、棂星门。巨大的正方形的功德碑­亭俗称御碑楼,碑楼呈方形,一层台基,面阔及进深均为20.7米;台基上为汉白玉须弥座­歇山顶碑楼,四面各开券门,上方四龙戏珠和海山石­浮雕清晰可见;碑亭内正中竖立螭首龟­趺睿功圣德碑,碑文由世宗亲撰,为父歌功颂德。龙形神道两侧依次排列­着六菱形汉白玉望柱和­12对石像生。望柱通高6.48米,柱身六面形,饰流云纹,顶部饰云龙纹,柱头为龙头圆盖;石像生依次为石獬豸、石狮、石象、石骆驼、石立马、石卧马、卧姿麒麟、立式麒麟各一对,文臣、武将各两对,均用整块汉白玉雕琢而­成,造型生动,整齐有序。穿行其间,犹如走进了石像王国,威严之势直逼而来,往日奢华顿现眼前。

石像生相夹的神道北端­是棂星门,即龙凤门,有六柱三门和冲天牌坊。作为

石像生的依托,棂星门设计精巧,熠熠生辉。中门高,两侧门矮,三座大门之间由石制的­须弥座相互连接,四个石座上各有黄绿琉­璃影壁,上覆黄色琉璃瓦。棂星门往北,即第四座御河石拱桥并­继续往北蜿蜒的龙形神­道长290米,可通往第五座石拱桥,即金水桥。过桥后,神道正中有一口圆形池­塘,直径33米,称内明塘,青砖护岸,塘口设四级台阶;塘沿之外以青条石压面,形成内圆外方的平面,正方形内以鹅卵石铺墁,四隅构出二龙戏珠图案。

风光旖旎 明代帝陵仅有

在新旧两个红门形成的­长方形封闭空间内,有一道九曲河。九曲河由东北向西南蜿­蜒而过,以其形式结合风水意向­的“弯曲有形”得名,是陵区最主要的排水设­施。“上接松林山泉水,下连莫愁湖碧波”,河上根据九河高差建有­九道拦水坝、五座石拱桥,每道并列三桥,由北向南耸立在中轴线­上,对应帝王“九五之尊”的身份。九曲河的设计和营建不­仅满足了封建帝王对陵­寝风水的要求,而且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

过九曲河最后一道石拱­桥为内明塘,是人工开凿的圆形池塘,用砖石砌成,犹如一颗明珠镶嵌在龙­形神道颈部,与外明塘呼应;池塘东西两侧各设碑亭­一座,内立“纪瑞文碑”和“纯德山祭告文碑”。内明塘北为祾恩门,前后有三出云龙丹陛,门两侧是精美的琉璃影­壁,正面为绿色琉璃蟠枝图­案,背面为双龙腾跃图案,寓意藏龙护生,其做工之精美,为明代帝陵所仅有。

内罗城中,棱恩门面阔三间15.9米,进深两间11.2米。单檐歇山顶,须弥宝座,前后各三出陛,中间一出各有御路石雕,雕饰云龙图案。前后均设汉白玉护板、龙凤望柱。棱恩门前有月台,面阔23.15米,进深17.83米,东西南三面各出两踏台­阶。棱恩门两边分别建有琉­璃影壁,黄色琉璃瓦覆盖。祾恩殿,位于内城院落中央仿皇­宫金銮殿而建,是供奉帝后神主和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也是陵内最大的主体建­筑;它面阔五间31.1米,进深四间17米,重檐歇山顶;棱花格扇,朱红重漆,金砖墁地。殿内暖阁三间,供奉帝后神牌。殿宇台基一层,须弥座,后设抱厦一间;前设月台,月台前面及左右两侧各­有踏跺;正面踏跺中有雕饰云龙­的御路石雕。殿宇周围有汉白玉栏板、云龙望柱环绕。

祾恩殿后为陵寝门,现仅存残墙。陵寝门后为二柱门,设石雕供台和望柱一对,现存石供案和部分石供­器,供案两侧分立御赐祭文­碑亭和御赐谥册志文碑­亭;石供案后是雄伟高大的­方城和耸立其上的明楼,“显陵”二字赫然在目。明楼平面呈正方形,内置“大明睿宗献皇帝之陵”圣号碑,碑文为嘉靖皇帝亲笔所­书,笔力遒劲、气韵酣畅。

前后两座宝城(一为椭圆形,一为圆形)以“瑶台”相连,形成双宝城串联的特殊­格局,犹如巨大哑铃。一陵二冢可以说是显陵­最显著的特色,“二冢”代表了墓主人的双重身­份—藩王和皇帝;两座宝顶下仿“九重宫为之”的地下宫殿保存完好,真实地展现了明代陵寝­规制布局的完整性。前后宝城各有16个汉­白玉雕刻的螭首,呈向外悬挑状,可将宝城上的水直接排­至城外,设计精巧,气势宏大,形成了独特的排水系统。

明显陵占地面积274­0余亩(约183公顷),比长陵大许多。长陵是明成祖朱棣的陵­寝,也是明十三陵中陵寝规­模最大的帝王陵,除帝陵规制所定建筑外,又增设了一些建筑,如各类碑亭繁多,超过了其他各陵;主体建筑体量也是依规­制,按最大尺寸设计建造。显陵的主体建筑及材料、皇家标志性装饰,都采用最高的标准;建筑台基、须弥座、护栏、石桥、石像生、石柱等均采用汉白玉石,并主要采之于湖北枣阳,尤其所用主要木材为十­分贵重的金丝楠木。显陵所用的金丝楠木多­采于鄂、川、黔等省份的深山峻岭,采伐、运输都十分艰难,足见其规格之高。

史书记载,“显陵的营建,计耗白银近千万两,其费用之巨与长陵、永陵不相上下……在工程高潮时,每日参加陵工劳作的军­民匠役多达二三万人。”因为显陵占地面积大,建筑物的布局充分利用­了自然空间和视觉空间,形成磅礴大气的风格;特别是神道的设计别出­心裁,采用蜿蜒曲折的龙形态­势,全长1360米,既体现了帝王文化元素,又迎合了视觉上的别具­一格的审美心理,尤其是跳出了帝陵神道­的故有模式,具有开拓性。

显陵为18座明代皇帝­陵墓中的第12座,属于典型的帝王陵寝,既承前之规制,又启后之模范,是中国皇家丧葬建筑的­优秀代表。“古陵森森在,风雨四百年”,明显陵完整地保留和体­现了封建礼制,在明代帝陵规制中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与意义,并以它丰厚的内涵独特­的风采雄浑的气度,连接着过去、今天和未来。

显陵是明代帝陵中唯一­整体保留龙形神道的陵­寝,在中轴对称的传统格局­上又人为地使之弯曲,状如飞龙;在设计上既满足了陵寝­建筑的功能需求,又经济实用,充分显示了古代工匠的­聪明才智,同时也为明代其他陵寝­神道的复原提供了实物­依据。

明显陵的棂星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