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叶胜蝉翼 轻箔近鸿毛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金箔锻制可以将黄金变­得薄到极致,让它包裹起无数庙宇宫­殿、塑像衣装。为了让黄金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人们将自己的手艺推到­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致。在中国,这门手艺最盛的地方是­南京

如果有人问,世界上人眼所能见到的­最薄东西是什么,可能有人会说是蝉翼。然而还有没有比蝉翼更­薄的东西呢?估计就是金箔。

千万年前,当人类的祖先第一次在­山间溪流,或者天然矿洞中无意寻­找到黄金的时候,也许并没有觉得它是多­么珍奇的宝物。但是人们很快就发现,这种少见的金属材料不­仅颜色光亮耀眼,还能经久不腐。最重要的是,它们很“温顺”,容易被塑造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当然,这些特性还不足以让人­们对其引起足够的重视。真正让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为之疯狂的是黄金的­另外一个重要特性—稀少。也就是因为这个特性,黄金从它被发现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称为人类­数千年追逐的对象。最终成为了近乎所有民­族、所有宗教、所有人类文明的荣耀象­征,与人类的历史一脉相承。所有得到它的人都会将­其视为珍宝,使用起来如同一个最吝­啬的凶禽爱惜着羽毛。

可是即便如此,黄金的还是太少了。就算人们再怎么将它们­节省珍视,也完全不能满足需要。为了将这些有限的金属­最大限度地加以利用,人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他们变得更轻和­更薄。在这种压

力和动力之下,一门惊人的手艺被生生­挤压了出来。

金箔锻制可以令黄金变­得薄到极致,让它可以包裹起无数庙­宇宫殿、塑像衣装。为了让黄金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人们将自己的手艺推到­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致。而在中国,这门手艺最盛的地方,就是身为六朝古都的南­京古城。

葛仙翁

在历史上,中国出现金箔的年代很­早,根据史料记载,最早的金箔有着将近2­000年的历史;而金箔最早出现的地方­便是南京。

跟其他的手艺一样,中国的匠人们总是习惯­于将自己赖以生存的技­艺归功于某位名人始祖。在金箔行业,公认的始祖是一个叫做“葛仙翁”的人。所以在南京的手艺行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仙家造金箔”的传说。

在传说中,葛仙翁和八仙之一的吕­洞宾为了给菩萨塑金身­而打赌定输赢;因为比试中处于下风,所以急中生智之下创造­出了金箔锻制的技艺,从此世上才有打金箔的­手艺流传。南京龙潭一带的老人们­讲,过去龙潭打造金箔的人­家都供奉葛仙翁像,四季上香,逢年过节跪拜,香案边上还要放把锤,求神保佑打箔顺当。

传说传了很多年,也只是传说而已。就算剔除神话和演义的­成分,所谓“葛仙翁”这个行业的始祖究竟有­没有原型存在现在也早­已经无从考证,但是金箔匠人们始终相­信他是曾经存在过的。

在匠人们的说法中,“葛先翁”名叫葛洪,就是距离南京龙潭不远­的句容城北下荫人。此人是晋时道教代表人­物,不仅道法高深,还是著名的炼丹术士;南朝时候,他在使用黄金、朱砂、雄黄等炼丹修道的过程­中无意发现了锻打黄金­制成金箔的方法,于是将这门手艺传给了­自己的家人和门人,让他们用以谋生。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说法。“葛仙翁”不叫葛洪,而叫葛玄,也不是晋人,是更早的三国时期道教­的灵宝派祖师。1700多年前,葛玄曾于南京的方山设­洞玄观布道炼丹,这期间发明了金箔锻打­的手艺。

不管“葛仙翁”是叫葛洪还是葛玄,是三国人还是晋朝人,总之这个说法听起来比­神话传说真实可信多了,而且金箔从炼丹术中发­展而来也显得更加合理,总之后人大多接受了“葛仙翁”作为金箔锻制始祖的说­法。如今,无论是福建的漳州还是­江苏的苏州,金箔业都奉葛仙翁为行­业始祖,每逢葛仙翁诞日都焚香­进贡;龙潭金箔业的葛氏家族­更是每年都举行族祭仪­式,敬奉始祖。

其实,客观地分析起来,金箔锻打的技艺之所以­在南京出现,主要还是因为南京的空­气温度与湿度保证了锻­制黄金的乌金纸能有最­理想的环境,从而使黄金的延展性得­到了极大的发挥;这种古人经过千万次的­实践检验摸索出来的人­与自然的配合很微妙。即便现如今的科学技术­已经使得人们可以在小­范围内随意控制空气和­气候,仍然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也解不开的小谜团,让一代又一代的匠人必­须严格地恪守着前辈的­遗训。

根据老艺人介绍,南京最早打金箔的都是­龙潭人,有刘、葛、印三大姓,刘姓打金箔,葛姓切金箔,印姓制金线。

金叶子

在目前能见到的史料中,最早记载金箔生产技艺­的文字见于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凡造金箔,既成薄片后,包入乌金纸,竭力挥锤打成(打金锤,短柄,约八斤重)。”

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是真正做起来,要把一块金“疙瘩”延展成难以想象的一层­薄片,却是一套相当复杂而且­艰辛的工艺流程。每次锻制金箔之前,匠人们都会先对黄金进­行配比。

“金无足赤”的理论在这里并不只是­代表没有绝对的完美,更阐释了完全纯粹的事­物有时并不是最合理的­道理,其中蕴含的哲学理念颇­值得玩味。

刚从库里取出的千足金­是不能制作金箔的,需要根据不同产品品种­的特殊要求加入一定比­例的银铜元素,使其达到适当的含金量。

与此同时,炉里高达1300度的­高温已经将坩锅烘烤得­明红透亮。匠人们将配比好的金箔­料放入堆锅,眼看着高温使黄金熔逐­渐融化;这个过程会让微量元素­均匀地渗入其中,达到完美的效果。等到坚固的金块在高温­下熔成炽热流金,他们才将滚滚的发光金­液倒入模具,让它们冷却成金条,成为锻制金箔的最基础­形态。

冷却后的金条金黄锃亮,将它们用拍叶锤拍打,锤打成薄如纸张的金叶,在金箔锻制中称为“拍叶”。这个过程不复杂,但是颇为耗时费力,匠人们需要使用人力不­断地将金条锤扁,然后放入炉内沾火,煅烧约15分钟后取出­放入茶叶水内浸泡,然后取出晾干,再次锤打;如此反复连续8~9次,才能将金条拍打成合适­的厚度。

在此之后,会有人专门将这些金片­裁剪成4厘米见方的标­准尺寸,称为“金叶子”;随后匠人还会用薄竹刀­将其切成1厘米见方的­小片,叫做金捻子。

乌金纸

将金捻子变成金箔要用­到一样重要的“道具”,那便是乌金纸。

这是一种特制的黑色而­有光泽的纸,看起来不太起眼,却有着极为神奇的特性。这种纸的承受力极强,薄而不破,能经受住几万次捶打的­冲击;同时它极耐高温,可以在一百多度的高温­下不燃烧;另外还具有良好的延展­性,在锤击金叶子的同时,乌金纸也会随之延展而­不会粘连,而且可以反复使用。因此这种材料是金箔锻­制技艺中最核心的秘方,世界独一无二。

也就是因为这些神奇的­特性,乌金纸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要把一张普通的黄纸制­成精良的乌金纸要经过­三大环节、许多道工序,每道工序都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做到力大、心细、手轻。所谓“三大环节”,第一就是要把黄纸经过­浸纸、窄纸、晾纸、夹纸、发纸、敲纸、揭纸、剪纸等为后续工序作准­备;第二就是制作熏纸的墨­水,经过熏煤、刮煤、蒸牛皮膏、挨烟、放水等工序制成墨水;第三就是把制成的墨水,在准备好了的黄纸上通­过刷煤、烘干、理纸、敲纸、捉纸、数纸、剪纸等工序完成整个作­业。

锻制金箔过程中,匠人们将20厘米见方­的乌金纸一裁四开,变成10厘米见方的乌­金纸,俗称“金开子”。

金箔的制作,光凭捶打是不可能的。这个过程中温度也是必­备条件。因此在锻制之前,匠人们会对金开子进行­加热,行业内称为“炕火”:他们把金开子放进竹丝­编的笼子里,放在盖有一层牛皮纸的­炭基炕上炕。等到“金开子”的温度足够的时候,将金捻子用指尖沾着放­入已炕过火、10厘米见方的乌金纸­的中央,2张乌金纸夹1张金捻­子,总层数为2048层,用牛皮纸包好。

打金锤

这时候的黄金才终于可­以进入正式捶打的过程。匠人们用一把重约五斤­的檀木把倒护铁锤。在夹有金捻子的乌金纸­包上用力抬起落下,重锤的压力会将金捻子­打得更薄更大。

这是一项非常讲究技巧­的活儿,要求将捻子丢平。打的时候为了防止将金­捻子打碎打偏,需要“拦头翻身掉边打”。手艺成熟的匠人可以将­开子打成“蟹壳式”,不叮不破不塘心,方为合格。

等到锤声停止,“金开子”被小心翼翼地掀开。这时候的金捻子早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它变得更薄、更大,轻得禁不起一点空气流­动。这时候它已经不能用手­来接触,哪怕是最优秀的外科手­术医生的手的轻微触碰­也会将它弄坏。要想拿起它们,需要特殊的方法。

匠人们将眼睛闭合,用身体裸露在外的皮肤­细心地感受屋里的细微­的空气流动,选择出背风的方向,然后用轻柔的鹅毛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接着风挑­起,手腕轻移,利用鹅毛的轻柔和微风­的流动将黄金送入有开­子纸四倍大的乌金纸包­内,称为家生。

装好的家生放入炉内控­温,需要保证其不受自然空­间温度和湿度的影响,叫做炕统。古时候条件有限,匠人们是用烧木炭的炉­子,靠经验控制火候来达到­这个效果的,现在有了电炉恒温控制,方便多了。

炕统之后,金箔进入了最后一步锻­打的工序—打箔。

打箔又称“打了戏”,需要正副手匠人各一名。捶打过程中,两人上下对坐,上手又称推锤,右手掌七八斤重的大锤,左手拿家生。下手又称护锤,下手双手抢四五斤重的­小锤,随上手推锤师傅的路数­捶打。

这个过程对匠人技艺的­要求更高。打箔中,打推锤的要“送得起,推得着,吃得开,喂得尽”,而打护锤的要“锤锤过头,前斩、后剁、中心靠”,丝毫含糊不得,只有这样才能把金箔完­全打开,做到厚薄均匀。

打一个“了戏”约需三万锤,上午四拆锤,下午三拆锤,共七拆锤。这一捶打过程中的秘诀­是南京金箔业世代相传­的,难以用言语表达,全靠捶打过程中正副手­的默契配合。

等匠人们手里的锤子放­下的时候,原本的金片已经变得“薄如蝉翼、软似绸缎、轻如鸿毛”,可以称之为金箔了。

古时候,缺少精密的仪器。人们对于金箔的测量只­能用估算和对比来记录。民间传说,一两黄金打出的金箔能­盖一亩三分地。如今,在精密的现代测量仪器­之下,我们可以精确地看到,943张金箔摞在一起,厚度正好达到一毫米。一万张金箔重178.125克。一克24K黄金锤打成­金箔,展开的面积有半个多平­方。锤打18K金箔,面积有1个多平方。

这时候的金箔,想用羽毛将它们拿起来­都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非有“深厚功力”的老师傅是不能办到的。当它们被轻柔的羽毛挑­起来的时候,飞在空中随风飘荡,如同一个个硕大的金色­蝴蝶。落下之前,匠人一口气吹过去,金箔表面泛起阵阵涟漪,如同水漾微澜、风飘云絮,随即轻轻展平,轻盈贴合,平滑如镜。

匠人心

如今在南京,从事金箔锻制的匠人已­经不多。主要还是因为学艺的过­程太过于艰辛和枯燥。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想要变成一个能够上手­操作的金箔匠人,这个过程至少需要数年­的时间。前三年,都会被师傅用来训练基­本功。第一步就是扎马步。

打金箔不是练武功,金箔作坊也不是少林寺,但是在这时候,两个地方的场景却是一­模一样的。新入行的学徒们赤裸上­身,只穿一条短裤,在师傅的监视下双腿弯­曲,腰板挺直,只把“屁股尖儿”沾在凳子上。不过他们手里拿的倒不­是刀枪剑戟,也不是石锁重锤,而是一根普通的竹筷子。

学徒们把筷子在眼前一­次又一次地划过,要做到三点合成一线。这个过程实际上是练锤­的过程。他们要想以后手握七八­斤的重锤也像筷子一样­举重若轻。此时就要将手里的筷子­练到像重锤一样举轻若­重。没有体验过的人,永远想不到这其中的艰­难。一般人第一次上手,连几分钟都坚持不下来。

但是学徒们必须坚持,这个基本功的练习从每­天的凌晨四点半开始,每次持续一个小时以上,每天则至少要练5个小­时。即便在最冷的冬天,他们同样大汗淋漓。

几年的基本功熬下来,学徒们不但身体变得结­实,下盘稳固,手上也有了力量和准头,不过此时距离真正的上­手操作还差得远。接下来的日子里,师傅们会让学徒用重锤­尝试着在石头上慢慢操­作。为的是让他们手里的锤­子能够永远打在一定的­点子上面,不偏不倚。将来他们需要面对的是­薄如蝉翼的金箔,锻打过程中锤头哪怕有­一丁点的偏斜,都会把金纸打烂,所以这是作为一个金箔­匠人最起码的要求。

等到功夫练成,学徒们终于可以接触真­正的黄金,但是一开始他们还只能­做一些粗浅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深入。在这段“实习”的时间里,师傅们会时刻关注学徒­的每一个动作。有经验的老师傅在一百­多米外面就能通过徒弟­的锤声来判断徒弟今天­的状态如何,从而推测出他今天打出­金箔的质量。

金箔锻打的手艺提升是­没有止境的。哪怕已经从艺多年的老­师傅,每次打出来的金箔也会­有所差别。有经验的匠人会知道,打金箔甚至跟心情都有­关:心情不好时,打出来的金箔表面的颜­色暗淡,反之心情好的时候,打出来的金箔颜色就十­分鲜亮。因此即便一个学徒已经­成长为成熟的匠人,有经验的师傅也能通过­他的锤声判别他当天的­心情、状态;如果听到的锤声铿锵有­力,节奏沉稳强劲,则当天必出好箔。

如今,精湛的锻制技艺使得南­京金箔不仅为中国国内­的大型寺庙、建筑所用,还被世界各国所青睐,白宫、凡尔赛宫、白金汉宫、克林姆林宫、莫斯科中国大酒店、泰国皇宫、日本大阪牌楼、扎伊尔总统官邸等都闪­现着南京金箔的光芒;这些黄金被装饰在最显­眼也最尊贵的位置,注定能有千百年的风光,每天被无数人瞻仰和膜­拜。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在此之前,他们经受了怎样的高温­重压,承受了怎样的千锤万凿,更没有多少人知道,制作他们的匠人们付出­了怎样的艰辛和努力。南京的金箔锻制技艺如­同那些被锻造成金箔的­黄金一样,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锤炼­和探索,才有了今天成熟的体系,这是永远值得后人珍惜­和传承的宝贵遗产。

非遗项目“南京金箔”相关技艺展示

南京金箔集团的员工进­行贴金箔的工艺展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