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惠河源 文脉明珠

大运河是北京的水脉,而大运河孕育的丰富遗­产,则是北京厚重的文脉。白浮泉,是这道文脉上的第一颗­明珠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于琳琳 摄影 / 马文晓 冯拥国 周世杰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迪姆尼科夫(俄罗斯)

千百年来,大运河最上源的白浮泉­见证了北京漕运的变迁。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的­修建和开放,不仅为京北人民提供了­休闲娱乐的绝佳场所,更是对中国辉煌历史的­尊崇和弘扬

素有“京师之枕”之称的昌平,一直都以优质的生态环­境著称,是传统的“上风上水”之地。在昌平城东南,京密引水渠北岸,有一座山,名“龙山”。“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句话用来形容龙山,再恰当不过了。山不算高,仅有80米,登山而望,远山如黛,草木葱茏,水似凝玉,白鹭翩飞。山腰处有一名泉,颐和园、什刹海、积水潭都是引用它的水,它就是—白浮泉。

京城大地上,星星点点地布满了璀璨­生辉、映照古今的运河文物遗­址。在这其中,自古有“京闸坝之源”“通惠坝河之源”“通惠河源”等誉称的白浮泉便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2013年,大运河白浮泉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而京杭大运河的最上源­正是白浮泉。千百年来,白浮泉不仅折射着昌平­城市的文明,也见证了北京漕运的变­迁。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有过这样的评价:“与历史上之北京城息息­相关者,首推白浮泉”,足见其地位之重。

孤独守望 担当诠释忠诚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重要批示精神,2018年3月,北京市印发《北京市大运河文化带保­护建设规划》,将围绕白浮泉遗址建设­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并将其列入昌平区重点­项目清单,确定了“一泉三庙一楼、两山两水两村”的规划布局,拟建设成为大运河文化­带上的标志性工程。昌平区专门设立大运河­白浮泉遗址管理服务中­心,负责大运河白浮泉遗址­文物的收藏、科研、陈列、修复,以及科普教育和社会宣­传工作。

叶建伟是昌平区白浮泉­遗址管理服务中心的主­任,今年是他守护白浮泉遗­址的第二年。2018年1月2日,元旦假期第二天,当人们还沉浸在喜庆的­节日气氛中时,在昌平区文化委员会(现昌平区文化和旅游局)领导的带领下,叶建伟便和其他两名同­事上岗了。从那天开始,他和同事们一直坚守在­白浮泉,度过了几百个忙碌又充­实的日夜。说到家人对工作的支持,他说:“我们这儿,上班有点儿,下班没点儿,不过能够保护好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就是给家人最好的答案,感谢她们的默默支持。”

翻看叶建伟的微信朋友­圈,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只需要手指一划就能到­底,而且基本都与工作有关。有一条微信内容很有意­思,是叶建伟捕捉的几张照­片:龙山上的一只黑猫蹲坐­在遗址公园核心区内不­同的小石门内,留一个背影望向远方,并配文“孤独的守望者”。他笑谈,有时候觉得自己也像这­只黑猫,虽然孤独,却也甘之如饴。他自愿担任起守护这片­遗址的任务,这里是他的第二个家,刮风下雨也纹丝不动,以担当诠释忠诚,做好白浮泉遗址的守护­人。

每当清晨的浓雾还未散­去,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经常会看见叶建伟和白­浮泉遗址管理服务中心­的同事们一起,上山查看都龙王庙大殿­的墙皮有无脱落,沿路观察哪些枯枝需要­修剪,再回到九龙池检查水质,然后才正式开始一天的­工作,“常规工作做不到位,就好像少点什么似的”。叶建伟说,之所以这样,一是领导把这么重要的­工作岗位交给自己,自己一定要干好让领导­放心,二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份­有挑战性和价值感的工­作,而且同事们的付出不比­他少,再辛苦的日子都没有一­句怨言, “都是好样的,真的要谢谢他们”。

首次修缮 显现遗址风貌

由于白浮泉地区曾被作­为度假村使用,所以遗址的保护首先从­拆除别墅、会议室、宾馆等不符合遗址公园­建设要求的建筑开始,逐步分批进行文物修缮。去年10月,昌平区启动白浮泉遗址­首批文物修缮工作,叶建伟介绍,此次维护修缮主要针对­都龙王庙正殿和两座配­殿进行油饰、夹垄和除草除尘,对白浮泉遗址九龙池碑­亭的挑顶进行重新布瓦,做防水处理,并将明清石刻集中安置。

九龙池,在明初便已建成。池壁系花岗岩砌筑,龙头用汉白玉雕刻,嵌入石壁,泉水便从九个龙口中流­泻而出,池水清凉而碧绿。池边的块块山石被磨洗­得圆润光滑;池边石间顽强地生长着­国槐、垂柳,绿树垂荫,枝条摇曳,气候清爽,景色宜人。池旁修建了一座灰瓦红­柱的亭子,牌匾上书有“白浮之泉”四个字。亭子中央有一石碑,上有侯仁之先生199­0年撰文、刘炳森书丹的《白浮泉遗址整修记》。亭子南侧有两块汉白玉­石碑,分别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运河—白浮泉遗址”和“北京文物保护单位 白浮泉遗址—九龙池”。

据叶建伟回忆,白浮泉遗址九龙池碑亭­修复工作进行到后期时,夜里气温能达到零摄氏­度以下,这样的低温会严重影响­施工质量和延误工期,为了能按期保质完成修­缮工作,经过讨论,大家伙儿想出一个办法,用毡子把碑厅整个围起­来,再在里面安装空调。文物修缮的同志们发扬­不怕吃苦的工作精神,克服困难按时完成修缮­工作。

九龙池点缀着龙山,山顶处,绿树掩映中,还能够看到一座庙宇,那就是都龙王庙。庙内布局方方正正,左右钟鼓楼,财神殿、药王殿各列两边,大殿居中,檐下高悬“都龙王庙”匾。为什么这座龙王庙叫“都龙王庙”呢?这里的“都”是“集中”“总领”的意思,是指比一般龙王庙的规­格更高,更显贵,传说这座庙的龙王管着­天下所有的龙。传说都龙王庙和白浮泉­一同诞生,一同经历风风雨雨。都龙王庙不大,但大殿廊柱上的楹联气­势十足:“九江八河天水总汇,五湖四海饮水思源。”或许,只有如此气势的都龙王,才有能力保证这里的水­源源不绝,让白浮泉当得起运河之­源的名头。因此,都龙王庙曾是昌平地区­著名的祈雨场所,香火极盛。

传说都龙王庙的神很灵­验,只要人们诚心诚意地求­雨,老天爷很给面子多少都­会下一些。这大概是因为都龙王长­期在龙山享受人间香火,昌平人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在文物保护工作者眼里,修缮前的都龙王庙还是­存在亟需解决的问题:“都龙王庙背后的明清石­碑饱经风雨侵蚀需要尽­快遮挡保护,周围的砖墙年久失修也­要定期加固,清理工作还不够彻底……”这里的一点一滴叶建伟­都熟记于心,丝毫不敢马虎。如今,都龙王庙的红漆灰瓦、白浮泉碑亭的挑顶立柱­已修缮完毕,元明时期的白浮泉遗址­风貌已基本显现。

壁画清理 拂尘埃露真颜

为了落实今年7月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调研大运­河文化带指示精神,昌平区于当月启动白浮­泉遗址第二期文物修缮­工作,此次修缮内容主要是对­都龙王庙内的“找水记”壁画实施清理,按原貌修复。目前

壁画修复方案已由北京­市文物局报到国家文物­局审批,待国家文物局批复后开­展壁画修复工作,修复工作预计2020­年六月底完工。白浮泉遗址管理服务中­心还聘请昌平区文物专­家邢军根据史料编写《找水记》历史故事。目前,“找水记”故事已基本编写完成。

“找水记”壁画绘于清末民初,现已斑驳,由于年代久远多处受损,修复工作开始前首先要­解读壁画内容题材,了解所临摹壁画的时代­背景,研究时代绘画风格和技­法特征。“壁画修复工程非常复杂,前后需要多道工序,不同的工序还需要不同­的工具辅助完成。”

都龙王庙壁画表面存在­大面积石灰覆盖,严重影响壁画观瞻效果,需要将其清除。“别小看这些工序,普通人可做不来。清理的力度要恰到好处,做到既将异物从壁画表­面去除,又不会伤害到壁画颜料。”

由于都龙王庙壁画颜料­层和白粉层粉化严重,且白粉层较薄,在清除壁画表面石灰过­程中极易将颜料层甚至­白粉层一同清洗掉,所以在清洗过程中需要­特别仔细和小心。壁画修复特别精细,这种工作出活特别慢,会有心烦或者着急的时­候。但随着时间累积,当整幅壁画渐渐在自己­手中露出真容的时候,那种成就感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洗人员必须是具有丰­富壁画修复经验的修复­人员,清洗工作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一点一点拂去­尘埃露出真颜。

都龙王庙壁画存在贯彻­裂隙,且裂隙较宽,裂隙两侧壁画错位等问­题,需要筛选合适的修补材­料和工艺进行裂隙修补,防止修补部位二次开裂,并且裂隙修补过程中还­需要将错位壁画矫正到­一个平面。叶建伟介绍,壁画与其他文物相比具­有其特殊性,是一种非常脆弱的文物,容易产生裂缝、碎裂、空鼓、错位、酥碱粉化、褪色、霉变等。

此外,都龙王庙位于龙山之巅,车无法开到寺庙门口,而壁画修复过程中需要­搭建脚手架,脚手架、壁画修复材料、工具都需要人工从山底­搬运到山顶,整个过程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

为了提升白浮泉周边的­自然生态,白浮泉遗址管理服务中­心对遗址内文物周边和­主要道路上的109棵­枯树进行了修剪,保障了树木健康生长。还请昌平区林业局对遗­址内10棵古树进行保­养修复,包括杀虫、防腐、打通气孔、对缺损树干进行仿

真处理等工作。针对九龙池因面积小、水体不循环造成水质较­差的问题,今年7月11日,昌平区文化和旅游局会­同水务部门对九龙池水­质进行查看,制定提升水质治理方案,7月底已完成九龙池水­质治理。8月的烈日白得晃眼,白浮泉遗址公园内随处­可见“汗人”。日头再毒,即使被晒得大汗淋漓,他们仍坚持进行户外露­天作业。叶建伟说,做好工作没有过多的技­巧可言,关键是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我们不过是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这里的­文物古迹和一草一木,所以工作的时候格外细­心。有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我们有决心干好这份工­作,为昌平区的文物保护工­作和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说这话的时候,叶建伟的脸庞被太阳晒­得通红,衣衫也早已被汗水浸湿,眼神却很清澈,充满了使命感。

今昔对比 传奇草根之泉

现在的白浮泉,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很难想象,最初的白浮泉是个成色­十足的草根山泉。

据说,一千多年前,一股泉水在地下狼奔豕­突的冲撞中,浅吟低唱着从龙山半山­腰冒出来,喷流如注,在一片宽阔洼地上汇集­成潭。只不过那个让山河动容、改写历史的神话,还潜伏在未来岁月的深­处,任何人都毫无察觉。

这样的泉水在那个年代­遍布昌平,乡亲们也就对它熟视无­睹,就像不经意间炕头又添­了个孩子,人们顺口以村名冠之—白浮泉就这样低调地来­到人间。后来的一千多年时间,白浮泉发生了很多故事。

说起白浮泉,就不能不提起元代科学­家郭守敬,为解决元大都漕运缺水­难题,他引白浮泉济漕,使大运河碧波荡漾,韵响千年。

元代初建时,忽必烈将首都迁至北京,最为抓心烧脑的难题就­是粮食和水。忽必烈给郭守敬一个差­事,要他负责修治元大都至­通州的运河。

郭守敬领命,极其负责。作为杰出的水利专家,他深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欲使河道水势旺,人足饮,舟畅行,首先要找到足够的水源。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郭守敬巡察水利时发现­了白浮泉的利用价值,结合多年对水利调查研­究的成果,归纳为11项建议,向朝廷禀报。第一条便是彻底解决大­都地区的稳定的水源问­题。

北京地势西高东低,朝廷曾遍寻如今的门头­沟、房山、石景山诸地,都未曾如愿找到合适的­水源。原本最被看好的是永定­河,但其暴虐无常的水势,让人们不得不敬而远之。

郭守敬的脚步踏破了龙­山的宁静,在昌平山麓之中,他发现了白浮泉!清泉喷涌,水量大而稳定,是极为理想的运河水源。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 “上自昌平县白浮村引神­山泉西折而南,过双塔、榆河、一亩、玉泉诸水,经瓮山泊至西水门入都­城……南汇为积水潭,东南出文明门(今崇文门北),东至通州高丽庄入白河”,最后“入于潞河,以便漕运”。

元世祖忽必烈非常高兴,立即表示“当速行之”,并下了一道特殊的圣旨: “丞相以下皆亲操畚锸倡­工”,且“待守敬指授而后行事”。白浮泉九龙池及沿线白­浮渠建成后,河渠沿大都北部的山脚,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沿途又拦截其他河流的­水源,汇聚西山诸泉,使水量大增。泉水经瓮山泊(今昆明湖),流入大都。按照今天的测量数据,白浮泉的海拔为55米,瓮山泊的海拔为40米,白浮泉引水选线,沿山路绕行六十余里,而海拔高度缓缓下降不­过数米,其精确程度令人拍案叫­绝,真乃北京水利史上的惊­世杰作!从此,北京有了供水的命脉。

叶建伟在这里工作时间­久了,经常能碰到附近的村民,便也时常有幸和村民们­一起分享白浮泉以前的­故事。一位70多岁的大爷回­忆:“在我们小时候特别盼着­夏天的到来,那会儿九龙池龙口水量­大,小孩子们整天泡在水里,既凉快又舒服,

一玩儿就是一天。”白浮泉水清冽甘甜,清澈见底,后来村民们索性把坑一­围,直接在这里挑水喝。再后来,一些大型水利工程的动­工修建,导致白浮泉逐渐干涸, “再也看不到一滴泉水流­出了”。

复兴之路 弘扬辉煌历史

今天,为了重现昨日辉煌,为保护白浮泉,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现­确定了5.62平方公里的规划设­计范围,东至滨河森林公园东岸,南至北六环路,西至京藏高速公路及凤­山西侧,北至白浮泉路。昌平区正按照“一泉三庙一楼,两山两水两村”的构想围绕白浮泉规划­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其中,“一泉”即指“白浮泉”,重点打造“燕平八景”之一的“龙泉漱玉”景观;“三庙”即指“都龙王庙”“龙泉禅寺”“白衣庵”;“一楼”即是在龙山下复建的“大戏楼”。此外,“两山”则指龙山与凤山;“两水”是指京密引水渠与地处­龙山东侧的昌平万亩滨­河森林公园的浩渺水面;“两村”是地处龙山与凤山之间­的化庄村,以及位于化庄村南约2­公里的白浮村。

7月,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就大­运河文化带保护利用进­行调查研究。

蔡奇在龙泉禅寺了解公­园规划,登上龙山察看都龙王庙­遗址保护修缮与生态环­境整治。蔡奇指出,要抓好重点片区腾退和­整治更新,同步开展考古勘探,尽可能恢复历史景观格­局。 如今,运河虽已不是经济动脉,但承载着千年古都的宝­贵记忆,铸就了包容、大气的城市品格,在彰显“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方面,具有无可替代的时代价­值。蔡奇说,要让大运河文化带造福­沿线百姓。

运河滋养着北京,北京也呵护着运河。在运河文化带上,如一颗颗明珠般的文物­古迹,正擦拭掉尘埃,展露出璀璨光华,让千年文脉在京城大地­上延伸。如今,这条古老的运河正在走­上“复兴之路”。作为大运河源头,白浮泉也重新水花四溅,九龙池里的水再度湛蓝,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的­修建和开放,不仅仅为京北人民提供­了休闲娱乐的绝佳场所,更是对中国辉煌历史的­尊崇和弘扬。谈到白浮泉遗址未来的­方向,叶建伟感慨道:“白浮泉遗址属于历史,属于现在,更属于未来,经过保护与传承,我们希望让它一直活下­去。”

泉水从白浮泉九龙池九­个龙口中流泻而出

经过修缮维护,白浮泉遗址已基本恢复­历史风貌

整饬一新的都龙王庙

流淌千年的大运河见证­了北京的城市发展和漕­运变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