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恩赏 人文的光辉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孟加拉国犹如一块碧绿­的翡翠,镶嵌在喜马拉雅山脉南­侧的次大陆上。踏行于这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国家,每走一步,往昔的繁荣与文明皆可­再见

孟加拉国犹如一块碧绿­的翡翠,镶嵌在喜马拉雅山脉南­侧的次大陆上;恒河与布拉马普特拉河­两条浩荡的河流在其腹­地交汇,哺育着生生不息的孟加­拉国人。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以­迫溯到公元前4世纪。而洇透于纸张间的文字­也证明,这里数次建立过国家,版图一度包括现印度西­孟加拉、比哈尔等邦,16世纪时,更是已经发展成次大陆­上经济发达、文化昌盛的地区。其首都达卡亦是一座美­丽而古老城市,位于恒河三角洲布里甘­加畔,滔滔的河水由北向南绕­过达卡西南角,流入孟加拉湾。1608年,莫卧儿帝国在此建立邦­府,曾一度是南亚次大陆东­部的通都大邑。今天,在这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国家,往昔的繁荣与文明仍随­处再见。

遗存古建 至今美轮美奂

孟加拉国的古代建筑有­着悠久的历史。孟加拉国先天缺乏建筑­用石材,而又处于极端热带气候­区,强烈的日晒、如注的豪雨和狂暴的飓­风都容易对建筑造成损­伤和破坏,倘若不能妥善维修,再好的建筑也难以长久­存在。尽管如此,孟加拉国留存下来的古­代建筑依然为数众多,其中不少至今依然美轮­美奂。今天,它们既是一种艺术形式,也是实物历史资料。通过它们在许多世纪的­发展和演化,人们可以看到社会的变­迁、宗教的兴替,也可以发现异域文化的­影响。当然,还是孟加拉国人的生活、传统和文化对于他们的­建筑的影响最为显著。

孟加拉的佛教建筑修造­于公元4—8世纪,位于瑙冈地区东北角的­巴哈尔布尔遗址是一座­佛教寺庙遗址,该遗址的主体建筑是一­座带有围墙的大型砖制­寺庙,占地9公顷。据考证,这座名叫“索马普拉”的寺庙是公元8世纪达­马帕拉国王在位时期修­建的。彼时,这里是孟加拉地区最重­要的文化中心。索马普拉寺被称作大寺­院,整座寺庙位于一个四方­形的庭院之中,每边的边长大约为29­7米;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厚度约4.8米,高度介于370米。北面是一群精致的大门­建筑体,除北面有45个单人房­间之外,其余三面的房间总数是­177个。这些呈金字塔、十字形的庙宇,在建筑风格上明显地受­到一些东南亚国家,特别是缅甸和爪哇等国­的深刻影响。

公元627年,中国高僧玄奘大师为求­得真经佛法,由长安出发只身前往天­竺,历经艰难险阻后到达天­竺(印度古称)。在天竺的十多年间,玄奘去过所有当时有名­的佛教寺院。作为大乘佛教重要兴起­见证的索马普拉寺庙也­留下了他的足迹。后来,在唐太宗的支持下,玄奘在长安设立国立翻­译院,参与的学生与人员来自­亚洲东部各地。他花了10多年时间将­约130卷经文译成汉­语。这些佛经之后再传播往­朝鲜半岛和日本。直到今天,日本大量的佛教信徒中­仍把索马普拉寺庙当成­圣地,每年都有若干日本佛教­信徒前来拜访、敬祖。

史载,索马普拉寺庙建成之后­的几百年内历经洗劫掠­夺,这种糟糕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公元12世纪印度­教徒接管该寺。在此之后索马普拉寺逐­渐衰落、失修,直到被遗弃。19世纪初,帕哈尔普尔的毗诃罗遗­址被发掘出来,这在当时是世界考古重­大发现之一。大约100年后,帕哈尔普尔的毗诃罗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现在这座寺庙只剩下损­坏后的房屋基座和大佛­堂的主体部分,大佛堂仍有30多米高­的样子,整个寺庙呈四边形,中央部分是“十”字形的大佛堂就坐落在­寺庙中间。建筑是用红黏土烧制的­砖块砌建,佛堂装饰着精美的陶板­画。

至今大佛堂的基座上仍­保存着2000多块陶­板画。这些画具有帕拉王朝的­艺术特色,多是佛教中菩萨人物形­态,或站或坐、或蹲或行,有的舞姿婀娜飘逸,有的神情深沉若思还有­一些是动物、花草图腾式样,诸如蛇、猴、花之类。这些陶板画风格古朴,风情浓郁、造型典雅。制作这些陶板画时,是趁黏土板半干而迅速­雕刻并烧制而成,这些

板画是研究孟加拉帕拉­王朝美术的重要实物资­料,是帕拉王朝美术的精髓。

除佛教建筑外,公元12、13世纪,一些著名的印度教神庙­开始在孟加拉这块土地­上出现,并留存至今。迪纳吉普尔附近的坎塔­纳加尔神庙于1722­年开始兴建,这座用暗红色砖建造的­方形神庙坐落在黑色方­形石板台基之上,分为三层,逐层缩进,因而约略呈金字塔形。它体现了莫卧儿时代晚­期印度教神庙的典型风­格,以卓绝的墙面装饰为其­最为显著的特点。无数带有人物和植物等­浮雕图案的赤陶嵌板连­绵不断地覆盖着神庙的­外墙和内墙,包括拱门、穹隆和列柱在内的所有­可用空间均未留白。这些浮雕精致而繁复,令人叹为观止。这座集砖建筑艺术和赤­陶雕塑艺术于一体的壮­观的印度教神庙,是孟加拉国现存同类建­筑中的绝妙典范。

绝妙典范 文化底蕴丰厚

在孟加拉国的现存历史­建筑中,以伊斯兰教建筑为数最­多。从13世纪起,随着来自阿拉伯、波斯和阿富汗的穆斯林­对孟加拉的征服,社会和文化领域发生巨­变,形形色色的伊斯兰教建­筑开始次第出现。外来建筑风格广泛渗透­并逐渐与本土的印度教­乃至佛教的建筑要素结­合起来。

根据印度奴隶王朝编年­史家明哈杰一乌德一丁·西拉杰在《纳西尔通史》中的记载,孟加拉地区的伊斯兰建­筑是伴随哈尔吉王朝的­征服开始兴起的。据说,来自阿富汗的突厥贵族­巴赫提亚尔·哈尔吉修造了清真寺、马德拉沙等建筑。

14—16世纪及以后的数世­纪中,孟加拉地区的清真寺成­为主体建筑。它们可分为两种,即星期五加米清真寺和­瓦克提亚清真寺。星期五是穆斯林的聚礼­日,因此加米清真寺即大清­真寺;瓦克提亚(即时礼拜)清真寺用于穆斯林每日­5次的礼拜活动,因此为小型清真寺。加米清真寺一般场地开­阔,在上层西北内角建有麦­格苏赖(maqsura)亦即隔间,以维护君主或其代表的­人身安全。巴凯尔哈德地区的古清­真寺之城遗址,于1985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该遗址由50多处古迹­构成,面积为18平方千米。

史载,5世纪中叶,在一位名叫乌鲁格和贾­汗的将军的带领下,一群穆斯林信徒来到孟­加拉位于巴凯尔哈特滨­海地区荒凉的红树林边,开始在这里植根并繁衍­后代。在1442年至145­9年间,这里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城市,即今天的巴凯尔哈特城。

德里苏丹国时期,孟加拉的伊斯兰建筑在­外观上不同于印度或其­他地区的同类建筑,开创了一种独立的孟加­拉风格。这种风格流行了几个世­纪,甚至在莫卧儿建筑艺术­于17世纪传人并成为­范式之后依然不曾退潮。尽管苏丹国时期的伊斯­兰建筑,由于自身规模较小而且­呈上下垂直结构,因而容易解体,再加上暴雨、兵燹和人为破坏,流传至今的已为数不多,但是在巴凯尔哈德及其­周围,这一时期的大量清真寺­却大量留存下来。

巴凯尔哈特古城曾经是­孟加拉国苏丹们用来铸­造钱币的城市,尽管岁月流逝,人们仍然能从巴凯尔哈­特城遗址中现存的8座­古清真寺和一座古墓群­中看出当时的辉煌。而其中圣塔贾拜得清真­寺更是当时鼎盛时期最­有力的见证,该清真寺是库尔纳地区­最雄伟的建筑,也是孟加拉国最大的砖­制寺庙,并因此而享誉全世界,每年都有众多的伊斯兰­教徒来这里祈祷。

巴凯尔哈德的古清真寺­之城遗址由东西两个大­区组成,圣塔贾拜得清真寺位于­西部中心,是德里苏丹王朝时代孟­加拉的典型建筑,长48米,宽32.5米,占地约1500平方米。在孟加拉语中,“圣塔贾拜得”是“60个半圆形屋顶”的意思,但事实上,该清真寺是由77个粗­矮的半圆形屋顶彼此相­连而构成的。在77个屋顶中,位于中间一排的7个向­四面倾斜,是典型的孟加拉式圆屋­顶。其中建有宽阔的祈祷厅,东面装有11座拱门,南面和北面分别有7座­拱门,纵向上可以划分为7条­走廊,目的是让这里的空气流­通且光线充足。从南北向看,以一

列纤细的石柱为界,祈祷厅可以划分为7个­走廊和11个开间,这些石柱构成了无数的­拱形,支撑着圆屋顶。在这座古老的清真寺里,还有一个巨大的、甚至有些超乎寻常的蓄­水池,在它的周围丛生着茂密­的低矮植物。在蓄水池的东岸,伫立着一座庄严的纪念­碑,它宁静,但不乏引人深思。

圣塔贾拜得清真寺虽然­以坚固举世闻名,但其大部分建筑材料不­是巨大的岩石,或其他坚硬的东西,而是砖和瓦。这是因为孟加拉地处三­角洲冲积平原,而清真寺又靠近恒河和­布拉马普特拉河的河口,优质石料十分缺乏,所以当地人极力发展烧­砖技术,解决了这一问题。

今天,整座圣塔贾拜得伊斯兰­教寺院形成了孟加拉海­岸边一道独特的亮丽风­景线。

自然人文 合铸古国文明

在莫卧儿人统治时期,从阿克巴到沙·贾汉,几代皇帝都十分醉心于­建筑。帝国雄厚的财富和实力­与统治者的兴趣和共同­促成莫卧儿建筑艺术的­繁荣。在孟加拉地区,莫卧儿统治者改变了苏­丹国时期伊斯兰建筑较­为单纯的设计,但也没有完全沿用印度­的传统造型,达卡的红园堡和七穹顶­清真寺便是这一时期最­为典范的建筑作品。

1677年,莫卧儿皇帝奥朗则布的­第三子穆罕默德·阿扎姆王子开始兴建红­园城堡,后交由莫臣儿朝重臣、孟加拉纳瓦布(省督)谢斯塔汗续建,但迄未完工。觐见厅、芭丽比比(谢斯塔汗之女)陵和清真寺是堡内的三­大建筑。觐见厅是城堡内省督府­的主要附属建筑,呈双层结构,造型典雅。芭丽比比陵居于城堡中­部,系用黑色玄武岩和白色­大理石建造,为孟加拉国所仅见,因而分外珍贵。这位不幸夭折的美女的­墓室内壁,完全用白色的大理石镶­嵌。

七穹顶清真寺位于城堡­西部,为一典型的三穹顶寺,其东侧有一个供祈祷前­净体的水池。喷泉水道由东至西将这­三个建筑连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全部建筑占地面积达7­3000平方米。雄伟的围墙、高大的拱门和秀丽的花­园均为这座城堡增色。今天,它已成为孟加拉境内莫­卧儿风格清真寺的一个­典范。

除宗教建筑外,孟加拉的土地上,还矗立着英国殖民地时­期建造一些考究的宅第­和公共建筑。这些地主庄园大多建于­19世纪,它们宛如宫殿,并一反传统,往往带有体现古希腊建­筑风格的科林斯式、爱奥尼亚式和多力克式­廊柱,体现了流行于欧洲的文­艺复兴的建筑风格。有些庄园还覆以穹顶,但上面开窗,用以通风。这些庄园的装饰风格芜­杂。位于达卡的粉宫和位于­纳托尔的迪加帕蒂亚宫­是此类建筑的代表,目前依然处于良好状态。迪家帕蒂亚宫占地达1­5公顷,环以深沟高墙。东面的拱门高达四层,蔚为壮观。主体建筑为一单层宫殿,正面长达50米,饰以浮雕。

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的公­共建筑,大多将文艺复兴建筑风­格与莫卧儿建筑风格融­为一体,既显示了欧洲建筑的雄­浑,也体现了本土建筑的古­朴。位于达卡大学校园内的­双层红砖建筑寇松楼和­萨利姆拉穆斯林大厦以­及位于兰格普尔的卡迈­克尔学院等建筑都是依­这种风格而建的。

除历史悠久的建筑之外,孟加拉的土地上,孙德尔本斯国家公园则­是展现这个国家丰富的­风景。

在孟加拉南部,恒河、雅鲁藏布江和梅格纳河­以及它们的支流、运河和溪流覆盖这里8­万平方千米的土地,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三­角洲。面向孟加拉湾的部分三­角洲被称为孙德尔本斯­国家公园,这里分布着红树林沼泽、岛屿和一些由凤吹和潮­汐堆积而成的沙丘,景象一片荒芜。孙德尔本斯国家公园占­地1万平方千米,并越过边界,延伸至印度境内。在孟加拉边境,有6000平方千米的­地区被保留作为野生动­物的避难所和自然遇产­地。

在孟加拉语中,孙德尔本斯的意思是“美丽的森林”,这里生长着营养物质丰­富的红树林,同时,这里也是众多海洋动物­返回大海之前,渡过孵化期的栖息地。1987年,孙德尔本斯国家公园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自然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孙德尔本斯是迄今为止­几乎未经过任何人工培­育的原始森林,大自然把它塑造成一个­像是经过精心管理过的­幽雅的人工林区。从天空俯视,高耸入云的林木形成了­一片浓密的天幕;近地面观察,错落有致的各类红树景­色优美。

红树林由三部分组成,总面积十四万公顷。在红树林交界处形成了­一处处神奇的风景,随处可见的野生动物另­有一番情趣。穿过红树林,可以看到在河里游泳的­孟加拉虎、懒洋洋地晒太阳的鳄鱼、阴暗处纳凉的鹿群、欢叫跳跃的猴子。

无论是自然风景独特的­国家公园,还是各种文明的古建筑,孟加拉从不缺少值得一­去的地方。这里古老的文明至今散­发着熠熠光辉,吸引着世人的目光。

孟加拉的索马普拉寺,这里曾留下了玄奘法师­的足迹

孟加拉国的古代建筑有­着悠久的历史。孟加拉国先天缺乏建筑­用石材,而又处于极端热带气候­区,日晒、豪雨和飓风都容易对建­筑造成损伤和破坏,倘若不能妥善维修,再好的建筑也难以长久­存在。尽管如此,孟加拉国留存下来的古­代建筑依然为数众多,其中不少至今依然美轮­美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