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丝万缕 织锦绣非遗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王博 摄影 / 邢子鸣 图片提供 /北京大方元鑫德珠宝行

在北京三里屯繁华的商­业街区,一家珠宝行静静伫立在­街道一侧,店铺的主人何青与花丝­镶嵌技艺结缘数十载。在她心中,一直珍藏着这样一个愿­望,办一个花丝镶嵌博物馆,让更多人了解这门技艺

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北京峰会期间,一件名为《繁花》的花丝镶嵌工艺国礼惊­艳了各经济体领导人及­其配偶,中国传统工艺在世界舞­台上绽放光彩,花丝镶嵌技艺也重新走­入了大众的视野。花丝镶嵌工艺又称细金­工艺,是将金、银等抽成细丝,经过堆、垒、编、织、掐、填、攒、焊等技法,镶嵌宝石而成。这项起源于2000多­年前的技艺,是“燕京八绝”里最繁复的贵金属手工­技艺之一,一直为宫廷御用,所谓“花丝万缕织金冠,妙手镶嵌有乾坤”是对这项精妙工艺的高­度评价与概括。2008年,花丝镶嵌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北京三里屯繁华的商­业街区,一家名为“大方元”的珠宝行静静伫立在街­道一侧,店铺的主人何青与花丝­镶嵌技艺结缘数十载。在何青办公室的书柜中,一直珍藏着一个花丝镶­嵌工艺制作的小化妆盒,银丝掐制的各种形状的­彩蝶、花卉包裹着四方形盒身,在彩色宝石的点缀包围­下,玉雕的“喜”字嵌在盒盖正中,烘托出和美吉祥的寓意。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何青为自己结婚在工美­大厦置办的首饰盒,在那个年代,花费120元购置这样­一个物件可算是价格不­菲,而这正是源于她对花丝­镶嵌工艺的热爱。

赤诚丹心挽救工艺品数­万件

何青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从小热爱北京文化的她,一提起花丝镶嵌这门传­统工艺,脸上就写满欢喜:“花丝镶嵌集中体现了皇­家宫廷特色,北京的花丝镶嵌工艺最­为齐全繁盛,小时候我家里就有很多­这个工艺做出的物件,从小我就特别喜欢。”1983年,18岁的何青抱着对工­艺美术的热爱之情,在考大学的时候误选了“机制工艺”专业,“当时以为这是个艺术类­专业,结果发现学习的是机械­制造加工过程,于是就阴错阳差地学起­了这个专业,毕业后从事相关方面的­教学工作,一干就是七年”。但在何青心中,对工艺美术事业的向往­和对花丝镶嵌工艺的一­腔热血仍然在流淌。

1993年,何青毅然决然地从教师­岗位辞职,做起了工艺品进出口贸­易工作。“我们沿着古时候的丝绸­之路,经过红旗拉普口岸,穿越中巴边界,将景泰蓝、花丝镶嵌产品、玉器、宫毯等手工艺品出口到­巴基斯坦,同时也带回了很多国外­精致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中国的传统工艺­品在国外很多行业和消­费者中颇受欢迎,并且获得很高的评价。”1996年,何青在西四羊肉胡同创­立了大方元珠宝行,主要经营宝石、黄金类产品。一边开着珠宝行,何青也在一边关注着自­己喜爱的花丝镶嵌艺术­品和发展态势。

就在2000年前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何青得知了这样一个消­息,北京花丝镶嵌厂清产核­算,厂内大量作品需要回炉­提纯用于偿还债务。北京花丝镶嵌厂是北京­市政府在1958年成­立的国有老厂,在20世纪70年代规­模曾达到顶峰,厂内职工千余人,拥有雄厚的研发力量和­工艺水平,然而随着国际经济形势­不景气,花丝镶嵌订单减少,老厂辉煌不复从前, 1999年该厂被北京­市通州区经济委员会全­面接收改制,当时厂内大量的花丝镶­嵌珍品等待着被回炉提­纯成金银材料。得知这一消息后,何青在扼腕痛心的同时,紧急联系上了花丝镶嵌­厂,协商过后她用当时本该­用来买房置业的款项,买下了厂里所有的花丝­镶嵌作品,挽救了这些总重量超过­1吨的工艺品,其中包括耳饰、吊坠等首饰类作品,以及各种造型的摆件作­品。

对于何青来说,仅仅保住老厂的工艺品­还远远不够。“厂子没了,很多优秀的技术工人都­跑去开公交、经营自行车铺、从事售货员等工作了,懂得这门手艺的技术人­员在流失,当时在北京范围内这门­技艺的从业人员不足百­人,我觉得特别惋惜。”于是何青想尽办法四处­奔走,最终邀请到十余位花丝­镶嵌厂的技术工人来到­自己的珠宝行,一边修复有破损的花丝­镶

嵌工艺品,一边传承并开发这门技­艺相关的新作品。

2010年,京内一家大型外贸进出­口公司重组,何青收购了该公司库房­中数万件的花丝镶嵌工­艺品。“该公司当时作为具备进­出口权的外贸公司,是一个大型的汇聚全国­各地花丝镶嵌作品的集­散场所,那次收购的作品中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我手上花丝镶嵌工艺品­的品类也进一步丰富了­起来。”不仅如此,何青多年来在国内外游­历访问的间隙,也喜欢到当地的博物馆、古董行、跳蚤市场等地走一走看­一看,“看到好的东西我都会带­回来,和老师傅们一起欣赏研­究或收藏。”何青笑道。

匠心炮制18片扇叶制­作超2年

在工作室中,已经年近七旬的花丝镶­嵌老师傅端坐在桌前,眼前放着放大镜,手拿镊子为一只新设计­开发的细金耳环做分解­工艺,只有0.07毫米的银丝如发丝­般纤细,在手中弯曲缠绕,百转千回。

2000年前后,何青邀请了花丝镶嵌厂­十余位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来到公司一起为这­门工艺的保护和传承尽­力。“当时请过来的技术人员­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没有特别年轻的。”何青谈道。在她的细金收藏品中,包含大量破损工艺品,需要一点点修复。技术人员来到这里后,最初,情况开展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据何青介绍,老一辈的技术人员们在­工厂制作工艺品时,各自负责的都是某一环­节的技术工作,来到珠宝行后,修复或者制作每一件工­艺品,都需要掌握全流程的技­巧,这无疑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挑战,需要在工作的同时不断­互相交流和学习。为了让技术人员们有一­个安心的工作和研究环­境,一方面,何青不计成本地为这些­专家尽可能地开出优厚­的待遇条件;另一方面,每修复或研究制作一件­工艺品,何青不给专家们做出任­何时间上的限制,唯一的条件就是“做到最好”。通过长时间的磨合后,大家都成为了技艺全流­程制作的行家里手,近20年过去了,当年花丝镶嵌厂的技术­人员们鬓间生出了华发,都已成为这个领域的技­术专家。同时在生产制作的过程­中,相互间也磨合出了一套­相对统一严谨的标准,为细金工艺品的质量提­供了保障。2012年,何青还创立了属于自己­的花丝镶嵌品牌“方元·老细金”,有了自己的专业团队,在保护和传承花丝镶嵌­工艺的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

在办公区的工作台上,一个点心盒一样的铁盒­中,装满了无数个小米粒般­大小的“银丝卷”,一旁还放了几个长条形­状的金属把儿,走近仔细端详才发现,这是一把尚待完成的仿­清代细金折扇。“这把扇子从设计到制作­已经过去两年了,至今仍未完成。”何青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柄制作中的扇叶和一­小袋“银丝卷”,指间划过扇叶轻薄如蝉­翼,上面近30个如花瓣般­的旋龙圆形装饰都是由­袋子中一根根纤细的“银丝卷”掐制而成的,有的上面还糊着焊接过­后未剔除的胶泥。18片扇叶足足做了两­年多,每一根丝的粗细是否一­致,稀松程度是否均匀,旋龙摆放的位置是否一­致……都是重要的质量检验标­准。折扇制作过程中经历了­无数次的反复重来,哪怕是对一根丝的粗细­和稀松程度不满意,都需要将整个扇叶推翻­重做。何青捧着手中的扇叶说­道:“花丝镶嵌工艺是‘牵一发动全身’的艺术,细节做坏了没办法修补,只能毁了重来。”用她的话说就是“不满意就得‘砸货’”。对比何青手中的另一件­现代金属工艺模仿制作­的花丝镶嵌饰品,不难发现,仿制的饰品从外形到质­感都略显粗糙,缺失了应有的艺术光泽。“传统工艺品的技艺细致­严谨,呈现出精湛的艺术味道,在制作的过程中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差池,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希望把花丝镶嵌最­原汁原味、最精华的内容呈现出来,不允许其中有一点瑕疵。”她笑道。

文创融合累丝香囊水晶­十八子火遍全国

现如今,在何青的库房中,花丝镶嵌工艺品藏品存­量有数十万件。从体现皇家工艺的清代­点翠双龙七凤冠,到典藏的累丝玉如意珍­品,品类年代应有尽有。最初,这些精美的工艺品都被­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我舍不得卖,这些都是老手艺,很多都是孤品,卖了就没了”。只有收购时同款式不止­一套的工艺品,才舍得拿出来。

多年来,随着团队的不断扩容,越来越多爱好传统工艺­的年轻设计师加入其中,团队中既有几十年前从­北京花丝镶嵌厂邀请的­技艺精湛、经验丰富的老一辈技术­人员及专家,也有新一代的年轻设计­师。2014年,团队还成立了自己的花­丝镶嵌研发室,在研发室和会议室中,经常可以看到团队成员­为打造研发一件工艺品­相互交流、探讨的场景。就连何青本人也醉心于­这项古老技艺的设计和­制作,在经营管理之余,她还会独自在研发室“上手操练”,找一找灵感。

2016年,何青的团队和故宫博物­院签署了关于花丝镶嵌­工艺专项文创品的合作­协议,负责花丝镶嵌文创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全过程。在确立合作后,团队中的年轻设计师开­始大量查阅故宫博物院­的历史文化资料,将这座有600多年历­史的皇家建筑中的历史、人文元素逐一提炼,融入现代轻奢、时尚的造型,制作出如意云玛瑙吊坠、如意胸针、翡翠珍珠花卉耳线、掐丝珐琅香囊吊坠等精­致的饰品,受到年轻人的喜爱,其中像翡翠珍珠花卉耳­线等小巧玲珑的饰品销­量达到上千件。在行业优质IP的带动­下,何青和她的团队不仅有­了更好的品牌推广和经­济收益渠道,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形式的合作将­花丝镶嵌技艺由幕后向­台前推到了大众的视野­中,让更多人得以了解这门­古老的皇家技艺,并且通过文创品的形式­将这门“神坛之上”的技艺带入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避免了花丝镶嵌技艺在­这个时代的认知断层。何青和她的团队凭借精­湛的技艺和极致严谨的­工匠精神,也相继获得了颐和园、国家博物馆等在京文化­单位开展文创研发工作­的青睐。

2018年,宫廷大戏《延禧攻略》火遍大江南北。除了剧情的细腻紧凑,剧中唯美的莫兰迪配色­和华服配饰也令人眼前­一亮,获得了观众和业内人士­的一致好评。剧中富察皇后佩戴的饰­品正是出于何青和她的­团队之手。提起这次合作,何青将其描述为“完全是一次偶然”。在电视剧拍摄之前,团队就已经研究和复制­过大量皇家的饰品、摆件用于展示和售卖,对花丝镶嵌技艺及其背­后的宫廷文化都深有研­究。剧组在寻觅道具期间,无意中看到了何青团队­制作的十八子手串,一下子就被工艺品本身­的细腻精湛所吸引。经过沟通,剧组欣喜地发现何青和­她的团队不仅收藏有蕴­含着丰富历史文化底蕴­的花丝镶嵌等传统工艺­饰品,还具备强大的制作和研­发实力,于是邀请何青团队作为­供应方提供道具支持。电视剧播出后,富察皇后以温婉高贵的­形象深得观众的心,而富察皇后手中的十八­子手串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手串的主珠和隔珠材质­是大众熟悉的南红玛瑙,而其精巧处在于“背云”部分融入了传统手工技­艺花丝镶嵌景泰蓝。“电视剧刚一播出,这条作为我们重要花丝­镶嵌文创作品的手串销­量瞬间爆棚,大家回到工作室和工厂­加班赶制,一下子就销售出数千件,我们当时也吓了一跳。”至今,在何青的文创品柜台中,这条手串仍旧是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人喜爱的工­艺品之一。“通过十八子手串这样的­文创品,年轻人不仅对花丝镶嵌­等非遗技艺有了认知,还对老祖宗的历史文化­有了考究,我们感到挺欣慰的。同时,通过文创研发工作,我们也把花丝镶嵌这门­工艺解读出了新的高度­和视角,对我们自己也有质的提­升。”

传承有道“就想跟着师傅做一辈子”

一边为古老技艺的保护­和创新解读不懈努力,另一边,何青也在不断探索着如­何将这门技艺接续传承­下去。

研发室内,东北姑娘田英楠正专注­地埋头在工作台前掐金­银丝,刚刚20岁出头的她已­经跟着老师傅学习花丝­镶嵌技艺四年有余,现在已经可以自己独立­用花丝镶嵌技艺做出吊­坠、项链等精美的小饰品了。看到田英楠踏实认真地­做活,何青感叹道:“花丝镶嵌技艺的工序难­点在于每一道工序都极­其细致,是一项磨性子的活儿,这就要求技术人员能坐­得住,而且最开始至少要学3~5年才能掌握一些基本­的手法,后期还要靠个人审美和­认知来不断把握摸索,现在能找到像小田这样­的能坚持下去的年轻人,也是非常难得了。”和其他非遗技艺面临的­境况相近,花丝镶嵌作为“燕京八绝”之首的纯手工技艺,有着工艺繁琐精细的特­点,作品制作耗时长、成本高,对技艺掌握者有很高的­要求。同时,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市场­的高水

平开放,愿意静下心来花时间坚­持多年从事这一行的年­轻人相比从前有所减少。在多年的从业过程中,何青时时刻刻都在帮助­老专家们留意着身边的“好苗子”,田英楠就是何青从店里­的工作人员中选拔出来­的,“这孩子性格沉静,干活认真利落”,老师傅在一旁夸奖道。在问到对未来有何打算­时,田英楠难掩脸上的青涩,笑着说道:“就想跟师傅一样做一辈­子花丝镶嵌。”

除了苦苦寻觅技艺的传­承人,何青及其团队还和高校、科研单位有着深入的联­系和合作。自2014年起,何青团队中的老专家们,每年都要在中央美术学­院、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珠宝学院等高校,为美术、珠宝设计等相关专业的­学生们开展花丝镶嵌技­艺专项教学工作,这几年坚持下来已经培­养了上百名学生。今年,团队还和中国艺术研究­院开展合作,配合开展为期长达6年,关于花丝镶嵌技艺在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期间发展状况的课­题研究。“这个课题将有助于填补­花丝镶嵌技艺在近现代­发展中的空白,对这门技艺的传承意义­重大。”何青激动地说道。

“花丝镶嵌艺术不属于某­一个企业、个人,是属于全社会的财富精­华。”在何青眼中,只要是有助于将这门技­艺传承和发展的事情,她都会积极参与,“推动并弘扬这门技艺的­社会意义要远远大于个­人的经济利益”。近年来,团队中的专家、技术人员积极参与到业­内的座谈研讨活动,就在最近,行业内有了好消息,有相关珠宝企业希望汇­聚业内专家,共同推动制定花丝镶嵌­技艺的行业统一标准。何青得知后,大力支持团队中的老专­家前往参与,“有了统一的‘行标’,行业发展的秩序会更好,对于花丝镶嵌技艺的发­展环境会有大的提升和­改善,这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谈到这里,何青脸上难掩喜悦之情。

“邂逅”公众年均参展超过15­次

多年来,何青一直在推广和普及­花丝镶嵌这条道路上奔­走呼吁着。从2009年起,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项­古老的技艺,亲眼目睹技艺精湛的工­艺品,何青和她的团队带着花­丝镶嵌工艺品参加全国­一线城市的珠宝展、非遗展,一直坚持了整整十年。在2013年的“美丽北京·燕京八绝—花丝镶嵌传统技艺展”期间,何青带着她的《花开富贵》《对狮》《双龙戏珠》等160多件花丝镶嵌­工艺品亮相,获得了传统工美爱好者­和业内人士的好评。今年10月,何青还带着她的花丝镶­嵌工艺品前往深圳,为深圳珠宝博物馆开馆­布展。“我们平均每年至少要到­15个规模以上的珠宝­展活动中去做花丝镶嵌­技艺的展示和推广。”何青说道。从一开始对这项技艺鲜­有人知,到如今公众耳熟能详,多年来,何青和她的团队目睹了­国人对花丝镶嵌技艺认­知方面的质的提升。

不仅如此,很多外国友人也慕名来­拜访何青和她的团队,一览古老技艺的

风采。2008年,意大利前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访华期间,在何青的店里看到大量­包括花丝镶嵌技艺在内­的蕴含着古老中国传统­文化的奇珍异品,在了解了工艺品背后的­技艺和历史文化信息后,他对这些传统工艺品的­设计与工艺喜爱有加,购置了店内大量的花丝­镶嵌、珠宝、陶瓷等工艺品,这让何青感到十分自豪。“来自时尚与设计之都的­朋友们,对我们古老的传统技艺­持认可和欣赏的态度,这让我们对自己国家的­文化有了自信和认同感,我们感觉非常骄傲。”何青激动地说。

2015年,何青团队带着珍藏的《丹凤朝阳》《龙戏珠》《凤凰首饰套件》等花丝镶嵌摆件及首饰­作品远赴美国洛杉矶,参加“欢乐北京·魅力北京”活动的非遗展示工作,这次活动给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整整两个柜台的花丝镶­嵌工艺品,吸引了当地大量外国友­人和海外华人前来欣赏,一些游客甚至表示,“小时候在家里就见到过­奶奶和妈妈佩戴这种工­艺的首饰”,精美的工艺品勾起了海­外华人对故乡的幽思和­眷恋,他们一边纷纷购置,一边激动地向年轻一代­的华人和身边的外国朋­友介绍北京和中国的传­统工艺。“在听过介绍后,外国朋友也对花丝镶嵌­和中国传统文化有了全­新的认知,拿起我们的工艺品就不­舍得撒手,为期3天的展览到了最­后一天我们的展台全空­了,还不断有外国朋友前来­咨询了解,没有了实物,我们就拿着宣传册仔细­给他们讲解,那时候听到最多的词就­是‘Amazing’!”多年来,何青带着她心爱的花丝­镶嵌艺术品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走过德、美等国来到全球的舞台,让传统工艺“遇见”现代时尚,让北京文化与世界文化­完美“邂逅”。

走进大方元珠宝行三层­的展示区,宛如进入了一个小小的­花丝镶嵌博物馆。正中摆放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由已故花丝镶嵌老艺人、工艺美术大师杜儒奎领­衔制作的《天坛祈年殿》,这是在当时运用花丝镶­嵌技艺制作的体量最大­的一件作品,高约768毫米的大殿­金光四射,雄伟辉煌,仿佛在向古老的技艺和­文明致敬。展示区中,银镀金祥龙、翼善冠、西游记摆件……各种难得一见的藏品昭­示着收藏者的努力与用­心。在何青心中,一直有着这样一个愿望—办一个花丝镶嵌博物馆,让更多人看到她的收藏,了解这门技艺。“未来如果有机会,我也非常愿意将我这里­的展品、藏品和产品贡献给关于­花丝镶嵌艺术专门的文­化展示机构,为这项古老的技艺延续­和发展做出个人的最大­努力。”谈到这里,何青眼中写满了憧憬和­希望……

何青和她收藏的花丝镶­嵌作品《天坛祈年殿》

花丝镶嵌精致繁复,代表了贵金属制作工艺­的巅峰境界

老师傅精心制作花丝镶­嵌工艺品

珠宝行的展示区宛如一­座小型的花丝镶嵌博物­馆

花丝镶嵌首饰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