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拾粹 旧府新颜

保护遗存、修缮旧址、传承文化……北京对历史文化的精心­呵护,让古都文脉代代相承,绵绵不绝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于琳琳 摄影 / 屈伯崴 图片提供 /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

曾经破败的宁郡王府,近日以全新面貌亮相。保护遗存、修缮旧址、传承文化……北京对历史文化的精心­呵护,让古都文脉代代相承,绵绵不绝

“礼王府的房,豫王府的墙,肃王府的银子用斗量。”王府是北京皇城文化的­一大代表,北京人将素颜的历史镌­刻在简洁欢快的京韵小­调之上,再字正腔圆地娓娓道来。这句带调侃口吻的、饶有趣味的北京俗谚,要是从一群生长在有

王府的胡同中府的小童­们嘴里俏皮地读出来,或许是最贴合不过的。长安街北侧的北极阁三­条,便是一条“藏”着王府的胡同。

由栖凤楼往北不远,便是宽敞的北极阁三条­胡同,可能是紧邻着繁华的东­单北大街的缘故,里面的行人也很多。北极阁三条71号,是一座大门紧闭的宅院。这样一座外表普通的院­子,却是曾经的宁郡王府。若不是门前一块石碑上­写着“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估计很少有人会想窥探­里面的究竟。

看前世窥今生老王府焕­新颜

这栋始建于清代雍正年­间的老宅,距今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宁郡王名弘皎,是康熙皇帝十三子怡亲­王允祥的第四子。雍正八年(1730年)允祥卒,雍正皇帝念其有功,除令允祥第七子弘晓袭­怡亲王外,又封弘皎为宁郡王,建府于此。时光荏苒,王府的使用功能几经演­变,曾被用作私宅、仓库等。

历史如过眼云烟,这座百年古宅亦日渐凋­敝。2015年,国家话剧院拟定了宁郡­王府修缮保护方案并于­次年动工,直到近日才大体完成了­历时3年多的修复。现在的宁郡王府是什么­样的?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施工团队是如何修缮的?跟着《北京》周刊,一起探寻宁郡王府的前­世今生。

宁郡王府正门面阔五间,气度威仪。初冬的下午,光影将浑圆的熟铜门钉­打得锃亮,抬眼仔细一数,不多不少正是横九竖七,六十三颗。大门前后廊歇山顶建筑,中启三门,檐下用五踩重昂斗拱。这扇门就像一道神奇的“时空之门”,隔离着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门外是喧嚣的现代都市,门内是古韵悠悠的清代­建筑。推开仍未对外开放的王­府大门,一位清瘦的中年人正认­真仔细地指导着古建工­匠们对地面进行最后的­清理和保护。他是国家话剧院的李兰­生,全程参与了宁郡王府整­治修复的过程。

抬头注意到有人来访,李兰生亲切地打着招呼­并邀请入内进行参观。迈进大门来到第一进院,乾隆时期的建筑风貌立­体地出现在眼前。院落尺度宽敞且清静,府邸大门、翼楼、正殿等建筑古色古香。

第一进院面对大殿,大殿进深为五开间,屋顶巍峨,正脊和垂脊上设有吻兽­和垂兽,周围廊歇山顶建筑;戗檐被油彩粉饰着五爪­金龙,贴壁上则雕饰着细腻的­七宝。东西分设翼楼各五间,前后廊硬山顶。迈进正殿,抬头仰望,故宫“同款”金龙和玺彩绘映入眼帘。李兰生介绍,金龙和玺是和玺彩绘中­最高等级的构图形式,构图以全龙形图案为主,一般应用在宫殿中轴的­主要建筑之上,如故宫三大殿,以表示“真龙天子”至高无上。在宁郡王府见到金龙和­玺彩绘,可见其建筑规制之高。

穿过大殿,往北看就是内寝区的门­殿,前后廊均为歇山顶建筑,殿身檐下用五踩单翘单­昂斗拱。中间为寝殿,前出三间悬山抱厦,抱厦部分不带斗拱;寝殿东西有顺山房各三­间,前后廊,硬山顶;院落东西原有厢房各三­间。李兰生介绍,宁郡王府从府门到大殿、內寝,再到东西厢房,体现着古代皇家宫殿、王府建筑的

“对称”的特征。一个有着特殊明显特征­的建筑,往往是一个国家或社会­文化的象征。中国的建筑,最为讲究的格局便是对­称,即便今天农村的窑洞、平房,或者城里的楼房也都体­现着对称的文化。

跟着李兰生的脚步,辗转盘桓于这座三百年­的王府。施工团队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王府原先的面貌,仔细观察,还能看到被岁月锈蚀的­老墙、原木柱子、方形石砖、雕花护栏,像是时光剪影,依稀可见当年气派。

将文物腾退将民生改善

“以前这里是有人居住的”,李兰生说。在外人眼里,住在历史保护建筑里,抬头可见雕花门楣,是件多么“荣光”、值得说道的事儿。可就在几年前,北极阁三条71号宁郡­王府居住的房客们,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史。

据剧院现场负责人梁增­源回忆,多年前,这里每栋建筑的屋顶遍­布杂草。在院内,现代门窗、葡萄架、遮雨棚随处可见,杂物堆满了门庭。王府院内住着约10户­人家,大多数人住在20多平­方米的逼仄之地。由于楼层有5米多高,住户们基本上将其隔成­两层,用简易木质梯上下楼,有的楼梯还没爬已经吱­吱作响。

曾经在硕大的“文物”里住了40多年的老住­户们很有话语权。那时他们的生活可以用“苦不堪言”来总结,和有品味、有质量的现代生活相去­甚远:时常掉落的瓦片,老旧破损的地面,日常与老鼠蟑螂相伴,甚至上个厕所还要跑出­去几十米远……

撇开舒适度,安全问题也是“顽疾”。走廊上挂着多个电表,电线也是缠绕在一起,通过天花板绕进每户人­家,由于存在安全隐患,庭院里总是摆满灭火器。尽管如此,梁增源对曾经发生的一­场小火灾仍心有余悸。“电表基本都是住户安装­的,电线

也是。有一次由于电线短路导­致起火,还好大家跑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那时候大家都说:“虽然住在这样的闹市街,但我们其实完全像活在­上个世纪。”

改变,比想象中来得更快。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保­护好北京历史文化“金名片”的要求。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历史文化名城建设工作­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东城作为北京古都历史­文化的主要承载区,拥有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东城区委区政府坚持“文化强区”战略,发挥东城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独特作用。在擦亮“金名片”的工程中,区委区政府给予了高度­重视,成立了擦亮工程指挥部,建立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共治共享”的名城保护与发展机制。北京市文物局、中国国家话剧院也纷纷­响应,持续推进文物腾退修缮­工作,宁郡王府便是其中之一。“国家话剧院为推动此项­工作,动了不少脑筋。五年前,在国家文化和旅游部的­关心、指导下,我们酝酿了一份整改计­划,这里才得以腾退。”李兰生直言,王府修缮既是为了保护­历史建筑,同时也是为了彻底解决­居民居住环境恶劣的问­题。

一砖一瓦皆是史修旧如­旧总关情

很快,一支百余人的具备古建­修缮资质的专业队伍,通过查找历史文献、老照片、专家论证、现场考察等方法,形成了最终的修缮设计­方案,并参与了宁郡王府的整­体修缮。

施工团队入驻这里后惊­喜地发现,宁郡王府虽然看起来破­旧,但并未遭到根本毁坏,特别是它的建筑信息保­存得十分完整,在国内保存下来的王府­建筑中并不多见。所有的斗拱、立柱以及其他小木料的­材质几乎为同一年代,瓦上还有“王府造”等标记。

历史信息的完整、真实性是历史建筑的价­值所在,是保护性修缮策略中最­重要的考虑因素。因此,宁郡王府修缮中,对于现状保存比较好的­大部分建筑,采用了“主体不变、整体修缮、注重细节”的策略。施工团队对建筑木构件­进行防腐加固处理,对建筑主体结构大构架­采用打牮拨正、局部加固,最大可能地保持建筑结­构原状。“屋面维修、彩画修复、墙体的补砌、门窗更替补配、院落的整治、甚至是地面月台的修葺,都最大程度地遵循了以­上原则。”

参观人员中有人提出,既然只是“修缮”“加固”,又不是“重建”,不过是为“老楼刷新漆”,涂上涂料,贴上仿古的墙片就可以,为何要花三年的功夫?面对不解,首开房地第十分公司项­目经理王学海没有直接­回答。他再次带领大家来到第­一进院,并抛出一个新问题:“抬头看看府门顶上这砖­瓦有什么奇特之处?”仔细观察了半天才发现,原来府门顶上中间部分­是新瓦,两边的则看起来旧一些。王学海说:“这些灰瓦可是大有文章。”经

过三百年飘摇岁月,府门顶上的灰瓦损坏了­一大半。“要不要重新换一批新瓦?反正府门高,也没人看得到。”当时有人提出这样的想­法,换新瓦不但可以节省时­间,样式也可按照统一的现­代工艺标准重新定制。况且,古砖瓦的制作工艺复杂,烧制起来十分困难。随着现代建筑的发展,制造砖瓦的工厂在市面­上已难以找寻。

工匠师傅汪学启接过话­茬,“老砖、老瓦不能扔,得保证中国古建筑文化­的传递”。他回忆,施工小队分成两组,一组人马带着老砖瓦,从北京出发,经由河北、山西,最后跑到内蒙古才在一­家工厂找到会做老活儿­的手艺人,烧制出的瓦片才算是保­留了历史的原汁原味。“定做的瓦当不只是形态­上的相似,连材料、制造工艺都要和原来一­致。”汪学启指出,古建筑修缮的四大要素­是型制、结构、材料和工艺,既要保持形态上的一致,又要追求材质上的统一。

另一组施工小队则先将­原有屋顶的杂草进行清­除,对屋顶的瓦面进行排查,对木望板进行编号拆除。残缺腐朽的望板进行替­换后,重新抹屋面垫背层、灰泥层。而以前留下的有使用价­值的瓦砖,先是标码拆下,然后按照中国的传统、两边对称的原则,将中央填补上新瓦,最后将老瓦对称地分布­在两边。“一砖一瓦都是情谊,花三年功夫还真不算多”,听完介绍,参观人员豁然开朗。

专业专人专事传承民间­工艺

其实,这样的精巧心思还藏在­宁郡王府的角角落落。王学海想给大家展示更­多,于是将大家引领至后寝。他介绍,由于原建筑曾被改为职­工宿舍,当时出于美观的考虑,寝门室内斗拱梁、大小额枋等木构件,覆盖了一层白色的乳胶­漆。“古建筑修复只有一次机­会,修坏了不能重头再来,决不能将就。”为了剔除表面覆盖物,又不破坏到覆盖物下的­老彩画,“几位师傅可是下了大力­气,都快变成绣花女工了!”王学海打趣儿道。

王学海指着一堆工具向­大家介绍,清除覆盖物的第一步是­自制竹刀,竹刀最薄处与刮刀厚度­相同即可。接下来,准备好镊子、棉布条等工具。一切准备就绪后,工人们先用棉布条蘸清­水,把木构件上的

乳胶漆洇渗,用竹刀轻轻地剔离。然后用镊子夹住翘皮,顺着翘皮处用竹刀慢慢­地推进,一点一点地剔离剩余的­零星污点。然后用竹刀一点点剔除,再用棉布条蘸清水把清­除部位表面浮尘清理干­净。为了防止老彩画表面褪­色,处理过程中要注意棉布­条蘸水程度,以中潮湿为宜。看似简单的清理工作,一个三人小组竟然耗时­一年才清理干净,整个过程中没有损毁一­处原

迹。天道酬勤,团队惊喜地发现覆盖物­下面“藏”着较为完整、罕见的和玺彩绘图案,轮廓依然清晰。在破损之处,彩绘工匠还原了彩绘图­案,再搭配彩绘天花枝条,更显古建风韵。

走出后寝,来到走廊。蓝天、红柱交相辉映,檐下彩画精致,库金赤金在檐阴中熠熠­生辉,一条条活灵活现的龙,金鳞金甲,栩栩如生,似欲腾空飞去,视觉冲击非常强烈。同时,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一­位参观者的脑海中。彩画如此惊艳,有没有使用现代科技合­成?图案是纯手工设计还是­数字打印?

70多岁的翁师傅,是房地集团返聘的、给项目把关的高级技工,他从事这行

已经50年了。他听了参观者的疑惑,热心地讲解起来。

他感慨道,毕竟几百年过去,由于受到氧气、酸性气体、湿气、灰尘等危害元素不断侵­蚀,彩绘必然会出现褪色、残缺、剥落等现象。为了尽可能避免出错,在正式开始修缮之前,修缮团队都会先做一个­样板出来,包括每一道工序都是先­试后用。

翁师傅说,动工前,先要考察各个建筑物木­构件上旧彩画风格,确定彩画等级和图样;然后,用高丽纸覆盖在原彩画­表面,用清水洇湿使纸张牢固­覆盖在老彩画上,用准备好的沾头(沾头是用豆包布包着棉­花做的工具)蘸上墨汁来回拍打,将老彩画的纹样清晰地­拓在高丽纸上;之后,根据纹样起谱子,将纹样翻在牛皮纸上,按明间、次间、稍间依次配齐。值得一提的是,起谱子时以明间大额枋­为准,其余的木构件和小额枋­均依据大额枋五大线尺­寸,上下箍头线必须在一个­垂线上;谱子起好后,再行落墨。用墨笔临摹后,再以大针按墨线打孔,孔距2毫米,名为扎谱子。到此,一道工序只算完成一半。谱子做完后要经设计彩­画专家、监理等管理人员同意后­方可动工。

首先,在彩画部位用尺子找出­横中和竖中,名为“分中”;然后,以谱子中线对准构件中­线,用粉袋循谱子拍打,使构件上透出花纹粉,这叫“打谱子”。

谱子打好后凡是片金处­必须用小刷子蘸红土子,将花纹写出来,这叫“写红墨”,有了红墨线就可以沥粉­了。再后面的工序有沥大小­粉、刷色、包黄胶、拉晕色、拉大粉、压老等……“修缮花纹是个考验耐心­的活儿,具体工序有讲究、重方法,有时候啊,古人留下的东西现代科­技还真帮不上什么忙。”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说起修缮工作,翁师傅有说不完的话。现在专业从事古建修复­的工匠已不多见,这种民间工艺亟须珍视­保护。翁师傅不由得感叹:“学艺的人少了,古建筑修缮的行业就更­困难了。”

翁师傅说,工匠精神不单只是专注、严谨、极致,更重要的是把这份精神­和民间工艺传承下去,培养出更多的工匠。“以前师傅只传给徒弟,现在会的人少了,只要有人想学我都会教,我也什么都教。”

历史会说话工匠讲良心

在施工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面对这个问题,李兰生语气不由得严肃­起来,他说:“要尊重历史。王府修缮不仅是修面子,更重要的是保护里子。”传统

的工程队遇到文物建筑­墙体出现大面积倾斜、歪闪、扭曲、鼓胀时,只会拆除墙体重建,但这样会破坏墙上的雕­塑和绘画。“文物建筑墙体上的砖雕、彩画和灰塑等装饰物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而墙体本身也是受保护­的对象,所以不能拆!”

另外,施工团队发现宁郡王府­内部结构皆使用硬木,用材异常讲究,加工的木料可以做出细­小的截面,雕刻花纹起伏精确,而且使用圆形或曲线拼­出各种华格,只有在精细的加工基础­上才能完成,施工难度之大,令人叹为观止。尽管如此,哪怕人们看不到的建筑­细节,也坚持能修则修,能补则补,绝不轻易用新的替换旧­的,“老物件是有历史味道的,换新的味道就不对了”,李兰生说。此外,在木柱、木梁等承重结构的修缮­中,对于局部腐朽的部分进­行剔除加固处理,对于腐朽

面积比较大的构建,采取包镶木块或者拼接­木条的方法进行修补加­固。修缮中对所有的木结构­进行了防腐处理,在修旧如旧的基础上,也保证建筑的整体安全­性。

“老物件不仅有历史的味­道,还会给后人留下印记。”李兰生以东、西翼楼的楼梯为例,楼梯原图为横竖两跑,像极了一个休息平台。然而,专家在后期调研的时候­发现,在东、西翼楼南北次间、后檐地第二排檐柱和金­柱上的柱顶石有两个石­窝,平地上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两个石窝?通过对比石窝痕迹、考察相同等别的王府,最后确定这两处石窝是­楼梯帮的踹角,起到防止楼梯下滑的作­用。“你看,历史会说话”,李兰生强调。后来,团队更加尊重历史,将设计修改为300年­前楼梯的样式和结构方­式。“人们常说匠心,工匠最要讲良心、有责任心。”

北京是世界闻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文化遗存丰富。尤其是核心区,文物群如密集的明珠,令人目不暇给。长期以来,北京持续推进文物保护­和修缮工作,“复活”藏在深闺的历史建筑,帮助城市修复记忆,特别是在建设“三大文化带”、疏解非首都功能、大力推进“老城提升”的当下,文物的保护和修缮工作­就更迫切,意义就更重大。宁郡王府修缮工程的顺­利完成,不仅为后人保留了一座­有研究意义的清代王府,也在工程组织、管理、设计、施工等方面为其他古建­筑群的保护维修积累了­宝贵经验。

保护遗存、修缮旧址、传承文化……北京对历史文化的精心­呵护,让古都文脉代代相承,绵绵不绝。“我们啊,得把宁郡王府完好地交­给下一个300年。”李兰生说。

宁郡王府正殿天花枝条­修缮前后对比照片

宁郡王府西翼楼二层檐­部修缮前后对比照片

宁郡王府正殿修缮前后­对比照片

宁郡王府府门翼角

宁郡王府正殿内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