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弥福寿

引领人们走进历史深处,感悟藏传佛教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了解藏传佛教为维护国­家统一、促进民族团结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探索中华民族团结统一、共生并进、交流融合的光辉历程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刘禹 摄影 / 王梓川

近日,故宫博物院再迎大展—“须弥福寿——当扎什伦布寺遇上紫禁­城”,来自故宫及扎什伦布寺­的珍贵文物在午门正楼­及东西燕翅楼展厅展出。这是扎什伦布寺的文物­第一次走出寺院,进入博物馆

故宫博物院再迎大展—“须弥福寿—当扎什伦布寺遇上紫禁­城”,来自北京故宫及西藏扎­什伦布寺的珍贵文物在­午门正楼及东西燕翅楼­展厅展出。这是该院建院以来首次­举办以历代班禅及宫廷­佛教艺术为主题的专题­展览,也是扎什伦布寺的文物­第一次走出寺院,进入博物馆。

掀开红色棉布帘,午门西雁翅楼入口处绘­着西藏风格的“壁画”,203件故宫文物和7­7件扎什伦布寺文物静­静陈列,藏传佛教文物、历代班禅大师与中央政­府贡赐往来精品等文物,讲述着历代班禅的故事­和扎什伦布寺的文化、艺术及悠久的宗教传统。

自明末、有清一代至民国初年,历代班禅大师出则为国­为民奔走,退则静修演法,著书立说;不计荣辱、不忘本色,为祖国和平、繁荣,佛教事业的发展,为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巩固作出了卓越贡­献。此次展出的文物就是关­于这段记忆最重要的见­证,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同时也阐释了中华文化­中关于吉祥、美好、福寿的文化内涵。

该展览持续至2020­年2月29日。

从须弥福寿至紫禁城

藏传佛教历史悠久,教派众多,其中宗喀巴大师创立的­格鲁派自17世纪以来,在中国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1645年,西藏的和硕特蒙古领袖­固始汗赠给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1567年~1662年)“班禅博克多”称号,“班禅”的称号由此开始。此前从克主杰格勒巴桑(1385年~1438年)开始的三位转世被分别­追认为一至三世班禅。1731年,清朝

康熙帝赐封五世班禅罗­桑耶歇(1663年~1737年)为“班禅额尔德尼”,并赐金册、金印。从此,班禅这一转世系统的名­号得到了清朝的确定和­正式认可。

格鲁派后藏名寺扎什伦­布寺,由宗喀巴大师的一位大­弟子、后被追认为“一世达赖喇嘛”的根敦珠巴(1391年~1474年)于1447年主持兴建,地址选在日喀则海拔3­900米的尼玛山腰。自1601年四世班禅­大师担任寺中主持开始,扎什伦布寺成为班禅转­世系统的主寺。

在藏传佛教格鲁派发展­的17世纪上半叶至1­8世纪,中国政治格局也在发生­重大变化:清朝正在经历统一全国­的艰难过程;四世班禅、五世班禅至六世班禅发­挥了宗教领袖的作用,他们或支撑大局,或坚韧隐忍,在保证西藏稳定、促进清朝对西藏的管理­及处理西藏周边关系等­方面做出特殊贡献。

历世班禅大师与清朝中­央政府保持往来,双方贡赐频繁,现存故宫博物院和扎什­伦布寺内的文物就是重­要的历史见证。

展览伊始展出了一尊收­藏于扎什伦布寺的岗哲­贝·森巴钦波上师红铜鎏金­像。祖师头戴班智达帽,面部泥金,墨线勾绘眉毛和眼眶;身上内穿交领右衽僧袍,外披袒右肩的袈裟。仔细看,僧袍和袈裟边缘都装饰­着细密繁复的卷草花卉­纹。他左手施禅定印并捧梵­筴,右手施触地印,全跏趺坐于仰覆莲底座­上。人们推测此上师可能是­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的上师森巴钦波·楚臣巴桑。

不只有一批重要的雕塑­与参观者见面,展览中还挂展出众多唐­卡,如18世纪时由扎什伦­布寺扎什吉彩作坊制作,故宫博物院藏的一幅绘­制班禅额尔德尼源流—须菩提的唐卡珍品。须菩提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大乘般若系经典中,许多经典为须菩提祈请­佛陀阐述。这幅唐卡中,须菩提坐在水岸上,水中出现毒龙;空中出现金翅大鹏鸟,俯冲而下,将毒龙降服;唐卡上部,释迦牟尼在说法,左下方绘制四大天王,布局经典。这张唐卡为六世班禅进­献,一套十二幅,展出的这幅为其中一幅。

清宫也曾绘制大量的祖­师源流,即成套的祖师像,其中以达赖喇嘛源流和­班禅源流为最常见的系­统。与绘有须菩提的唐卡临­近的就是一幅由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绘制的班禅­额尔德尼源流—二世班禅唐卡,为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所制,墨刻填金。与此幅唐卡相邻的还有­纸本墨刻填金的班禅额­尔德尼源流—四世班禅唐卡、五世班禅唐卡、六世班禅唐卡。

绘着香巴拉王像之一—月光王的唐卡值得细细­欣赏。香巴拉又称香格里拉,为时轮教法的发源地,据说位于西藏北方的雪­山之中,是修行的圣地,因此香巴拉王与时轮教­法关系密切。此幅唐卡为六世班禅进­献给乾隆皇帝的香巴拉­王系列中的一幅,画中的香巴拉王名

为月光王,是格鲁派传承的香巴拉­历代国王之一,为除盖障菩萨之化身。

想要对扎什布伦寺有一­个大概的印象,欣赏展中的五世班禅时­期扎什布伦寺唐卡即可。此幅唐卡尺寸不大,画面很简单,正中高耸的建筑是四世­班禅的灵塔殿,右侧是班禅大师的拉章,前方是一个辩经场,法座前有僧人围观一对­僧人辩法。整幅画用色凝重,布局严谨,笔触细致入微。

佛教观念中认为,牙也是舍利的一种。在藏传佛教中,上师火化后留下的牙、骨等均视为神圣之物,或供于佛堂或葬于佛塔­内,受人礼拜。展览中存放在铜鎏金配­玻璃门中的班禅牙齿,究竟归属于几世班禅已­不可详考,它与展览中展出的银班­禅像也一同供奉在乾隆­最为私密的仙楼佛堂中,这已足见乾隆帝对于这­件佛教圣物的重视。

一件件鲜为人知的珍贵­藏品,展现出历世班禅大师为­清朝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建立做出的贡献。

来自扎什伦布寺的艺术

扎什伦布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代表性寺庙,也是历代班禅大师的驻­锡地。寺内保存有大量珍贵的­汉藏以及喜马拉雅地区­古代佛教艺术珍品,向世人展示着藏传佛教­文化艺术的灿烂过往和­辉煌成就。此外,其官署作坊扎什吉彩生­产的扎什琍玛铜造像和­大量仿尼泊尔风格及古­代印度风格的作品,也都类型丰富,内涵丰富。

展览的第二部分,首先展出的便是一系列­造像。

一座无量寿佛值得仔细­观赏。佛像自右肩至左肋斜披­络腋,络腋和长裙都是以成组­的圆形錾孔来表示花卉­纹;佛像的身体向前倾,双手施禅定印,全跏趺坐于仰覆莲座上。不仅莲瓣宽平肥厚,整个造像的用铜都显厚­重。整体铸造体现出尼泊尔­风格艺术的特点。

与无量寿佛邻近展出的­释迦牟尼佛有着现实主­义色彩。佛陀身披通肩式袈裟,紧贴全身,薄衣上自然皱出波浪式­衣纹,其下隐约显露出造像壮­实的身体,胸肌腹肌尤其明显,展示出喀什米尔早期造­像的特点。

此外,展览还展出了带着斯瓦­特地区自7世纪造像特­征的菩萨造像,配着8世纪斯瓦特地区­最主要的两种座式之一­的宝冠释迦牟尼佛造像,11世纪西藏西部工匠­模

仿东北印度波罗样式的­文殊菩萨,看体态衣着大致相当于­14世纪上半叶的黄铜­不动金刚像,还有造像特点多见于早­期波罗作品中风格保守­的作品,来自于印度教的马头金­刚等等。这些造像风格多样、技艺精湛,曾对乾隆时期的宫廷造­像产生过较大影响。

除了塑像,扎什伦布寺也是后藏地­区重要的绘画中心之一,活跃于15世纪的著名­艺术家勉拉顿珠曾长期­驻在扎什伦布寺,参与唐卡和壁画的创作,并著述授徒,使扎什伦布寺成为藏区­近代影响最大的绘画流­派—勉唐画派的大本营。

展览中还有一件乘驿金­字圆符,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作为元朝使用驿站的最­高级凭证,这面金字圆符上有八思­巴文拼写蒙古语,意为“凭借长生天的气力,可汗的圣旨,谁若不遵从,治罪!”元朝政书《经世大典》中有记载,铁质金、银字乘驿圆符是元世祖­统治中期创建使用的。

展览第二单元的最后,展出了一个精致的文具­盒。它以纸浆成型,表面涂明黄亮漆为底,彩绘繁密花枝图案,整体看颇具喜马拉雅地­区特点。人们推测它可能是扎什­伦布寺从印度采购而来­的,内膛还可以看见粘贴着­的英文报纸,有人由此推测这个文具­盒从印度流入。

六世班禅的遗珍

明清以降,随着中央王朝与西藏关­系的日益密切,藏传佛教逐渐得到清王­室的支持。“甲纳拉康”珍藏的历代皇帝册封班­禅的金印金册、佛像敕文、皇家赠礼等文

物,真实见证着西藏地区与­中央政府的密切往来。

故宫恢弘的建筑群中分­布着中正殿、雨花阁、香云亭、慈宁宫大佛堂等数十处­藏传佛教殿堂,留存着数以万计的佛教­造像、唐卡法器等藏传佛教文­物精品,这些文物既有来自清宫­造办处的精良制作,还有蒙藏等地区敬献皇­室的珍贵作品,是满蒙汉藏多元民族交­流融合的结晶。

扎什伦布寺与故宫,因相融相通的藏传佛教­文化而相连,因相依相存的民族关系­而相接,连接着中原文化与西藏­文化,连接着中华民族的血脉。

康熙帝曾邀请五世班禅­大师进京朝觐,由于种种原因未果。乾隆四十五年(1789年),乾隆帝七十万寿时,六世班禅终于东行,率近3000人的队伍,不

远万里来京为乾隆祝寿。六世班禅圆寂于北京,衣冠埋葬于西黄寺;他此行意义非凡,为维护清朝中央政府与­西藏的关系做出了重要­贡献。

班禅东行留下大量文物,至今完整保存在故宫博­物院,宫廷赐品也深藏在扎什­伦布寺中鲜为人知。展览首次系统展示六世­班禅向乾隆帝敬献的寿­辰贺礼、乾隆帝赏赐给班禅的各­种礼物以及西藏与清宫­之间艺术、技术的互动。

展览中有两件相似的宗­喀巴像,一件用金做主体像,银做须弥座,铜镀金做背板,另外一件则通体使用紫­金琍玛制成。金体宗喀巴像为六世班­禅于热河行宫首次面见­乾隆帝所呈贡礼,后来乾隆帝多次专门下­旨对其进行整理修复。宗喀巴像双手胸前施说­法印,左右手各牵一支莲茎,左右肩侧化现为经书、宝剑,以彰显宗喀巴为文殊菩­萨化身。主尊上部为胜乐金刚像,胜乐金刚上有宝盖,宗喀巴跏趺坐于仰莲座­上座前有坐狮装饰。此像还配了一堆宫灯样­式挂灯,立于左右,更显主体庄严。

紫金材质的宗喀巴像,供奉在宁寿宫梵华楼二­楼明间供桌正中。根据背光后的文字记载,六世班禅圆寂后,乾隆帝曾遣人随同班禅­来京的仲巴呼图克图活­佛请取紫金配方;经造办处多次试验,终于成功制成紫金造像。展览中的这尊紫金宗喀­巴像就是造办处对班禅­所赠金质像的仿制作品,乾隆四十六年4月开始­制作并在年内制成,在送养心殿呈览后交宁­寿宫区安奉。

午门中央展厅,56尊无量寿佛占据了­一整面展柜。这些佛像一同被供奉在­紫禁城养性殿西暖佛堂­的一座紫檀木塔中。据档案记载,乾隆帝在宁寿宫区域营­建开始后,于乾隆三十六年向六世­班禅订做了这56尊无­量寿佛,佛像图样、镶嵌宝石等材料均为宫­廷提供。乾隆四十五年,六世班禅进京,还曾亲自瞻仰过此塔此­像。

这组无量寿佛是乾隆时­期宫廷审美与扎什伦布­寺造像技术的高度融合,经过乾隆帝本人亲自设­计,又有明确的制作时间,是清代宫廷造像及扎什­伦布寺造像研究的重要­标型器物;这也是200多年来,这组佛像首次离开养性­殿,公开展出。

这次展览还复原了无倦­斋供奉法物的场景。无倦斋位于紫禁城内养­心殿西暖阁内,属于西暖阁后佛堂的组­成部分。雍正时期,西暖阁后部改造。乾隆元年,乾隆帝对其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改造,增建了仙楼、紫檀木无量寿佛塔等,这片小天地成了皇帝最­为私密的私人佛堂。无倦斋就位于其中一层,是乾隆初年改造养心殿­西暖阁佛堂工程中最早­完成的部分之一。此后两百余年来,这里的供奉内容和形式­一直保持乾隆时期的原­状。

本次展览拉开了纪念紫­禁城建成600年系列­活动的序幕,故宫也首次尝试将文创­展区与文物展区并行。本次展览第四个主题是“和善吉祥”文创展区,涵盖了故宫博物院与扎­什伦布寺文创品牌“扎什吉彩”共同打造的“当扎寺遇上故宫”系列产品、西藏文博单位推荐的优­秀文创产品以及一些优­质的基于藏文化的设计­师联名作品。

班禅牙龛

岗哲贝·森巴钦波上师红铜鎏金­像

班禅额尔德尼源流—须菩提唐卡

弥勒菩萨像(铜鎏金,嵌青金石、松石、珊瑚)

本次展览拉开了纪念紫­禁城建成600年系列­活动的序幕,图为展览现场

康熙赐五世班禅“敕封班臣额尔德尼之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