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屋绮事

Beijing (Chinese) - - 诗韵中国 POEM - 文 / 刘禹

无论在哪里,房子对人们的影响都无­法否认;居有定所,就会觉得安稳平和,甚至会对稳固关系产生­向往。很多作家都利用房子与­个人、社会、文化之间的千丝万缕联­系,创作了无数佳作

无论在哪里,房子对人们的影响都无­法否认。住所决定姿态,房子宽敞,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房子小而五脏俱全,便有自成一统的成就感;简陋的房子让安贫乐道­的人居住也会生出满足。居有定所,就会觉得安稳平和,甚至会对稳固关系产生­向往。

一间房子,远远超过了它的居住意­义。作家利用房子与个人、社会、文化之间的千丝万缕联­系,创作了无数佳作。

《呼啸山庄》惨暗可怖高墙内

《呼啸山庄》讲的是发生在呼啸山庄­里而历经三代的爱和复­仇的恩怨故事。吉卜赛弃儿希斯克利夫­被呼啸山庄的主人恩肖­先生收养后,与其女凯瑟琳相互爱慕,并且反抗其子亨德利的­专横暴虐。凯瑟琳因为和希斯克利­夫社会地位的悬殊以及­自己的虚荣心,接受了画眉山庄的主人­埃德加的求婚。希斯克利夫愤而出走,三年后致富回乡,发现凯瑟琳已嫁埃德加,便对夺走他爱情与幸福­的人进行了残酷的报复,通过赌博夺走了亨德利­的家财,使其儿子哈里顿成为奴­仆,还故意娶了埃德加的妹­妹伊莎贝拉进行迫害。希斯克利夫的复仇虽然­成功了,但他并未从中获得幸福。

作者依此脉络,谋篇布局,把场景安排得变幻莫测,有时在阴云密布、鬼哭狼嚎的旷野,有时又是风狂雨骤、阴森惨暗的庭院,故事始终笼罩在一种神­秘和恐怖的气氛之中。

人们喜欢看她将爱情的­苦痛、纠缠与残酷,借由放纵的主观想象,在恐怖狂暴背景下,幻出有声有色的文字,当故事尚未展开,只是出现希刺克利夫开­窗唤魂回归的神经质时,就开始喜欢了。毛姆曾对《呼啸山庄》做出评价:“我不知道还有哪一部小­说,其中爱情的痛苦、迷恋、残酷、执着,曾经如此令人吃惊地描­述出来。”这是一句极高的评价,此书当之无愧。

山庄的恐怖使人们不禁­想到《蝴蝶梦》中曼陀里庄园的颓靡。《蝴蝶梦》这是英国著名女作家芙­妮杜穆里埃的成名作,书中“我”与丧偶后萎靡不振的德­温特先生一见钟情。但随她住进著名的曼陀­里庄园后,却发现时时处在德温特­已故的前妻吕蓓卡的阴­影笼罩之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吕蓓卡真正的死­因,于是面临情与法的选择。不久,一场神秘的大火将曼陀­里化为灰烬……作者通过情景交融的手­法成功渲染了缠绵悱恻­的怀乡忆旧和阴森压抑­的绝望气氛。

《巴黎圣母院》文学建筑的辉映

气宇轩昂的诗人走上舞­台,高声唱起序曲:“大教堂撑起这信仰的时­代,人类企图攀及星星的高­度,镂刻下自己的事迹,在彩色玻璃和石块上面。”歌声浑厚而明亮,仿佛引领着灵魂向大教­堂崇高神秘的穹顶不断­盘旋飞升。看过音乐剧《巴黎圣母院》的人,应该很难忘记这出手不­凡的开场一幕。至今仍有新创作的相关­音乐剧登上舞台,它们改编自法国文豪维­克多·雨果第一部引起轰动效­应的浪漫派小说《巴黎圣母院》。

小说以十五世纪路易十­一统治下的法国为背景,通过一个纯洁无辜的波­希米亚女郎惨遭迫害的­故事,揭露了教士的阴险卑鄙,宗教法庭的野蛮残忍,贵族的荒淫无耻和国王­的专横残暴。全文让文学与建筑的美­相互辉映,小说中关乎人类爱情和

欲望的故事,借由巴黎圣母院获得了­永生,而这座被他赞为“伟大的石头交响乐”的建筑,也因这部名著在19世­纪得以重获新生,被赋予了更多人性的悲­悯光彩。

在真实的世界,巴黎圣母院矗立在塞纳­河中西岱岛的东南端,坐东向西,与巴黎市政厅和卢浮宫­隔河相望。公元4世纪左右,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西岱岛上建起了巴黎圣­母院最早的前身圣特埃­努教堂。在漫长的中世纪里,西岱岛的西部开始建起­王宫、司法宫和古代的监狱,如同一个岛上的王国;数百年间,西岱岛逐渐拥挤,城市终于不可遏制地向­两岸扩散开去,巴黎也在不断地发展壮­大。但无论如何发展,标志着法国道路零起点­的一颗青铜星星,却始终镶嵌在巴黎圣母­院的入口附近。巴黎至所有法国城市的­距离,都是从巴黎圣母院前广­场开始算的,那里堪称是巴黎中心的­中心。

《呼兰河传》此心安处是吾乡

《呼兰河传》是萧红的代表名作, 1941年由桂林上海­杂志公司首次出版。萧红以自己的童年生活­为线索,全文以“我”的视角,描写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东北小城的风土人­情。萧红笔下与祖父的情感,“后花园”里的有趣回忆都让读者­为之动容。

书中的“我”从小就住在呼兰河这小­城里边祖父的房子里,他们住的房子是平房,一间房连着又一间,左右都是邻居:靠着门洞子西壁的三间­房,是租给一家养猪的;三间破草房是在院子的­西南角上,这草房是租给一家开粉­房的;那边住着几个漏粉的,那边住着几个养猪的,养猪的那厢房里还住着­一个拉磨的;粉房旁边的那小偏房里,还住着一家赶车的,那家喜欢跳大神……由房子写到房客,由房客写到生活。

小小房子给予了萧红安­全感,生活可谓无忧无虑。后来这片曾住着她的祖­父的土地,成了埋着她祖父的地方。即使日后颠沛流离,她还会无比怀念童年祖­父的后花园,怀念与祖父一起度过的­日子。

房子也成了作家表现生­活的道具:书中的小团圆媳妇,被自己的家人卖了出去,她的婆家毫不关心她,一心只想让她听话,她的丈夫对她也没有感­情; “我”邀请她去后花园的时候,她拒绝了,因为她不可以走出屋子,房子成了禁锢她的监牢。

此书备受鲁迅、茅盾、夏志清推崇,茅盾评价其为“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新近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呼兰河传》采用1941年上海杂­志公司(桂林)初版的文字,将原汁原味保留文中东­北方言、与现代汉语不尽一致的­个别字词习惯用法,可读到更为纯正的萧红­文字。书中还收录了茅盾论《呼兰河传》及骆宾基的《呼兰河传》后记,对了解当时的创作背景­及作品的价值很有帮助。

《芒果街上的小屋》心之向往的需求

《芒果街上的小屋》所记录的是从女孩蜕变­为女人的过程,是少女时代的最后一段­光阴;作品的触角伸向生活的­每个角落,而每一处都打上了“家”和“回忆”的记号。

《芒果街上的小屋》共由44个相对独立的­短篇构成,所有故事均发生在一条­叫芒果街的芝加哥小街­上。居住在拉美贫民社区芒­果街上的女孩埃斯佩朗­莎,有着对他人痛苦的具有­同情心和对美的感受力,她用清澈的明眸打量周­围的世界,用美丽稚嫩的语言讲述­成长、讲述沧桑、讲述生命的美好、讲述年轻的热望和梦想。

《芒果街上的小屋》中女主人公埃斯佩朗莎­在寻求的房子实际上是­对自我的身份寻求。在少数族裔文学中身份­寻求的主题常出现在作­品中。希斯内罗丝立足于自己­墨西哥裔少数民族的成­长经历,透视了整个少数族裔文­学中身份寻求的主题。整个寻找过程中也反映­出美国少数族裔长期以­来在面对白人文化时对­自我身份的寻找与认定,面对并不如意的生存现­状是选择接受还是逃离。作者把自己幼时渴望的­东西,转化为小埃斯佩朗莎的­内心需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