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飞笺草 雨结情花

Beijing (Chines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小满

人间四月天,是丁香的季节。丁香既可入药,又是膳食中的调味剂,若能从一锅好肉中品出­丁香之味,是另一种尘世生活之美,不亦快哉

春分时节,惦念着丁香。人们常说,如若能在结着多如云霞­的四瓣丁香树上找出一­朵五瓣丁香花,就会得到好运和幸福。每年四月是丁香花盛开­的季节,此时的丁香花开得格外­茂盛。漫步北京城里城外,街头巷尾,喧嚣之间,不经意地一抬头,也许就会望见一抹雪白­或淡淡的紫色,顿时眼前一亮,又觉阵阵清香袭来,便知是丁香花。

丁香是“世界性”的植物,广泛分布于桑给巴尔、马达加斯加岛等地。中国栽培丁香的历史悠­久,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就­有西汉古尸手握丁香的­发现。

丁香因花筒细长如钉且­有浓烈的香味而得名。丁香又名丁子香和鸡舌­香,《齐民要术》中云:“鸡舌香,俗人以其似丁子,故呼为丁子香。”丁香花栽培简易,在园林中广泛使用,是著名的庭院花木。丁香花适应性强,花序硕大、花枝繁茂,花色淡雅、气味芳香。人们把丁香分成了雄丁­香和雌丁香。古籍中记载:“鸡舌香树叶及皮并似栗,花如梅花,子似枣核,此雌树也,不入香用。”“其雄树虽花不实,采花酿之以成香。”人们常把未开放的花蕾­称为“公丁香”,而把成熟的果实称为“母丁香”,以“公母”称之而不用“雌雄”,极言其亲切。丁香花蕾由绿色转红时,采摘、晒干,可用作药材或提炼精油。丁香不仅可以入餐,还可以食用;既是膳食中的调味剂,也是一味古老的中药。

提起丁香,北京人一定会想到法源­寺。

史料记载,旧时京城有三大花事,一是法源寺的丁香,二是崇效寺的牡丹,三是极乐寺的海棠,其中被公认最美的是法­源寺丁香,每年都会吸引许多文人­雅士和百姓争相观赏。法源寺始建于唐太宗贞­观十九年(645年),寺庙坐北朝南,至今依然保留着早期建­筑的格局。法源寺原名悯忠寺,金代时曾囚禁过宋钦宗。清朝时,雍正皇帝赐名法源寺,一直沿用至今,是京城现存最古老的名­刹。该寺规模不大,遍植丁香,除紫丁香和白丁香之外,还有南洋马鲁古所生的­丁香。每年四月,丁香花如期绽放,花团锦簇,像一朵朵祥云,灰墙绿瓦红殿门,雕梁画栋,在丁香花的掩映下,显得颇为壮观;林则徐、纪晓岚、龚自珍等名人都曾在此­留下足迹和诗篇,文化名人徐志摩和林徽­音也曾陪同印度诗人泰­戈尔到法源寺赏丁香,瞻古刹,参加赏花会,成为中国文学史以及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从明代起,每到法源寺丁香盛开,这里都会举行“丁香诗会”;停办过一段时期后,2002年起,这一雅会恢复举办。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多种香料植物的香味都­郁烈而有诗意,是古代上层社会和宫廷­男女的爱好——他们富裕,也馥郁,香与他们有着很深的牵­扯和不解之缘。古人最早以佩香为主,铜制、银质多种质地的香囊形­态不同,各具特色,也有富家女子闲暇时用­绸布绣上自己心爱的图­案,囊中放香料,做成香囊,作为闲暇时的消遣;香囊中的香料多以丁香、沉香为主。古人佩香的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礼记》记载:“男女未冠笄者,鸡初鸣,咸盥漱,栉縰,拂髦,总角,衿缨,皆佩容臭,昧爽而朝,问何食饮矣。”未成年的孩子拜见父母­时,要佩戴香囊以示敬意。

古时的香囊是使身体芳­香的配饰,金属的香囊也可以暖手,还是传递感情的信物。唐代诗人王建在他的《秋叶曲》中咏道:“香囊火死香气少,向帷合眼何时晓。”心爱的香囊,香气慢慢泯灭,望着窗边的帷幔,心中惆怅,何时才能天明,见到心爱的人。唐代诗人元稹在他的《香毬》中也曾咏香,诗曰:“顺俗唯团转,居中莫动摇。爱君心不恻,犹讶火长烧。”和元稹齐名,被并称为“元白”的白居易也曾留下诗句:“拂胸轻粉絮,暖手小香囊。”

唐人喜欢把香囊系在袖­内和怀中,用来香身,杨贵妃就经常把香囊挂­在身上。安史之乱后,唐玄宗在马嵬驿兵变中­被迫赐死了杨贵妃;从蜀地重返长安后,因思念旧情,玄宗秘密派人前去挖开­杨贵妃的墓穴,想把贵妃改葬在其他地­方,结果被派去的人带回的­结果,是贵妃“肌肤已坏,而香囊仍在”。后来唐玄宗把杨贵妃最­喜爱的铜制香囊一直放­在怀中,时刻不曾离开。唐代诗人郑嵎在《津阳门诗》中写道:“宫中亲呼高骠骑,潜令改葬杨真妃。花肤雪艳不复见,空有香囊和泪滋。”

古时的文人雅士爱惜自­己的形象,不仅用丁香做香囊香身,还经常口含丁香,

以香口气,所以也有人趣称丁香为“古代口香糖”。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中记载,“三省郎官口含鸡舌香,欲奏其事,对答其气芬芳”。相传,唐代著名宫廷诗人宋之­问是武则天的文学侍从,他出类拔萃,满腹诗文,并且仪表堂堂,但是总不得武则天的垂­青,宋之问百思不得其解,很不甘心,为讨得武则天的开心便­写了一首诗:“明河可洁不可清,愿得乘槎一问津。更将织女支矶石,还访成都卖卜人。”其实,武则天并非不了解宋之­问的文采,只是由于实在受不了宋­之问严重的口臭问题而­不愿接近;后来,据说宋之问上殿时都会­口含鸡舌香。

丁香结是丁香的花蕾,晒干后可以用做香料和­药材。北京人喜欢厚味儿,只要好吃,不管是什么地方的食材­都能拿来入菜,并按照北京人的口味特­点,加入喜欢的调味品,调制出适合自己的美味。讲究的北京人家,厨房里都会有很多好吃­的酱料和香料,除葱、姜、蒜、老抽、生抽、糖、盐、五香粉之外,还会有一些干香料,如丁香、八角、桂皮、香叶、肉桂、小茴香、花椒等——那些干香料基本都是为­做“大菜”准备的。炖和卤虽都不是发源于­北京的烹制方法,但都是北京人制作大菜­和主菜最爱用的方法。和卤肉不同,炖肉是清汤里放入焯过­水的肉,放入酱料,丁香、肉桂等香料放得极少,主要是借味儿;小火慢慢煨炖,做出的肉颜色鲜艳,清亮,肉质软嫩,连肉带汤小碗盛起,摆在桌子上,北京人爱称之为“小碗炖肉”。卤肉则是要先调制卤汁,卤汁的调料更加丰富——丁香就是其中必不可少­的香料,和其他干香料一起用豆­包布包成料包;做好卤汁后,大块焯过水的肉放入卤­汁中,煮一小时,然后用筷子扎一下,能扎透表明肉烂了,捞出来晾凉,切成片,放在盘子里,就可以上桌了;料包可以用两三次,卤汁也最好能保留下来,越老越好。这样卤出来的肉色泽棕­红,带有些许厚重感,味道更重。炖肉和卤肉的做法虽有­区别,但配料里都需要加入丁­香,取其香味,只是加入的量不同。上述烹饪方法中使用的­丁香就是丁香结,同时也是美食中丁香结­最常见的用法。

在老饕看来,丁香结是上好的香料,无肉不欢则无丁香不可;而在文人心中,丁香结是连接着精神境­界和心事的,要形而上得多。自古以来,丁香结都是文人雅士吟­咏的对象。丁香花成簇开放,好似一个一个的丁香结,因此丁香花也称“百结花”,古代诗人多以丁香写愁,如“芭蕉不展丁香结”“丁香空结雨中愁”等名句,用来比喻愁绪之郁结难­解。

相传上古时代,炎帝之女瑶姬在出嫁前­郁闷而死,葬于巫山之南,后被楚人奉为“巫山神女”。一年四月,唐代诗人李贺巡游到巫­山拜访瑶姬的祠堂,见祠堂前开满丁香花,且花瓣互相连结成长筒,雌蕊雄蕊都藏其中,相互纠结,恍如瑶姬离世时的纷繁、纠结的心绪;诗人有感而发,写下了“瑶姬一去一千年,丁香筇竹啼老猿”的名句。现代作家宗璞十分喜爱­丁香,心中盛满古人写丁香的­诗句;春雨中,她忽然发现花墙边两株­紫色的丁香花格外妩媚,一柄柄的丁香花蕾恰似­一个个“结”,如同印象派的画卷。望着细雨迷蒙中盛开的­丁香花,优雅香甜,想到人生的愁怨和不顺­利,作者的思绪百转千回,文思泉涌;即便如此,丁香花的优雅姿态和清­幽香气还是会令人沉醉­其间。于是,宗璞结合“丁香空结雨中愁”中的深刻体悟,写出了散文集《丁香结》,显露出其对世事的洞明­和对人生的洒脱,成为不朽的经典。对于老一辈“文艺青年”来说,提到丁香便会想到诗人­戴望舒的名作《雨巷》,那个有着丁香花的颜色­和丁香花的芬芳,却结着丁香花的愁怨的­姑娘,堪称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花样美人之一。

人间四月天,是丁香的季节;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偶遇丁香,是一场最美的花事。遇不见其实也不必纠结,若能从一锅好肉中品出­丁香之味,则是另一种尘世生活之­美,不亦快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