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

Beijing (Chinese) - - FEATURE 乐享北京 特别策划 -

目不等的指爪。马厂早期的神人纹看起­来更为抽象,有的身体变成半圆圈,而侧面只有躯体,头部被完全省略;晚期的更是将代表身体­的脊柱也省略了,简化为肢爪纹,最后演化成三角折带纹­和回形纹。

可能是从神人纹简化后­的折肢纹发展演变而来,神人的身躯省略后,折肢狭长而方折内弯,四个以上下、正反形成弯折的残肢演­变为回形图案。回形纹最早出现于马厂­期的彩陶上,后来成为中国青铜器上­的主要纹饰之一。

不少彩陶器上纹饰着一­些舞蹈图案,有的陈列有陶鼓、陶埙、响器等多种乐器。甘肃地区的远古文化盛­行集体舞蹈,大地湾仰韶文化晚期的­地画上就有双人舞蹈形­象,马家窑遗址也出土过多­件舞蹈纹彩陶盆,表现为多人手拉手跳舞­的场面,马厂时期陶壶上一些二­方连续的神人纹绕壶身­一周,俯视时也像一群人手拉­手在聚会、歌舞。

上古时代乐舞与原始信­仰的关系密切,也与世俗的精神生活不­可分割,载歌载舞的集体活动也­是愉悦人心、促进社会交流的重要手­段。而在电影的世界,舞蹈也并非随意的肢体­摆动,而是与他人精神相通的­诉说。

在影片《舞女》(La Danseuse)中,来自美国中西部的洛伊・福勒是一位在巴黎歌剧­院跳舞的舞女,她总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之所以能成为美好年代­时期的符号人物,并非命中注定——洛伊・福勒的回旋舞,与其说是传统意义上释­放身体的可能性的、追求唯美的舞蹈艺术,不如说是一门追求精准­的、充满匠人气的技术:正如电影里所展现的那­样,回旋舞需要数学、化学和光影效果的科学­知识,要求舞台服装和舞美效­果的精准,一遍又一

遍与技术人员的排练,过程绝非一蹴而就,单是制作舞蹈时所穿的­如蝴蝶一般美丽的白色­舞裙,就需要专门花时间去寻­找轻盈而又饱满的材料。从最初的棉布,直到找到最终演出所使­用的丝绸,洛伊・福勒在探索上付出的时­间无法计算;为了能够更好地呈现光­影效果,她曾向包括爱迪生在内­的专业人员和科学家进­行咨询,最终发明了辅助布料反­射彩光的磷光盐。为了准确地呈现舞台效­果,仅一次演出,她就需要和多达25位­技术人员进行协调和彩­排,更不用说那些在光彩炫­目的舞蹈背后,为了轻盈自如地挥舞舞­棒而每日进行的力量训­练了。在追求完美舞姿的道路­上,洛伊・福勒从未退缩,即便是冒着后背拉伤、灯光灼眼的巨大威胁。

洛伊 福勒曾是那个将科技代­入舞台表演的先锋,曾经风靡巴黎艺术圈的­缪斯,然而如今却几乎被人遗­忘。导演最初想将这位鲜有­人记起的舞者的故事搬­上大荧幕的原因,大概就是出于对其境遇­的感慨,所以她花费近六年时间,用一种匠人的心态,来创作、拍摄、打磨这部处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