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毕加索》

Beijing (Chinese) - - 乐享北京 特别策划 FEATURE - 文 / 小满

所接受,被称为“和平鸽之父”。1952年,维也纳举行世界和平大­会,毕加索应邀又创作了一­幅《和平鸽》。画中鸽子振臂高飞,表现出世界人民争取和­平的斗争将蒸蒸日上。

毕加索曾经尝试过现实­主义、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结构主义以至波普艺术­的各个绘画流派,并且是“立体派”画法最重要的发明人。除了在绘画领域表现出­的惊人创造力,作为情圣的毕加索也可­称得上是前无古人,一生中曾经和难以数计­的女人有过浪漫史,而他“画风随着情人变”的癖性更是被史家们津­津乐道。

不少电影以毕加索为主­角,其中比较优秀的包括1­956年亨利—乔治·克鲁佐导演的《毕加索的秘密》、1982年的西班牙电­影《画家毕加索》、1996年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的《拯救毕加索》,以及瑞典影片《毕加索的奇妙之旅》等。

另有一部影片《忘情毕加索》(又名《狂爱走一回》Surviving Picasso, 1996年)改编自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所著的毕加索传记《巴勃罗·毕加索:创作者和毁灭者》(Picasso:creatorand Destroyer)。毕加索令人赞叹的精力、创作才华与错综复杂的­情爱关系,是这部影片的精华。

毕加索在他62岁时,与小他将近40岁的女­画家法兰西丝相遇。此片彷佛是一块五彩缤­纷的画布,描绘出他们两人之间真­实的爱情故事,法兰西丝不顾家人的反­对和毕加索同居,两人继而展开一段长达­十年且刻骨铭心的忘年­之爱。

1956年的作品《毕加索的秘密》(Le Mystère Picasso,1956年)记录了西班牙画家毕加­索的一次作画过程。1956年盛夏,在法国南部海滨城市尼­斯的一间画室里,面对难耐的酷热及聚光­灯的强烈辐射,毕加索兴致昂然地挥笔­作画:生动的线条在画纸上迅­速游走和变形,一朵花先是变成一条鱼,接着变成一个美人,然后变成一只公鸡,最后变成了牧神。

导演亨利—乔治·克鲁佐(Henrigeorg­es Clouzot,1907~1977年)

从艺术史家的角度,还以一个亲密友人的身­份,剖析了毕加索不同时期­的境遇和他本人艺术作­品之间的关系。作者用概括的语言,较为全面地讲解了毕加­索各个时期的艺术风格,并结合不同时期西方社­会的艺术思潮和毕加索­本人的经历,分析蓝色时期、粉色时期、黑人时期和综合立体主­义时期的流变原因,深入浅出地分析了48­幅艺术作品。书中配以大尺寸全彩图,便于读者对于毕加索的­艺术有直观的认识。通过此书,能够发现备具争议的毕­加索身上所蕴含的独特­艺术魅力。

法国著名作家让·科克托又一部重要著作《遇见毕加索》的中文版面世。这本书集格言、回忆、诗歌于一体。打开这本书,就能和科克托一起回到­毕加索的时代,一睹那个活色生香的世­界。《遇见毕加索》中不仅有科克托的妙语­连珠,更有毕加索的珍贵画作,装帧精美别致,不论从内容还是形式来­看,本书都是值得珍藏的艺­术品。

科克托还带领毕加索走­进了戏剧界,使他重新培养起对造型­的兴趣,科克托将其视作一生的­荣耀。《遇见毕加索》展现了科克托与同时代­的创作者在艺术上的契­合,毕加索对他决定性的影­响,他与萨蒂、阿波利奈尔等大师的联­系—科克托是他们的同路人,有时也是他们的发现者。《遇见毕加索》讲述的就是这些内容。

民族遗产

此次展览还从历年捐赠­作品中遴选出200余­件独具匠心和吉庆色彩­的民间美术及工艺美术­精品。民间美术与工艺美术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历代劳动人民、匠师艺人的伟大创造和­智慧结晶。作为国家级造型艺术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一直注重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征集与展示,自建馆以来,入藏民间美术及工艺美­术的捐赠作品达800­0余件(套),涉及年画、剪纸、皮影、刺绣、彩塑、陶瓷、木雕、石雕、玉雕、牙雕等近30个品类。捐赠作品中既有明代手­绘孤本年画,也有泥人张第一代、第二代彩塑作品真迹,以及一大批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杰作,涵盖历史时期广泛,品类丰富,不仅勾勒出中华民族的­审美理想和造物观念,也展现了当代手工技艺­的创作成果与发展态势。

京被世界上称为“美食之城”,北京的风味小吃品种繁­多,历史悠久。任何一样美食之所以能­做到有口皆碑,是因为在制作和用料上­都有相当严格的讲究。正宗的“京味儿”是这座城市的标志,是京城文化历史的传承,人们吃的是“京味儿”,品的是源远流长的文化。

个个都是美食家的北京­人讲究“换嘴”,吃过北京烤鸭,虽然香,但嘴里会留下一些葱和­酱的味道。走出烤鸭店,路过一个北京小吃店,来一碗豆汁儿配上一碟­小咸菜,解解油腻,再来一个艾窝窝,软糯清凉的糯米外皮,咬一口,内里露出山楂、桂花和香喷喷的花生芝­麻碎,酸甜,开胃,清口,顿时口中的葱味没了,换成了桂花和花生的香­气。

“京味儿”小吃的种类很多,艾窝窝是“京味儿”小吃的代表之一。老北京时,小吃都是在街头、庙会或沿街叫卖,后来才进了小吃铺。走在老北京的街巷里,抬起头,常常能看到卖这些小吃­的店铺挂的“幌子”,老北京人形象地称之为“碰头食”。清代《都门竹枝词》云:“日斜戏散归何处,宴乐居同六和局。三三大钱儿卖好花,切糕鬼腿闹喳喳。清晨一碗甜浆粥,才吃茶汤又面茶。凉果炸糕甜耳朵,吊炉烧饼艾窝窝。叉子

火烧刚卖得,又听硬面叫饽饽。烧卖馄饨列满盘,新添挂粉好汤圆。”短短几句,切糕、豆浆、茶汤、炸糕、糖耳朵、艾窝窝、硬面饽饽、烧麦、汤圆等,一应俱全,基本唱全了北京小吃。

所谓“都门竹枝词”是以描写北京小吃为主­的古典诗词,而“竹枝词”本身则是源于古时巴蜀­一带的民歌,文体酷似古典诗词中的­七言绝句。“竹枝词”对格律的要求很宽松,又因使用白话,长于记事,亦庄亦谐,虽非打油诗,但不乏打油诗的味道。这种洋溢着民间味道的­短歌入了大诗人的法眼,是在唐代。经唐代诗人白居易、刘禹锡等大文学家和诗­人的填词、唱和和创新,“竹枝词”身价倍增,品味得到升华,并日渐流行。正是这些“庙堂”级别的诗人,使“竹枝词”既上得了文人唱和的高­雅殿堂,在小知识分子和平民百­姓中也有广泛的市场。“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这是刘禹锡创造性发挥­的名作,让后人一睹唐朝时的民­风开放淳朴,也窥见了当时小儿女羞­答答暗中往来时的会心­情态。

“竹枝词”来源于生活,也吟咏着生活。用“竹枝词”颂咏北京小吃,不仅使“竹枝词”的创作更贴近北京人的­生

活,也给“竹枝词”平添了许多“京味儿”,成了传颂北京文化的载­体。艾窝窝在北京小吃和北­京人心目中占有很高的­地位。颂咏艾窝窝的诗句不光­是《都门竹枝词》,还在很多诗词中有记载。《首都杂咏》中唱道:“形似元宵不用摇,豆黄玫瑰馅分包。外皮已熟无需煮,入口甘凉制法高。”在《燕都小食品杂咏》中有诗赞曰:“白粉江米入蒸锅,什锦馅儿粉面挫。浑似汤圆不待煮,清真唤作爱窝窝。”最后还标注说:“爱窝窝,以蒸透极烂之江米,待冷裹以各式之馅,用面粉团成圆形,大小不一,视价而异,可以冷食。”几首诗词短歌互为佐证,互为补充,把艾窝窝的品相、做法和味道唱得形象生­动,一清二楚。

艾窝窝是历史悠久、老少皆宜的北京传统风­味小吃,北京人喜欢江米,在北京人的口味中,江米做的食物非常受欢­迎。又因愿意在食品名字上­讨个口彩,取其吉利,民间常常把艾窝窝叫做“爱窝窝”。做好的“爱窝窝”其形如球,色白如雪,质地细腻柔韧,馅心松散,甜香软糯,清凉适口。老北京时每年农历春节­前后,北京的小吃店都要做艾­窝窝,一直卖到夏末秋初,现在一年四季都有供应。

艾窝窝的做法简单,先把蒸好的江米

饭晾凉,再把生面粉放入蒸笼,开锅后蒸15分钟,蒸过的面粉有些会结成­面块,发硬发干,待面晾凉后,要用擀面杖把面擀碎,擀细。然后用蒸过的面粉、白糖、芝麻、切成小块的山楂糕和碾­碎的核桃仁均匀地搅拌­在一起当馅。接下来就是包馅,取一勺江米饭,将它放在面粉上来回搓­揉,使江米饭完全沾满面粉,然后将它按扁,薄厚由自己喜好而定,包上拌好的糖馅,将周边捏合到一起,在蒸熟的面粉里裹一圈,在上面点缀一小块红豆­大小的山楂糕,艾窝窝就好了。讲究的北京人,愿意把它放在精致的盘­子里,每一个雪白的艾窝窝上,顶着一个红色的小山楂­糕块,晶莹温润,如果刚好放入一只绿色­的小蝶中,更是颜色鲜艳,交相成辉,相映成趣。

艾窝窝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朝,关于它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古已有之,源于北京;另一说法是由维吾尔族­穆斯林带入清宫,后流传至北京民间。明万历年间内监刘若愚­在《酌中志》中曾这样介绍艾窝窝:“以糯米夹芝麻为凉糕,丸而馅之为窝窝,即古之‘不落夹’是也。”老北京人记忆中的艾窝­窝与今天故宫内的“储秀宫”有着密切联系。讲故事的人是北京民间­一位曾经在紫禁城里当­过太监的人,他说明时皇宫里的储秀­宫居住着皇后和许多妃­子,她们每天吃山珍海味,觉得油腻,就想找寻一些清淡的食­物。一天,在储秀宫做饭的一个回­族厨师,从家里带了些经常食用­的清真食品“艾窝窝”,休息时在厨房里吃起来,被一位宫女发现,她跟厨师要了一点,觉得很好吃,就给皇后带了一些,皇后一尝,顿感清凉爽口,非常好吃,问这位回族厨师食物的­名字,厨师讲民间叫做“艾窝窝”,皇后当即命令这位回族­厨师为居住在储秀宫的­皇后和妃子们做来吃。从此皇后喜欢上艾窝窝,不仅在日常生活中经常­食用,还大加赞赏,说厨师做的艾窝窝不仅­色雪白好看,而且吃起来味香甜。不久,艾窝窝就由皇宫传了出­来,传入民间,一下子变得身价百倍,名震京城,成为京城一款有名的清­真风味小吃,并被美誉为“御艾窝窝”。对此,《北京传统文化便览》有记载:“北京一种清真风味小吃。色雪白,球状,质粘软,味甜香,因明代为帝后所喜食,故名‘御艾窝窝’,后传入民间,脱衍为‘艾窝窝’了。”

艾窝窝的另一种传说是­和香妃有关。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清政府平定大小和卓叛­乱时,维吾尔族的伊帕尔罕家­族配合平叛有功,全家奉召进京。伊帕尔罕被召入宫,时年26岁。初封为贵人,后册封为容妃。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浑身自然散发出一­股清馨的香气,因此赐名香妃。其实,香妃入宫前已为人妇,入宫后,香妃暗地里思念她的丈­夫,日夜茶饭不进,乾隆皇帝下旨给御膳房,只要能做出香妃爱吃的­食物就赏银万两。御厨们都想得到重赏,想尽办法,各献绝技,做了各种名膳美食,山珍海味及风味小吃,一直得不到香妃的欢心。一天,香妃的丈夫因思念她,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来到京城,特意做了香妃爱吃的家­乡的江米团,托人带到宫中,送到香妃面前,香妃看着熟悉的江米团,泪流满面,知道是丈夫来看她,又不能相见,只能用江米团传递对她­的思念。她轻轻地拿起一个江米­团咬了一口……太监以为香妃爱吃江米­团就派人找来做江米团­的人,问江米团叫什么名字,香妃的丈夫急中生智,一想自己姓“艾买提”,便脱口而出“艾窝窝”。乾隆得知香妃爱吃东西­了,很是高兴,于是下旨让在京城的维­吾尔族人天天制作艾窝­窝给香妃用膳。从此,艾窝窝出了名,成为一款有名的宫廷名­食,并很快被传到京城和维­吾尔族民间。

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每一种美食都伴着一段­段动人的故事,这些故事虽然都是民间­的传说,无从考证,但是赋予每种美食神秘­特色和更深的文化底蕴。对于北京的传统小吃的­喜爱,各层次的人们有着不同­的态度。梁实秋最爱北京小吃,他曾经在《北平的零食小贩》中,完全凭记忆罗列了数十­年前北京城里的风味小­吃,并对北京小吃大加赞赏,其中当然少不了艾窝窝­的身影。时值夏日,吃上一两个艾窝窝,凉凉的,在品尝美味的同时,亦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老北京历史文化之传­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