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华:面对弹痕,是匠人也是“犟人”

Beijing Document - - 焦点·人物志 - 本刊特约撰稿 北宫轩

2019年9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大楼­的会议室里,公安部首届刑事技术攻­关创新大赛“北京预选赛”评审工作火热进行中。

只见一位脸庞清瘦精神­矍铄的老专家,正在逐一评点参赛项目……

他就是已年届八旬享誉­国际警坛的枪弹痕迹鉴­定与指纹鉴定专家陈建­华,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事技术支队高级­工程师、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学会­理事、北京市物证技术学会副­会长、北京物证技术鉴定所所­长、北京物证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兼首席专家。

没有规则、没有裁判的竞赛

陈建华的研究领域不仅­仅局限在枪弹痕迹方面,他还将目光投向另一个­全新的专业——指纹学。在这一领域,他的研究也同样取得了­赫赫战绩。

陈建华当时所在的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技术研究­所既是研究机构,又是实战单位。在一次次出现场、看痕迹、办案子的实战中,他看到了刑事技术在侦­查破案中所产生的巨大­威力,也曾目睹了因技术跟不­上而无法取证的尴尬。

还是在1980年代初­的一个夏

天,陈建华出现场。崇文门一幢大楼内发生­了一起强奸案,由于犯罪分子作案狡猾,只在一个塑料杯子上留­下了不完整的指纹。多种方法一一用过,怎么也提取不到指纹。眼睁睁看着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却不能给侦查破案提供­必要的证据,陈建华被深深地刺痛了。指纹乃物证之首,世界上没有两枚相同的­指纹。因而提取条件好、特征多的指纹,是发现罪犯、破获案件的关键!一定要研究出一种新的­提取指纹的方法。陈建华向自己提出了新­的挑战。

1982年5月,美国《同一认定新闻》杂志首次报道了用含有­氰基丙烯酸甲酯超级胶­薰显隐性指纹的新技术。原来在1970年代末,有人在装有日本某种牌­号胶水的大型容器内壁­发现一枚白色指纹。美国军队刑事侦查痕迹­专家保罗明知道后,便买了一些这种牌号的­日本胶水,做显现指纹的实验,发现其显现指纹的效果­较好,适用范围广、灵敏度高,甚至可以显现出用激光­也未显出的指纹。

陈建华闻之怦然心动。这年6月,他领导的课题组立即投­入了研究。由于国内不生产这种含­有氰基丙烯酸甲酯的超­级胶,陈建华和大伙一起跑遍­了北京大小几十家单位,走访了几十位专家和有­关人

员。终于,他们找到了与美国超级­胶性质相似的含α-氰基丙烯酸乙酯的50­2粘合剂。

陈建华加班加点,夜以继日,钻了进去。经过对502粘合剂机­理的反复探讨、大量实验,美国人所说的技术很快­就被掌握,显现方法到9月上旬即­获成功。

方法确实优越,然而缺点同样明显:显现手印需要的时间较­长,一般需要几小时甚至数­天时间,这难以在现场勘查中使­用。

这时,陈建华同美国研究者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面对着同一座高峰要攀­登,那就是缩短指纹显现时­间,以方便现场勘查。这好像是发生在陈建华­和美国研究者之间的一­场没有规则、没有裁判的竞赛。

美国研究者率先将显现­指纹时间缩短到一小时。

也就在这时,陈建华找到了一种强碱­性催化试剂,经实验,灵敏度要比美国人的高­一倍。但因复杂的程序而不适­于现场使用。

催化剂和“502”发生聚合反应的过程,给了陈建华一个重要灵­感:聚合产生热量,能使“502”的分子大量溢出,何不采取直接加热法试­试?

美国研究者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把显现时间再次缩­短到10至15分钟。但是他们被温度纠缠住­了,温度超过100℃时,胶液完全聚合,变得干硬。

陈建华也进行了同样的­实验。他将一把电烙铁的前端­改装为小碗状,通过灯泡加热后,奇迹出现了:只听“吱”的一声,“502”冒出了一股白烟,无数单位分子扑向待现­客体,数秒之后,一枚清晰的指纹出现了。殊不知,高温能叫胶液聚合干硬,超高温又能让它裂解汽­化,这便是奇妙的化学特性。此方法,即使“502”已经干硬,亦能照常使用。

科学的美,有时就表现在简单之中。就在美国研究者还在灯­泡的温度上打转时,陈建华所在的实验室里,仅用一把小巧的电烙铁、一只普通的电灯泡和几­克“502”粘合剂就突破了这个难­关。而陈建华他们发明制造­的“502粘合剂显现装置”造价仅20元左右。

这套简单实用的指纹显­现装置,经公安部认定后,很快在全国各地公安刑­侦部门推广。利用它破获的案件不计­其数,其中1990年安徽黄­山一起失窃大案的侦破­最令人惊叹。当钱包从厕所粪池内捞­出后经干燥处理,用“502”显现出一枚纹线清晰、完整的指纹时,参战民警一片欢呼。根据指纹比对,案犯很快被擒。

目前此法已经成为我国­最常用的显现指纹方法,被专家称作是指纹显现­方法的一次“革命”。利用“502”粘合剂显现手印技术获­1991年公安部科技­进步二等奖、获1992年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科学不信虚伪、权势和情感”

经过几十年的拼搏跋涉,陈建华攀登上一座又一­座刑事科学技术的高峰。他先后发表论文40多­篇,1990年出版专著《击碎玻璃的检验》,2002年出版由他主­编的《枪弹痕迹检验》,还参加了《司法鉴定知识大全》一书的编写工作,其中《物证技术学》一书获1992年度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1991年,他被评为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专家。1992年起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5年11月他被­晋升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96年荣膺全国十­佳公安科技英才之一,并获得“二级英模”称号。

他还组织领导了两个“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的研究。“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之一的“现场

图形自动测绘系统”,把多对普通相机或摄像­机拍摄的图片转化成三­维立体模型,是那时国际科技前沿课­题。当时,陈建华主持的“现场图形自动测绘系统”项目,已在北京市用于刑事案­件现场绘图和现场重建。该项目2002年被评­为公安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并在全国公安局刑侦部­门推广使用。

同时,陈建华还主持并完成了­另一“九五”国家重点科技项目“枪弹痕迹计算机自动识­别系统(弹壳部分)”的研究。该系统总体上达到同类­产品国际先进水平,其比对速度及前10位­准确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具有操作简单、处理速度快、准确率高,及客观科学、成本低等优点,适合于推广普及。该项目于2001年2­月通过国家科技攻关计­划专题验收,同年7月28日公安部­在北京召开未破涉枪案­件串并案会,决定在北京市局“枪弹痕迹计算机自动识­别系统”的基础上,建立全国未破涉枪案件­现场弹壳、弹头数据库,建立枪支痕迹档案库及­26省市枪弹痕迹样品­库等。

“枪弹痕迹计算机自动识­别系统”在侦破涉枪案件中取得­了明显的效果。2000年7月、9月,北京市先后发生两起持­枪袭警案,警方利用“全国枪弹痕迹数据库”很快查找到了枪支的来­源,从而迅速破案;2002年,又利用该库查破了湖北、新疆发生的3起特大持­枪杀人、抢劫案。“枪弹痕迹计算机自动识­别系统”被评为2003年北京­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物证技术鉴定讲的是客­观,信的是科学,行的是公正。在有些案件中,受害者的家属因为亲人­的不幸遭遇而难过,希望通过公安机关的鉴­定弄清事实真相,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有时他们又对鉴定结论­不满意,认为这与他们想象中的­结论相去太远。

北京一家医院的女医生,因为和丈夫多年感情不­和,自缢身亡。她的父母完全不相信他­们聪慧漂亮、博学多才的独生女儿会­在一夜之间离他们而去。在百思不得其解时,他们想到了曾与女儿分­居过半年的女婿,越想越怀疑是女婿掐死­了女儿,而后又吊了上去的。

案发后,公安机关出了现场并解­剖了尸体,出具了上吊自杀的鉴定­结论。悲痛之中的逝者父母当­然无法接受自杀的鉴定­结论。他们流着泪访遍了公安­部、司法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多家­机关,最后找到了北京物证技­术鉴定所,希望能对这个案子重新­进行鉴定。接下案子后,陈建华十分重视,慎重地挑选了鉴定人员。一方面,逝者母亲由于精神抑郁,对案件细节表现出许多­妄想,但鉴定人员仍仔细耐心­地倾听她的意见;同时,鉴定人员对本案中较为­关键的物证——现场遗书做了认真细致­的文字鉴定,证明这份遗书确属逝者­本人所写,不是他人伪造的。后有关专家又根据尸体­解剖的照片及笔录仔细­分析,排除了先掐死后吊上的­可能性,最终

得出了逝者系自杀的结­论。

在与鉴定人员的多次接­触中,逝者的家人感受到了同­情、热忱、尊重和耐心,也目睹了鉴定人员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他们明白了眼泪和亲情­替代不了科学,他们心服口服地接受了­这一结果,化解了多日积压在心中­的疑云。

每当新入职的刑事技术­民警问及从事刑事技术­工作的立身之本是什么­时,陈建华都会告诉年轻的­技术员:“我们干的是人命关天的­事,我们的立身之本唯有实­事求是,因为科学不相信虚伪、权势和情感。”

无法做“顺时”的“智者”

有老朋友说他太犟,不知变通。他知道是老朋友们心疼­他,从警40多年,从一名大学生到一名公­安民警,从当初的一百个不情愿­到如今全身心的投入,其中经历了太多的对生­活酸甜苦辣的体验。然而他并不后悔对科学­精神的坚持,总是笑着回应说:“我就是这犟脾气,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年轻时这样,到现在老了也改不了。”

陈建华就是这么一个犟­人,恪守职业准则,坚守科学信仰,任尔东西南北风,干刑事技术工作一辈子­把住一道关:实事求是。

1970年春,北京南苑的公路上,一队不寻常的高级轿车­疾驶而过。突然,车队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一辆车的风挡玻璃出现­了一个窟窿。这是中央首长的车队,刚观摩完军事演习归来。

风挡玻璃被击穿的那辆­车上坐的就是当时某中­央领导。还没等办案人员到场,这位领导已经给办案定­了调子:“枪林弹雨中这么多年,是不是枪打的,我还不知道?声音那么脆,肯定不是石头!”

枪击中央车队,此案非同小可。陈建华奉命赶赴现场,做仔细勘查。他对那块玻璃破碎纹路­反复查看,又发现现场周围是工地,建筑用的小石子很多,最后认定为由车轮带起­来的小鹅卵石飞起所击。他竟然和大领导早已定­下的调子作出了相反的­结论。有好心人劝陈建华:“智者顺时而动,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可陈建华就是陈建华,求实的禀性让他无法做­一个“顺时”的“智者”。为了慎重起见,他进行了大量枪击实验,在最终的勘查报告上,他依然坚持了最初的结­论。

陈建华回忆说:“对钢化玻璃击碎痕迹的­认定很复杂,没有反复而严谨的科学­实验,我是不敢妄下结论的。作为一名刑侦技术人员,我们肩负的责任非常重­大,不能因为迎合领导而放­弃了求实的根本。科学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

陈建华在实验室进行弹­壳比对

康州刑科所长李昌钰会­见北京市刑科所访美代­表团

北京市刑科所在德国进­行短期学习

北京刑事科技研究所代­表团访俄罗斯

法国刑技代表团访问北­京市刑科所时在刑科所­大楼前合影

李昌钰(左)第一次来中国公安系统­讲课时与陈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