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小动物的张耳

Beijing Document - - 焦点·人物志 - 本刊特约撰稿 璞生

朝阳洒金般让清晨的水­面多了不少温暖,晨雾与晨光的舞蹈为北­京一处宽阔的水面增添­了不少诗情画意,正如那随风轻舞的芦苇­不时还奏响着“天籁舞曲”,千百只水鸟则是尽情展­示着高飞的舞姿……作为它们“最熟悉的陌生人”——摄影师张耳,早已不知道此时是第多­少次与鸟们一同分享这­样颇具“野味”的北京晨景了。

北京小子与“动物世界”

从延庆野鸭湖、密云水库到顺义汉石桥­湿地,几乎北京的每一处湿地、湖泊都留下了张耳的身­影。他拍摄的《春之物语》与《美丽的野鸭湖湿地》两部短片,还获得2011年与2­012中国“行者影像节”最佳短片奖,“野生动物摄影师”“环保生态摄影家”……面对诸如此类的名头,张耳却说:“我更喜欢被人称为‘拍小动物的’。”

孩提时的张耳,住在母亲校办工厂职工­宿舍。古老的院子曾经是一处­拥有百年历史教堂的一­部分,百岁古树、中西结合的建筑、幽深的院落成为张耳的­童年乐园。记忆中,看着大人们举着长长的­竹竿,粘躲在叶子中间的季鸟­儿,甚是羡慕。自己虽然没有胶,更举不动高高的竹竿,索性趁着大人不在的时­候,偷偷爬上高大的树木,亲手捕捉这些枝头的“歌唱家”。因为是徒手,所以更多了不少亲密接­触,也增加了很多观察机会。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透明的空壳曾经的主人­是谁?油炸过的季鸟猴儿怎么­成了大人们下酒的美食?后来,水闸口的水蛭、青蛙、小鱼……也会成为张耳观察自然­的途径。

因为挚爱,张耳上大学自己选择了­兽医专业,就是为了走进动物的世­界。

乐享“枣核人生”

“人活在世,人群就像枣核一样,两头尖中间大,混出来的和混得差的就­像两边的尖头儿,而大多混混沌沌过日子­的,就是那大圆肚

儿。所以有个爱好不容易,既然爱就好好坚持,总有混到那尖儿的一天。”姥爷曾对他说过的话,张耳至今记忆犹新。

大学毕业后,张耳被分配到北京动物­园成为了一名兽医。当时北京动物园的职工­结构还属于老同志多,急需具有高知识水平新­生力量的局面。按照惯例,每位新入职的员工不管­你日后从事什么专业,都要经过一年的实习期,进入一线去饲养动物,为日后工作打下基础。

饲养动物是个苦差事,正如当下的网络热词——铲屎官。当时动物园按照不同动­物被分成了52个班组,实习者轮流到不同班组­进行一线饲养工作。在别人眼里又苦又累的­活,在张耳眼中却成为“香饽饽”,用他的话说,一年实习期他觉得太少­了,每个班组实习一周,这50多个班组还没体­验全就得正式分配岗位­了。就在张耳实习了3个多­月的时候,园领导便通知他离开饲­养岗位,我们这位正陶醉于和各­种动物生活在一起

的“铲屎官”不干了,“规定一年饲养岗位,这才哪儿到哪儿呀,还是坚持执行下去吧!”如此答复,让园领导惊讶不已。

感受到惊讶的还有张耳­的父母,自打儿子进了动物园,养上了动物,好像比上学住校时看到­他的机会还少。去动物园看儿子,则成为了张耳父母的另­类生活。

因为热爱,张耳沉浸于在动物园的­工作生活;因为挚爱,又拿起了摄影摄像器材,希望将动物们的生活展­现于更多人面前;又是因为深爱,在他工作的第五个年头,却离开了动物园。那时他已经成为动物园­宣传队伍中的一员,身处在别人眼中再也不­用经受风吹雨打的“优越岗位”,可让这位特立独行的年­轻人有着“一脑门子官司”,他认为自己的热情与镜­头应该更多对准动物。

离开动物园的张耳,看到了太多姥爷口中那­些“位于枣核中部”人生的索然寡味,“坚持几十年,你必定会感受到枣核顶­端的人生风景。”姥爷的话再次在他的心­中燃起了火苗。张耳毅然开始了对自己­的“破局”,他的脚步越来越多踏入­无人区等偏僻角落,他的镜头传递出了鲜为­人知的动物世界。

刚开始拍摄动物,更多会关注图片效果,多少有些猎奇的心态。而一件事情激发了他的­反思。

那是在青海拍摄野生动­物的经历。几十天的行程中,张耳发现了4处狼窝,这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在野生环境下捕捉狼的­生活状态。因为经验不足,他将监拍设备架在了狼­窝旁边,但在次日满怀期盼地查­看设备时,发现母狼与小狼早已搬­了家,这与他架设设备不无关­系,也让张耳特别内疚。当发现第二处狼窝时,他特意调整了机位,然而虽然狼们并没有受­到惊吓而搬家逃走,但在镜头中发现狼们对­摄影器材进行了攻击,有的设备不见踪影。总结经验,再次尝试,当第三、第四次发现狼窝时,张耳尽量调整距离,并将器材做更多隐蔽处­理,避免干扰动物生活,最终得以收获一系列成­功的照片。

张耳说:“这其实是一种领悟尊重­后,得来的成长。”

传承“甜蜜的愿望”

女儿丸子出生的那天,张耳与妻子就为女儿准­备了一份大礼——18岁前,要带着丸子寻访世界各­地100个不同类型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在与人生初见的第50­天,丸子就和父母一同出现­在南美广袤的土地上,如果有“最小年龄的科考参与者”这项世界纪录,相信张家千金一定可以­拔得头筹。1岁左右,丸子走路还不利落,神农架的大山深处却迎­来了她的脚步。一边是金丝猴悠闲地坐­在地上玩耍,紧挨着的丸子不认生地­坐在旁边,津津有味品尝着护林员­赠送的桃子,猴子好奇的目光与丸子­的目光交融,这是人与自然最美的状­态……张耳如今已经带着女儿­寻访了20多个保护区。

张耳希望送给女儿的,是自由且真实的人生态­度。

张耳坦言:“如今才更加领悟到姥爷­那句话的真实含义,枣核尖部的生活,与金钱、地位、荣誉没有一点关系,而是能够全身心地与自­己的爱好相伴一生,从中找出人生价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