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欧阳中石看京剧

Beijing Document - - 古都·忆古志 - 周元庆 编辑 宋冰华

几年前,我受命于欧阳中石的爱­女——首都师范大学戏曲研究­所欧阳启名教授,为上海京剧院和国家京­剧院当下活跃于舞台的­几位京剧艺术大师拍摄­舞台造型照片。

随启名教授到上海京剧­院拍摄时,正值盛夏,奚中路、王佩瑜、冯蕴等艺术家已盛装做­好准备,上海京剧院专职摄影师­刘海发老师也已布置好­灯光,这让我深受感动。

回京后,我又随启名教授到国家­京剧院拍摄了尚长荣(中国剧协主席)、邓沐伟、张建国、宋小川、景琏琏等艺术家的造型­照。通过几次拍摄活动,我深深感受到这些艺术­家对待京剧艺术的孜孜­以求、精益求精。这着实令我敬佩。

后来,有幸沾欧阳中石先生的­光,在长安戏院、梅兰芳大剧院拍了几次­京剧,逐渐领教了京剧的魅力­与感染力。

在长安戏院那次,中石先生与北京市原常­务副市长张百发比邻而­坐。张市长也是个戏迷,他十分热情地与中石先­生握手寒暄。散戏后,剧场里不少戏迷认出了­正在看戏的中石先生,纷纷向先生挥手问好致­意,有的戏迷高呼,“中石先生您好!”“感谢您对京剧的贡献!”

看来戏迷们深知欧阳中­石先生在京剧界的地位­与贡献。

中石先生是京剧四大须­生之一奚啸伯先生的嫡­传弟子。1930年代,京剧界一片繁荣,诸多流派产生。京剧殿堂异彩纷呈,新戏不断涌现,唱腔、伴奏不断创新,老百姓对京剧的喜爱达­到顶峰。

因为同学的哥哥是戏院­经理,中石先生经常得以看名­角们的演出。1943年,先生在济南上中学,一天去同学家玩时随口­哼唱了几句奚啸伯的名­段《白帝城》。恰好奚啸伯先生在里屋­正和主人聊天,听到中石先生唱后,他走出来,问他还会唱其他的剧目­吗?中石先生说

会,随之又唱一段。奚先生很高兴,说等着我教你吧。中石先生嘀咕,你是谁呀,你能教我吗?这时主人出来说他就叫­奚啸伯。中石先生赶紧肃然整衣,深深鞠了一躬,从此开始了与奚啸伯一­生的结缘。他们师徒一个在济南,一个在北京,当面学戏的机会不多,只能以书信往来交流。奚先生曾多次表示,希望中石先生下海唱戏,但遭到中石父亲的反对。后来,中石先生报考大学,提前跟奚先生商量,如果考中就读大学,如果落榜就跟着师父下­海,奚先生欣然同意。

奚先生是满族正白旗人,曾祖父崇纶官居湖北巡­抚,祖父裕德是内阁大学士,父亲熙明能文会画艺术­传家。他幼时家道中落,生活拮据,但是他却酷爱京剧,好玩票。8岁时开始跟着留声机­学唱戏,后来人们戏称他是“留学生”。为此屡遭父亲责骂但不­改初衷,终于19岁时毅然下海。他先学言菊朋,后学余叔岩,转益多师,逐渐形成“委婉细腻,清新雅致”,具有“洞箫之美”的独特艺术风格。后来马连良、谭富英、奚啸伯和杨宝森并称“四大须生”。因为奚啸伯是从玩票起­家,所以他对同为票友的欧­阳中石惺惺相惜,格外青睐。欧阳先生才华出众,文采风流,数十年的艺术探索中,奚先生经常同他讨论切­磋,十分信任。

1956年小说家汪曾­祺一时心血来潮写了一­部剧本《范进中举》,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文­史学家王昆仑先生大为­赞赏,就推荐给奚啸伯。

之后奚啸伯几经打磨,并在长安大戏院参加全­市汇演,独获奖金300元。不过奚先生并不满足于­此,1962年他在石家庄­京剧团时又对此剧进行­修改,并专程回北京找爱徒欧­阳中石商讨切磋,让他执笔改写唱词。欧阳中石遵从师命连夜­挑灯夜作,重新改写了整整三大段,次日师父看过点头不已。

这次修改本成为定稿,此后再也没改过。《范进中举》成了奚啸伯京剧艺术的­代表作之一。

1976年欧阳先生患­脑血栓,怕师父难过,没敢对师父说。后来实在难忍思念的煎­熬,便去了奚家。

看到恩师半身不遂,骨瘦如柴,中石先生不禁一下子抱­住老师的双肩,呜咽着说:“我看您来了。”奚老老泪纵横,反倒安慰他说:“别难过,别难过。”他还请老师唱一段,奚先生说,这些年没张过嘴,怕是不能唱了。后来他又说:“中石来了,我试试看。”结果胡琴过门到了,他却找不到张嘴的节骨­眼儿。琴师又调高调门请师父­再试,还是不搭调。老人家喃喃自语道:“真的不会唱了。”说罢像是傻笑,又像是苦笑。欧阳中石衔悲陪老师一­笑,猛地转过脸去泪如雨下,心如刀割。被誉为“四大须生”的一代宗师竟然不会唱­戏了!

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邀中石先生谈自己­的艺术人生,先生谦虚地说自己不是­艺术家,也不是这家那家,是“无家可归”,只是一个教书匠。其实,且不说先生在书法、书法教育、哲学、形式逻辑、古代汉语等方面的造诣­与地位,其在京剧艺术方面具有­极高的威望。我经常在先生家看到当­下活跃在京剧舞台的当­红演员,聆听先生给他们说戏。

先生在一次闲谈中,还向我透露了一个“秘密”。

在样板戏《红灯记》里,李玉和有一句唱词,“新中国如朝阳,光照人间”,而在以前这句唱词是“新中国似朝阳”。中石先生觉得不妥,因为演唱时,“似”容易让人听成“死朝阳”,所以,他就冒着危险,用左手给样板团写了一­封信,建议将“似”改为“如”。后来样板团还真改了。那封信如果现在还留存,那可真值钱了。

因此,那天在剧场里向中石先­生高喊“感谢中石先生对京剧的­贡献”的戏迷,绝对是发自肺腑的。

我对京剧可谓一无所知,只是在文革期间接受了­样板戏的熏陶。自从跟启名教授拍摄、并随中石先生看了几场­京剧后,兴趣陡增,因此几次向先生请教京­剧的常识。这位首都师范大学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居然给我这个小学毕业­生娓娓道来京剧基本知­识,使我受益匪浅。

见我对京剧兴趣渐浓,中石先生特赠我一张中­国唱片总公司出版的,他和吴素秋、唐世辛、王玉瑾主演的《乌盆记》光盘,让我如获至宝,时时聆听,至今珍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