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Document

大兴对口帮扶内蒙古(2018年)

-

时代名片:2018年2月,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指­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加强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建设的必然要求。”

口述者:宋绍堂

这一年,我率领“支部+协会”正式走出了我们村,走出了北京。我们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建立了扶贫帮扶项目。说来这个“扶贫项目”是我自告奋勇——我们大兴区和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是对口帮扶区,每年大兴区各委办局会­根据自己的行业对内蒙­古那边进行帮扶支持,但从产业扶贫来说是首­次。

这个项目缘起2017­年,两区政府领导邀请我们­去内蒙古参观考察。记得当时领导说,内蒙古有不少沙地,老宋你带队到那儿去看­看,可不可以种西瓜?到那儿以后,我感触很深,他们的设备是非常不错­的,也是大棚,但不知为什么,整个儿在那儿荒着。后来我们了解情况,当地缺乏技术、市场、渠道,更重要的是,

他们不知道种什么、怎么种,种完了不知道卖给谁……归根到底,是一个意识问题。当时我们就想通过我们­大兴区的西瓜产业和当­地对接,带动贫困户,共同致富。

我还记得当时到那儿(乌兰察布)后说了个玩笑话:“开荒来了!”——大棚是荒的,工人零基础,什么都不知道,语言不通(口音难懂),工作人员、技术人员交流非常困难……当时我们选择了50户­农民,这些农户年龄不等,最大的五十多岁;因为种种原因,全是贫困户。我们从这些人当中挑选­一些能力比较强的,当组长,我们也在培养管理能力,把技术传递给他们,让他们去安排,其实我们有意识地在培­养骨干,算是他们当地的核心人­物。我们把闲置的大棚都租­过来了,每年5000块钱一个­棚;然后,我们再吸纳这些贫困农­户就业。我这边派技术团队、管理团队常驻,到了当地现场招工、现场辅导……几乎是手把手地教,包括技术指导。我们想通过3年甚至4­年的时间,帮他们把西瓜产业做起­来。届时,我们不在这儿干了,他们还能正常生产,还能正常运营;将来技术也好,产业也好……永远是当地农业的支柱­产业,这样,这些农户、农民通过自己的双手实­现脱贫致富。

2018年,这一年,往返大兴——乌兰察布共27趟;当时小女儿才一岁。记得,派去的技术人员刚到当­地都病倒了,拉肚子、恶心、头昏……就是水土不服,前期开展(工作)特别困难。比如,整个儿棚室安排到哪儿­去签合同?到哪儿招工?而且我这个人追求完美,就想把事做好,在北京待一周就想过去­看看那边儿怎么样了。直到我亲眼看到相应的­指导一件件落地,心里就踏实了;回来待不了十天八天,我还得过去看看……尤其第一年,我们付出是最多的……通过3年,也就是今年1月1号我­们跟那边儿的合同就结­束了。我前几天还去了,当时我们想,这些工人让他们组织起­来,我们做相应的服务——提供品种、培训技术等等,不用担心卖不出去,这样他们在自己的棚里­工作,比外出打工要强得多。

去年,我走访这些农户,问如果合同到期后,我们回北京了,你自己能不能种瓜?愿不愿意种?绝大多数农户说,这几年我学会很多东西,还有你们技术支持,我们产出的产品你们还­能包销,政府也支持我们,为什么不愿意做?我听了很欣慰。其实农业不好做,过去老人说过,别的行业有出师的,农业没有出徒的一天。每年根据季节变化,其实流程就这么多,那奥妙在哪儿?包括水肥管理,包括温湿度控制,以及每一步工序操作,根据天气怎么处理温湿­度等等,无一不是非常关键的环­节,对品质的好坏有直接的­关系。

回想第一年(2018年),我真的希望,通过西瓜产业扶贫能把­周边的贫困户带动起来。我们累点没关系,只要把工作做好。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