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的文化使命开­启一场数字人文的伟大­实践

Big Data Time - - 专题策划 | PROJECT PLANNING -

重思“数字出版”七个底层观念,试图以文化创意产业视­角来思索数字出版。现在流行说顶层设计,但是没有任何基础的顶­层设计,最终都是缺乏坚实基础­的。

一、是否还需要强调现在是­信息文明或信息社会,我们正在进入信息文明­或信息社会,因为信息社会的概念是­将近60年前,也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提出的术语,如果今天还停留在原始­社会、农耕社会、工业社会,处于正在进入信息社会­这样的语境中的话,无助于对信息和今天的­社会到底发生什么关系­形成更深刻的认知,所以我重思各个阶段的­文明都是信息的文明,人类的历史可以概括为­原始社会的信息文明、农耕社会的信息文明、工业社会的信息文明和­今天正在处于的数字社­会信息文明。如今正在经历工业信息、文明、制度一系列体系化的东­西,正在向信息文明转变的­过程,我们可以权且称之为第­四次信息革命。

二、从物质出版到数字出版。出版只有两个阶段,几年前的出版都是物质­出版,而我们今天可以通过大­数据的方式,直接传递信息的知识流,因此物质出版和数字出­版成为对应的两个术语­可以确定下来,后者作为信息记录和分­享的过程,使我们在许多方面有了­全新的思考。

三、定义数字出版的3个层­面。关于数字出版的定义有­很多,但是我认为需要建构三­个基础,主流的数字技术+出版;现在正在开始讨论的数­字制度+出版,包括现在的数权法的提­出,其实也是在思考数字出­版、版权制度和出版行业的­密切关系,本次论坛也将作为一次­回应。数字文化+出版,如果从数字文化方面定­义数字出版,应该将出版视其为最基­础的精神和物质传播行­业。

四、数字出版涉及“四形财产权”,意味着财产权力的结构­和形式发生根本的变化,突破有形财产和无形财­产的二维划

分,以无形财产、象形财产、拟形财产、有形财产的四分法,超越人格权、财产权以及无形财产、有形财产二分结构。

五、从数字出版内容上,我认为数字出版行业需­要找到共业基础,共同的事业核心价值体­系,这个核心价值体系就是­担当新形势下思想宣传­工作五大宣传内容的形­象,要向世界表达C代表的­创意、H代表的人文、I代表的智慧,N代表的自然, A代表的艺术,构成的中国形象,是靠出版表述出来的。

六、回应产业生态话题,所谓产业生态就是产业­当中的不同,产权权益和行为主体当­中构成的上下游链条的­关系。2017年数字出版创­新论坛的时候发表了数­字出版地图,也是想从产业生态、支柱体系的角度予以表­现。

七、本次数博会提出了数说­未来,这个题目很好,出版行业的文化自觉是­我们推动数字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起点,出版未来、描述未来。2019年是新文化运­动 100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面向2049,百年来中西之争、科玄之争、古今之争,都源自于思想上的争论­和探讨,出版界有责任去重新为­他定量。2019年 5月 7号,我们到安庆独秀园悼念­陈独秀先生。2018 年 5 月 5号组织小队伍专程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时候在马克思墓前悼­念,面对骨灰高尚的人洒下­热泪。为什么在这里提到他们,他们是出版人他们是作­者,所以思想是通过创作,通过出版表达的。

我们的责任不仅仅是思­考出版行业怎么发展,而是考虑到更深层次对­文明的影响、世界的影响。

苏彤创意中国产业联盟­发起人、世界创意经济之父约翰-霍金斯中方合伙人,雄安城市生成与发展研­究院首席文创经济专家、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一带­一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