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几种特殊声音录制方式在广播节目中的应用

Broadcast and Production - - Contents - 李秋萍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李秋萍本文仅从节目录制、制作角度来谈特殊声音录制方式,而不考虑传输系统产生的地域、空间、环境、制式等影响,仅从录音方式中,探讨某些优质的录音模式在广播节目中的应用,探讨在某些制作场景及节目中,使用特殊录制技术的可能性。

【摘要】 我国各广播电台制作节目的类型主要分两大类,直播节目和录播节目,其中直播节目除了在台内直播间的延时直播外,还包含一部分外出活动的转播,利用延时器,同步传输到各发射设备中。本文仅从节目录制、制作角度来谈特殊声音录制方式,而不考虑传输系统产生的地域、空间、环境、制式等影响,仅从录音方式中,探讨某些优质的录音模式在广播节目中的应用,探讨在某些制作场景及节目中,使用特殊录制技术的可能性。

【关键词】特殊录音方式 话筒指向性 人工头录音直播转播

一.引言

目前,我国主流广播节目的放音制式为立体声信号,而广播节目使用立体信号传输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从节目制作流程看,单声道、立体声录音节目从制作到重放过程,包括了传声器从拾音到放大,记录下来的声音信号会记录在媒质上,经由不同的传输方式发送到主控部门的矩阵中,按照一定的节目播出时段和次序经由编码器加密发送到发射台,再由卫星及有线传输等方式,解码调制,收录到听众收音机或数字音频设备中,进行重放的过程。我国各广播电台制作节目的类型主要分两大类,直播节目和录播节目,其中直播节目除了在台内直播间的延时直播外,还包含一部分外出活动的转播,利用延时器,同步传输到各发射设备中。本文仅从节目录制、制作角度来谈特殊声音录制方式,而不考虑传输系统产生的地域、空间、环境、制式等影响,仅从录音方式中,探讨某些优质的录音模式在广播节目中的应用,探讨在某些制作场景及节目中,使用特殊录制技术的可能性。

二.直播节目中特殊录制方式的使用

常用的直播节目录制方式,最主要的是靠主持人头戴的耳麦或专业的电容话筒来拾取。声音信号主要组成为语言信号,录制地点有时在直播间,有时也会在某些特定的会议场所或是展会现场。除了主持人的语言信号外,通常根据节目 的内容需求,还会有某些线路输入信号(LINE IN),比如笔记本制作好的音乐及采访片段、片花、同传信号、记者连线、现场扩音台给出的国际声、台内直播间与直播现场的互动解说等;也会有某些话筒输入信号(MIC IN),比如我们为了确保安全播出自行拾取的环境声、会议国际声、观众效果声等。受线路传输路径的影响,我们在某些大型会议现场能做的录音位置的调整有限,除了空间上尽可能的靠近音源主题位置外,我们也要考虑节目效果。常用的方式是使用一只强指向话筒,将拾取到的信号输入到背包调音台后,再将信号串入台子中。这种方式的优点是假设速度快,由于拾取范围的角度小,所以只要正对音源位置,即便有一定的距离,仍然可以清楚的拾取到该声音。

此时,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方法存在一定的弊端。首先,在某些会议现场,比如南宁东盟博览会的直播中,我们的播音台的位置会被安排在会场的正后方,受到距离的干扰,如需靠近音源,需要铺设非常长的线缆,从信号传输角度看,线缆的携带、架设都十分不便。其次,我们用强指向话筒拾取到的信号,本身是一个单声道信号,由于受到环境、空间的影响,存在一定的混响声,直达声与混响声的比例比较低,语言清晰度不够。所以在节目由前方传输到后方的过程中,会造成噪声过大,或者语言清晰度不够的情况出现。

如果使用特殊的录制方式,比如将信号的传输改为无线传输或者微波传输,可以解决掉线缆过长的问题。比如S H U R E的无线接收机和传输设备,可以在同一厅堂效果中,轻松解决线路干扰问题。此外为了解决单声道声音单独混入直播信号中,我们需要清楚的划分,这个备用话筒拾取到的声音是做为哪些声音的补充功能而存在的。如果我们要拾取演讲者的声音,可以选择小型电容话筒,在演讲台的周围或者记者席的第一排放置一个心型电容话筒。通常演讲者做主旨演讲时现场比较安静,那么语言信号的拾取,利用一支备份话筒足矣。除此之外,从P A现场扩声调音台出来的信号也是非常清晰的,这也是我们主流直播活动中应用的信号,但是扩声调音台由于线路的通路数量有限,有时从A U X辅助、编组及母线输出的线路不足以分配给多个媒体,一般会在现场假设一个音频分配器,这个信号的传

输一般我们认为是可靠的、可以信赖的。但是由于使用人员过多,某些小型转播场地设备不完善,这个音频分配器可能和扩音调音台不在一个空间位置,出现人为误操作的几率比较大。比如在某新闻新闻发布会现场,通路1是发送给我方做备播使用的国际声信号,但是通路2上可能会连接某一媒体记者的采访机,这样的人为误操作,如果误插拔在实际直播活动进行中发生,由于直播台位置离音频分配器有一定距离,除非有一名技术人员在旁边值守,否则一定出现,恢复时间远远大于六秒,按照总局现有的安全管理规定第62号令,直播压力全部传导到后方应急人员处,便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安全隐患,所以自行假设备用话筒输入信号是十分有必要的。

此外,关于现场声的拾取,我们现在除却考虑现场人为因素对安全播出内容的影响,应该尽可能的把这部分声音进行补充。比如音乐会及讲话现场。但是当我们把拾取进来的信号加到节目制作中时,会发现这部分声音中有很多不需要的噪声,比如音乐会中的咳嗽声,在秋季及冬季极为明显,我们不可能将每一个咳嗽声全部去掉,这也是现场不可避免的。但是在春季、夏季等商业会议的直播中,脚步声和椅子挪动的声音也是会被敏感的电容话筒捕捉进来。所以我建议,在录制环境声的时候,第一,可以使用立体声制式完成制作。第二,可以适当调整话筒的拾音角度,让其不要过分集中在某一区域,或者不必将直达声拾取的过于精准,我们可以观察环境中比较安静的区域,或者是空间中的上半部分。第三,要注意话筒指向与扩声音箱之间的角度关系,不要过多拾取音箱带来的反射声,有些由于场地的大小,扩声音箱中的信号可能与线路信号产生一个延时,都需要特殊注意。

三.录播节目中特殊录制方式的使用

录播节目相对于直播节目的录制,会有很多可发挥的空间,制作也更为精良。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录播节目直播化,是近些年来广播行业常用的手段,也就是录播节目并不有是一个完整的节目时段,可能作为直播节目中的某一部分进行片段化的使用,并且在节目制作周期上也有时效的要求。我们下面按照录播节目片段的录制内容,分为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1)音乐类节目的录制常规的音乐类节目的录制可以包括对现场音乐会的记录,小型室内乐或者独奏、独唱表演的记录。常用的录音方式有M/S、AB制式。某些DECCA Tree录制方式也有很多录音师喜欢用,但是对场地要求比较高。比如录制大型乐队的现场演出中,像国家大剧院、星海音乐厅这样的厅堂,本身在舞台上方就已经架设好了Decca Tree的话筒支架,我们只需要从扩声调音台或者是舞台台口的光纤交换机、矩阵中便可以拾取到信号。下面我们探讨两种可能使用的特殊录音方式。

首先介绍的是基于人双耳H T H F函数建立的人工头录音方式(如图)。人耳在听音过程中,人的耳廓、耳道、人的头盖骨、肩部等对声波的折射、绕射和衍射,都会对声音造成一定影响。在声学上,用H R T F,即“头部相关传输函数”来描述这种影响。正是由于H R T F的影响,人的大脑能根据经验判断出声音发出的方位和距离。人即使蒙上眼睛也能判断声音发出的方向和距离,这就是大脑根据H R T F影响的经验做出的判断。通过耳机欣赏音乐时,声音是被耳机的驱动单元直接“灌”进双耳的,也就是说,人的耳廓、头盖骨和肩部等对声音造成的影响没有了,H R T F不存在了。用此类录制方法尝试的时候要注意两个问题。从声场还原的角度看,基于H R T F函数制作的人工头录音方式,更适用于耳机还原。现在广播节目最大的受众是车载广播听众和网络音频收听的观众,收听传统广播的听众绝大部分是使用音箱收听的,所以,我们要对人工头录音方式录制回来的音乐节目信号进行修正及变换,使其能够更好的使用于传统广播听众。但是在融合媒体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发现听众中有一大部分受众回流到到了数字广播节目中,比如在某些网络音频电台,以及A P P应用中,存在大量广播新用户。他们普遍年轻化,而且使用智能通讯设备比较娴熟,通过对这部分用户画像进行分析,我们认为现今网络平台上的节目,尤其是音乐节目普遍音质较差,如果可以将优质、高质量的音频录制节目放在平台上,不仅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户,而且还可以挖掘到大量有潜在网络付费收听习惯的用户,有利于融合媒体的发展,未尝不是可以挖掘的新领域。

该录制方法的确定是使用的录制设备及技术比较难,有时需要放在指挥的上方,或者是观众席的黄金位置,这并不是容易获得的。此外,制作过程可能产生昂贵的费用,需要专业人员进行信号转换,同等音质即可达到C D出版品质,甚者更高,可以尝试与专门的音像发行部门合作录制出品,并拥有一定的录制及广播播出版权。

其次,是使用吊线法录制音乐或者话剧时,话筒的位置可以利用辅助绳类工具。广播节目录制优于视频节目

录制的地方是:在制作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得到最好的效果,而不用画面的效果。但是某些与电视台同时制作的节目中,就正好相反。我们除了要考虑适当考虑到观众的感受外,话筒的假设尽量隐蔽,并且可以从主舞台的上方高一些的位置来考虑。

(2)广播剧节目的录制通常广播剧节目都是在专业的录音棚中录制完成的,节目的制作内容包括对白的录制、拟音、配乐等。在录音棚里制作的传统广播剧节目的录制有几下几个优点:

首先,在棚内录制的广播剧制作精良,可以从声学空间及话筒摆设位置上轻易找到最佳拾音点,录音师可调整的空间很多。

其次,棚内拾取到的对白声音拾取效果好,不受空间,演员位置移动等影响,不必考虑观赏画面。

第三,在演员台词表达上,可以多次反复修改,直到找到演员状态最佳的时刻,并可以在后期制作中,挑选最合适的音轨。

传统节目录制流程不做过多赘述,现在我们来探讨一下,有没有可能讲广播剧的录制与话剧、音乐剧现场演出结合起来有,在现场直接制作完成。那么传统方式与创新的方式之间相比,具有以下几个缺点:

第一,传统广播剧制作时间过长,从小说到剧本的改编时间漫长,分的集数较多,对于网络音频用户中一部分利用碎片化时间收听节目的用户,粘性不大。

第二,录制现场感缺失,毕竟只是用声音做演绎,不可能完全带入有肢体动作语言的表演中。某些环境音效和动作效果声是被漏掉的。

第三,演员的感觉不够连续,我们往往会根据演员的配置,选取某些章节集中录制,不是按照剧情发展的时间顺序录制,演员的表演上缺乏连续性。

第四,由于融合媒体和新媒体的出现,网络及显示上的热点I P节目内容出现时,不可能给广播节目制作人员足够的时间进行创作及改编。

所以,在电台节目中尝试应用话剧与广播剧结合的方式,快速完成节目录制。这样一方面解决了版权改编等问题,又可以在热点搜索存在期间,在时效上尽力传递给受众完整的内容,并配合剧本宣传,将2个小时的节目制作成1小时-1.5小时的精致版,发布出去。经测算,这个时长和通常广播节目设置的节目板块时长相对应。我们在新华社版的《驴得水》话剧演出中,进行了尝试性的录制实验。因为没有电视台和视频媒体的介入,我们大量的尝试了界面话筒及有某些特殊指向性的话筒。

整个舞台剧分成两个区域,主舞台区及乐池区域,乐池区域的高度与主舞台持平。主舞台上方借用的灯架的位置共假设了两排话筒,每排三个。我们的实验运用到了强指向话筒和阔心型话筒。如果全部使用常见的强制性话筒,也就是枪式话筒,由于演员的运动,我们拾取到的声音会有明显 的音量变化,当演员正好站在话筒下方30度角以内,声音拾取效果非常好。但是由于演员不会站立在同一个位置把台词说完,所以我们在实验中,通过跟导演的协商,结合到演员的舞台调度走位,将强指向话筒换为阔心型话筒,效果非常好,大家普遍认为这个改变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乐池区,由于界面话筒必须要贴在地板上,我们选用了797公司的一款话筒,并固定在了舞台最靠近观众席的位置,选取正中间点进行固定。这个位置的话筒,主要拾取某些情景中的人物对话,演员数量不多,走位也动作不大,所以很适合。但需要注意的是,它的位置刚好与返送音箱的位置在同一水平线上,当某些有配乐场景的片段出现,为了考虑扩声的需求,避免声反馈,要把它这一轨的电平放的相对小一点。

(3)对于某些体育节目录制在现在的广播节目中做整场赛事转播机会相对比较小,而且由于体育节目时效性很强,一旦知道比赛结果,很少人会去听回放,所以,我们一般是把赛场的声音作为背景声,主要声音来源为主持人的解说词。主持人一般会在赛场上有独立的转播房间,或者在观众席中比较好的位置,会划分专门的评论转播席位。某些大型赛事是可以提供专业的公共信号,在这类赛事中,国际声信号都制作的很好,可以直接引用。但是在某些小规模的比赛中,或者转播席位较少的比赛中,我们需要自己带现场拾音话筒,比如用一堆立体声话筒指向赛场中心。由于运动员在场上会一直跑动,所以我们可以尝试借鉴特殊的拾音设备,比如图2. 在直播中,在版权方允许的情况下,可以由一名专业的技术人员专门负责操作这种设备。我们需要注意是,在体育节目制作中,无论广播节目做得多精良,缺乏视觉冲击力的部分只能依靠夸张的音效来表达,比如进球声、哨声及欢呼声,这样才能更多的激发起听众的想象力及画面感,这种声音重塑非常难,随着多媒体手段的增加,体育节目留住的只是某些小众听众。那么赛后的比赛结束和赛事分析则会成为收听热点,我们在制作体育类节目时,要注意收集这些特殊时刻点的声音,做好记录,以便在今后的总结回放类节目及历史回顾节目中,找到自己录制保留的原始素材声音。保留好国际声的好处是再次使用时,不会因为找到珍贵的声音素材而因为其中夹杂着解说,而没办法二次使用,所以在节目传回时,建议保留两个版本。

四.总结

本文在直播、录播两大类节目中可能应用到的录音场景,按照直播间、会场、音乐厅以及室外体育场所等空间位置,探讨了不同类型的节目中,可能应用到的特殊录音方法。也在探索融合媒体时代,特殊录音方法可能带来的优缺点。在从行业发展的角度及优质节目的制作方面,浅谈可以尝试的几个内容,对行业从业人员有着一定的指导意义。B&P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