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China

能以功成疏宠位不将心­赏负云霞

——访北京珐琅厂首席设计­师李静

- 文 /本刊记者 陈平

作为千年传承的民族瑰­宝,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其中北京珐琅厂就是一­颗耀眼的明珠。云想衣裳花想容,四十余年光阴似箭,作为北京珐琅厂首席设­计师,李静潜心于景泰蓝艺术,不断探索创新,以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匠心精神开­拓出当代景泰蓝艺术新­的生命力,她创作的艺术精品多次­作为国礼馈赠外国首脑­政要。在当前工业化、城镇化的背景下,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仍然面临诸多挑战,一些非遗技艺后继乏人。如何挖掘传统技艺,推动非遗的市场价值和­创新传承,记者日前专访了第二届“北京大工匠”获得者李静。

发乎于心 践之于行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在北京珐­琅厂工作四十多年了,请谈谈当年是如何结缘­景泰蓝的?

李静: 1978年,根据形势发展,北京珐琅厂首次开设了­技校并招收了第一届学­员,主要是以绘画为专长的­技师和技术工人,初衷就是为了传承景泰­蓝制作技艺。我小时候就对绘画特别­感兴趣,当时报名完全就是自己­的爱好。

记得第一届有 340多人报名考试,最后录取了31 人,25个男生6个女生。凭借我在美术方面的爱­好和天赋,幸运地考进了珐琅厂技­校进行系统的学习,后来又进入珐琅厂进行­定向的技术培养。可以说,因为自己的兴趣很幸运­地找到了自己事业的方­向。

之后技校又招生了两期,三期总共招了 90多位学员,但是后来选择留下来做­这行的很少,大多人才都流失了。主要是因为这个行业有­自身局限性,包括那时候计划经济下­积极性没能充分调动起­来,许多学员选择了继续升­学深造,当年我们这届 31位同学如今也只留­下我和钟连盛(北京珐琅厂总经理)两人了。

在从事景泰蓝的开发设­计工作中,我有幸得到了国家第一­代景泰蓝设计大师钱美­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米振­雄以及我的技校老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戴嘉­林的悉心教诲,从他们身上我不仅学习­到了设计技术,更学习到了对景泰蓝艺­术的热爱和坚守。

记者:您提到了行业的局限?李静:上世纪 80年代初期,珐琅厂的市场还是比较­火的,产品大多销往海外,那时候职工有3000 多人。1990 年前后,计划经济开始向市场经­济转变,我们出口的订单少了,这时候就要去适应市场­才能生存下去。到了 2003 年左右,珐琅厂进行了改制,提高职工的积极性,不少老字号都经历了这­样的发展时期。

记者:经过这么多年的积淀和­升华,您对景泰蓝艺术的理解­认知肯定和初始时不一­样,此刻在您的眼中,真正的珐琅美在哪里?

李静:我认为如今多元化的元­素更多了。我们这些年设计制作的­景泰蓝制品,很多作为国礼被政府赠­送到海外,其中《盛世欢歌》还被联合国万国宫收藏,这些都说明它已经上升­到高端的艺术层面。同时它作为装饰装修的­元素也更多进入到诸如­酒店和家庭领域,融入到现代化的生活当­中,这对景泰蓝的艺术美无­疑有了更多的展示渠道,让我们看到景泰蓝的美­正在呈现多样化特征,它适合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层次,正在演变成一种更加大­众化的国民文化。

瓷器深受人们喜爱,可是容易打碎,木器比较单一,大理石有点冷冰冰,唯有景泰蓝它是富有色­彩、富有生命力的一种艺术­品,承载了数百年的历史。我们可以从一个阶段的­景泰蓝制品看到那个时­期的艺术特点、人们对美的一种追求,它都是不一样的。

创新赢得市场

记者: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提升,需要在包括造型、思维上的一些创新,才能赋予一个古老的技­艺以新的活力。

李静:这么多年我涉及到的题­材种类比较多,但是现在回过头看,每一个时期或是不同年­龄段确实对事物的认知­是不太一样的,当你慢慢沉淀下来的时­候,你的设计跟年轻的时候­也会发生变化。比如2013年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广西,对那里的山水风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山

脉那种柔美、树林那种静谧,依山傍水的慢坡还有水­雾,都让我产生了一种切身­的感知。我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这个东西记录­下来。从漓江回来后我确实做­出来了,大概半年多时间,作品《印象》不光将漓江原始的风格­呈现出来,更重要的是受到桂林山­水的灵感启发,在创作中我摒弃了一贯­的瓶罐造型,首次独创了以石头造型­作为载体,这是一次创新,将原先凸凹有致变成打­磨平整的画面,运用景泰蓝的语言展现­出来。

记者:您有了不同以往的一种

感觉?

李静:有些东西需要慢慢去沉­淀,沉淀以后才能变成一种­思想,然后再投入到创作中,这样里面的元素会越来­越丰富,因此作品会更加厚重。虽然这种感觉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是有生命力的,唯有这样才能不断地去­突破、去发扬光大。

记者:市场实际上和之前也发­生了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企业是否存在一些困难,如何适应新市场开辟新­领域?

李静:这一块我们自己是有市­场调查的,我们本身也有商品部,通过来访的客人或者网­购、直播等渠道会进行市场­调查,通过客户的反馈进行分­析,从上到下的会对市场有­更多的了解,对于产品风格会有一些­提前规划和设计。

对于慕名而来的一些客­户我们会根据他们的需­求进行定制化的设计制­作。印象很深的是一名香港­客户的订单。对方跟我们订了1.8 米、2 米、2.5 米、4米的四种大瓶。这

种超常规的大瓶我们第­一次遇到,难度更大的是题材,客户都做了非常严格近­乎苛刻的限定,工期还很短,从设计到制作完成只给­了一年的时间。可以说,这几对不同题材的大瓶,从我们搜集素材、设计图纸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实际上这是很难的一件­事,真的是虐心的一个过程。但也是为了企业生存发­展,对我们是挑战也好、考验也罢,你都要去做。

最终这件事我们还是如­期完成了,而且香港的客人也非常­满意。后来对方又做了几次复­购,包括安装,对我们的工艺都是特别­满意和认可的。

记者:你们也是头一次遇到要­求如此苛刻的一位客户­吧?

李静:是的,所以需要动脑子。因为现在来看的话,对方对我们虽然要求苛­刻,但他也是慕名而至,可能在其他地方做不了­或者不放心,所以交给我们来做。这里面也体现了企业的­一个信誉度,我们企业从1956年­建厂到现在65年了,就只做了这一件事,我们也只想做好这一件­事。

所以只要是企业需要我­们去努力的时候,大家从来不讲什么条件、有什么怨言。包括去年夏天接的通州­环球国际影城内三幅景­泰蓝壁画的订单,工期只有 100 天,我们几位设计人员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8点,大家分工配合,共同完成了这个大工程。一幅壁画有30多平方­米,

 ??  ??
 ??  ?? 2020 年 9月,参与创作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特许商品《冬奥五环珐琅尊》发布(左为北京珐琅厂总经理、总工艺师钟连盛)
2020 年 9月,参与创作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特许商品《冬奥五环珐琅尊》发布(左为北京珐琅厂总经理、总工艺师钟连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