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 捍卫“中国芯”

一边是国内对芯片的巨大需求,一边却是本土缺乏生产高性能芯片的能力,能够把握住这种供需机遇的人需要有极大的魄力和实力,李立算一个。顶着创业压力,他带领团队打造的“中国芯”成功进入市场,填补了中国在集成领域里的空白。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目录 - 撰文/齐鹏

作为中国产业计划的关键支柱——芯片,很少承载如此沉重的负荷。几个月前,美国总统特朗普阻止了一起中资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的事件,理由是存在国家安全风险。具有粉刺意味的是,这项在中国受到1500亿美元补贴的领域面临了两难的境地:既不能靠收购国外技术,也难以实现自主开发实现发展。

贝恩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消费的半导体价值超过 1000亿美元,占到全球出货总量的近三分之一,但中国半导体产值仅占全球的6%~7%。李立是为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贡献者之一,凭借自身在集成电路设计领域卓越能力,他创建了兆讯恒达微电子技术( 北京 )有限公司,专注于芯片的开发。通过创新性的设计,他带领团队设计出加密磁头解码芯片,并成功将此产品推销入市场,而其功耗、成本、技术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在芯片领域,中国只能走一条自主研发的道路。”李立否认了国内没有芯片的创新力,他认为中国的创业者大多都是各自领域里的优秀人才,或许缺失的是一些做事方式。这位创业者用自己的经历告诫后来者,创新需要循序渐进,需要大胆设想,更需要理性求证。这套“方法论”让李立更有信心捍卫“中国芯”。

“方法论”的演绎

“创新不等于发现或发明,而是要将其和市场 结合。”李立认为,很多创业公司凭借某项技术或某个产品创造了所谓的“奇迹”,这并非是真正的创新,创新要求付出的劳动以及所花的代价要比发现或发明大得多,困难得多。

李立的团队核心设计成员大多来自硅谷,而硅谷之所以是创新的摇篮,是创新和创业精神的栖息地,就是因为它不仅仅局限在取得的科学进步或技术的突破上。“硅谷与众不同的不是这里发明的技术,而是把这些技术进行开发、利用并将其推向市场的在当地创建的企业。换句话说,硅谷的故事是企业尤其是创新企业进行技术开发与市场应用的历史。”李立表示。

当然,创新伴随着风险。当记者问其是否具备冒险精神时,李立的回答是:冒险有两种理解,一种是不顾及风险一味的激进创新,另一种是用“投石问路”的方式,探索式创新。他认为自己属于后者,在其“方法论”中,李立更多谈到的也是这种探索式创新带来的商业价值。

著名创新研究专家,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森伯格曾提到,创新的尝试大多数情况下以失败告终。即便是能够正确预测当代95%的技术后果的3M公司,也承认其50%的非相关产品或世界首创型创新都失败了。可见,创新的风险巨大。

李立则认为,创新的成功必须加入“人”这个维度,才能事半功倍。以芯片创新为例,动辄就是数千万量级的投入,一旦失败,投入就打了水

漂。所以,李立在公司成立了一个创新小组,该小组是一群最聪明的科学家组成,他们完成“投石问路”的前战工作,在确保创新成功的前提下,李立才会发动资源进行创新的深入探索。

当探索的模式成形后,李立将其打造为一个通过自动学习的方法论,加快了在芯片领域的研发速度。“我们通过创新性的设计,设计出加密磁头解码芯片,并成功将此产品推销入市场, 成为加密磁头领域的优秀产品,其功耗、成本、技术均处于世界先水平。”李立的创新并没有止步,随后,他带领团队设计出安全CPU产品,通过独特的安全设计,该产品获得中国第一款通过国际PCI5.0 认证的芯片,在 2017 年达到3千万美元的产品,创造了千万美元的利润,很好的支撑了公司的未来发展。

逆生长的“中国芯”

“中国人擅长打入商业。”在李立看来,中国人虽然缺失创新的精神,但是不缺失复制创新并进行商业化运作的思维。但是芯片领域却是让国人难以商业化运作的,关键就是不可复制的技术。而且,在中国半导体行业艰难起步后,发现自己成为中美彼此冲突的政治目标的焦点。

曾有一位银行家表示:“一旦美国关掉开关,中国可能会陷入黑暗之中。”就形象地比喻了中国在芯片领域技术的缺失可能导致的后果。事实上,中国并没有被动的接受这一现实,拟投资1500 亿美金,到 2025年让集成电路自给率达到70% 就是一个很现实的计划。

不过,在李立看来,上述计划落实的难度很大,重要的是对自主创新的芯片企业并没有实质性的鼓励。比如,上述投资的重头创造了著名的“零和战术”,就是用“强迫”的方式转让换取市场准入以及置换知识产权,这一结果换来的却是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此举,并没有让深处水深火热的兆讯恒达微电子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受益,反而带来更多同质化的恶性竞争。

尽管面对严峻的挑战,但是李立仍然坚守“中国芯”,他看到了 Intel 和 ARM 的黄金十年,也坚信中国企业有机会面对黄金的十年。

“过去十年以下游的应用驱动设计公司的成长转换为由设计公司主导应用正在发生。从需求层面看企业成长空间。类似90 年代的PC 和 10年的智能手机带来的亿级大空间增量市场将很容 易推动企业的快速增长。设计企业能够在成长轨迹上实现跨越式突破的可能性来自于赛道的选择。但站在现在时点看,人工智能是确定性的方向,在所有已有领域的人工智能渗透,都将极大的改变人类的生活。”李立认为,处在最前沿的芯片公司的革新正在发生,重新定义底层架构的芯片,从上游推动行业的变革。

李立表示,公司正在开始进行人工智能系统的搭建,以目前的架构而言,主要是以各种加速器来实现深度学习算法。讨论各种加速器的形式和实现,并探讨加速器变革下引发的行业深层次转变。李立认为,人工智能芯片将有可能在摩尔定律放缓维度下引发芯片底层架构重构的变革。而在战略上,李立已经开始布局了物联网,机器人等方向为公司未来发展打下基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