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风生水起,打破阶层固化的全民契机到来了

Business Times - - Business - 撰文/歪道道

不知是否有意覆盖前一天的热点,2月26日,人民日报一连三问,掀开了区块链热新一轮关注热潮。比起前几个月的“鞭挞”,这次态度保持着相对的中立,将内容主要部分集中到了对区块链的未来畅想,不失为一种鲜明的认可。

随后,更是爆出人民网上线区块链频道,再次引发了行业诸多狂欢和猜想。

深耕底层技术、完善地基,是目前国家要求区块链行业所应该保持的一种理性,为此,必要的监管可能很快便会直接切入。与之前有所不同,这次监管部门似乎看到了未来监管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用区块链监管区块链,这个概念倒是着实新鲜。

难道监管职能和权力也可以用技术强制分散吗?如果真是如此,中国的未来走向还是挺值得期待的。

其实,按照当前的行业泡沫,监管是必然,可区块链的强大之处在于未知的风险远比不上当前的利益,在挺过去年9月新政的风口浪尖之后, 摇身一变、风头反而更劲的一发不可收拾。除了极具国情特色的房地产,还没有哪个互联网风口能像区块链一样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区块链之所以如此,可能不只是因为资本吹捧带来的刺激感,更深层的原因是,在阶层固化从线下走向互联网之后,区块链可能又带来了一次“屌丝”逆袭的全民契机,而这正才区块链为何能够疯狂至此的根本原因。

毕竟,纵观近二十年的经济发展脉络,实体萎靡,互联网被BAT笼罩,能够出现这样巨大的改变个体和机构命运的机会,并不多见。区块链给全民真真切切的塑造了打破阶层固化的美梦。

韭菜的想法:每一个收割者都曾经被当做过韭菜

多年前,雷军认为马云是骗子、搞传销的,多年后他坦言后悔不已。世事难料,如今的区块链虽然不免也沾上了“投机”、“骗局”的帽子,但也许多年以后,也有可能会像现在我们看马云一

样,传奇万分。

而且事实是,区块链现在与90年代初互联网萌芽时期何其相似?它所创造的商业价值甚至比当初的电商、即时通讯和搜索,更加清晰。

1995 年,Cfido汇集了我国最早的一批互联网人,丁磊、马化腾、求伯君、雷军等等商业大佬的思想启蒙或许都是由此开始,这群人相互交流与碰撞,然后分别向不同的直线延展进而交织,构成了当今互联网格局的雏形。站在当年改革开放的变革洪流中,恐怕很少有人会关注这样一个小群体,甚至还将其视为异类,但他们多年以后却成了全球瞩目的商界明星。现在这样的传奇,也许正在被区块链承袭。2011年,前科幻作家刘志鹏的写作生涯遇到瓶颈,他化名为长铗,建立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论坛和资讯网站“巴比特”,从此转变了整个人生轨迹。同样是在这年,吴忌寒翻译了中文世界里第一份比特币白皮书,和长铗、烤猫相识于此,甚至日后叱咤币圈的大佬多多少少都曾在巴比特活跃过。

如果说当初互联网这个理想国所孕育的一批人,从白手起家的普通人到成为叱咤风云的富豪,中间还要经历多年的摸索和妥协,那区块链俨然缩短了这个时间,因为它的回报率拔高到一种绝无仅有的高度,这使得区块链的市场空间被不断扩大。

比如吴忌寒和其2013年成立的比特大陆,据投行伯恩斯坦的分析估测,比特大陆去年经营利润约为 30-40 亿美元,也就是说,仅用 4 年时间,该公司就在年经营利润方面追平了英伟达公司。站在芯片行业的角度,这是实现了我国多年来追赶美国芯片巨头的愿景,而且吴忌寒拥有的三个矿池占据全球算力约30%,身价可谓是水涨船高。

如果没有区块链,吴忌寒或许依然在风投公司度日,而刘志鹏可能重新复出、继续他的写作生涯。这些比比皆是的例子,说明两个问题,对个人来讲,这是绝佳的暴富机会,对行业来讲,这是冲击行业层级固化的一条崭新捷径。

当然,这其中不乏鱼目混珠,众多囿于现状、急于脱困的公司也从中看到了可能是希望、也可能是错觉的一种市场信号。

不论是个体还是企业,他们都笃信一个真理: 哪一个收割者不都曾经被当做过韭菜吗?

风口这么多,为何区块链被当做最适合逆袭的突破点?

“币圈一天,互联网十年”、“当年你对人家爱搭不理,现在人家让你高攀不起”,用这两句话就可以简单地概括出,为什么屌丝、精英、创业者、明星等群体,明知有当“韭菜”风险,还都涌入区块链之中,人性使然、唯逐利也。

不过直观的金钱刺激,令大部分人的眼光只局限在造富神话上,或许他们并未意识到,区块链实际上正在成为失意者逆袭的契机。

屌丝逆袭精英、创业者逆袭大佬、甚至是危局中公司重新获得一个逆袭的机遇,这些事情正在泡沫之中成形,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只增不减。所以,这场全民沸腾的风口,与直播、共享经济或者是再早之前的O2O相比,都有所不同。

以直播为例,虽然有很多主播借助资本追捧的风潮,一跃成为身价百万、千万的明星级人物,但其实能够成为头部主播的这部分人,很难被称之为屌丝。而且直播平台之间的博弈一开始就属于几个行业巨头的斗争,背后站的是360、微博及 YY等互联网老兵。从这点来看,直播的风口也不是属于屌丝的,更何况直播平台做得再大,也很难和 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相提并论。

而区块链在被各种偶然性和刺激性影响之下,其门槛似乎不断降低,看看你周围有多少平日其貌不扬,现在却对各种虚拟货币高谈阔论的人就可以知道。况且,即使不懂区块链也参与进来的人比比皆是,低买高卖的道理总是懂的。

再比如共享经济,从共享单车、共享KTV 到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共享健身房,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总是有各种奇葩的共享形式,刷新我们对共享经济的认知。

可是回头再看当时共享经济的泡沫,跟如今的区块链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观察去年蹭共享热点的参与者,看似人满为患,其实说到底,大部分都是创业者在谋求关注度,即使处于疯狂期,能引得资本竞投的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

而区块链从年初炒热至今,除了创业者,币圈和链圈所容纳者流派纷杂、自成江湖。仅目前冒出头的就有各个行业处境困难、亟待拯救的互联网老兵,以及曾经在域名圈、站长圈的活跃分

子,或是互联网圈的连续创业者,他们虽野心勃勃,但在前几次风口浪潮中未曾得志,所以区块链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好契机。比如,人人网、美图、天涯、迅雷等公司和蔡文胜、陈伟星等人。

不过,这也说明区块链存在着很大的泡沫,但即使如此,也没人想错过。因为区块链对所有想在互联网成就经天纬地事业的人来讲,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存在跳出BAT包围圈、未来能和巨头并驾齐驱的可能性。按照过往资本主导的互联网风口,BAT基本上决定了创业者的生死,可区块链或许能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发展走向。

在王峰十问薛蛮子的对话中,薛蛮子对区块链区块链精神的认识非常精准:首先是信任的规模化;其次是代码即共识;第三个是赋能到个体。同时,区块链的应用,让众多互联网企业不再需要依赖 BAT的流量和资源,也能自行解决资金问题,而不论是实体还是虚拟,仅从投资角度来看,古今往来,如此完美的适合用炒作的标准,还有吗?

当然,机会越大,往往泡沫越大,但谁都不会觉得自己会是吹破泡沫的那个人。

如果整个互联网都 ALLIN 区块链…

如果所有互联网人都去做一件事情,这可能是一幅比较恐怖的画面。而现实是,由于区块链的完美性,导致吸引了所有目光,不论是想打个翻身仗的,还是想屌丝逆袭的,都已经达到了相当疯狂的地步,似乎无区块链不成活。

看看朱啸虎和陈伟星的互喷,针针见血、满目鄙夷,这何尝不是圈内人和圈外人的真实写照?人性的复杂在区块链所造就的境遇差别上,显露无疑。

“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聊区块链,你最好先把最基础的几本书看完。”一位初入币圈的人这样描述他几周前向一位朋友电话咨询区块链的场景。随着财富增长所拉开的阶层差距,隔着电话听对方略带轻蔑的语气,这就是币圈的现实。

“草鸡变凤凰”时有发生,可这种事可能其它“草鸡”和“凤凰”都不愿意看到。

过年期间,很多人的年假可能过得并不安稳,因为一个 500人的微信群为区块链添上了一把火,烧得他们更为焦虑。可实际上,微信群里的人可能要比他们焦虑得多,一开始也许是仅供交 流偶然所建,但现在群内人百种面孔、各有目的,多多少少有着功利和炒作的意味。

比如蔡文胜,很早之前美图就发布了白皮书,现在更是和美链不清不楚,他站台区块链无非也是为股价大跌的美图找一个突破口,如果美图不做区块链,可能今年的股价和财报更难看。而陈伟星对区块链的推崇更加直观,据他所述,自己投资了大概几十个区块链公司,很多间接投的、盲投的,根本不看白皮书。

所以说,区块链越热,他们越能从中获利,如果区块链不需要炒就能闷声发大财,那谁还愿意大张旗鼓地“普惠”大众呢?早就像吴忌寒一样先赚它几个亿了。若是仅靠这种言论就all in,未免有些天真。

区块链所带来的财富的零和游戏,对推崇这一技术的一群人来讲,也许比较浅薄,他希望的是用区块链解决现有问题,甚至是应用到各行各业。这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在区块链泡沫中,当研究人工智能、VR/AR等前沿技术的资源,都跑去做区块链了,这真的是件好事吗?所谓的技术信仰能抵得过金钱效应吗?

更何况,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风口能够离钱如此之近,互联网企业说不心动才不现实。

到现在,区块链的热潮很可能还只是一个前奏,在监管都保持中立的情况下,更疯狂的也许在后面。

韭菜们将会等来收割的镰刀还是自己挥起镰刀,只能拼运气了。

王清锐歪道道,本名王清锐,科技专栏评论作者,自媒体“歪思妙想”创始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